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死神的最后七日》主角詹姆斯小河边完结版全文阅读

《死神的最后七日》主角詹姆斯小河边完结版全文阅读

时间:2020-06-29 23:39:56编辑:张永生 作者:秦妈一块砖 人气:

火爆新书《死神的最后七日》是秦妈一块砖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詹姆斯小河边,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说话能算话吗?”身后张丽娜的声音不知是喜是悲。“啍,”我左手一挥,死神镰刀凭空出现,斜插路边,浓浓死气,黑雾缭绕。“切,原来

《死神的最后七日》 21谁比谁惨 免费试读

“你说话能算话吗?”身后张丽娜的声音不知是喜是悲。

“啍,”我左手一挥,死神镰刀凭空出现,斜插路边,浓浓死气,黑雾缭绕。

“切,原来是个土地,还是哪个乡村负责农业的吧,”张丽娜中气十足:

“老板儿,喊那个男的买单,想双fei,饭钱都舍不得,过来鄙视一下撒。”

不能回头,我的大客户要紧,我咬着牙,我对着我的镰刀发誓,要是谁真的来叫我买单,我会直接把他送进我体内的涅灭深渊,囚禁一万年。

等一下,我要收回镰刀誓,因为凌小榕这个克星在我身上一阵乱摸,醉眼朦胧的说道:“双fei,买单。”

我要赶紧变回骷髅样子,这一双魔手是不是在溶岩地狱炼过,我只感觉全身血在烧,心在跳。

就在我的人样快要爆炸时,凌小榕头一歪,彻底晕菜了。

旁边过来一个戴着硕大金项链,金戒指的爆发户,看着两个妹子,色眯眯的说了句:

“兄弟,不想买单让我来买,双fei带上我就行。”

我以为我会发狂,但是身上还沉浸着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这感觉让我生不出来气,发不出来火。

我微笑着对金戒指说:

“你看过复联3吗?”

“你说什么?”金戒指有点耳背,没关系,眼睛应该不瞎。

我举起左手,在面前弹了个响指,轻轻一拍他肩膀。

金戒指迅速的腐败,人,衣服,金子都化作了一滩烂泥。

张丽娜眼前一亮,“没有煞气出现,没有恶念缠身,你是地狱的使者。”

呸,你个没见识的女人,等死吧你。

不得不说,喝醉的女人很麻烦,如果说有比这更麻烦的,那就是两个喝醉的女人。

一间原本挺雅致的两居室里,为什么说原本呢?因为进来了两个喝醉酒的女人。

又是哭,又是闹,这个吐完那个吐,我是各种忙碌,各种打扫,好不容易打扫完了。

“咚叮,”一声门铃响,外卖小哥到了,看着两个女人张丽娜和凌小榕,你一杯我一杯的红酒配啤酒的干上了,我终于崩溃了。

我在空间袋中拿出套三头犬的绳子,挂在屋中吊扇上,打个结,弄个套,直接自挂东南枝了。

再见,两个酒界女英豪,我只是个新晋死神,酒量实在是跟不上你们的节奏了。

两人根本不管在空中飘荡的我,又在那里开始玩一个乱劈柴的比手指游戏,估计是要喝到天亮了,游戏玩了,又开始了比惨大会,凌小榕率先哭嚎:

“你有房有车,有工作你敢跟我比惨,你问挂着的家伙,我住的是公厕的工具间,每次上班都是快到发工资就出状况,三年了,我就没有拿到过一分工资。”

张丽娜也是泪流满面:

“房子,车子,工作算什么,你要给你好了,你知不知道,我是一个怪物,我身体里住着一个怪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跑出来杀人,我杀了好多人了,你男朋友说的没错,我咋天杀了两个人,杀了两个我的同事,可笑的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是杀人凶手,我比你惨。”

凌小榕摆摆手:“我也杀人了,咋天玩游戏杀了两个,我们扯平了,可是我还是比你惨,自小我就努力的活着,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可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家人没了,工作没了,生命也没了,全没了。”

这个傻丫头,还是把丁富强的死套在了自己头上,我吊在空中有些伤感。

“都没了?”张丽娜已经酒劲上来了,在那里直拍自己头。

“我还有一首诗,我还有一首诗,”凌小榕也快倒了吧。

“诗好,诗好,欢迎小榕的诗,”说着张丽娜头一歪,睡着了。

凌小榕勉强站起来,

“啊,”一个意料中开场音,我不会被吓得掉下来的,什么,废话,好像是废话。

“我要赞美我的青春,虽然它在我生命里无关紧要,但在消逝的时候我还是为它存在过而朗诵。

我要赞美我的生命,虽然它只是一块刻着名字的墓碑,但在即将失去的时刻我发现我是如此希望抱紧它。

青春啊,你走吧,我不曾留恋。

生命啊,消散吧,我只愿歇斯底里的痛哭一次,”念完诗的凌小榕咣当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我吊在空中,心中再难平静了,这个听到还剩七天生命时,一脸漠然的女孩子,其实内心无比惶恐。

我从诗中感受到了她的坚强,她对生命的渴望,虽然人生平凡琐碎,虽然生活艰难困苦,但是她还是希望活着。

不错,面对死神,面对七日的生命,她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能怎么办呢?

痛苦?绝望?还是坠落?

她选择了遗忘,选择了开心坦然去面对,这样的做法对不对,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想变回鬼样,因为现在这个人样子,我的心很慌,很乱,怎么回事?

不想了,就这样挂着吧。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天还没有亮,外面下起了细雨。

冷风吹进来,两个女孩子喝了酒会感冒的。

我从绳子上下来了,准备去关阳台门。

客厅里,两个女孩睡得真香。

突然,张丽娜睁开了眼睛,皱眉看着周围,推开身边的凌小榕,冷冷的看着我,

“你们是谁?”

我看她已经变成全黑的灵魂,一阵挠头,难道是双生魂魄,人格分裂?

我想起了一部我看过的《大话西游》,一阵激动,激动什么?不知道,反正就是激动。

“我是你老公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那她又是谁?”

“她,”嗯,搞个什么身份呢,火爆刺激一点的吧。

还没等我说话,张丽娜从桌下拿出一把尖刀,“管她是谁,先杀了再说。”

“等一下,”搞什么,知道你灵魂黑,你心狠手辣,可杀人总要有个原因吧。

什么叫管她是谁,杀了再说。

我一个转身,现出我死神真身,手中法书微光流转,装模作样的念道:

“张丽娜,杀孽深重,七日内,死于非命,这样的审判,你可服气。”

张丽娜手中的刀掉在地上,

“你是死神?我们是一对儿啊。”

“呃,”不把闺蜜的男朋友撩走,你不甘心是吧?

死神的最后七日

死神的最后七日

作者:秦妈一块砖 类型:短篇 状态:完结

《死神的最后七日》多少得有点妹子,不种马就行,不然主角的心情谁来理解?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