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古镇奇谈

更新时间:2020-11-23 10:16:45

古镇奇谈 连载中

古镇奇谈

来源:落初 作者:丁香客 分类:言情 主角:滕家堡老乔 人气:

火爆新书《古镇奇谈》是丁香客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滕家堡老乔,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以为这世间最可怕的莫过于天天被鬼纠缠!  我以为这人间最叵测的莫过于不古的人心!  我以为这辈子最恐惧的莫过于时刻被莫名追杀!  到底我做错了什么?不过是回故乡祭拜一次祖先而已,却被陷入人鬼合谋的算计,永世不得超生!  我听见小鹿的声音在天堂森林里向我呼唤,“这里才是你的归处!”我想抬腿迈向开往南方的动车,身体却被无数簇拥的白骨死死的抓住,一个个狰狞的骷髅头念叨着同一句话:逃无可逃!  就算是魂穿大明朝,却依然不得逃脱鬼爪的掌控!  在历经这五百年的因果轮回,人鬼纠缠后,即便再次站在江城的汉正街头,我却已然分不清楚,究竟现在的我算人还是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祭祖惊魂

2012年初,过完Chun节不久就接到电话说老家的老房子倒了,虽然已经废弃,但终究是祖屋,我简单收拾了下就奔往那个小山村。也正是这次我回家祭扫,偶然遇见的一个人,让我开始怀疑,滕家堡,这个平和的小山镇真的如我们眼中这般祥和么?常说好奇害死猫,如果我能预测到后面那一连串的惊魂事件,打死我我都不会回去管那倒塌的老房子,当然,我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我记得那天是星期一,天气不错,到镇上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本来按照当地的习俗下午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比如看望病人,拜年,进山,去别人家做客,还有就是不宜上山祭扫,因为老人说太阳过了晌午之后,山里阳气不足,阴气过重,容易招鬼祟。虽然从小都听过,但我想第二天一早赶回武汉上班,所以那些个说法就都被抛在脑后了。

匆忙吃过午饭后,我就在街上找车子,可能是中午饭的时间,我来来回回跑了几趟都没寻到车,正想着算了,明天再进山,突然发现对面来了俩麻木,正好停在我的面前!虽然是麻木,但总比走路强吧!谈好价格我就上了车,等坐好之后才发现,我刚刚站的地方竟是花圈店的门口,一圈圈的灵屋,白马摆了一排,我在想要不要再去多买些纸钱,司机就已经开着麻木跑远了,只能作罢!

说是上山,其实车子跑起来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这还是我家老屋太偏僻,但是道路依然修到了家门口!也不得不感慨下那个村村通的政策好,这么偏僻的山脚旮旯都能被修出一条通车的路,虽然坑坑洼洼的颠簸不已,但是比起小时候要用双脚走上大半天才能到的确已经是享受了。

祖屋所处的这个村子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独秀村,人口住的很分散,都被山隔着,这里几户,那里几户,互不干扰,但是每个庄子都住着同一个姓氏的人,取名也是以姓氏命名。而我家所在的庄子应该算是全村最小的庄子了,连庄子都算不上,因为在最鼎盛的时期也只有一家人,后来分家变成了三户,但是在三户人家时还没有一家人口多,到现在这里就只住了两个老太太。一个眼不好,一个耳朵不好。这三户房子成一个品字形,不过是个倒品字,前面两户,后面一户。前排靠路边的就是我们家的老房子了,空了20多年了。我记得小时候听爷爷讲过,我们这一家子祖辈原是从外地逃难来的,说是来自江西还是哪里已经不可追溯了,但是到了现在的确是没人了!我的感慨还没完呢,司机已经在外面问路了,原来已经到了。

入目是苍翠的青山合抱着成品字型的断瓦残垣,正房屋门前的池塘水也变成了绿悠悠的颜色,庄子口的那棵一人合抱的大皂角树已经彻底死亡了,树身上被雷劈的痕迹还清晰可见。苍凉颓败的景象与环绕的青山绿水格格不入。

我心里涌入莫名的伤感,回想起五六岁时的光景,那时候父亲还在世,一根长笛吹得连山花都要沉醉了,尤其是夏天的夜晚,他总喜欢站在池塘岸边,望着远处的山峦吹着那首他最喜欢的歌《弯弯的月亮》,夏夜的萤火虫四处飞舞,妈妈坐在竹子做的凉床上摇着蒲扇,旁边还有一堆艾叶在冒着浓烟。可惜温馨的日子总是太短暂,从他去世后,我们就开始漂泊流浪,提前进入人生的轨迹。

匆匆看了看倒塌的房子,交待了聋NaiNai几声就拿着香烛和打火机准备去祭拜先人。一转身,司机看到我手里的纸钱顿时就不高兴了“你不是说来看屋倒了的情况吗?你怎么还要扫墓啊?早晓得你要扫墓,我就不来了!”“哎呀,师傅,我是来看房子的,顺便扫墓啊,因为我很少回来,几年都才来一次,再说了,我东西都买了,你不让我烧了,当心我家祖人不让你走啊!”

