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倾城乱:王妃可入药

更新时间:2021-07-16 16:38:36

倾城乱:王妃可入药 已完结

倾城乱:王妃可入药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安小楠 分类:言情 主角:贺兰芳 人气:

火爆新书《倾城乱:王妃可入药》是安小楠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贺兰芳,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前,她从贺兰王府的嫡女,变成了灵雾山下失去记忆的孤女。她承受师父的欺压,饱受饥饿与孤独的折磨,忍受被鬼魅君吸血的痛苦,可最终,她却将一颗心毫无保留地给了西陵瑄。她说:“你要这天下,我便陪你去取。一生一世,永不相负。”她以为,她找到了一生的归宿。却不想,他所有的温柔,都只是棋局上一抹浮云,而她,也只是他棋局上的一颗棋子。他说:“我想要的,只是你身体里七七四十九盏本命鲜血。”当他的匕首划破她手腕上的肌肤,当他将大红的盖头蒙在另一个女子的发上,当他手中的剑冰冷地刺进她的身体,她惨绝而笑:“西陵瑄,血给你,命给你,从此,不欠你了。”她犹如落叶一般飘然倒地,那一瞬,她看见他目光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四章 摧心丸

他走到她身边,用一条白色的手帕捡起地上一枚红色的药丸,他问:“这是什么?”

小悠凑过去看了看,说:“摧心丸。”

西陵瑄微微垂眸看了起来,小悠灵光一闪,仿佛看到商机,她说:“西陵公子,这摧心丸可是我大师父的得意之作啊!虽然它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但是药效非凡。如果有什么人得罪了你,你想给他点颜色看看,但又不至于想他死的话,这摧心丸再好不过了。保准那个人心痛难忍,哭爹叫娘。”

西陵瑄听完她的话,笑道:“若是我买,得多少银子呢?”

小悠想了想,伸出五根手指头。她心里想道,五个铜板,你要觉得贵,我还可以少你两个……可是小悠怎么也没想到,西陵瑄竟然直接给了她五两银子!

小悠的手有些发抖,心里仿佛有两个声音在打架,一个声音说:这是他自己给你的,要吧要吧,要了好去付店铺租金。另一个声音说:你好意思要吗?明明只值五个铜板的东西,你居然要人家五两,而且人家刚刚还救了你哎……

西陵瑄看着千小悠的脸上千变万化,看着她的手隐隐颤抖,看着她最终说:“不……不用这么多……”

他突然觉得有些酸涩,他说:“我知道,一颗摧心丸当然不需要这么多钱,可是我还想要很多,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存货?”

小悠先是一脸惊讶,随后点头如捣蒜,“有有有,我家里还有很多,要不然,你随我去取?”

西陵瑄说:“好,不过你要稍稍等我一会儿,我有个朋友随我一起来,我必须先跟他交代一声。”

小悠说:“好,没问题,我就在这里等你。”

西陵瑄看着一脸兴奋的小悠,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然后转身走向街道另一边的一间客栈。在客栈二楼的房间内,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正在饮茶。看见西陵瑄走进来,两人立刻起身行礼:“主君!”

西陵瑄走到窗边坐下,声音淡然无波地说道:“谷叔,我出来得仓促,苍壁城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你先回去。”

谷叔眸色一亮问道:“消息是否没错?那个小姑娘真的是她?”

西陵瑄点点头,说:“是她。”

谷叔仿佛松了一口气,笑道:“十年啊,我们已经找了她十年,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不过话说回来,这次还是多亏了洛文穆,若不是他暗中派人来灵雾镇,我们还不会留意到这个地方。”

西陵瑄抬眸看向一旁的年轻人,问:“冷墨,让你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冷墨回道:“我今天去那小院查过,那些黑衣人的确已经死了。”

西陵瑄思忖片刻,对谷叔道:“通知一下楚渊,让他安排几个人去洛府回信,彻底让洛文穆断了这条线索。”

“好!”谷叔笑道:“楚渊的易容功夫鬼斧神工,相信就算是洛文穆亲自查问,也难以发现任何破绽。”

他说完似乎又想起什么,问:“主君,方才您的意思,是要我先一个人回苍壁城?难道,您没打算带她一起回去?”

西陵瑄沉默片刻,道:“我想再等等。谷叔,让冷墨陪我在这里住几日,城中若有事情,传信给我便是。”

谷叔见他目光沉稳淡冷,便知他心意已决,只好对冷墨道:“好好照顾主君,切不可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天知道,十年前他带着人在那大坑中找到西陵瑄的时候,他的心里有多担心多惊恐,从那一刻起,他便发誓再也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发生。

…………………………………………………………………………………………

西陵瑄重新回到街边的时候,小悠如约等在那里。她坐在一块石头上,双手抱着那个麻布做成的包袱,头侧向一边枕靠在包袱上。

西陵瑄蹲下去,唤她:“小悠……”

小悠没有抬头,甚至没有睁眼,西陵瑄这才伸手探向她的脉搏,顿时眸光一沉,将她连人带包袱抱了起来,飞身朝向医馆而去。

医馆坐诊的是一个颤颤巍巍七十多岁的郎中,他看了看小悠的穿着打扮,神情稍有嫌恶,摆摆手说:“放下吧。”

西陵瑄将小悠放在临窗的矮榻上,郎中毫不避讳地在她身上按了两下,又翻翻她的眼睛,捏捏她的脸,然后才说:“不打紧,虽然伤到肋骨,但没有大碍,其余的,都是些皮外伤。这丫头啊,经得起打。我给她上点药,再开几贴药内服,就没事了。”

西陵瑄冷声问:“既如此,为何会昏迷不醒?”

恰在这时,小悠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郎中笑道:“这下你该明白了吧?我估计啊,这丫头从昨天开始,就粒米未进。”

西陵瑄的心里闪过一丝异样,十年前当那两个人从他手里将她抓走之后,他已经猜到她即便活着,也会活得不易,只是他没想到,竟然这般不易。

郎中开始给她上药,她恰在这时醒来,她转着眼珠四周看了看,问西陵瑄:“这是哪里啊?”

西陵瑄说:“医馆。”

小悠连忙坐起来,说:“不行不行,我不能来医馆,我……我没有银子……”

虽然刚刚赚了五两银子,但是她可不想把那银子浪费在诊金药费上。那郎中正要开口,西陵瑄道:“老先生仁善,他已说了,不会收你一个铜板。”

“我……”郎中一脸惊讶与愤怒,西陵瑄却暗暗将一锭银子塞进了他的手中,郎中悄悄瞥了一眼掂了掂,这才笑道:“对,对,我今天心情好,诊金与药费,全免。”

小悠这才放心,躺下去继续让郎中为她上药。当那药膏抹在她肿起来的脸上时,连看的人也觉得隐隐一疼,她却笑道:“西陵公子,你知道吗,这还是我生平第一次进医馆呢!二师父说,这医馆诊金贵得要命,所以我从来不来这儿。”

西陵瑄站在她身边,问:“若是你生病了,受伤了呢?”

小悠道:“那还不简单,山上有的是药草,你应该看不出来吧,我会识药,还会把脉呢。”

“哦?”西陵瑄嘴角上扬,问:“你师父教你的?”

小悠摇头道:“师父才不会教我这些呢!说来也奇怪,我是无师自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