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宠令

更新时间:2021-08-13 15:17:15

盛宠令 连载中

盛宠令

来源:落初 作者:夜惠美 分类:言情 主角:顾远秦元帝 人气:

火爆新书《盛宠令》是夜惠美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远秦元帝,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背负克亲克夫克子的名声沦为名门弃女,她在绝境中逆袭,脚踏仇人累累蚀骨满足而逝。今生她是金盆洗手的女大王和穷书生的幺女,被亲人捧在手心里宠成娇女。  力大无穷炫富娘:“欺负珠珠的人不是被我用银子砸死就是一巴掌拍死!”俊美无匹腹黑爹:“养不教父之过,欺负珠珠的人背后家族该倒了。”坑货运气王大哥:“套麻袋拍板砖,我谁都不服。”医毒双修二姐:“你们哪里来得勇气欺负我妹妹?”男主:“嫁给我,珠珠可以横着走遍天下。”女主:“我的大女主人设崩了,崩了!”总结:从京城明猪到盛世明珠只需要友爱的一家人,盛宠无边,号令天下。使用指南:轻松甜宠爽文,一切剧情都是为女主服务,谁吃亏都不会让女主吃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女白胖白胖的脸上挂着浅淡的笑容,即便她浑身湿漉漉,衣裙一角还滴着水,头发凌乱,狼狈不堪也无法掩藏那抹自信。

她肥硕的身驱笔直,双眼明亮,只要她想去,便是金銮殿也去得。

方才她落水,公子哥们只见到她肥硕的身体,此时她侧头看过来,其实……仔细端详她的五官很精致的,只是因为肥胖而拉低相貌,给人第一印象就是一个丑胖矮的丫头。

她虽然痴肥,然并不臃肿笨拙。

“我说他会请我进去,以礼相待,你们不信?”

她是什么眼神?

一众倨傲跋扈的公子哥竟被一只肥猪嘲笑了!

她瞧不起他们!

本该被他们踩在泥土里的人竟然反过来轻视嘲讽他们没有胆子,这让一直顺风顺水的公子们哪里能忍?

“你以为你是谁?穷酸百姓罢了,连碰世子的衣角都不配。”

“就是犯花痴也要看看自己的相貌,你这样的,只配嫁养狗的奴才!”

咒骂侮辱的话语沸反盈天,公子们竭尽毒蛇之利贬低痴肥的少女,好似如此才能洗刷方才被少女镇住的污点。

恶毒的言语无法打击心若磐石的少女,她依然笔直站着,唇角微扬,沉静明亮的眸子好似倒映着雪天一色的西湖美景,反倒显得勋贵子弟若跳梁小丑,色厉内荏。

他们多是家族的偏房远枝,才疏学浅,指着家族混日子,但在京城也是称少爷的人物,竟是比不过臭穷酸养得丑丫头有气势。

“打赌吧,若是我能被请进船舱,你们……”痴肥少女随手轻点,“来西湖赏景怎少得亲自体会西湖清澈温柔的湖水,曾有诗将西湖比作美人,能同绝色美女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共游西湖,共赏雪景,也是你们心心念念期盼的。”

话不必多,刀刀致命。

狠话嘲讽更是不用,她话语犹如诗情画意般优雅。

明明是他们输了就要跳下水,在少女口中却是成全他们同美人幽会!

穷酸的女儿都是……这么得会说话?

公子哥们鯁住了,理性告诉他们,肥胖的少女必输无疑。

谁不知船舱中的贵公子天生冷淡,不近女色,唯一亲近的小青梅又故去了,他比以往更冷漠。

他们来游览西湖主要是为让世子散心的。

多少出身贵重的千金小姐都在世子面前铩羽而归,世子脑袋抽了才会见痴肥的丑丫头。

然而少女太过自信,宛若成足在胸,勋贵子弟有几分犹豫。

“你们都是定国公一脉,连同我打赌的勇气都没有?”

顾明珠宛若失望般摇头仿佛要养藏起那份庆幸,“不赌就算了,料想你们也成不了气候,难怪得不到定国公的重用。你们也只能做些小事,我要见船舱中的人,你们把我父亲抬进底层船舱去。”

“你输了待如何?”

方才抽了顾明珠一鞭子的公子眉头舒展,兵法有云,兵不厌诈,痴肥的少女怕是故意这么说,以达到让她父亲不被冻到的目的。

他可不是笨蛋,会被少女几句话欺骗。

“我提出赢得赌注,还要帮你们想你们赢了的赌注?”顾明珠率性嗤笑,“赌注随便你们开!”

那副云淡风清,目中无人的率性令人恼火。

他们不得不承认肥丑矮的少女多了几分神韵光彩。

“你们把臭穷酸抬到底层船舱去。”有人吩咐仆从,在同伴们差异目光下,挺起胸口道:“咱们可不能在肥……她面前露怯,赢就要光明正大的赢,让她找不到输了的借口。”

其他人不以为意般点头,不是他提前吩咐,他们也是要出声的,幸亏有人快了一步,他们可不是怕了痴肥少女,而是不想画舫上死人,惹世子不快。

仆从抬起昏厥的顾远进入底层船舱,虽只是下人歇息的船舱,却也干净暖和,顾明珠加了一句,“给我爹换身干净衣裳。”

仆从偷眼见自家公子没有出声反对,抬着顾远的动作越发小心了。

莫不是世子同痴肥少女有关系?

“你若是输了,本少爷……”勋贵子弟撂下狠话,“要你的性命!不,先给我们做奴才,然后再把你的命双手奉上。”

“也就是赌注是先被折磨一番,然后再取我性命?”

“然。”

勋贵子弟有扳回一城的感觉,害怕了吧,后悔了吧,可惜已经迟了,他们期望看到少女惊恐后悔的脸色。

顾明珠轻笑道:“一言为定。”

冷静从容如常,浅淡笑容自信且骄傲。

她在守在船舱门口的仆从低声说了两句,世子爷近身长随自是仪表堂堂穿戴比寻常仆从更好。

年轻的长随面色微变,谨慎般看了痴肥少女一眼,他只觉得自己望进深不可测的潭水中,打了个激灵,转身拉开舱门,“您稍后。”

方才他还有看热闹的心思,在少女同他耳语后,便再不敢轻视她。

安广跟随世子多年,自诩见识要比在场的勋贵子弟强一些,毕竟他们虽然顶着勋贵的名,却并不受家族重视,陪在世子爷身边同帮闲没太大的区别。

稍刻,船舱门再次打开,安广低头走出,郑重行礼道:“世子爷请您进入详谈。”

勋贵子弟:“……”

怎么可能?

有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亦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隐藏在画舫中的十几名侍卫现身,既戒备看着她,又不失礼数。

……这是定国公世子爷该有的排场。

顾明珠暗暗点点头,“只是请我进去?”

船舱中人影背对着她,身材挺拔如松,强健有力。

即便看不清面容,她亦是可从身影上辨别出,他就是定国公世子姜烨,名是秦元帝钦赐,其父战死疆场,只留下他这么个遗腹子,定国公越过姜烨几个叔叔请封他为定国公世子,秦元帝亦将他当做亲近皇孙看待,寻常公主皇孙也比他不过。

他转过身体,不慌不忙迈出船舱,此时定国公世子虽然未及冠,带有些许的青涩,可他深邃雍容的眸子,入鬓的剑眉,挺直的鼻梁,无不彰显他与生俱来的俊美和贵重。

姜烨,原来她并没有完全忘记年轻而青涩的定国公世子,有些人不会因为大仇得报便从记忆中彻底抹去。

ps打滚求收藏,求推荐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