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宠妻无度:军爷,悠着点

更新时间:2021-01-13 12:46:50

宠妻无度:军爷,悠着点 连载中

宠妻无度:军爷,悠着点

来源:落初 作者:墨汁儿 分类:言情 主角:夏夏成峰 人气:

《宠妻无度:军爷,悠着点》为墨汁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本文1v1双洁,巨宠,霸道妻奴男主vs欠调教傲娇女主,这是一篇齁文。】  那年,她七岁,他十七岁,她叫他小舅舅,最喜欢跟在他身后,看着他那灿烂无比的笑脸。  那年,她八岁,他十八岁,她亲眼看到他将一个人溺死在水中,转身只剩下一脸冷漠。  从此那张让她痴迷的容颜,变成了她心底最深层的恐惧。  十年后,她从夏家的公主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学渣。  十年后,他成了陵城人人忌惮的存在。  漫长的十年她好不容易遗忘过去,他却又重新回归她的视线,这一次,他不再满足当她的小舅舅。  *  青梅竹马的前男友和堂姐的订婚宴上,她被邀请去观礼,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准舅妈。  “订婚宴算我们一份。”  他认真的看着她,说出的话却像是开玩笑,她犹豫半晌,点头说了声“好”。  这位耐心十足的“舅舅”步步为营,算计的面面俱到,大闹亲外甥的婚礼,不为别的,就为了把她带回家养起来。  可是把人领回家他才知道,过去的家猫已经变成了野猫,不好养啊!  【剧场一】  面对整天打架闹事的学渣媳妇儿,蒋三爷提出一个无理的要求,“考不上大学,就在家给我生猴子。”  夏安安:“猴子啥玩应儿?小爷生不出来!”  两个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成峰对你不好?”

车里,蒋修远打开暖气,看了一眼久违了的人。

“我不需要别人对我好。”

这话说的多心酸,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怎么会不想要温暖,不想别人对她好?

蒋修远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从今天开始不管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跟我说,只要你说得出,我就办得到。”

“我想要夏依然的命。”

夏安安说这句话的时候平静的连蒋修远都觉得意外,几分钟之前明明还在害怕他,现在却连表情都不换一下就说要别人的命。

蒋修远为了不给她的生活带来影响,默默忍了十年没有出现,以为她还会是那颗直溜的小树苗,没想到还是被夏成峰一家给养歪了。

“你是认真的?”

夏安安看向他,“她会死吗?”

“会,但是我要听理由。”

两个人在阴森的地下停车场平静的谈论着杀人,这个画面看起来有点诡异,可是他们彼此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夏安安淡淡的敛回视线,“没有理由。”

车开出地下停车场,蒋修远眸光暗了暗,“是因为沐阳?”

一声从鼻腔中发出的冷哼,嫌弃至极,“他不配。”

这声“不配”让蒋修远笑了一下。

他没说话,夏安安也没有再去说什么。

车里格外的静,没了说话声,只能听见车子引擎的声音。

他的车开的很稳,夏安安逐渐放松了心情,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她努力回想十年前他的样子,他好像没怎么变,可是为什么她没有一眼就认出他呢?

十年,心底的那份恐惧或许早就淡了,剩下的害怕就像一层窗户纸,薄到随便什么都能摧残。

盯着他看了一会,她默默移开视线看向窗外。

挺好的,最起码这个人是他,而不是别人。

*

订婚宴就这么被搅和黄了,好在蒋修远是在订婚仪式之后才出现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算计好了,沐阳总觉得他这个舅舅今天是故意针对他。

