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颜浮生

更新时间:2021-06-09 19:07:11

红颜浮生 连载中

红颜浮生

来源:落初 作者:零卡汽水 分类:言情 主角:白皙马背上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红颜浮生》的小说,是作者零卡汽水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等我把视线转向她的身体,我怔住,她的双手被古代的刑具困住。再低头看看自己,和她一样也有一幅刑具。难道自己穿越到古代变成了通缉犯?还容不得自己胡思乱想,一股血腥的味道刺激自己的味蕾。原来是眼前的少女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塞进了我的嘴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澜河宽约七八米,每次可供三条龙舟投入比赛,正好分三次,每次一条龙舟获胜,再根据所用时间的多少,分为甲、乙、丙三名,优胜者可得到皇帝亲赏赐的贵重之物,这在人们看来,可是无上的荣耀。

沐清歌因治好了夜青意的小脸有功,又加上贡献了美甲,一大早就被夜青意从床上揪起来,去看龙舟比赛。

大概早上八点钟的时候,皇帝一身明黄色龙袍,在一干臣子的陪同之下,来到澜河边,澜河内除了龙舟之外,还有一个专专门为皇帝准备的巨大游船,皇帝的仪仗,驱散围观的民众,让出一条道路,两排披甲带刀的赤焰军护在皇帝左右。

一路畅通无阻的上了游船,上面早有下人设好了香坛,皇帝亲自焚香请龙神,然后又杀了一只红色大公鸡祭龙头,将鸡血滴在龙头上,比赛就可以开始了。

龙舟之上,两排红衣男子,个个看起来龙精虎猛,他们头系红绸,坐姿端正,手握船桡,蓄势待发。

龙颈之上,一面大鼓,旁边立着一个精壮男子,负责掌握龙舟前进的节奏。

此时澜河两岸早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因为在古代也没什么娱乐项目,人们对这种公开的娱乐活动,都很热衷,场面非常热闹。

沐清歌心想,这龙舟节与现代的端午节一样,不光日子一样,就连风俗习惯也一样。

咚、咚、咚,游船上的大鼓响了三声,龙舟上的大鼓也响了一声回应,然后皇帝手握的把红色小旗,轻轻一挥,龙舟上的鼓声此起彼伏,一条条龙舟便如离弦的箭,冲了出去。

夜青意在一边看的满脸兴奋,沐清歌站在她的背后东看西看,正好瞥见夜无尘的目光,穿过人群,向她看过来,沐清歌一惊,敢紧低下了头。

夜无尘作为皇长孙,自然是在站在离皇帝最近的地方,他今天破例没有穿黑色衣服,而是穿了一身青色蟒袍,头上束了金冠,更加衬的他气势威武,英俊不凡。见沐灵语看他,他居然向她露出一个微笑,在早晨的阳光下,仿佛从天而降的神祇,卓尔不凡,惹的沐清歌心跳都慢了半拍。

天呢,这妖孽这是要闹哪样?居然对她笑了。不过,今天这种场合那妖孽应该不会过来抓她,于是又抬起头,冲他坚起了中指,夜无尘看到她的动作,果然脸变成了黑色,哈哈哈哈……

皇帝这一天的行程非常的忙,看完比赛还要到宗祠里祈福,祈求祖先保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祈福完了之后,基本上也到了中午,所有的皇室贵族,都可以到皇家园林里去参加宴会,吃一些传统的美食,另外还安排了歌舞表演。

城北的皇家园林门口,停满了华贵的马车,待一众贵人在四面敞开的戏园里落坐,歌舞表演便开始了。

表演台上,青纱曼妙,歌舞升平,台下一群漂亮的小丫鬟,流水一般在众人面前的案几上,放上美食。皇帝在劳累了多半天之后,有点招架不住的意思,用过午餐,就离开了。

沐清歌怕待会又被夜无尘抓到,也混在人群里悄悄的离开了。

皇帝一走,大家便也不再拘谨。年长的王爷王妃和一批年龄较大老臣也随着离开了,剩下的人多半是一些年轻的公子小姐。

这皇家园林里,平时可没有机会来,趁这龙舟节的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看看。就连一些跟着主子出来的丫鬟小厮,也寻了自己平日要好的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

夜青意寻到了正在和自已哥哥聊天的林嫣然,开心的道:“嫣然姐姐,我找你好半天了,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说着伸出了自己细嫩的小手。

林嫣然看到夜青意来找她,也很开心,虽然同她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没什么共同语言,但是谁让她喜欢人家哥哥呢?小姑子的帐还是要买的。

她看向夜青意伸出的小手,待看清那粉红色的指甲时,眼中也露出一抹惊艳。

“你这是怎么弄的?这么好看?”

