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任务奖励我不要了

更新时间:2021-09-11 07:14:00

任务奖励我不要了 连载中

任务奖励我不要了

来源:落初 作者:下午是妖 分类:游戏 主角:和瑟尔谢谢 人气:

下午是妖新书《任务奖励我不要了》由下午是妖所编写的游戏风格的小说,主角和瑟尔谢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穿越进了手游异界,拥有所有任务瞬间轻松完成的金手指。才高兴了半秒就发现居然得不到任何任务奖励!曾以为天下唾手可得的我好傻好天真。——请在书评区替主角做出选择,让我们把小说当作文字冒险游戏玩耍起来!君羊:6056,777·98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就是你了!”

我刚想伸手去拿起画着双枪牛仔的卡牌,就隐约瞥到了流浪汉嘴角已高高扬起,瞬间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不对,为什么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哪张也没选,我抱着双臂站起了身。

“怎么?”流浪汉的语气满满都是不屑,“命运这种事情不是你想对抗就能对抗的。”

我将不屑乘以1.5倍反击回去:“那么请问,命运打算除掉谁?”

“我说过了,会有一人永远不能再烦你。就算不是这四人之一,也会是其他人。”

其他人?

瑟尔……亦或者是月偶愚?

“如果你敢对他们做什么,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流浪汉听完一愣,随即狂笑不止,“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他前仰后合,无法沟通。

我抛下这个深井冰快步离开,有些担心镇子里会不会有人遭遇不测,更担心无人不幸,那就意味着月偶愚可能出事了。

绕着围墙小跑。

自从我来到这个异界,无论去哪里都是轻轻一点瞬间到站,导致我现在根本就是个路痴。明明已经在镇子里带了很久了,却从来没有见过大门,更不知道该如何到达。

忽然,对面远远走过来三个人。

我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处于乔装模式,立刻将脑袋上裹着的布条一圈一圈的解开。

但是肚子上缠着的家伙该怎么办?

此时的步枪完全没有了身为武器该有的样子,更像是一条机械蟒蛇在我的腰上盘了足足四圈以上,一只眼睛还在死死的盯着我。

“我的乖乖,如果你真的是把有灵性的武器,能不能听话,找个地方藏起来?”

它立刻就钻进了我的怀里。

不!它根本就没听懂!盘在肚子上像孕妇,钻进怀里像胸膜,请问差别很大吗?

咦?

它居然钻进怀里消失了。

正在我扯着领口把脑袋往里钻,寻找多啦X梦的口袋时,那三个人已经行至跟前。

“七夜浊,你在干嘛?”

“瑟尔?”

听声音像是瑟尔。也不知道这里的本地居民是怎么做到只看防毒面具就能辨认身份的,反正我做不到。

“你这是……要离开镇子吗?”

“我是要回去才对。”

他走过来搭住我的肩膀说道:“那正巧,我们也要去泊东镇,一起吧。”说罢带着我向后转。

我不解的看着前后两方,反正都是顺着围墙绕圈,为什么非要掉头?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翘起拇指点了点我原本要前往的方向解释道:“你走反了,那边有条护镇河,需要绕行很远。”

“……我不是路痴。”

“当然,当然!”就算带着面具我也能确定这小子在暗自窃笑。

一路闲聊。

他的话题围绕着我从哪里来,是什么人,以前都做过什么工作,统统被我敷衍过去。我的话题如云四散,他倒是一一回答,除了一个小疑问被他回避了──初次见面是带了三个小弟,这次是两个的原因。

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吗?逗我呢吧?

我们不久来到了泊东镇的大门前。

宽逾二十米,高逾十米的双扇门扉,巨大而沉重,看起来崭新明亮浑然一体,只不过上面贴着许多废弃的铁板和木牌,拉着带刺的铁丝网,喷涂着诸如骷髅头、手枪、绞刑架之类的图案。两扇门以钥匙齿的形状紧咬在一起,正中央还镶着一块直径约两米的巨大齿轮,裹着比大腿还粗的锁链。在大门的两侧各有两座哨塔,内侧的是用破铜烂铁堆积而成,显得摇摇欲坠,外侧的却是用水泥砌筑,显得格外结实,在塔壁外缘伸着锋利的倒钩。一盏恍如白昼的探照灯旁边还架着一挺夸张的重机枪。

“这大门真流弊…”

瑟尔笑道:“是是,你就不能稍微谦虚点?”

