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死神的最后七日主角詹姆斯小河边无弹窗完本

死神的最后七日主角詹姆斯小河边无弹窗完本

时间:2020-06-29 23:39:28编辑:鲁西西 作者:秦妈一块砖 人气:

《死神的最后七日》由网络作家秦妈一块砖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詹姆斯小河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小榕姑娘,”黑脸率先开口。哎哟,这酸劲……哎,我感觉我快变职业喷子,大概,神生只剩6天了,我不知不觉中压力还是大了起来。黑脸手一

《死神的最后七日》 16时间分叉 免费试读

“小榕姑娘,”黑脸率先开口。

哎哟,这酸劲……

哎,我感觉我快变职业喷子,大概,神生只剩6天了,我不知不觉中压力还是大了起来。

黑脸手一挥,出现了一个画面,是刚才丁富强蹲墙角,我们还没有出现的时候。

长舌头收回了他的舌头,幽幽的看着我,“我就是因为话多,才被罚舌头长悬于外……”

“还好我没有舌头,”我插话。

“有时候,一句话就能改变别人的一生,”黑脸跟长舌头打定主意不搭理我。

画面中,丁富强拿出刀子,向着一幢房子走去,而我跟凌小榕并没有出现。

我明白了,这是如果我跟凌小榕没有出现,丁富强所要遭遇的命运。

这两货有点厉害呀,居然能看到分叉的时间线,我决定不招惹它们。

这个它用得好,还是你了解我,呵呵。

画面中,丁富强将水果刀藏在裤兜里,正按一家人的门铃。

门打开了,一个斯文的美貌少妇,应该是女主人,疑惑的问道:“你是小区保安吗?对,我认识你,新来没多久是吧?有事吗?”客厅中电视声音很大,好像在播球赛。

丁富强低着头,说了句:“我想借点东西。”

“你要借什么?”大概是小区保安的身份让女主人放松了警惕。

这个斯文漂亮的少妇打开了房门,示意丁富强进屋。

丁富强慢慢进屋,屋里有男人的声音传来:“邓丽,是谁啊?”

“小区保安,”女主人邓丽递过两个鞋套:

“对了,你要借什么?”

丁富强没有接鞋套,低语一句:

“全部。”

明黄的灯光下,丁富强抬起了那张有些变形的,凶狠的脸。

丁富强一个闪身,左手一把捂住女主人邓丽的嘴,右手中水果刀猛的刺入邓丽的大腿。

邓丽被这突如其来的噩变,惊呆了,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拉入边上的厨房,晕了过去。

丁富强倒背着水果刀,走入客厅。

客厅的情景让丁富强一愣,只见有四个身穿足球衫的年青人,正喝着啤酒,大屏幕的高清电池正在直播一场亚冠球赛。

“你要借什么?问我姐,我姐夫不在,”有个人转头看向丁富强。

丁富强倒背的手上有血珠滴下。

“你手上是什么?姐,姐,”没人回应,四个年青人呼的站了起来。

丁富强脸色大变,转身跑了。

不一会儿,屋里响起惊呼声,报警声……

画面一转,一座公墓前,警笛呼啸,警车林立,有记者在现场报道:

“经过七天的艰苦排查,小区保安持刀入室伤人案的嫌疑人,丁富强,已经被我市公安民警围堵在北景山公墓,由于该名嫌疑人,在公墓内持刀挟持了一名七岁男孩,警方无法展开抓捕,而我市特警队已经到位待命。”

公墓内,丁富强胡子拉喳,双目通红,拼命往山上跑去,北景山公墓的后山是价格最便宜的公墓位置,还有一片密林,杂草丛生。

一旦丁富强进入密林,势必更难抓捕。

天下起了小雨,丁富强抱着的,一直低垂着头的人质男孩,被小雨一淋,清醒过来,开始大哭挣扎。

“不好,人质有危险,”密林中特警狙击手向山下报告。

精神大不如前的丁富强眼见就要抱不住男孩,手中的水果刀闪烁着冰冷的刀光。

“嫌疑人精疲力尽之下,很有可能会伤害人质,”对讲机内继续传来狙击手的报告。

“局长,下命令吧,”特警队长低声道。

“可以开枪,”一脸坚毅的现场指挥果断下令。

小男孩猛的挣脱丁富强的手,向前跑去,路有点滑,酿酿跄跄。

丁富强看不清楚表情,也跟着冲了过去。

“呯,”的一声枪响,两组特警队员迅速上前。

画面前的凌小榕手微微一抖。

画面中,扑倒在地的丁富强,手握水果刀的手,使终不曾松开。

在他尸体不远处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坟墓上有一张女人照片,挺普通的一张女人遗照。

照片被雨水淋了个遍,照片中的女人脸上也全是雨水,好像哭了一样。

凌小榕看看远处走进一家面馆的丁富强,松了一口气,

“本姑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

画面消失了,黑白无常脸上不知是哭是笑。

“啪啪,”两声轻响,两张黄符纸贴到了我跟凌小榕身上。

“呀,几个意思,想暴力抢单是不是,”我火冒三丈,你妹的是不是拿我当僵尸了,拿什么鬼定身符。

你要能定住我,我改名黑白哈哈,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讨厌四个字的名字,所以我绝不能被定住。

我一把拉出大镰刀,奔着黑白无常就是一划拉。

不对劲,不是定身符,镰刀准确的划中黑白无常,两个家伙像虚影一样,一划而过。

“你们不要急,这个只是空间隔离符,在二十四小时内,你们只能看见,听见现实世界,但是别人看不见,听不见你们了。”

只要不是抢凌小榕,我无所谓,镰刀收起来喽。

“小榕姑娘,就像这个外国佬说的,你像一道光,不过,我请你记住,你是华夏的光。”

“唉唉,想干架是不是,当别人的面抢人,不好吧?”我不乐意了。

黑白无常身影渐渐消失,我耳边传来白无常的耳语:

“接下来的事,有些残忍,照顾好我们的华夏之光。”

“站住,你给我说清楚,是谁的光,什么叫你们的光,”至于什么残忍,我选择忽略,能让死神觉得残忍的只有一件事,凌小榕灵魂变黑。

凌小榕这个没心没肺的,已经松开了我的手,一个人玩上了。

一会儿跑到别人面前,挤眉弄眼做怪相,一会儿跑到路中间放声高歌。

你别说,这歌唱水平不低呀,至于路边一只黑猫捂住耳朵,连滚带爬的场景,请忽略,呸,不识货的家伙。

话说我也是地狱出了名的k歌王子呀,我果断跳到凌小榕边上,一曲赞美死神的咏叹调从我口上飞出。

就这样,在繁华的小区门口,车来人往的大路上,我跟凌小榕竞相高歌,唱得山河变色鬼神惊,日月坠落大地哭。

路边小面馆的丁富强,已经吃完小面,向着不远处的夜市走了过去。

死神的最后七日

死神的最后七日

作者:秦妈一块砖 类型:短篇 状态:完结

《死神的最后七日》充分体现了主人翁的重情意、自强不息的精神,也体现了这社会:想要达到一定的高度必须努力去拼搏,当然也离不开一些背景和机遇!总之蛮喜欢这本书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