“嫣然姐姐,这叫美甲,是我新得的玩意儿。”夜青意献宝似得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

夜无卿道:“你这东西哪来的?”

夜青意抬起微笑的小脸,得意的对着夜无卿道:“沐清歌给我的,听说是十九叔从出云国弄来的。”

夜无卿一哂,那鬼丫头,又有新花样:“拿过来给我看一下。”

他拿到手里看了看,里面是一些红色的汁液,凑到鼻子边一闻,这香味有点熟悉……转身悄悄的吩咐侍卫去调查,便又将那小瓶递给了夜青意。

如果说是从别人哪里得来了,也许会有人怀疑,但如果说是十九皇子夜泽语的话,在贵族圈里,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十九皇子的不务正业在东澜国可是出了名的。

夜青意接过瓷瓶,对林嫣然道:“嫣然姐姐,我给你涂上。”

周围一圈小姑娘听到了,都围上来看,眼见林嫣然的指甲涂了那美甲后变成了好看的粉红色,闪着晶莹圆润的光泽,衬的小手更加的漂亮,于是纷纷问夜青意从哪里买的,夜青意告诉她们,是她府上的丫鬟,从十九皇叔那里拿回来的,整个东澜国也就这么一份。

夜青意出了风头,心情大好,得意的伸着小手,看着自己的指甲。

毕竟大家都没见过这东西,都很好奇,但又不敢跟郡主讨要,宴会还没结束,各家的小姐们就派出自己的丫鬟,去到夜泽语在澜城的商会,寻问还有没有这种美甲,多少钱都可以,反正这些富家小姐们也不缺钱。

夜泽语一向不喜欢参加这种公众活动,能推就推,今日他借着身体不适,只在祭祖时露了一下面,便转回来。正在书房看书,门口的侍卫来报,说商会的老刘来了。

老刘平时很少王府来找到,除非是出了什么事!

他叫人将那老刘唤了进来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老刘恭敬的立在下边回道:“爷,一群小丫鬟为了什么美甲都快把商会给踏平了。”

“美甲?哪是什么?”

“爷不知道?”老刘惊诧的道。

“今儿个楚王府的小郡主,拿了一瓶美甲去参加龙舟宴会,据说是楚王府里一个小丫鬟,从您这儿拿的。”

夜泽语那里完全懵了,他那里见过什么美甲。楚王府的丫鬟,难道是她?

“你先回去吧,就说暂时没货,叫他们明天再来。”

打发走了老刘,夜泽语叫下人备了马车,去楚王府找沐清歌。

沐清歌因着是自己偷跑出来的,回来的时候便没有马车坐,一路从城背走到楚王府,她还真是累了,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睡了过去。夜泽语来的时候,沐清歌还在睡觉。

见夜泽语来,她匆忙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面上掩不住的欣喜:“王爷的病好了吗?”

“早就好了,还没感谢小清赠药呢。”夜泽语笑道。

听到夜泽语叫她小清,心里有些甜丝丝的。想起那天看夜泽语洗澡的事,她竟有些不好意思了。

“王爷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哦!我来是想问问你,那个美甲是怎么回事,刚才一大群小丫鬟围在我的门前,找我要买什么美甲。”

沐清歌一听是这件事,心里乐开了花,看来这次要发财了。

来古代足有一个多月了,她感觉都对自己的前途迷茫了,果真是水穷山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她略微思考了一下,如果拿到夜泽语那里卖,她能省掉不少麻烦,她只管送货来就成了,以后若是有了什么麻烦事,自然有夜泽语担着。

“那美甲是我发明的,因怕郡主强占了,所以才报了你的大名。”

“哦!”果然是她!夜泽语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既然有人想买,王爷不妨同我合作,我来供货,你来出售,盈利五五分成。”

“好!”夜泽语自然也是看出了她的打算,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那就多谢王爷了。”沐清歌笑语晏晏。

“不知道可有本王帮得上忙的地方?”

