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南有我君》主角苏君小姐无弹窗精彩试读

《南有我君》主角苏君小姐无弹窗精彩试读

时间:2020-06-09 18:21:46编辑:哈哈龙 作者:美人妆YM 人气:

《南有我君》是美人妆YM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南有我君》精彩章节节选: 苏君与郑尚北的第一次见面,很有戏剧性。那时,她刚刚上完最后一节课,收拾好文件,背着包出了办公楼,楼与楼之间是一片银杏大道,正是银

南有我君

推荐指数:10分

《南有我君》 第一章碰面 免费试读

苏君与郑尚北的第一次见面,很有戏剧性。

那时,她刚刚上完最后一节课,收拾好文件,背着包出了办公楼,楼与楼之间是一片银杏大道,正是银杏开的最好的季节,她走到停车的地方,在一排排自行车之间,找到了她那辆金色的自行车。

骑车回去的路上,旁经德臣时代广场,看见一家咖啡厅开在拐角最显眼的地方,苏君第一眼就上了心,则是因为这家咖啡店的落地窗。

淡黄色与米白色相接的落地窗,朴素有致,她不由多看了两眼,简朴的设计风格让她想起了某人。

前年梁嘉女士在巴黎的时装展,她有在内场看过,远远也看见了她。

那时没有多大感觉,她深知梁嘉在设计界的名声,也知她在偌大江城的人脉地位,但她与梁嘉关系就是平淡,这么多年来,她这个做母亲的,几乎没管过她,时间太久,她自己甚至都快忘了这个人于她的身份。

停下了车,苏君推开了咖啡厅的门,风铃声阵起,同时听见了迎宾的小姑娘甜甜的声音,“欢迎光临。”

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在一旁站着排队,等候的功夫,她从上衣袋里拿出手机,看见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

一个是盛明科技的老总周生汇的来电,另一个则是一个陌生来电。

看到陌生来电上显示的归属地,她心里有了隐隐猜测,于是先搁置了周生汇的电话,而另外致电给了这则陌生电话。

电话很快接起,那头一说话,她就知道确实不出她意料,对方是王阿姨。

王易是她爸爸苏州宴后娶的妻子,为人如何,尚不甚了解,但她此次回国,第一个知道情况的,必然会是她。

电话那头,她盛邀,“你这孩子,回来就回来,怎么也不跟家里讲一声,你爸爸知道你回来了,可高兴了,特意嘱我在家里好好烧上一顿,你现在有时间吗,今晚回来一起吃个饭的呀。”

哪有邀人不是提前邀的,从小家里的规矩,说早邀即是礼数,她现在问她,她如果施施然去了,才会叫她不好受。

其实她也没忍心说,中午在广亮,他就看见了苏州宴,他与同事正相谈甚欢,那模样看着,像是不知道她回国的事。

既然不知,何谈高兴,她回国,他不一定会高兴。

于是抬表看了看时间。

委实不赶巧,今晚确实没时间,她道,“劳您费心了,今晚不一定有空。”

那头表示惋惜。

苏君说,“下次再一起,总是要回去的。”

这通电话打完,手机从耳边拿下,侧眼一个小间隙,她就看见了郑尚北。

这个人有些眼熟。

他的眼睛,好像一个人。

郑尚北在打量着她,他自诩阅人无数,怀里还抱着一个呢,但并不妨碍他对其她猎物的欣赏。

面前这个女人,穿了一件黑色的线衫,质地极薄,但该遮住的地方都完美地遮住了,哇,极好的身材,隐约好像看见了她的马甲线。

勤于管理身材,气质一流,全身没有任何装饰品,只有左手手腕上带了一只银色的RichardMilleCaliber手表,还是限量版的。

这个女人,是个极讲究的人。

他瞬间失去了兴趣,精明的女人最易引火烧身。

“小姐,你的卡布奇诺。”

苏君自然知道身边这个人对她的打量,也察觉到了他嘴角抿起的那一抹弧度。

苏君接过滚烫的咖啡,侧眸轻轻一瞥,便彻底与他飘忽不定的视线对视上。

不经意,看了他一眼,拿着咖啡,十分爽利地从他身边擦过了。

我,“哇,这人,”郑尚北略有火光,他问怀里的女伴,“你觉不觉得她看我的眼神,像在看……垃圾。”

女伴笑了,“尚北,谁叫你先乱看人家的。”

今晚没有时间赴王易的约,是因为早前答应了翻译院内的一个老师,要陪他随个行,同事知道她在德国留学,说想让她凑个数,以备不时之需。

如果当时知道今晚会发生的事,她就一定不会去。

但现下不知,她回公寓稍加收拾了下,便去了约定的地方。

见面是在船上,金色光辉倒影在碧波的水里,很有一番意境。

谈话的地方临窗,苏君坐在甲方一行人的对面,甲方中,只有一个德国人,剩下两个,皆是法国人。

谈判过程里,为表尊重,苏君坐在靠窗的那一边,一直是拿笔记着必要的东西,偶有需要她的地方,她会点头,也就是两句话,翻译过来是,“请喝茶,请用点心。”

这边的中国商对此次谈判较为满意,约着其中一个法国人找个时间去打羽毛球,一行人渐去渐远。

场面上,看见两方已经握手谈拢,苏君在间隙中,自觉停下了脚步,不再掺和了。

在原地没等一分钟,她的同事就回来了。

“苏君,谢谢你。”同事说。

“帮到你就好,听完了整个谈判,我有学到一些东西,嗯,过程还是很愉快的。”

言外之意是,不用道谢。

但苏君并不想和他一道回去,尽管同事在问,“话不能这么说,你帮了我就是帮了,我必须请你吃个饭,不过要等一会儿,我得先去和成先生交代一些后续的事。”

苏君的视线轻轻往前头打,船上的布局还是颇为巧妙的,隔间临隔间,一条空长的小道,让她产生了在老家古宅的错觉。

壁上的玫瑰花白灯最具现代特色,沿着灯光往前走,走着走着,苏君看见了卫生间指引的方向。

“吃饭的事不着急,你有事就先过去,我去趟卫生间,不用等我了。”

结果刚从卫生间出来,大概是在船上待久了,她有些晕晕的,知道身边擦过几个人,没怎么看清路人的模样,却在这时,被人从身后喊住了。

“苏君。”

独特的嗓音,带着浑厚的底蕴。

能这样喊她的人,没有几个。

她姥姥算一个,梁嘉女士也算一个。

转头一看,还真的是梁嘉。

不过她好像在生气,开口就骂了她,“如果不是老郑提醒,我还以为看错了,苏君,你现在是看见了我,也用不着跟我打声招呼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