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娘子荷包请收好

更新时间:2021-01-13 12:43:32

娘子荷包请收好 连载中

娘子荷包请收好

来源:落初 作者:岑青执 分类:言情 主角:林某林大人 人气:

主角叫林某林大人的小说是《娘子荷包请收好》,它的作者是岑青执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七月初七当天正午,街头涌满了人群,都探头探脑地张望着什么,街道两旁的竹楼茶间有不少姑娘面目含春地站在窗口向街上望去。“听说林相不但文武双全,还生得似那画般的人物,英气逼人。”“还有还有,林相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从没听说过他跟谁红过脸,简直是国民夫君啊。”童千鹤闻见,朝之前说话的女人喊道:“那是因为你们没看过他的真面目!他简直是个斤斤计较的小气鬼,伪君子!”当晚,男子侧着身子,胳膊撑着脑袋对着身旁的女子道“千千,今日上午我听人说我是个斤斤计较的小气鬼,伪君子,你有何感想,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明昭帝拍了下龙椅上的扶手满意地道,“那明日起,林爱卿下朝后便去定阳殿教习绥华公主琴技吧。”

“臣遵旨。”

……

待蒋如喜落座后,座下的官家小姐们有好几位蠢蠢欲动,也想自告奋勇来为皇后贺寿表演一下才艺,若有机会再能与林少珵合上一曲,在他面前留下自己优秀的一面那是再好不过了。

正当礼部尚书府上的小姐想要起身自荐时,童千鹤突然朝皇后道:“皇嫂,后面还有许多节目,绥华特意去江南民间请了一班有名的杂耍师傅,今儿是皇嫂的寿宴,在座的都是客,理当让各位好好享用佳肴节目,不如绥华让人将那杂耍班子先叫来,给大家助助兴。”

“绥华你这丫头,竟还准备了杂耍班子,”皇后惊讶地掩嘴笑道,“真真是有心了,那便听绥华的,去将那杂耍师傅们叫来吧。”

闻到此处,官家小姐们也知道了这场宫宴是不会再有机会能表现自己了,一个个便收下了心。

而礼部尚书府的那位小姐许文雯,觉得自己若不是刚刚被童千鹤打断,定然是可以到众人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若是得到皇上皇后的嘉奖,那将是自己的殊荣,日后自己也会在京城众小姐里排得上位的。

想到此处,许文雯怨恨地看了童千鹤一眼。

杂耍班子很快便入了大昭殿,这些来自民间的稀奇玩意,在座的达官贵人不曾见过,似是神仙般的伎俩,一时竟都看得失了神。

……

生辰宴在一片笙歌鼎沸中过去了。

宴散

林少珵刚刚踏出皇宫二门,就见到童千鹤在宫女的簇拥下朝他款款走来,

“本宫欲与林侍郎相谈关于明日习琴一事,不知林侍郎可有空?”

“既然殿下开口了,臣自然是有的。”林少珵转向身旁的林阑堂说道,“爹,您先回去吧。”

林阑堂点点头,向童千鹤道:“殿下,老臣就先告退了。”

童千鹤颔首。

待林相走后,两人便向御花园内的巧笑亭走去,一路无言。

走到御花园后,童千鹤向玉竹道:“你们就在此处等我,不必跟着。”

“是。”

……

“不知殿下对明日的习琴有何要求?”林少珵率先打破了这沉默。

童千鹤没有回答,侧头细细看着身旁的这人,夕阳余晖下他像个玉般的画中人儿,睫毛的影被拉得细密又狭长,他的眼似是在笑,说话的口气也是温柔,眼底却是深不见底的渊,两人的衣袂被来风吹得鼓动,触碰在一起,问到:

“不知林侍郎日里所用何琴?”

“并非什么绝世好琴,一柄冰心而已。”林少珵浅浅答到,“殿下,弹琴讲究的是弹者的心境,不比书画以纸为托,殿下书画技艺娴熟,寻常人见了定是叫的一声好,然琴声托无所托,直入人耳,除却技艺,弹者心境才是真正给予那琴声魂魄所在。”

童千鹤同意的点点头道:“林侍郎讲的在理,不虚琴傅此名。不知刚刚林侍郎奏《洛神唤》时所想何物?”

林少珵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一愣,思忖片刻,说道:“殿下可知《洛神唤》的由来?”林少珵声音如松间溪涧,字字清晰,透入人心,“洛神据史书载乃是远古部族公主,容颜倾国倾城,肌白胜雪,朱唇绛红,洛神出世后,部族便为她定下了与雪族联姻之事。

“直至出嫁前一日,洛神都未曾出过部族。可十里红妆的送嫁途中,礼队遇上了据山为王的土匪,众人纷乱逃亡,洛神的礼队被土匪抬回了山寨。

“后来洛神爱上了那山寨寨主,从未尝过情为何物的洛神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寨主也将洛神藏的极好,而洛神在寨中的消息终是被人透露给了其族人,洛族与雪族暗中勾结将山寨打了个措手不及。

“寨主知道来人是谁,为保全寨中人的性命,便将自己交给了洛族人,所有罪责一力承担,任凭其处置。最终寨主被当众斩杀,尸身被丢进江中。

“洛神也被锁进了洛族的囚徒塔,她心知此生再不得见其所爱,便日日疯也似的在塔顶唤那寨主名字。

“臣弹奏《洛神唤》之时,不过是记起这个故事,同情洛神与寨主二人的遭遇,将心比心罢了。”

听完洛神的故事,童千鹤感慨道:“林侍郎讲故事的水平真真是好”

“……”,寻常人听完这故事之后首先不应当同情洛神吗…林少珵如是想着。

童千鹤忽朝林少珵展颜一笑:“林侍郎可知君子六艺是哪六艺?”

不等林少珵回答,童千鹤便自说自话道:“世人皆偏爱大君子,礼乐射御书数才是君子标准,大君子心怀天下,而绥华更偏爱小君子。”

“小君子该当如何?”林少珵配合地问道。

“自然是教吾礼、导吾乐、辅吾射、助吾御、为吾解书、替吾讲数者,方乃是绥华心目中的小君子。”

末了,童千鹤冲林少珵眨眨眼,又一句,

“林侍郎,我们又见面了。”

林少珵看着眼前的人,只见她眉眼弯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清澈见底。

眼前的少女和那日湖边月下之人的身影逐渐重叠,被竹影遮掩了的面容也逐渐清晰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