其实他只是想要多留一会,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见到她就很开心。要说论身材样貌,她虽然长的不错,但算不上倾国倾城,这澜城比她长的好看的,也不鲜见。

其它的,她更没有一样出众的了,贪财,好色,还是个小丫鬟,可偏偏他见到她就觉得开心,也真是一件怪事。若不是为了尊重她,他还真想找夜无卿将她讨过来。

当然,就算他要,夜无卿也不一定给,不然,人恐怕早已在夜无尘那里了。

因见着了赚钱的机会,沐清歌并没有打算留她的意思:“暂时没有,王爷先回去等信吧,我这就去制造美甲。明天一早给你送到你的商会去。”

如此,夜泽语也不好再多停留。

夜泽语一离开,她马上拿了个箩筐到后院采了一箩筐凤仙花来,又去街上的瓷器店买了一批小瓷瓶,关上房门,开始动手的制作她的美甲。

忙活了半夜,把一箩筐的花瓣都处理完了,数了一下,有七十八瓶,她满意的拍了拍手,就先弄这么多吧。

晚上她躺在床上,梦到好多白花花的银子向她飞过来,她捡啊捡啊,怎么都捡不完。

第二天一早,她就将这些美甲装到包袱里,送到夜泽语的商会,没想到早有一队小丫鬟足有三四十个,排着队等在商会的门口,看她直接就想进去,站在最前面的小丫鬟拦住了她问道:“你是不是也是来美甲的?到后面挨号。”

囧!没想到这么受欢迎。

她忙答道:“不是,我是有别的事来找王爷的。”

那小丫鬟看了她一眼便没再说话。

沐清歌进了商会,夜泽语早已在这里等她了。

她把小瓷瓶轻轻放到夜泽语面前的桌上:“只做出来这么多,一共七十八瓶。”

夜泽语道:“不知道小清打算卖多少钱一瓶?”

“二百两银子。”

原先给郡主的是一百两一瓶,现在要给夜泽语分成,就卖两百两银子一瓶吧。恐怕卖的便宜了,就没人稀罕了。

夜泽语道:“那你先在这等一会,我这就叫人帮你把这些卖了。”

沐清歌微笑着答应:“好。”

夜泽语将那装瓷瓶的包袱递给商会管事老刘,吩咐道:“你将这些美甲拿出去卖了,二百两银子一瓶。”

沐灵语里同夜泽语坐在商会的后院里喝着茶闲聊,她觉得,要是一直这样过下去也不错。有钱,有帅哥,自由自在,这不正是她理想的生活么?况且这帅哥的脾气还很好,是个暖男!她嘴角漾出了笑容。不过,她可不能太主动,毕竟人家还没和向她表白呢,她一定要等着他先表白……

不一会儿那管家便提着一包袱银子回来了:“爷,一共卖出去四十二瓶,八千四百两银子。”

夜泽语接过管家手中的包袱,微笑着将它推到沐清歌的面前。

沐清歌看着一堆银子,眼睛笑成了一条缝,难得的是,那条缝里还能闪出精光。

她将那银子分成了两份,一份推到夜泽语的面前:“亲兄弟,明算帐,这样生意才能长久。”

夜泽语也不矫情,笑了笑道:“余下的三十六瓶我要了。你便按一瓶一百俩的价格,取七千八百两吧。”

“也好。”沐灵语也不推辞,对于钱的事,她一向不马虎,她数够了七千八百两,放进自己的包袱里,掂了掂还很重。这下可以找那恶魔赎回夜泽语送给自己的玉镯了。

夜泽语看着沐清歌的动作,哑然失笑,他从没见过一个女子如此爱财,还爱的如此可爱。一双财迷的小眼睛,紧盯着自己的银子,好像是怕它长翅飞了一样。

“那就谢谢你,我要拿走了。”沐清歌心道,还是夜泽语最好,一点也不贪她的钱。

夜泽语将她送出了门,她也没回楚王府,直接就去找夜无尘赎她的玉镯。

太子府上,夜无尘因昨天借口有事,没陪沈盈盈参加龙舟宴会,为了补偿,今儿个邀请她到太子府的后花园来游玩。沈盈盈自然是欣然赴约。

守门的侍卫见沐清歌来,不仅不敢拦她,还谄媚的给她指了路,兴致勃勃的等待有可能再次出现的盛况。毕竟前一次她将夜无尘骑在身下的壮举,大家可是有目共睹。

沐清歌来时,夜无尘和沈盈盈两个人,正在后花园的月亮湖边赏景。一阵风吹过,沈盈盈的一络秀发,被吹到了额前,夜无尘抬起手,帮她理到了耳后,沈盈盈害羞的低下了头。两个人,一个黑衣如墨,气宇轩昂,一个红衣似火,貌美如花,她躲在暗处看了半天,还真是怎么看都般配。

