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农门娇女

更新时间:2020-10-17 11:32:28

重生之农门娇女 已完结

重生之农门娇女

来源:落初 作者:流水 分类:言情 主角:王浮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农门娇女》的小说,是作者流水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回想这短暂的一生,她过得舒心的就只有在家人和他身边,而因为她的骄纵,她不曾好好对待过亲人和爱人,因为轻信他人,她家破人亡。她的人生从此变成了灰色,从天堂到地狱。 此文讲述的是一个重生女的一生。新文《家有腹黑王:逆天萌妃来算卦》已发布?,请童鞋们踊跃跳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素年挽着素文的胳膊进了院子,她直接坐在院中的矮凳上摘菜洗菜。素文也不闲着,开始喂鸡,撒点谷子和红薯叶子拌的鸡食在院子角落。两只母鸡吃的欢,叫的也欢。

接着素文又从茅草屋里抱了几次柴送进厨房的灶台下。

素年的动作很快,小青菜洗净之后,就进了厨房准备做鱼,小鱼用盐巴腌制了一会后,在加了水的面粉里裹了一圈,再放油锅里去炸。

素文在灶台下看火,偶尔抬头时看素年炸鱼,嘴角忍不住抽抽,这做顿鱼得费上好几天的油。不过闻起来确实好香!

小鱼炸出来是金黄色,酥酥脆脆,上盘时,撒了点绿色的葱花,香味扑鼻。

接着素年又做了青菜蛋汤,炒了份青椒之后,晚饭就妥了!

“爹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素年将几个菜都用纱罩罩住,不让苍蝇有机会下脚。

“可能又给几个不听话的孩子留学了吧!”素文说道。

这事也是常有的,学堂里的那些孩子听课不好好听,白一鸣逮到了,总会留堂惩罚抄写,等完成了才让离开。

“杀千刀的贼啊!偷我家鹅蛋啊!没天良的小畜生啊!……”

素年院外一阵阵吵闹声传来,素年放下正抹桌子的抹布,这熟悉的声音不正是傍晚时候,在河边吵闹过一遍的黄大妈吗?

“我去看看!”素年出了厨房,外面天色已经暗了,院门外黄大妈指桑骂槐的说个不停。

“我和老黄两人起早摸晚的干活,一年到头连一顿鹅蛋也舍不得吃进嘴!你自已家有鹅还来偷我家的鹅蛋!一点都没良心啊……年纪不大不学好,就学会了偷……长得好看有个什么用?不会干活不会下地,只会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

话越说越过分,并且话中人说的是谁,村里人也都明白过来了!

“人家都说读书人是圣贤人,可识字的也做这偷偷摸摸的事……”

“真是岂有此理!太过分了!”素文气的脸色通红,眼底怒气迸发,眼见就要冲出去与黄大妈理论,却被素年一把拽住胳膊,“哥!你别急,我去!”

“你怎么能说得过她?素年……”素文见素年真的开了院门出去,急的追出去。自家妹妹心高气傲,猛然被人说成贼,心里肯定是不好受,但若是因此与妇人打吵打闹,又必会坏了名声。

素文一直将没把素年当做普通的乡下女娃看,在他眼里,妹妹漂亮,聪明,识字,若不是他的病拖累,妹妹作为爹爹的女儿,应该过得跟其他大户小姐一样,过着闺阁生活。而不是抛头露面地下地干活。更不是没有半点斯文之态,如泼妇一般与人对骂。

院外,站了不少人,王婶子也在,她正劝黄大妈不要再闹了。没证据瞎说的话怎么算数?而且她并不认为黄大妈家的鹅蛋是小年去拿的!那个小姑娘不像是手脚不干净的人啊!当天下午,刚跟素年一起干完活的王婶子完全不相信黄大妈口中的偷鹅蛋的人是素年。

旁的人也装莫作样的劝着,素年的爹爹是学堂里的先生,有孩子在学堂的上学的,怎么也要给素年爹爹一个面子。而上不起学的人家则是幸灾乐祸的看热闹。

“黄大妈!你这是在干什么?”素年走到黄大妈面前,清瘦的小身影,在高大的黄大妈面前完全没有可比Xing。尤其是黄大妈还是一副怒火冲天的狰狞模样。换成旁的小姑娘早就胆怯了。

“鹅蛋被偷了?跑到我家院子外骂?是怀疑我偷的?”素年挣开素文拉着她的手,又上前几步,双眼又黑又亮,毫不妥协的看着黄大妈。

“我有那么说嘛?你这是做贼心虚吧?”偷了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话,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黄大妈本就生气的心情,顿时愤怒起来!就算她爹是读书人,就算她爹是学堂先生又如何?偷了她家东西,照样得给吐出来!

“我心虚什么?只是黄大妈,若是心情不好想骂人,你可以换个地方骂吗?我们家还想安生的吃顿晚饭!”素年反问之后,并不像一般小姑娘一样,急着解释什么,而是硬气地直接让黄大妈直接走人。

“算了!黄大姐,你就回家吧!这个时候你家老黄和小黄也应该回家吃饭了!”王婶子赶紧趁机劝道。冲白一鸣的面子,黄大妈也不会撕破脸吧?

