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南有我君精彩章节精彩试读 苏君小姐全文阅读章节目录

南有我君精彩章节精彩试读 苏君小姐全文阅读章节目录

时间:2020-06-09 18:21:51编辑:带你看世界 作者:美人妆YM 人气:

新书《南有我君》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美人妆YM,主角苏君小姐,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苏君的生物钟十年如一日,天擦亮,她就起了床,在户外慢跑一个小时,运动完回屋换了身干净衣裳。清晨大好的时光,阳光从一整面透明的窗里

南有我君

推荐指数:10分

《南有我君》 第五章回家 免费试读

苏君的生物钟十年如一日,天擦亮,她就起了床,在户外慢跑一个小时,运动完回屋换了身干净衣裳。

清晨大好的时光,阳光从一整面透明的窗里射进,苏君享受这个过程,如果厨房里小灶上的粥还没有煮好,她会趁着这段时间,给自己泡上一壶茶,有时是苦清茶,有时是茉莉花茶,今天煮的是乌龙茶凤凰单丛,这类茶,茶味不是她最爱的,却在茶水沸时,香飘四溢,和着阳光,散发出浓浓的茶香。

整个房间都是清晨的味道。

苏君坐在落地窗边、她的书桌上,打开iPad准备安排自己一天的行程,茶杯刚刚放到桌上,来不及喝第一口,家里的门铃响了。

开门看见一个陌生人。

来人西装革履,左手提着公文包,右手腕上搭着一件未拆封的西装。

身为老总身边的私人助理,司辰宠辱不惊的本事是要有的,尽管他对面前这位小姐,以及她从屋子里向他拉开门的行径略感惊讶,恍神两秒钟,他还是恭敬回话,“我是来找郑先生的。”

苏君拉开门,点头应了他一声示意他进屋。

司辰站在门口没有动,面色迟疑。

苏君看了一眼他的脚下,“进来吧,不用换鞋。”

“好的。”

司辰在楼下等了两分钟。

苏君没管他,一眼便了解了他的身份,猜他或是按郑彦南的时间办事,等不了多久,郑彦南便会在固定的时间下楼。

八点零三分,苏君端起杯子喝茶时,不经意瞥了一眼左手手腕上的手表,看见了时间,杯子轻轻放下,就听见在楼梯口处等侯的那人说,“郑先生。”

郑彦南下了楼。

公寓的设计有一个说不出来的妙处,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玻璃,必定会打到木漆的楼梯上。

郑彦南就是踩着这些阳光,一步一步下的楼。

助理唤他,他朝他垂眼,眼神表示知道。缓缓下楼,才发现屋子里的不一样。

许是清晨的阳光装满了一屋子,他心情缓解,忽然觉得楼下这完全不一样的布局也并不像是昨晚看见的那么差。

有什么东西正在煮沸,咕咕作响,香浓的味道,茶香满室,她就坐在小小书桌的一角,模样娴静。

也不是很巧,拖鞋挨地,哒哒发出声响,他在看向她,小姑娘坐得板正,一抬头,也看见了他。

平平淡淡,相互看了一眼。

还是不一样的,久不留人的屋子,恍然间,像有了一丝人气。

苏君低下了头,适才被声音吸引,她抬头去看,不过一眼,看见了这人得天独厚的气质外,周身懒散的模样,随性又洒脱。上身着一件白色的衬衣,最上头两粒纽扣还是未扣上的,露出他脖子以下皙白的皮肤,比他的脸还要白,他整个人,像消融在阳光里。

看着看着,她与他缓缓飘来的视线就这样对视上。

她先收回了视线。

“郑总,寰成送来的文件,”司辰从公文包拿出了一打合同,先递给了他,摸着口袋,再将装好的感冒药附上,“按你的吩咐买的,这是你需要的西服,已经干洗好。”

郑彦南只接过了他递来的药,小纸包包着,装在透明袋里。

捏着透明的一角,他皱眉,“司辰,东西放下,先去乐天给我买瓶水。”

“啊……”司辰分明听见了客厅台上沸腾的热水声。

郑彦南已经转身,踩着拖鞋走开,看模样是不想为他解答。

司辰颔首,“好的,这就去。”

苏君刚回国没多久,同行的人听说了她的声望,特意邀她来A大授课,苏君欣然接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一个星期只有两三节课,比起来做演讲,既卖了院里的老教授一个薄面,又两相其好。

这天上完下午的第一节课,她收拾好东西,刚要出楼道。

认识的老师与她一道同行,正聊着天,拐角的时候,她被一个女学生撞到。

手里拿的东西,纷纷被碰翻在地。

苏君小小受惊,低头一看,这名女学生似魂不守舍,神色凝重,心事缭绕,无心撞到了她,她弯腰给她捡课本,“对不起老师,我不是故意的。”

学生诚心道歉,苏君表示没事。

只是身边的老师在笑,“小姑娘家的,心事怎么这样重啊,走路要当心哦,别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谢谢老师,我会注意的。”

苏君看清了她的脸,不是她课上的学生,此前没见过,不过小姑娘挺好看的,年轻青春。

苏君朝她点头,“没事,过去吧。”

下午上完这节课,苏君算着时间,知道今日要回一趟家,不是回她自己的公寓。

王易催了两次,一直盼着她过去吃顿饭。

苏君也不是不想过去,只是那家里的气氛,无端地让她不适。

她擦着点到,在门口按门铃,给她开门的阿姨看见了她,笑不到眼底,口头表达了欣喜,“是大小姐啊,快进来。”

说着给苏君拿进门的鞋子,苏君同她说,“不要客气,叫我苏君就好。”

换好鞋,没看见王易,先看见了她的女儿,王薄琳。

听王易在电话里说过,她知道王薄琳是在电视台工作的,但具体做的什么,她了解的不是太清楚。

“苏君姐。”王薄琳喊她。

好久不见,王薄琳变得好像同之前不一样了,只有一点没怎么变,依旧是个极好看的姑娘。

可能年岁越大,气质越发上沉,不比从前念书,王薄琳变得轻成熟了不少。

也有是可能工作锻炼人。

“嗯,”苏君往屋里走,“王阿姨呢?”

“妈妈在厨房。”

她跟王薄琳不怎么有话讲,见过了她,往厨房去,顺道见过了王易。

王易正在忙着布置晚餐,听见王薄琳喊她,“妈妈,苏君姐回来了。”

王易转过头,像才看见她,“啊,是君君啊,回来了。”

“嗯,回来了。”

王易领着她与王薄琳往客厅去,“厨房油烟重,我们去客厅。”

论寒暄,苏君自问没有谁比得上王易。

三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王易并不是很了解她的近况,却也能就着这些事,问了她好些问题。

苏君拣必要的问题答了,一边喝茶,一边观察屋里的环境。

她看得出来,王薄琳没有多少心思想坐在这里,遂以听见门口阿姨说,先生回来啦,她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比王易的速度快。

她朝刚进门的苏州宴说话,喊,“苏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