紧紧了身上的包袱,她走到夜无尘的跟前:“哎,那个小王爷,我要赎回我的东西。”

看在沈盈盈的眼里,可是吃了一惊,沐清歌居然没有经过下人通报,就直接找到这里来,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见了夜无尘也不行礼,一点尊敬的意思都没有。

沈盈盈此时是客,名不正,言不顺,自然不方便出面训斥,没得失了身份。只是笑吟吟的在一旁看着,看夜无尘怎么处置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夜无尘瞥了沐清歌一眼,一副面瘫的表情,冷冷的道:“有钱了?”

沐清歌解下身上的包袱,打开来放在地上,又想起来好像多了,于是蹲在地上,数出了六千两,又将余下的一千八百两包好,提在手里,站起身来道:“六千两,给你。”

“利息一千八百两?”夜无尘淡淡的开口。

什么?不过是过了两天,这混蛋居然给她涨了一千八百两的利息,高利贷也没这么高吧。肯定是看她有钱了,想把她手里的钱都抢了去,难道他这样欺负她,良心就不会痛吗?

沐清歌知道自己现在斗不赢他,愤怒之后,她懊恼的想着早知道他不是个讲信用的,该先把钱放起来一点再来。不过,钱没了可以再赚,反正她现在有了美甲,还是先拿到东西再说吧。

恨恨的盯了夜无尘一眼,将手中的包袱放下:“这些都给你,满意了吧,东西还我。”

夜无尘瞟了一眼地上的银子,从怀里掏出了锦盒,向着她丢过来,然后一转身,和沈盈盈离开。

转过身,沈盈盈心里一片黯然,夜无尘对自己从来都是不冷不热,表面上看起来循规蹈矩,敬爱有加,实际上却是在应付。哪怕她将来嫁过来时,有富可敌国的嫁妆做陪,也得不到他一个真心的笑脸。

可是对那沐清歌,他却愿意去逗弄她,去讹她的几个银子,如果不是他故意捉弄,他想要什么东西没有?恐怕他现在自己心里,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心思吧!

不行!她一定想办法,绝不能让沐清歌再靠近他!

沐清歌赶紧扑过去接那锦盒,因离的太远,她不得不扑倒在地上,险险的将盒子接到手里。顺势在地上一滚,站起身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

沐清歌心中咒骂,这混蛋,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容易破吗,递给她会死吗?故意让她出丑。她将锦盒塞进怀里,姐今天也要让你出出丑……

她向着那个离去的背影快走几步,不待他转身,她敏捷的抬起一只脚,看好了角度,向他的屁股踢了过去。她可是受过训练的,那一脚的力度不容小觑。

果然,夜无尘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她开心的在岸上哈哈大笑,看你还敢再欺负姐。

咦,这人掉进水里怎么也不扑腾?难道他不会游泳?

沈盈盈在一旁急的几乎将手中的锦帕绞碎,怎么这半天也不见个待卫过来,她也不会游泳,不敢下水,眼见的夜无尘沉下去好大一会,也没个反应,她急道:“你还不下去救他,他不会游泳,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小心你的小命。”

啊!武功高强的皇长孙不会游泳!她只是想惩罚他一下,可不想闹出人命!再说了,要是皇长孙死在她的手里,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她只得慢吞吞的褪下外衫,跳进了水里。

她当然不知道,以夜无尘的武功,在水下憋个十来分钟是没问题的。他只是吃定她,一定会下来,就算不想救他,也会为了自己的小命下来救他。

她也不会知道,夜无尘正在下面暗自数着数,等他数到十五,果然听到扑通一声。他寻着声音抓到了那个推他下水的罪魁祸首,扯着她向下沉去。

本来以她的肺活量,憋个两三分钟也没问题,但此时被夜无尘扯着往下拉,心里一惊,便憋不住了,待吃了几口水之后,才看清,那个被他推下水的人,正挑着嘴角看着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沐清歌的脑袋轰一下反应过来,***!该死!又被这混蛋耍了!