哦对了,差点忘了这围墙和防御系统是我升级的。

我在这里不住感叹自己的丰功伟绩,瑟尔上前和守卫说话。我听着门前“来者何人”、“原来是瑟尔大哥”之类的台词暗暗摇头,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什么时候能换成“来者何……原来是七夜浊大哥,小的眼拙,快请进!”然后铺上地毯。

守卫打开了仅限单人通行的小门。

我们刚要进去,突然从里面冲出来一个冒失的男子,背着大布包,差点撞个满怀。

“镇民74?”瑟尔按住对方的肩膀,“你这慌慌张张的是见到鬼了吗?”

对方一愣,随即一副哭腔:“原来是瑟尔大哥啊,你算说对了!刚才我正打算去找镇外的流浪汉算一卦,看看月偶愚还爱不爱我,结果突然蹦出来一个怀孕的男人,莫名其妙的就把我给胖揍了一顿,还威胁我立刻搬离泊东镇,否则非礼我奶奶一百遍,一百遍!这不是要命吗,我奶奶早就过世了!”

“怀孕的男人,你的意思是……对方很胖?”

“不,他除了肚子哪里都很瘦!”说罢,镇民74指了指自己的嘴哭道,“绝对是怀孕了,他的宝宝还踢了他肚子一脚。你看看我的后槽牙都没了!”

瑟尔整个人都愣在原地,估计是在拼命脑补当时的画面吧。我转向另一侧吹着口哨。镇民74撒腿就逃。

“但是,男的怎么会……”

我拽起瑟尔的胳膊,劝他别想了,还是赶紧进镇吧。正在这时,轰鸣声由远及近。

一侧是十几辆摩托车,而另一侧是两辆大型越野车。

摩托车队将镇民74团团包围,而越野车则直奔而来。

急停,车轮扬起的尘土甩了我一脸。

车门开,跳下来六七个全副武装,着装统一的人。他们带着半球型的透明面罩,身着黄色的紧身防护服,端着十分接近现实世界即有形状的突击步枪。

“污控局办案,开门!”

说话的女子貌似是领头的,一头淡蓝色的马尾,掏出一张显示着全息影像的证件,一晃又收了回去,一举一动都透露着果决。

守卫们也不敢怠慢,仿佛早就习以为常,立刻开门。只不过那好几吨重的大门仅是轰鸣声响,开启速度却十分缓慢。

有点意思,我也不着急进镇,就留在这里遥望远处的镇民74。

他被那队人大声呵斥。

他被那对人一刀砍伤。

他继续逃跑。

那对人仿佛对镇民74失去了兴趣,重新骑上摩托车直奔大门而来。

我隐约看透了某个套路即将到来,悄悄的走到了瑟尔的身后。

急停,车轮扬起的尘土甩了瑟尔一脸。

很好!

这队人和污控局的装备很相似,只不过紧身防护服是黑色的,每个人后面都背着一个金属箱,手里的步枪也和污控局的完全不同,粗重没有枪管,侧面还跳动着幽蓝的灯。

“超策局办案,开门!”

超策局?我立刻低头查看手机里的物品栏,那张静静躺着的传单确实写的也是「超策局」。

守卫们看起来也是丝毫不敢怠慢,但是有点不知所措。

离得最近的守卫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正在缓缓打开的大门,稍微思索了一下,用力将拳头砸在掌心里。他小跑的跑到单人进出的小门那里,碰的关上,然后再度开启。

最后,他向黑衣人投去担心对方是否满意的目光。

我偷偷用胳膊碰了碰瑟尔,问道:“他们都是干嘛的?”

