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朔风秋水

更新时间:2021-05-18 20:47:21

朔风秋水 连载中

朔风秋水

来源:落初 作者:0昆仑小仙0 分类:言情 主角:秋水侯 人气:

《朔风秋水》为0昆仑小仙0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弑师上位、行刺侯爵,沐秋水昧着良心做下一切。与他海誓山盟,却换来他的欺骗,火海之中她痛失一切、流落他乡。兵变、政变,回到阴谋开始的地方,在爱与恨、信赖与背叛的漩涡中,且看她如何进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秋水躺在床上和衣而睡。

司马冲若要杀她,那便把命还给他,就当她七年前已经死了。

夜色弥漫,屋外忽然传来凄厉的喊叫声。

“救……”

屋外的人,一声救命没有喊完,就已经倒在血泊中。

沐秋水闻声惊坐起,脑袋却狠命撞了一下,她发现自己居然正趴在地上,身出一处逼仄的空间里。

她在床榻之下。她怎么翻到床榻下去的?

“秋水,千万不要出来。”有一个妇人蹲在榻边压低声音关照她,她的语调既温柔又急促。

她抬头看去,见这妇人螓首蛾眉,肤若凝脂,清若天仙。穿着一身月白色寝衣,长发散在两侧。

“娘啊!”沐秋水忍不住叫出来。

妇人连忙道:“别说话,不许说话,不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要出声。”

沐秋水听话地点点头。

妇人站起后,沐秋水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看到她的裙摆和一双赤裸的纤纤玉足。

只听到门忽然被撞开,她看见门槛里跃进来一双脚,妇人发出一声惊呼,随后是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

妇人俯身倒在地上,脸正朝着床榻底下的方向,眼里流出泪来。

母亲看着她。

她也看着母亲。

母亲她还有气,还活着。她想扑出去,可以母亲似乎微微皱眉瞪了她一下,使得她忽然记忆了母亲方才的叮嘱。

屋外还有喊杀声,沐秋水大气也不敢出。

那闯进来的人抓着妇人的青丝拎起她的头,一刀割开她的脖子,鲜血立刻喷涌而出。

沐秋水用两只手死死捂住嘴默默饮泣,心几乎要狂跳出来。

那双脚缓缓走到床榻前,剑身垂在一旁,上面有血水顺着剑刃滴在地上,滴在她心口。

那血是母亲的,父亲的,哥哥的,祖母的,也许还有管家,刘姨婆,阿生、小叶……

马上还有她的。

她浑身颤抖着,紧紧闭上眼等待那一刻。

然而那双脚的主人只是静静停在那里,四下看了一番,便返身出去。

她听到外面安静了。

能不能出去?

为什么没有人来找她?他们都和娘亲一样倒下了吗?

须臾,她闻到漆木烧焦的味道,听到外面劈啪作响。

又过了一会儿,好像有人闯入,来人四处高声叫着她父亲的名字:沐忠一!

一个高大的男人进到屋内,一把掀起拖在地上的褥子,把她抱出,转身逃出去。

她看到外面一片血海,房屋已被点燃。

她已经哭不出来。

那个男人把她带走,没有人放她出去接触任何远亲近邻。他告诉她,若还想活着,便当自己已经死去。

很快整个顺天府都知道,大理寺卿沐忠一家被满门灭口,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后来她也知道,这个救他的男人叫司马冲。

她曾远远看过家人的墓地,却没有走近。她本来应该一同死去的。既然活下来,那就等她找到仇人,手刃仇人的那一天,再带着仇人的血来祭奠他们。

她暗中查访,终于确定,灭门惨案和十二天和天尊有关。

然而究竟是天尊接到买卖后下的指示,还是十二卿中哪几位自发的她尚不得而知。

她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忽然成为一无所有的孤儿。

沐秋水看着坟地,心口一阵剧痛,“啊”的一声大叫惊醒过来。

天亮了。

原来是旧梦一场。

她抹掉脸上的冷汗,大口大口喘着气,自言自语道:“我还不能死。”旋即跳下床榻冲出屋,大步流星闯入司马冲的寝居。

司马冲还睡在床上。

她的手按到腰间的软剑上,悄没声走过去,司马冲却一动也不动。

冲爷真的老了,她想到,连警觉性也已变差。

然而等到她走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而错误。

司马冲和衣静静躺在榻上,嘴边还有呕吐物,身体已经冰凉僵硬。床头一只空碗里还残留一点积水,沐秋水拿起闻了——

苦杏仁的味道,是砒霜!

她手一松,瓷碗碎在地上。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只给她一具尸首——是她最迫切需要的。

沐秋水的眼泪决堤而出,再也无法故作坚强,她扑倒在司马冲的胸口痛哭不止。

她尽情哭着,连着思念家人的那份爱和仇恨,一直到下人进来发现,惊慌失措地乱喊乱叫。

司马冲用死来成全她的愿望,尽管她从来没有说过报仇的想法,但是无论她想做什么,他还是支持她的。

沐秋水终于恢复平静,指挥一切。最后默默站在寝居门口,等下人替司马冲擦洗换衣。

“小姐,都好了。”下人回报。

她点点头,木然地走进去,他还是那样躺着,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安详。他对她的慈爱,全都融化在那一碗砒霜里。

沐秋水退后几步,跪下来一连磕了三个响头:“师傅,徒儿不孝。”

翌日,沐秋水按约赴会,当她将放着司马冲的头颅的木匣打开时,她听到在座之人惊讶的私语声。

梵天非常满意,口吻也活泛很多:“很好很好,那么从这一刻起,你就是罗刹天。在座众卿可有异议?”

无人反对,此事便尘埃落定。

沐秋水问:“十二卿人员有变动,天尊不用出面?”

梵天说道:“十二天内事无巨细皆有我全权打理,此事他点头即可。”

沐秋水不再说话。

梵天先行离开。帝释天凑到沐秋水的旁边说道:“沐秋水,真是不可小觑,你居然能杀得了司马冲?我看这头颅嘴唇发紫,你是不是先下的毒药再割的头颅?够毒,可真有你的。”

地天在一旁煽风点火道:“古话说得不错,最毒妇人心。”

沐秋水没有理会他们,脸色就和挂了霜一样可怕。她自顾自盖起木匣,扎上布块,离开集会之地。

她亲自一针一线将司马冲的头颅缝合回他的脖子上去,为他入殓,又亲自点上引魂灯,停灵七日方才下葬。

司马冲似乎有个兄弟,但是他们已有几十年不曾往来,他和她一样,都是孤家寡人。

送走斋僧和仆役后,她独自一人穿着丧服长跪在墓前出神。她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也走了,只留孤坟一座。

她心里忽然觉得空落落,回到无量斋去干嘛?那里再也不会有一位让她又敬又畏的长者。

她寂寞的很,一个人出神发愣,直到很晚才觉察出有人靠近,回头一看,原来是顾长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