她刚才灌了水,便急着想要往上浮,可夜无尘却抓住她不放。完了,她不想要人家的命,人家想要她的命,这回小命休也,可怜了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和她刚想出的生财之道啊!

夜无尘看着她一副死到临头的表情,再也憋不住笑,在水中吐出了一串泡泡。这下沐清歌恼了,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她伸手抱住了夜无尘的腰,心想待会要是姐淹死了,你也别想跑,淹不死你,也要恶心你。

夜无尘低头看向她的脸,她长长的睫毛扑闪,巴掌大的小脸已泛出红色,心里生出一股子悸动来,低头吻上那娇嫩的唇瓣,轻轻的厮磨,噬咬。

沐清歌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如雕刻般俊美的容颜,心中也泛出一丝涟漪。紧闭的红唇轻启,那带着湿热长舌便伴着淡淡的香草味探了进来,那感觉那么不真实,如飘在云端,浑身软绵绵的,那要拉他垫背的决心,早已被丢掉喂了水中的鱼,任凭他抱在怀中。

仿若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个瞬间,夜无尘抱着她,浮出了水面,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她醒悟过来,羞怒交加,一口咬在了他的唇上。***,敢占她的便宜!

沈盈盈见沐清歌也沉了下去没了踪影,终于紧张的大叫起来,门口的两个侍卫听到她的叫声,却一点都不慌,磨磨蹭蹭的往这边走,她心中郁闷不已,王府的侍卫,怎么这么怠慢。

可惜自己现在还是这里的女主人,也不敢太过张狂,如果是在自己家里,定要叫父亲将他们砍了。

两个待卫来到湖边,待问清楚了她,夜无尘和沐清歌两个人在水下之后,却并不急着下水,终使她再好的脾气也有些忍不住了。

正待发作,却听见湖里有人出水的声音。转头一看,便看到了夜无尘怀里抱着沐清歌,而沐清歌却一口咬在了夜无尘唇上的那一幕,她一下愣住了。

怪不得侍卫都不急,怪不得夜无尘掉到水里也不扑腾一下,原来至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一种被心爱的人戏弄的委屈涌了上来,她的大眼睛里装满了水汽。

沐清歌甩开夜无尘抱着她的手,自己上了岸,狠狠的盯了夜无尘一眼,捡起地上的银子,放进包袱里,向外面走去。

夜无身挡在她的身前:“银子留下。”

“喂,我刚才可是救了你!这些银子就当是你的报酬了。”

“嗯?是吗?”夜无尘意味深长的拉长了语调,附到她的耳边,轻声道:“你刚才抱了一次,亲了一下,一共是十一万两,你这些银子连零头都不够。”

***,耍赖!又不是她主动的:“是你先亲我的。”她怒吼!

她为了救他,一身衣服都湿嗒嗒的,还被他占了便宜,向他要点报酬不应该吗,更何况,这银子还是她拿来的。

两个侍卫都向她看过来,都亲上了啊,果然不同凡响。

听在沈盈盈的耳中,却如同雷轰!那看向沐清歌的眼神,如一把利刃,内心嫉妒的发了疯,却不敢有半点表现在脸上。

她走上前来,轻声对夜无尘道:“你还是快去换身衣服吧,生病了就不好了。”

夜无尘挡在沐清歌身前没有动,沐清歌委屈的丢下手中的包袱,算了,在人家的地盘上,还是不要造作了。

沐清歌回到楚王府,刚换了身衣服,还没来得及收拾心情,夜无卿就找上门来。

夜无卿一身月白色锦袍,慵懒的倚坐在沐清歌的床头“哎!那美甲是你给青意的?”

沐灵语正郁闷着,自然没好气,白了她一眼道:“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那凤仙花可是长在我府上的!”

沐清歌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道,除非已莫为!”夜无卿一脸的高深莫测。

沐清歌不屑的撇了撇嘴:“你想怎么样?”

“你说呢?”夜无尘漂亮的桃花眼一转,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

“不说就滚蛋,没工夫跟你瞎掰扯。”

“分成,五五!”

“你还真粗鲁!”

