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凡途》(主角雒雒恩)小说精彩阅读

《凡途》(主角雒雒恩)小说精彩阅读

时间:2020-10-26 11:06:12编辑:独行客 作者:紫爵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凡途》的小说,是作者紫爵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第7章基地两只手一手拎着一个包袱,雒明快步沿着贯穿全镇的官道往镇南赶去。眼见日头就要落山,回去太晚了说不得又会受到责罚。想起刚刚书

凡途

推荐指数:10分

《凡途》 第七章 基地 免费试读

第7章基地

两只手一手拎着一个包袱,雒明快步沿着贯穿全镇的官道往镇南赶去。

眼见日头就要落山,回去太晚了说不得又会受到责罚。

想起刚刚书斋中的情形,雒明心中一阵苦笑。

没有见过像那位老先生那么做生意的,本来雒明都选好书正等着结帐了。可柜台里那个老先生确让他稍等,这一等的结果就是,多了手里这一包袱不要钱的书。

按老先生的说法,书赠有缘人。

老先生只是简短的说了一番这些书的来历,和自己的期望。看着老先生诚恳的眼睛,雒明最后选择接受了这些书籍。他一个地位低下的学徒,有什么值得别人花这么大代价算计的。

雒明现在已有些见识了,光是他要买的几本书,都是听老夫子讲过,但夫子本人也无缘见到的,可见珍贵程度。再说在他看来老先生也不似恶人,雒明的感觉一直很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只是这件事实在蹊跷,让他莫名其妙。

最后雒明只是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多人里唯独会送他?”

想起对方的回答,不禁让雒明一阵后怕,今天自己是太得意了。以为出了铁匠铺了,就可以放松警惕了。

在青林镇到处都有雒家的人,自己怎么可以如此掉以轻心?雒家只是觉得他是一个平凡的傻小子,逃不出他们的掌控,才会让他存活至今。

他和老夫子也讨论过这个问题,雒家只要不去管雒明,任其自生自灭的话,恐怕他现在早死了。为什么要找Nai妈照顾他?还要派人监视。

解释只有,他还有利用价值。

一直以来都是李氏派人监视他,雒恩从来没有出面过,看来李氏对相公还是不放心,留下雒明起码是为了当个警钟的作用。

在李氏眼里,雒明就是一个棋子。现在他还有价值,所以他还活着。如果这个旗子不听摆布了,或是没有用了,那自然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以对方的权势要让他消失太简单了,雒明清楚着一切。他甚至不敢逃跑,因为他的机会只有一次,在他还没有受到生命威胁时,雒明并不想冒险。

这并不是说,雒明一点防备都没有?只是一直保持低调的话,那样太被动了。小命攥在别人的感觉,让雒明没有任何安全感。

如果有一天,李氏觉得雒明这个棋子没用了,或是他的秘密如这次一样被发现了,那等待他的只有死亡。坐以待毙从来不是雒明的风格。

不多时,雒明便到了镇南这片他熟悉的区域。只见他辩认了下方向后,拐进了官道边上的小巷。显然这里不是要回铁匠铺的路,前面的道路越走窄,有的地方仅够一个人通过。地上也不再是青石地面的,泥泞的黄土路上,不时的出现深浅不一的污水坑。土路两旁早不是什么富丽整齐的店面富宅,而变成低矮破旧的民房。

轻车熟路的行走在土路上,不时跳过一个个水坑,雒明的速度丝毫不减。

和在店铺里整日的劳累相比,这点路根本不算什么。何况他自小就锻炼身体,对雒明来说每一分保命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没有一个强健的体魄,想要逃走都不现实。

行不多时,雒明停在了一个民宅前面。和两旁的建筑相比,这间更显破旧。本应存在的门板只剩下了半面,斜放在门前。透过门板上方巨大的裂痕,院子里杂草丛生,几间破旧的矮土房,房顶竟有几个明显的大洞。

很难相信,这么残破的地方会有什么人居住?

