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女皇青衣传

更新时间:2021-05-29 13:44:10

女皇青衣传 连载中

女皇青衣传

来源:落初 作者:梦未希 分类:言情 主角:之轩景儿 人气:

新书《女皇青衣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梦未希,主角之轩景儿,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人家穿越都能碰到上好的家世,温柔美男、风光无限。她也是穿越,别说温柔美男、风光无限了,简直就是提心吊胆在过日子。还好老天不弃,苍天保佑,终于在一番生与死之间挣扎徘徊之后,守得云开见月明,不仅官运亨通、手撕渣女、斗倒boss、步步青云……。但这,这……美男是神马情况???不仅以身相挟,奉送家产无数,还附带一双无敌聪明可爱的小包子!!!某两小包子异口同声的问:妈妈为神马我跟哥哥(弟弟)是双胞胎,容貌却没有一处相似?某女笑脸如花的哄骗:因为你们一个长的像爸爸,一个长的像妈妈呀!某男装聋作哑,面无表情,偶尔看着某女的眸中尽显溺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青衣疑惑的望着薛悦瑶问道“娘,那该如何形容呢?”

薛悦瑶当真望着刑之轩沉思起来,不过片刻便道“应该说你爹爹貌若天人,以秋水为神,洁玉为骨......”在她心里刑之轩比之有过之而不及。

刑之轩面色微微泛红,不自然的扭头,眼睛不看任何人。

刑奕景面色如常,眼角飞扬。

刑奕天比较直接,对着薛悦瑶瘪嘴道“娘,您一把年纪了,还在儿女面前情意绵绵,也不知怕羞。”

闻言,薛悦瑶一脚欲踹向刑奕天的小腿,大声反驳道“你这个臭小子,你娘我才二十有八,哪里是一把年纪了。”

刑奕景抽身躲过,跑进屋中继续道“隔壁王婶也就比您大三岁,今年才添了孙子做奶奶了,您说您是不是一把年纪。”

薛悦瑶自知说不过一向毒嘴毒舌的小儿,只得愤愤的跟着跑进屋中,抄起门后的扫把,追着刑奕天打闹。

薛青衣在心中回味薛悦瑶说的话,对着刑之轩不断的点头,觉得娘亲说的在理。

刑之轩与刑奕景父子看着眼前的情景,颇有无奈的对视一眼,随即又笑着移开视线。

幸福就是你爱的人,也刚好爱你!幸福就是有人陪伴,有人疼!幸福就是有个和和美美的家,幸福就是患难中心心相印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岁月静好就是幸福,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晚间,薛青衣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她迷迷糊糊的时候,隔壁房间传来一道厉耳的声音,是二哥刑奕天的,薛青衣疑惑的起身,好奇的把眼睛贴在床旁的小孔上。

只见二哥不耐的抓着头发“大不了把我的‘照胆’当了,这样不仅能解燃眉之急,还有了银子给爹爹医病抓药。”

刑奕景有些不赞同道“二弟,这样不妥,你那‘照胆’是如何得来的,你不会忘了吧!再说了,你的兵刃一项不离身,这样容易被衣儿发觉,可当了我的‘木华’再…”。

“不可,就算当了娘的‘常运’也不能当了你们的兵刃,再不行就当了衣儿的‘青霜’,待咱稍稍富裕了就赎回来。再者衣儿还小近两年用不到兵刃,‘青霜’也是一直跟着我,就算突然没了她也不会发觉,如若还是不行,娘我就干回我的老本行。”还未待刑奕景说完,便被薛悦瑶打断,而她越说越觉得这些个方法可行。

刑之轩抿了抿唇,有些警告的叫着薛悦瑶的名字道“瑶儿......”。

刑奕景挑了挑剑眉笑了笑,分析道“娘,您的‘常运’值几何?再者‘青霜’比较打眼,也是属于衣儿之物,不论她现在是否在用,都是她的,至于您说您要干回老本行,您忘了咱们是如何死里逃生的来到这个村子里的吗?”