“污染与危险因素控制局,负责抓人的。超现实对策管理局,负责抓鬼的。”瑟尔仿佛心不在焉,“我稍微离开一下,一会儿有事想拜托你。”

说罢,他径直走向那个蓝色马尾的女子,两人如同认识多年的老友那般开始畅谈起来。

好吧,就我是新来的。找机会把瑟尔的好感值也刷破100!

门开。

车进。

镇长和逆天成站在门口,拦下了双方各两三人,其余的都冲进去见谁就盘问谁,搞得镇子里鸡飞狗跳。

我站在旁边了听了一会儿镇长和逆天成的谈话,大体上明白了一些事。这个镇长虽然性格不怎么样,但是声望极高,连双方局长都要给他几分面子。而逆天成每次都行贿不菲。泊东镇一直以来就是在这两人软硬兼施之下得以享受勉强的太平。

我走上前问道:“镇长,我们来训练技能吧?”

镇长皱眉说道:“现在没有心情了,没看到这里很忙吗?”

我失望。

他又补了一句:“一会儿有事找你。”

任务吗?

我又转向逆天成问道:“你之前不是说有事要找我,现在说吧?”

“这……”逆天成欲言又止,“现在有点晚了。我本来想让你保护某个人外出一趟,但是现在他已经出发了。”

“没关系,我可以追上去。”

“怎么追?”逆天成反复推着自己的肥胖脸颊,似乎在努力理解我说的话:“我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我自有办法,你只管发任务就行。”是的,我不需要跑地图到处去找对方,只需要轻轻一点就会瞬移过去。

但是这胖子死活不肯,推三阻四一堆借口,摆明了就是过期的任务不愿补发,和镇长同出一辙。

我失望。

他也补了一句:“一会儿有事找你。”

好吧,一会儿你们会凑一锅皮皮虾然后让我单选任务对吧?老套路了,我也只是以防万一问问试试。

我开始往修理间走。

没几步就想起来,月偶愚没在,我也没有房门钥匙。

露宿街头还不是最令我担心的,因为一路上不断有人向我跪下磕头。

什么情况?

来到了广场。

原本如下饺子一样的人山人海已经基本散去,只剩少许的人还站在高台前,仰望着白井辉慷慨激昂的身姿。

很快,白井辉发现了我。

她纵身一跃,三步并作一步来到我的跟前,情绪激动的说道:“大人你可算来啦!仪式刚刚结束,要不我把他们都叫回来?”

再叫回来一定很有趣,不过算了。

“所谓的仪式究竟是指什么?”

“宣布您成为教皇的仪式。”白井辉吞吞吐吐的回答道,“本想给大人一个惊喜的,结果您突然就离开了,追都追不上。事先没有请示,望大人赎罪!”

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是教皇?”

“如果您肯原谅在下的自作主张,是的!”

不会是抖S神教吧?

“教皇什么的我并没有兴趣。”

白井辉显得十分慌张,上前一步说道:“当然这只是第一步,在下心中是有计划的!”

第二步是推销什么病都能值的水和和什么病都能治的护身符吗,没兴趣啊。

但我现在确实身无分文。

“好吧。”

白井辉跪倒在地行膜拜大礼,毫无犹豫:“拜见教皇冕下!”

话音未落,她身后的一众人也立刻跪拜。

我尴尬的站在原地,在“教皇万岁教皇万岁”呼声中,心绪如同遭遇暴风雨的孤舟。自出生起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我是不是该大手一挥来句众卿平身?

这时,那几名不断盘问路人的超策局职员跑了过来,指着我问道:“你原来并不是瑟尔的小弟吗?姓名?干什么的?”

“放肆!”白井辉保持着跪姿飞身跃起,展臂拔剑落在我的身前,“敢对教皇冕下无礼,你哪个小队的,叫什么名字?”

一声厉喝,那几个黑衣人退缩了。

他们小声交谈着:“队长,有魔力反应。”“那是白井辉,上面交代过不用管她。”

议论了一阵,领头的堆笑向我问道:“你是教皇?”