这里就是雒明的此行的目的地,是为了预防不测,他未雨绸缪准备的临时基地。原来住在这里的是一群小乞丐,当然现在这群乞丐仍然住在着里。唯一不同的是这群乞丐现在多了个老大,雒明。

这事还得从半年前说起,初来乍到的雒明。第一天被强迫外出买早餐,就被这群小乞丐给盯上了。回店的路上趁其不备将早餐一抢而空,结果被罚挨饿了一天,做工还要加倍,雒明虽然能忍,可也不是吃闷亏的人,何况不解决这群乞丐,以后这些小乞丐一定还会没完没了的。

第二天这帮乞丐果然又一次出现,并且再次抢走了早餐,可这次是被雒明加了料的早餐。早有准备的雒明回身又买了份早餐,回去交差,免了惩罚。

可那些乞丐可没有这么幸运了,各个上吐下泻,怎是用一个惨字形容!

这样又过了几天,等这群乞丐们恢复了后,才又来找雒明算帐。早有准备的雒明,三言两语激得群乞丐与其单挑。跟随老夫子学过擒拿的雒明,对付只知道使蛮力的乞丐轻松的很?本来雒明对这群乞丐也没有恶意,大家都是苦命人,原本是想就这样放了他们。

可一想到自己现在身处险境,没有准备自己太过被动,于是耍了点手段,要为自己争取点保命的本钱。

于是在胜了这群乞丐最高大的一个后,又软硬兼施的请对方大吃了一顿。这一顿将老夫子临行时送他的银钱花去了不少,让雒明大感肉疼,可为了自己的安危,这是必须的。之后在雒明的指点下,这群乞丐生活也有所好转,自然的大家一起推举他成了老大。

收了这批小弟后,雒明不但有了个自己基地,还多了几十双眼睛和耳朵。整个青林镇每天发生的大事,雒明几乎都知道。

乞丐本就是四处乞讨,尤其是人多的地方,他们是最适合打探消息的人,没有人会在意一帮脏兮兮的乞丐的行为。

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雒明直接一弯腰从门板下钻进了院子。

几步迈进了最大一间土房,只见几个乞丐或坐或躺散在四周。房屋正中有个火堆,火上架着口锅,有两个乞丐正不知往锅里加这什么。

只有回到这里雒明才感觉有了点久违的温暖。

“恩,好香。”一股淡淡的香气从锅里散出,让连午餐都未吃的雒明不禁出声赞道。

“老大”“老大回来了?”“老大好”四周的乞丐见到雒明进来,都纷纷七嘴八舌的起身问好。

他们本来多是孤儿,做乞丐后也多是忍饥挨饿,时常面临死亡的威胁。雒明当了他们老大后,给他们出了几个主意后。大家讨到的东西渐渐多了起来,从此很少挨饿了,对这个老大他们是打从心里尊重的。

“大家满精神的嘛!”也只有在这群乞丐中间,雒明才能觉得自然些。

“愣子,派几个人,通知下外面的兄弟,今天不要再出去了。让大伙早点回来,这是我带回来的一些吃的,大伙一块分了它。”雒明将一个包袱递给刚刚站在锅边的两人中的一个看上去瘦瘦傻傻的小乞丐。

“我进去放点东西,你问问其他人,这两天镇上有什么事没?回头告诉我。”说着拎着另一个包袱进了里间。

将包袱里的书放好后,从中拿出来一个包好的小包裹,看了一眼后放入衣服,贴身放好。再看了下房间,除了一些书外,房间还有不少工具,武器都是他平时从铁匠铺顺来的。出了这些,还有一些不容易放坏的粮食,是为了应付万一应急准备的,见没有什么遗漏了雒明才退出房间。

叫愣子的乞丐早等在门口了。

着个楞子比雒明还高一头,两上的表情总是木木的。别看他傻傻的,人精着呢,原来雒明没有来之前,他就是这群孩子的头。

“老大,这两天镇上很正常,没有什么特别事情发生。要说有特别的事情,从今早开始,北边官道上碌碌徐徐来了好多带武器的外地人,不过这些都没有停留只在镇上买了些东西就匆匆往南去了。”

“哦?”听到这个消息,让雒明有了点兴趣。

“等其他人回来了,问问有知道具体情况的没有,回头告诉我”。

“太晚了,我要先赶回店里,有什么事晚上来找我。”

说完雒明拿了一张饼,边吃边往店里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