夏成峰进了医院,沐阳陪着夏依然和她妈妈一起来了医院,他那心不在焉的样被夏依然看在眼里,这笔账她算在了夏安安的头上。

蒋家人在宴会结束之后急忙给蒋修远打电话,想问问今天他到底抽什么风,可是人家倒好,估么着是早就料到他们会兴师问罪,老早就关了机,任谁都找不到他。

“这臭小子,简直是胡闹,这么丢脸的事都做得出来,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蒋东霖一路上的喃骂终于惹的吕梅听不下去了,也顾不得自己的女儿还在,护犊子似的说:“怎么就丢脸了,我看安安那孩子就挺好的,从小咱们看着长大,知根知底,又不是什么坏孩子,再说了,咱们家老三那德行,能有人要就不错了,还轮得到你在这挑三拣四的。”

“妈,话可不是这么说,安安是好,但是她之前跟我们家沐阳在一起的事人人都知道,现在突然跟老三在一起了,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蒋秀文实在是受不了曾经叫她妈咪的人以后会改口叫她大姐,这不乱套了吗!

吕梅说:“你也说了那是以前的事,男未娶,女未嫁,怎么就碍着别人的事了,今儿要是换个人我都未必答应,但安安,我觉得行。”

蒋东霖虽然是一家之主,但在儿女上的事却是吕梅说了算,蒋东霖脾气硬,却硬不过吕梅让他睡书房,惹毛了吕梅的下场几十年前他就领教过,更别说上了年纪吕梅得理不饶人。

见他们都不说话了,吕梅自作主张的说:“改天给三儿打个电话,让他把安安带回来,有什么事咱们当面说,别背着人家孩子说这些有的没的,有失体面。”

*

车开进别墅区,之后又开了一段路才进入院子,这里可比夏安安印象中的蒋家豪华多了。

她以为他会带她去蒋家,可,这是哪?

她认真的看着窗外,一双眼睛因为好奇瞪的溜圆。

“这是哪?”夏安安问。

“金屋藏娇的地方。”

蒋修远的冷笑话并没有逗笑夏安安,她扭着身子看他,“你不跟他们住在一起吗?”

他们?

指的是她口中的“爷爷奶奶”?

蒋修远停好车,解开安全带,“很久就不住在一起了,下车。”

不住在一起了,那可怎么办?

那这里岂不是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万一他真对她做什么,她连个喊救命的人都没有,难道要跳楼保贞洁吗?

呸,贞洁个屁,她早就没了。

这边还在想着,突然,她身边的车门开了。

蒋修远高大的身躯微俯,看着她,“瞎捉摸什么呢,下车。”

夏安安腿一迈就打算下车,却被缠着她的安全带给车扥了回去。

屁股一颠,她哎呦一声。

蒋修远嘴里喃骂了一句“笨蛋”,随后弯腰进来帮她解开安全带,把她从车里拽出来,手没松,就这样牵着她的手往里走。

看着他的手,夏安安突然想起小时候他拉着她的手走在军区的大院里,感慨不过一瞬,她突然抽出自己的手。

蒋修远回头看她,“怎么了?”

“没什么,”夏安安为了掩藏情绪,低了低眼睫,“你刚才说的话算不算数?”

蒋修远也不着急带她进屋,他拿出一支烟点燃,看了她一眼,“什么?”

“……”他是有老年健忘症?

“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我想要的,你都可以帮我得到吗?”

蒋修远点头,“你想要夏依然的命,明天给你。”

夏安安没什么情绪的嗤了一声,“我那是说着玩的。”

她刚才是赌气,而赌气的很大成分是因为他,她根本就不想要谁的命,就算要,她也会亲自动手,不会假手于人。

蒋修远眯了眼睛,吐出的烟雾阻碍了夏安安观察他的视线。

见他不吭声,夏安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说:“我真的是说着玩的,我就是想发泄一下,谁让她害我。”

“害你?”

“要不是她害我,你手里怎么会有那样的视频。”

蒋修远不动声色的挑了一下眉梢。

原来,那天晚上给她下药的人是夏依然,她倒是有胆子!

阴险的眸光在烟雾中显得晦暗不明,这事暂时先让那个女人欠着,等他搞定这只小野猫,以后再慢慢收拾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