夜无卿伸出一只比女人的手还漂亮的手,轻轻的在沐清歌的小脸上抚过。

什么?沐清歌气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窜了起来,不过是几朵野生的凤仙花,竟然敢跟她要一半的分成,想得也太美了。更何况他还欠了她的工钱,一毛钱都没给过她呢。

“门都没有,最多以后不跟你要工资。”

“要不?我给你工资,你给我分成。”

他倒是会划算,一个月的工资才三十两,而一瓶美甲就一百两,分五成还有五十两呢。

“我不工资,你也别想要分成。”沐清歌凑近了他的脸道。

“要不我去找青意谈谈?你说她要是知道你故意哄骗她会怎么样?”

沐灵语一愣,夜无卿一下子便捉住了她的痛脚,她倒不怕那小丫头发飙,反正她好哄,关键是如果夜青意将她说的夜无卿生病的事给抖落出来,她可就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她心虚的舔了下唇:“一成!”

“三成!”

“一成!”

“二成!”

“一成!”

沐清歌爆怒的一拍桌子:“最多一成,再多本姑娘就只能肉偿了。”

夜无卿张了张嘴,从沐灵语的床上站起来,嫌弃的看了她一眼,给她一个淡淡的微笑:“那好吧,就一成!”

沐清歌的大眼睛转了转,他这是赤裸裸的嫌弃她?他凭什么嫌弃她?

“哎,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夜无卿淡淡一笑,月白色的锦袍,轻轻一挥,沐清歌的门。

第二天一早,商会的老刘来了,说美甲已经卖完了,叫沐清歌再送些货来。然后沐清歌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又做了一批,九十六瓶,送到了商会,老刘当场就给她结了钱。

看着面前放着的一堆银子,沐清歌乐得嘴巴都合不上了,看来,这古代的银子还是蛮好赚得嘛。她琢磨是不是再弄个面膜拿去卖,肯定比这美甲还经火爆,但是想了想自己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就暂时放弃了。

因为拿着银子太重,她让老刘帮她换了九千两的银票,怀揣着六百两银子,一路哼着小调,回了楚王府。

刚一进门,就遇到了夜无卿,心道真是冤家路窄啊。

夜无卿挡在她的身前:“哟,发财了?这么开心?”

“有吗?”

“脸都笑成包子了,还装?”

沐清歌白了他一眼:“你才包子呢!”

夜无卿用手中的折扇挑起她的下巴:“我的那一份呢?”

“财不露白!”沐清歌悄悄的附在夜无卿的耳边:“跟我来!”

一般情况下,她都是说话算数的,答应了夜无卿给他一成,就真的给他一成。

沐灵语带着夜无卿来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像做贼一样,拿出怀里的银票。

“一共卖了九千两,你分一成,就是九百两。”

夜无卿用折扇敲着自己的掌心:“还有一问题,我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问题?”

“既然咱俩现在是合作关系,你是不该给我交房租啊?”

这个混蛋,又想讹她的钱是吧?她才不上当呢。

沐清歌面容严肃的道:“那倒也是,既然是合作,那是不是应该坦诚相待啊?”

夜无卿转了转眼珠,她这话倒也没问题,于是点了点头。

沐清歌笑吟吟的伸出小手:“那你是不是先把我的卖身契拿出来,表示一下诚意啊?”

夜无卿一扇子敲在她的脑袋上:“就你聪明是吧?学会算计爷了。”

沐清歌捂着被敲的脑袋,一脸愤怒的道:“你能算计我,我为什么不能算计你啊”

“不公平!”

夜无卿挑了挑嘴角:“公平?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把你身上的银票都交上来,抵你的房租了。”

“本姑娘不住还不成吗?”沐清歌大怒,这帮王八蛋,见不得她有一点钱,个个都想抢她的。骗她写了卖身契,还想让她交房租,大不了她搬走,反正她有钱了。

“可以,出了王府的门,可没人负责你的安全哦!”夜无卿微笑着提醒。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夜无卿见她不再说话,便伸出手来,去拿她手中的银票,她眼看着银票被他一点一点的抽过去,想哭的心都有了。这王爷,怎么一个个跟穷鬼似的,见到她有一点钱就坑她的。

夜无卿从她的手中拿过银票,还点了点,正好是九千,他满意的拍了拍沐清歌的脑袋,微笑道:“这才乖嘛!”