说到最后一条,薛悦瑶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讨好对着刑之轩咧嘴一笑,随之继续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娘,要不,咱离开这吧!”刑奕天见这也不行,那也不能做,便随口道。

刑奕景少见的戏谑道“怎么?三五十两银子就把二弟你弄的要落跑了吗?”随后正色道“别忘了咱们刑家搬来这祈国边境的目的,爹爹如今身体不好,不能随着咱们奔波劳累,离开了这里便是死路一条。”

刑奕天闻言,灿灿的摸了摸鼻子道“我自是记得。”

刑之轩搁下眼帘,长叹的愧疚道“是爹爹连累了你们。”

薛青衣看到这里,捂嘴呜呜的小声呜咽起来,她与他们朝夕相处却对他们不甚了解?她恨自己,恨自己时常惹祸,恨自己从来不深入的了解刑家,更恨自己这般无用,自私,而爹娘哥哥们还把她当无价之宝一般。一夜无眠,她不知自己在想什么,也许何事未想,也许何事都想过了。

次日清晨,刑奕景叫薛青衣起床洗漱,但敲门半响也未见有人应声,有些不解的自行开门,见她泪痕未干的坐在床上,心疼的急急走过去,轻轻擦干她的泪痕半抱着她问道“可是身子不爽?”

薛青衣不答,反而抬头瞪着肿的如核桃般的眼睛道“大哥,衣儿是不是太过调皮了?但是爹娘哥哥们为什么还要宠着衣儿呢?衣儿有时明明错了,为何你们不但不责备还安慰衣儿呢?”声音越说越小。

刑奕景轻点着她饱满的额头柔声道“只因你是薛青衣。”顿了顿继续道“不过,衣儿,你要懂事了,毕竟爹娘哥哥们不能时时刻刻的守在你身边。”

原来只因我是薛青衣吗?她有些苦涩的点了点头,如她不是他们的亲人,估计会讨厌死她吧,她本就不是薛青衣,凭什么享受他们的宠爱,越想越觉得愧对刑家,随即低头羞愧的开口保证道“大哥,对不起,以后衣儿一定听话,不让你们为衣儿担心。”

刑奕景有些不悦的道“衣儿,我是你的亲哥哥,对你好是应该的,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你对我说对不起,谢谢你这些客气的字眼。”

薛青衣闷闷的回了声知道了,接着便下床,穿衣,出门洗漱。

在门外不知听了多久墙角的三人,对视一笑,各自散开。

吃完早饭,刑家女子三人欲外出练功打猎及砍柴,薛青衣急忙要求要一起,并下定决心自己也要与他们一同练功,至于打猎砍柴待自己大些了再做。

刑家人认为她年纪尚幼,威逼利诱的让她此时改变要习武的决心,但毫无用处,只得作罢。

“咚咚咚”还未待他们开门,便听闻敲门声,还隐约听到有人在门外询问‘有人在家吗?’之类的话。

刑奕景拉开大门,只见一个手持拂尘,身穿灰白色道袍,鹤发童颜的老者,还在众人发愣之际,老者一甩拂尘,单手手指并拢立于胸前,微微一礼说明来历“老道乃是雪华山无极道人袁不灭,从商国游历到此,想问失主化些斋饭。”

“你就是无极道人袁不灭?”听闻道人所言,薛悦瑶率先激然的把刑奕景挤到一边问道。

对于薛悦瑶的激动,老道士倒是淡定许多,只是点了点头。

见道士承认,薛悦瑶一脸恭敬的拱手道“小妇薛悦瑶,久仰无极道人大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这老者是何人,有何能耐能让心高气傲的薛悦瑶如此恭敬,他们都未涉足江湖自是不知,而薛青衣是十年之后从江湖中才得知的。

无极道人捻了捻雪白的胡须和气连道几声失主过奖了。见薛悦瑶还挡着门口傻笑,刑之轩摇了摇头拉开她,对着无极道人道“道长里边请,在下去给您拿些吃食。”

待刑之轩拿来野菜饭团给无极道人食用之后,老道士便道谢告辞,仿若并未看见薛悦瑶支支吾吾的脸,但临走之时瞟见站在一旁的薛青衣时,脸色巨变,迅速的掐了掐手指,接着提点众人道“这小女娃不能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