司机听到我开玩笑的话,脸色都变了,连忙说到:“你莫瞎说啊,你要扫墓就快去,我等到就是了!”我拿着镰刀匆忙上山,的确时候也不早了,还要赶去外婆家看看她老人家。半个小时后,司机见我处理完了,脸色也缓和了不少,其实我自己也不想多呆,父亲和爷爷的坟头由于常年得不到祭扫,都被野草掩盖了,即使每年都给钱亲戚让他们帮忙照看,但终归还是不行,心里一时赌的慌,所以匆匆忙忙的将坟头的野草用镰刀割了下来,烧过纸钱就草草了事下山了。

小麻木在山路上因为下坡路,一跳一跳的,再加上不停的拐弯,那刺激不亚于坐过山车!我坐在狭小的车厢里犹如落进热锅里的虾米,蹦跳不停!正想表扬师傅技术好,顺便叫他开慢点的,车子骤然停了,司机下车看了一下,黑着一张脸嘟囔了一句“车胎破了!”然后

也不理我,径自就去打电话了,貌似是让修理的人给送轮胎过来。我也不好意思再跟他搭讪,毕竟我隐瞒在先,于是就下了麻木,四处打量起来。

我们停的地方正好是环山水库最偏僻的一角,左边是水库,右边是高山。整个水库就是一条大鲤鱼的形状,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大鲤鱼靠近尾巴的腹部鱼鳍处,很是隐秘。而眼前的这条车路以前是不存在的,到了现在估计是为了车路而专门开出来的。因为周边都没有人家住,而人们长走的那条路虽然近了不少,且沿路有村庄,但是都是崎岖的大石头山,不易开发。所以这条路估计除了车子外,基本就没有人走了,因为公路上除了两条深深的车轮痕迹之外,其它的地方都长满了绿色的野草,连踩踏的痕迹都没有。

独秀村最大的特点就是有这么一个硕大的水库,从面积来看估计是这个这个深山里除了天堂湖外最大的一个水库了,且这里水产丰富,所以平常有很多人都开着车子上来钓鱼。但是今天却是奇怪,我环顾一圈也没见到一个人影。这个水库除了面积大,水质好之外,还有这个水库出来的鱼不论品种,个头都很大,我亲眼见过的有脸盆大的小乌龟趴在小洗澡盆大的大乌龟身上晒太阳,在小伙伴家还吃过一米二长的大鲤鱼,小时候钓过的河虾个头都有现在的小龙虾那么大。听说里面还有大水桶粗的黑花蛇。我晃晃悠悠的,看着山顶,突然记起小时候这里好像有个山神庙的,也不知现在还在不在了。

麻木师傅又在打电话催了,好像找不到人来送,太忙让我们等着。看着他那张黑脸,我想起了跟他开的玩笑,也不好说什么,跟他招呼一声,就扯着路边的树枝顺着山往上爬,一来想看看山神庙还在不在,二来也想看看夕阳西下的美景,驱散一下心中的阴霾。原想着这山常年无人走过,可能要花很多时间,结果走进去才发现,山里除了大树,杂草倒是很少,像被打了除草剂一样,可能是因为树木太高,阳光透射不进来的原因吧,倒也没觉得奇怪。

爬到山顶只用了十来分钟,Chun日的太阳倒印是水波之上,霖霖金光颇有一翻风味。心情豁然开朗。经过一番寻找后,还真让我找到了山神庙,只是很破烂,与其说是山神庙,不如说就是一个很小的石头房子,中间一座石头刻的山神像,神像脚边上还有几块破布,满地的枯树叶子,也不知多少年没人来过了。天色渐晚,我琢磨着修车的人也该来了,就开始往山下走,一路还折了不少挡路的树枝,依稀也能看出有人走过的痕迹。

