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我的城主夫君

更新时间:2021-01-22 13:32:39

穿越之我的城主夫君 已完结

穿越之我的城主夫君

来源:落初 作者:穆名 分类:言情 主角:纪清鸢小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穆名的原创小说《穿越之我的城主夫君》,主角纪清鸢小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我娶你不过是为了折磨你。”“勾引,你也配?”清冷的她被卷入一场复仇阴谋,揭开仇恨下深藏的眷恋。“我等你,等你愿意。”“你只需记得,你是我百里炼的妻子。”开朗的她陷入莫名的夺城计划,沉溺谎言编制的温柔陷阱。是她先赢得复仇夫君,还是她先俘获腹黑夫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纪清鸢睁开眼,百里炼放大的俊颜近在咫尺,胸前浮现一种悸动,淡淡的。不得不说百里炼有张无害的睡颜,很干净,她可以盯很久。

他昨晚在她耳边说的话,她听到了。

“我等你。等你愿意。”

脑子里奇奇怪怪的画面一闪而过,纪清鸢屏住呼吸,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她鬼使神差般地伸出右手,慢慢靠近百里炼的脸颊,在离他的脸只有一厘米时忽然清醒。

自己居然被他的美貌迷住了。纪清鸢撤回手,倏然百里炼闪电般扣住她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按去。

“你……”他醒了!那她一直盯着他看的样子,他岂不是都知道,说不定在心里笑她。

“想摸就摸,害羞什么?我全身上下都属于你。”百里炼促狭地看着她,纪清鸢的脸在听到这句话时瞬间爆红,他的心情也愉悦起来。

“你不要脸……”

“为夫对自己的脸还算满意,想必夫人也是,不然也不会想摸了,嗯?”

百里炼撑起头,好整以暇地望着纪清鸢笨拙穿衣的模样。正在穿衣的纪清鸢实在无法忽略那道侵略性的目光,忍不住转头狠狠道:“你可不可以收回你的眼睛!”

“为何?你可是我百里炼明媒正娶的妻子,不看白不看。”仿佛逗她逗上瘾了,百里炼一逮到机会就想调戏她。

“您自便。”纪清鸢深吸一口气,胡乱套上外衣下床去了梳妆台前。

纪清鸢不爱梳发髻,向来只扎个马尾或是扎一半,这样就算青竹不在她也能自己打理。木梳在如瀑青丝上滑动,一梳梳到尾。

模糊的铜镜里多出另一个人影,百里炼随意批了件外套,正站在纪清鸢身后。

“闭上眼睛。”他在她身侧坐下,拿起台上的眉笔摆开架势。

他是要给她画眉么?

纪清鸢仰起脖子,闭上双眼,他画总比自己画要强。

百里炼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抬起纪清鸢的下巴,略微思索,挑了个适合她的眉形。

无形的暧昧游走在两人之间,明明才处几日,却像是多年同甘共苦后的中年夫妻。

“好了。”百里炼对自己的杰作甚是满意,她的眉毛略淡,加几笔倒是更俏丽。

“谢谢。夫君。”纪清鸢脑子一抽心中所想脱口而出。

百里炼愣了愣,她方才唤他“夫君”?回过神,他伸手扣住纪清鸢的后颈拉向自己,慢慢低下头去,薄唇朝纪清鸢的红唇贴近。仿佛是气氛所致,纪清鸢闭上了眼。

就在两人即将吻上时,“哐”,青竹听到房内有动静特意端水进来,却撞上了这一幕,手中脸盆掉在地上。闻声,百里炼和纪清鸢迅速分开各顾各的,掩饰尴尬。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青竹跪倒在地讨饶,从前百里炼几乎不在纪清鸢房内留得太迟,她理所当然认为房内只纪清鸢一人。

“把东西收拾一下,以后,没我的命令不准随意进屋。”百里炼沉声道,薄怒。

“是,奴婢知道了。”青竹起身收拾脸盆退下。

“为什么不能进来?是我让她叫我起床的,你怎么……”

“今天撞见我要亲你,若是以后我们在……我是不介意,你介意么?”百里炼半靠在座椅上,姿态慵懒,说话意味深长。

“你!”纪清鸢气得粉面微红,“你自己一个人玩泥巴去吧。”

“进来。”纪清鸢走后,百里炼收起玩世不恭的样子,对着门外的凰枭道。

“少城主,纪翔来信了。”凰枭弯腰递上信笺。

百里炼抖开信纸粗略过目:“哼,他倒是迫不及待。”

“少城主做何打算?”

“顺着他。你去通知青竹让她收拾收拾,用完早膳我们去纪府会会我那岳父大人,顺便见一见她的青梅竹马。”

“是。”

纪清鸢独自一人用完早膳正想回房再躺躺却在走廊里被青竹鬼鬼祟祟拉住,“小姐。”

“什么事?”

“少城主待会儿就带你回纪府。”青竹搅着自己的衣袖,纪清鸢失忆的事,她都没敢向纪翔汇报。现在贸然回去,纪清鸢很难接上纪翔的戏。

“真的假的,什么时候定的?”纪清鸢也急,她对纪翔完全没印象,青竹给她科普的事也忘得差不多了,自己的临场发挥水平向来不怎么地,露出马脚有她受的。

“凰枭通知青竹之后,青竹就来找你了。”

“这也太急了,完全是赶鸭子上架么。不行,我要去找百里炼。”纪清鸢跺脚,提起裙摆转身。

“夫人找我何事?”百里炼换了身黑衣裳站在不远处,身后跟着凤瑀和凰枭两人。

“你来的正好,”纪清鸢放下裙摆,“我今天身体不适,不宜出门。”

“身体不适?要不要我叫府里的大夫来为你把把脉?”百里炼是打定主意去纪府,由不得她不去。

“府里都是庸医,我得了抑郁症,没一个能治得好。”

抑郁症?小姐几时得了这种病,青竹不解。

“别任性了,迟早要回纪府的。”百里炼沉下脸,语气不容拒绝。

纪清鸢差点就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百里炼怎么会露出那种可怕的表情,明明早上他还温柔地很,温柔地为她画眉。

“岳父也有一阵没见你了,你就不想他?”

他恢复一贯的温柔,在那样的神情之后,温柔得有些不真实,她有过一瞬间的念头,冷漠的他才真实。

他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回纪府,纪府里有什么值得他非去不可。迟早要回纪府,这几个字又是什么意思。

纪清鸢发觉自己的智商又不够用了,她天真地以为他是真心喜欢她,还设想了两人未来的道路。眼下看来,自己真是白日做梦,可她身上的哪一点值得他出卖自己的感情。

“她们可不姓纪。”昨晚百里炼说的一句话在纪清鸢脑海里闪现。她可以理解为,他娶她,只因她姓纪么。所以,纪府是一切的源头,那么她去。

“夫人不必担心。”纪清鸢发呆的瞬间,百里炼已至她身侧,笑容依旧温润如玉。

“你很想我回纪府么?”她抬起小脸盯着他幽深的眼眸,不见底,看不透。

“不是我想,是岳父大人想。至于我,当人家的女婿,自然照办。”他自然地搭着她的双肩。

纪清鸢笑得勉强缓缓移开他的手,垂下脑袋:“我跟你去纪府。”

“小姐。”青竹欲言又止。

“青竹,我们去准备准备。”纪清鸢不再看百里炼,转身离去,背影无端生出一丝落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