可惜王婶子估计错了黄大妈对那鹅蛋重视的程度!

“你别装模作样!给脸不要脸!我家鹅蛋是不是就是你偷的?”素年淡定的态度惹恼了黄大妈,她直接甩开王婶子的手,冲着素年嚷起来。并没有因为素年是小孩子,而不做计较,反而指着素年的鼻子,唾沫星子喷了素年一脸。

素年压下心底的不舒服,反手打开黄大***手,用袖子擦净脸。“你既是说我拿了你家鹅蛋,那么你有什么证据?”

“难道我还冤了你不成?”黄大妈被偷了那十来个鹅蛋,心疼的晚饭都没心情去做,听到说鹅蛋有可能是白家丫头偷的时候,她就冲了过来!如果不是白一鸣是个读书人,又是学堂的先生,她早就冲进屋里将属于她家的鹅蛋给抢回去了。

“你凭什么说是我拿的?”前生这件事好像是不了了之,黄大妈心眼小,又是守财刻薄之人,为此还病了几天。今生这事确是瘫在了她的身上,如果不把这事从她身上推干净,以黄大***为人,这事没那么好过!甚至以后黄大妈都会拿他们白家人当做贼指桑骂槐!

爹爹是和哥哥都是读书人,十分注重名声。若是因为她,让黄大妈坏了白家的名声,她是万万不愿意的!

“有人亲眼看你下午去过河边!还带着桶和盆,难道不是用来偷鹅蛋的吗?你还想不承认吗?我看在你爹的面上,你把鹅蛋还回来,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黄大妈一向把一文钱都当成命根子,更何况十来个鹅蛋,七文钱一个鹅蛋,十来个鹅蛋价值不菲了!这若真是没了,她的命都要去半条了!

“我去过河边是没错,但我没有拿你家鹅蛋!盆和桶我都是用来装鱼的,这点小花可以给我作证,傍晚回来时,她还帮我把鱼从院外拎了紧去。”素年在周围的人里面没看到杨小花,也没有看到胡霞!心中顿时起了疑心,若是鹅蛋是小花拿的,小花心虚不敢过来倒是说的过去。可胡霞呢?这样一个起哄架秧子的Xing子,居然没过来看热闹?

“哼!她也是你一伙的!村里小辈的谁不清楚她手脚不干净?”黄大妈呸了一口,对杨小花很是不屑轻视。

“光因为我下午去过河边就认定我偷鹅蛋?”素年又是生气又是烦躁的反问道。

“除了你还有谁?你把鹅蛋交出来,我当什么事都没有,否则我要报官,捉你进牢!”黄大妈见素年说了这么多不承认也是肯交出鹅蛋,又急又怒,索Xing豁出去,吓她一吓!量她一个女娃听到报官,肯定会吓得把鹅蛋交出来!总之无论如何今天都是要将鹅蛋拿回去!

“你早应该这么做了!”素年冷着脸,继续说道:“既然你决定要报官就去吧!我也正向让县令老爷还我清白!诬告也是要受板子的!”

素年不惧黄大妈去告她,只是被告偷窃,这名声着实不好,所以她提醒警告黄大妈,没有证据就去告状,官司没赢,还得挨板子!

“是胡家那丫头亲口说的!她就是证人!”黄大妈冷哼哼地说着,胡家丫头和白家丫头关系一直很好,若不是真是白家丫头偷的鹅蛋,胡家丫头会这么瞎说?黄大妈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心里还真的起了白家丫头要是不还鹅蛋的话,她就去告官!总之这鹅蛋她是一定要拿回来!

“胡霞?”素年气的脸色都白了!嘴唇紧咬,这该死的女人!她都还未对她如何,她就开始挑拨是非,往她身上泼脏水了!

刚从山中回来,手里还拎着两只灰兔子的华琅,站在人群之中,看到素年被黄大妈气的脸色发白。紧抿着唇,转头就走。

“你和那丫头关系一向好,她总不会冤了你吧?”黄大妈见素年白了脸,以为她是心虚害怕了,得意的说道。

“小年……小霞怎么那么说?”王婶子这下也吃不准了,难道小年真的去偷黄大妈家的蛋了?

“她亲口对你说的?”素年冷冷地声音,目中寒光凌厉。

黄大妈从没在一个孩子身上见过这样气势夺人的目光,陡然心里一突,声音不由自主地降了几分,“是她亲口说的!”

“你干嘛!你放开我!”

正在此时,胡霞被华琅从人群中推了过来。华琅特意跑去胡霞家,将胡霞这个罪魁祸首给强行拽了过来。

“你来的正好,我问你,是不是你跟我说我家鹅蛋是白家丫头偷得?是不是你跟我说只要我在白家外面喊几嗓子,她就会把鹅蛋还给我?”黄大妈见胡霞来了,眼睛一亮,顿时上前就把胡霞抓到了素年的面前。

胡霞脸上涨红,窘迫地低着头,无论心里将黄大妈骂成什么样,她也是不敢抬头看素年的脸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