“正是。”

黑衣人们纷纷窃窃偷笑。

我汗!刚才那瞬间是不是被小瞧了?

“请问教皇冕下,贵教有多少信徒?”那个黑衣人由于带着透明的面罩,鄙夷之色尽显无遗。

白井辉回答道:“我教目前有一百…”

“一万信徒!”

我打断了白井辉的话,在人数上加了两个位数。

白井辉一愣,随即对身后的人低声说道:“立刻把人数增加到一万,镇子里所有人都必须入教,不够再去附近村子里抓。”

黑衣人听完也是讶异,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鄙夷的神情:“请问教皇冕下,贵教的名称是?”

白井辉回答道:“血色黄昏神……”

“无敌神教!”

我再次打断了她的话,血色啥的好恶俗,一定要高大上的名称才行!

白井辉又愣住了,随即对身后的人低声说道:“立刻把教名改了,所有教袍烧了重做,教徽融了重铸。”

黑衣人呆若木鸡的看着我半天,这次鄙夷的神情不再明显:“请问教皇冕下,贵教的教义是?”

白井辉刚要上前回答,又退了回去。

她终于学会乖乖闭嘴了。

“我教的教义是征服宇宙!”

此话一出惊呆全场。

身后众人忽然开始齐齐鼓掌,尤其是白井辉最为夸张,摘掉面具不断擦拭眼泪:“果然是在下命中注定效忠的主啊,就知道没有搞错,一切都如天启那样,您在昏暗无光之地为我们带来了光明。”

嗯…啥?

“白井辉,给你一个任务,把他们几个也拉入我教,共沐神恩。”

“遵命,教皇冕下!”

黑衣人还打算说些什么,但被白井辉一众团团围住,大谈我教神威能得永生之类的话。随便吧,反正我是脱身了。

我趁他们不备悄悄溜走,低头查看手机。

没有新任务。

那把狙击步枪乖乖的躺在物品栏里:

「啸天蛇·成长物品

@战神曾经深爱的武器之一,咬伤战神后遭到封印

@双手武器·伤害:200

@弹药:每次射击会吸食寄主的200法力值

@即死

@三枪一杀

@灵性武器

@追魂

@魔化反噬

@无动能

@备注:一把伤害值和自伤值完全一致的自杀神器,你老是捡别人不要的破烂干嘛?而且它食量很大。」

也就是这条蛇说一枪毙命,最多三枪的神器?

“痛。”

我低头看手机,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女子。

“帅哥,我刚才看到有一群人对你跪拜,似乎很有身份的样子,能不能帮个忙把我藏起来?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报答?

这个展开……我仿佛看到了晶莹剔透的水晶宫立在前方对我招手。

我让她先摘了防毒面具,后者不情愿的让我看了看长相。

容貌还算姣好,但化妆太浓了,不合我的胃口。不过这顺水人情不卖白不卖。

“藏在我的身边最安全了。”

“谢谢你帅哥!”说罢在我脸颊亲了一口,“帮了大忙了!”

我的嘴角不可控制的高高上扬,幸好带着防毒面具。冷静啊七夜浊,你已经有月偶愚了。不,谁说我不能开水晶宫了!

而且眼前就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啊!今晚我睡哪里?

平心而论白井辉比这个陌生女子好看多了,撇开抖S不论完全没有可挑剔之处。

月偶愚会原谅我的,谁让她没给我钥匙呢,我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等等……

我刚才已经试验过了,只要速度够快,那些单选任务我完全可以通吃掉的!我还在犹豫什么,真等他们来凑一锅皮皮虾逼我选吗?

我应该主动去要任务的。任务就跟时间一样,挤一挤总是有的,不给就缠死对方。不过最好第一个任务能非常利索,别一波三折,直接把任务奖励……啊不,把任务达成条件给我!

我应该先从谁下手?

A,瑟尔

B,污控局

C,超策局

D,白井辉

E,镇长

F,逆天成

G,浓妆女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