三月份的天气在山里是要穿棉袄的,太阳下山也快,眨眼就黑了,我还没到山脚就听司机在电话里咆哮:“求你做哈好事啊,赶紧找个人把轮胎送过来啊!天都黑了啊!老子今天真是倒霉啊…!”我坐上了麻木关着门,现在也只能等了,即使已经等了40多分钟。手机上虽然才显示5点30分,但这里的太阳却已经下山了,天色暗淡下来,周围的山影也开始从苍翠变成了墨黑的颜色,白日的秀丽此时显得冷峻而巍峨。

司机打开了车灯,我想问他,“你不会是害怕吧?”但又觉得不合适,就埋头玩手机了。由于偏僻,信号很不好,半天打不开一个网页,就三心二意的玩着手机里唯一的一款游戏,下象棋!不断的被将军之后,我兴趣缺缺,又开始四处张望!司机蹲在路边抽烟,地上烟头一片。

坐在麻木里风虽不大,但是幽幽的小山风吹到身上还是很冷的,不由得裹紧了衣服,突然我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香味,开始虽不太明显,但是随着山风慢慢的吹来,味道就重了一些,香气也越来越明显。我的五感之中最好的就是嗅觉,常被说成是狗鼻子。闻着风中熟悉的香气,我顿时激动了,这不就是滕家堡特有的兰花香么?一定是早Chun的兰草花开了,不然哪来的阵阵花香?想到此,我立刻来了精神,兴奋不已!

要知道大别山里的兰花有很多种类,而最常见的就是被人称为“千里香”的品种,意思是你站在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兰花香,但是走近之后就什么香味都闻不到了。千里香的花朵从径到瓣都是嫩黄色,但是花舌头却是红色斑点状的。所以每到兰花开的季节,上山找兰草花就成了山中居民们老少咸宜的集体活动了!

司机还在打电话。我给他做了个手势,就闻着香味往山上爬了!于兰花的喜爱,滕家堡人那都是喜欢到骨子里了,甚至学校每年组织的Chun游也一定都是挑着前往兰草最多的山头。我们对于兰花的钟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不仅只是迷恋它的香气,它还是生活中各种沟通交流的媒介!

比如,两人吵架了,送上一束兰花立刻就冰释前嫌;去别人家做客,带上兰花立即会得到最热情的款待;年轻小伙向姑娘表达情意,就送她一大捧香兰,两人立刻好上了!即使有很多像我一样少年离开了滕家堡,但是依然钟情于它,且我们至中意这里的兰花,对于在外面看到的兰花,兴趣全无!

曾经有外地客开玩笑说,兰香就是滕家堡人骨子里的一种**,会上瘾,最后遭到大伙的一致白眼,因为他住了一年以后也因为舍不得这里独特的兰香气而定居了!

一想到我即将要采到最喜欢的兰花,连血液都沸腾了!我心里念着兰花,爬山坡的速度愈来愈快,越靠近山顶香味越浓郁,顺着香味,最后我停在了山神庙前。

站在庙门口,我感觉与下午上来时有所不同,但是也没发现什么明显的异样,由于树林的缘故,庙里光线很暗淡,于是打开手机电筒照明,向庙内扫去。可庙里除了石头神像外,屋子里就什么都没有了,地上只有枯黄的树叶子哪来兰花的影子啊!

但是,暗香的的确确是从这庙里传出来的,又在庙的四周找起来,可是好像只要离开山神庙两米的距离后,香味就骤然消失了。我又在庙里再次打量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之后,只好沮丧的下山了!

转身离开山神庙,但是满鼻的清香撩拨的我有些欲罢不能了,想起刚才我只是在门口看过,但是石头佛像的背后还没有看过啊,又心有不甘,对!再看看!我急速转身,朝庙内看去,这一看,吓我一跳,下午在地上看到的破烂布条居然在石头像肩膀上!但是刚才第一次看的时候地上并没有破布啊?这事怎么回事啊,难道看错了?我拿起手机朝神像照去!

“啊~~~~~~~”我凄厉的叫声惊起林中的鸟群,扑通扑通的从林中飞起,我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我发誓从小到大我没见到过这么恐怖的景象,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皮肤惨白,毫无血色,瘦巴巴的脸颊,脸上全是皱纹,露出骨头的眼阔,阴森森的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感觉自己已经手脚冰凉,全身瘫软,已经不会动弹了!

我抑制住极度的惊恐,低着头想爬起来,却发现没有一丝的力气,身体就像被定住了一样,脑袋一片空白,只听到鸟类惊叫扑腾翅膀的声音以及我的牙齿发出“磕磕磕”的上下敲击的声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