沐清歌气得晚饭都没吃,就搂着仅剩的六百两银子睡了,幸好她没全报出来,不然这六百两也没有了,她白忙活了。

一晚上净是乱七八糟的梦,一会梦到夜无尘又亲了她,还找她要。一会又梦到夜无卿又来抢她的银子。一会又梦到夜青意来找她麻烦,说她是个骗子。早上醒来,累得跟晚上没睡觉一样。

美甲一下子卖出去那么多,用不了多久夜青意就会发现沐清歌骗了她,到时候肯定会来找她算帐,她还得想个办法才行。

眼看着到了仲夏,天气越来越热,夜青意想着,该去去做两身夏天穿的新衣服了。

下午没事的时候,她便到专给皇家供货的老字号布匹店去看看有没有新上的花色。

看铺子的小丫鬟一看是郡主来了,赶紧将最新的花色取出来,上前侍候着。

小丫鬟扯着布匹给夜青意介绍的时候,夜青意发现这小丫鬟也涂了美甲,于是问道:“你这美甲哪里来的?”

“澜城的商会里买的。郡主不知道吗?”

“连路口卖豆腐的豆腐西施都买来涂呢,这东西现在在澜城都传疯了。”

澜城商会,正是十九王爷夜泽语的商会。

夜青意一听,她连布也没心看了,便跑去看那卖豆腐的,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美甲。

豆腐西施不过是在布匹店的旁边支了个摊子,不过她一向自恃漂亮,最喜欢跟潮流。夜青意也不走近,只远远的一看,豆腐西施那白嫩的小手上,不正是涂了粉红色的美甲么?

夜青意敢紧把手缩进了袖子里,她堂堂一个郡主,怎么能和卖豆腐的涂一样的东西。

她怒气冲冲回到府上,闯进了沐清歌的房间:“沐清歌,你给我滚出来。”

夜青意来的时候沐清歌正躲在房间里数银票,她昨天又做了一百多瓶美甲,送到老刘那里,得了一万多两银了,这回可再不能被那狐狸精给抢了去。

见夜青意来者不善,她心虚的嘿嘿一笑:“郡主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在火,小心生气脸上长痘痘哦!”

“你还给我装蒜,美甲是怎么回事?连布匹店旁边卖豆腐的都用上了,你让我的脸往那搁啊?”

“你不是说全国只有那么一点,都给了我吗?”

“什么?连布卖豆腐的都用上了?”沐清歌假装惊讶的道。

“十九爷确实是跟我说全国只有这么一点啊!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啊!”

“不行我得找他去,骗了我没关系,但是关系到郡主的脸面,我就是豁出这条小命,也得找他要个说法。”

她这话说的有水平啊,轻易的就把自己摘了出来,把责任全都推到了十九爷的身上,而她只是站在郡主的角度,替郡主鸣不平。一下子就博得了郡主的好感。

“郡主你等着,我去找他去!”

说着她就要出门,夜青意张开胳膊,拦在她的身前:“我给我站住!”

“你真不知道?”夜青意听了她的话有点动摇。

“我整天待在府上干活,哪里知道那么多事?”

“那卖豆腐的有没有说是从什么地方买的?”

“说是从澜城商会买的。”

沐清歌又问:“这澜城商会是谁开的?”

“十九叔开的。”

沐清歌一拍桌子:“这就对了。”

“你看,东西也不是从我这儿出去的,我真不知道。”

“不过,我倒是有一个法子,让郡主的美甲与众不同,不知道郡主愿不愿意试一试?”

“什么法子?”夜青意斜着眼睛看向她。

沐清歌拿出了一个小瓷瓶:“这个呀,叫做黄金甲,是我自己做的。”

那天她梦到小郡主找她的麻烦,醒来之后,就一直想着,用什么办法哄得小郡主不要怪她。她想起一味叫做金胆的金色药材,就试着跟凤仙花汁混合在一起,看能不能调配出新的色彩来,经过几次实验之后,还真被她搞出来了。

“公主涂上试试?绝对比那个美甲好看。”

“拿来让我看看。”

沐清歌将黄金甲递给夜青意,夜青意拿过来一看,里面果然是金黄色的汁液,而且还带着淡淡的香味。她伸出小手,让沐清歌帮她涂上。

待涂好了一看,金黄色的光华流转,如夜晚闪烁的群星一样璀璨夺目,夜青意果然喜欢的不得了。

“你不许把这东西给别人。”

“那当然,这回我保证,绝对是整个东澜国只有这一份。”

“若要再让我看到别人有这东西,我就扒了你的皮。”夜青意恶狠狠的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