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傻夫驾到

更新时间:2020-09-16 12:18:26

傻夫驾到 已完结

傻夫驾到

来源:落初 作者:严歌玲 分类:言情 主角:冷阁殷红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严歌玲原创的言情小说《傻夫驾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冷阁殷红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骆嫣重生了,上一世嫌她弃她的荣珏当然滚一边去!  这一世她要做一个快乐的单身女汉子,什么潘安貌子建才都是浮云。  但是,荣家的一切都不容她放下,那她宁嫁傻子荣玘。  其实他不傻,他只是有点憨!  看着他无辜天真的眼神,她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如果有吃有喝不操心也就罢了,可傻夫家的日子并不好过……  驯傻夫,晒恩爱,一不留神竟还有异能!  傻夫竟然还弄个王妃给她做……  (新书《慕天娇》求推荐求勾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值阳Chun,梨花纷纷,如霜似雪。

骆嫣倚在窗前,自言自语道,雪怎么还没停呢!

“小姐,你说什么?”丫鬟玖儿放下手里的铜盆,走过来一手挽了她的手臂,一手推开雕花窗。

Chun风醉人来,扑面梨花香。

“老爷知道小姐最喜欢梨花,给咱们霁园移来了好多梨树,没想到今Chun竟开得这样好。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你都闷着好些天了。”

骆嫣有些恍惚地望着玖儿。

十岁的玖儿梳着双丫髻,一张粉团团的小脸上,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正陶醉地望着飘散的梨花。

伸出掌心接了几片落下的花瓣,阵阵淡香沁腑,骆嫣的心神突然清明起来。

“妹妹可好些了?我做了一个香囊给你,顺便也来欣赏你的霁园,梨花开得果然娇俏!”

一把银铃似的声音传来。

“大小姐来了。”丫鬟妩儿轻呼一声。

珠帘一挑,一位俊俏的少女走了进来。

骆嫣望着进来的少女,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姐姐。”

进来的女子正是骆嫣的姐姐骆婵,两条飞云眉,一双丹凤眼,薄薄的双唇微翕,一身**衣裙衬着娇嫩欲滴的笑靥。

骆婵笑意盈盈地望着她,骆嫣一时无措。

眼前的骆婵分明只有十四五岁,哪里还是荣家那个双目含怨的大NaiNai呢!

“我娘说这艾草搁在香囊里,最是避邪去秽,妹妹得空就嗅嗅,说不定这身子就爽利了。”

玖儿忙接了香囊,说:“还是大小姐想得周到,这连月来二小姐总是昏沉沉地不思茶饭,嗅了这香囊,说不定就有胃口了。”

她把香囊挂在骆嫣腰间绞花丝带上,边往外走边欢快地说,“我去厨房看看,一会给二小姐煮碗白果粥来。”

骆嫣呆望着骆婵,忽然快步走到菱花镜前。

菱花镜里的少女十一二岁的模样,蹙着一双柳眉,杏眼婆娑地望着她。额上一点胭脂记,异常醒目,如一朵纤巧的梅花含苞欲放,令镜中人的颜色又添了几分娇媚。

骆嫣抚着眉眼,刹时泪流满面。

我又活了,我又活了!

她在心里呐喊,荣珏,谢谢你,若不是你嫌我弃我在荣家西院冷阁,我又怎会在风雪寒天里重生回到暖阳Chun日!

她转身扑到骆婵怀里,竟嘤嘤地抽泣起来。

骆婵有些意外,妹妹从没这样和她亲近过,倒不适应起来。

“看我得了姐姐绣的香囊,竟高兴得一时忘了形。妩儿,快些上茶来。”骆嫣抹了抹眼睛,有些羞怯,抑制不住重生的欢喜,方觉失了礼数。

“姐姐且坐着,我去去就来。”

她走进内房,望着床边条几上的镂空花熏,靠墙的多宝阁上摆着的青花桃竹纹梅瓶、流光溢彩的乐舞俑……每一样都是那么熟悉!

打开黄花梨石榴纹四屉柜,里面一件件都是她十一二岁时穿的衣裳。

她缓了缓神,从箱屉里拿出一块妃色的羽纱料子捧在手上。

“小姐?”妩儿进来看见她手上捧的羽纱,已明白了骆嫣的心意。

“这羽纱可是夫人特意从京城托人捎来,给你过生日裁衣裳的,当真要……”

骆嫣点了点头,妩儿便不多言。

她在骆家十一年,看着骆嫣长大,知道她是这样的Xing子,受不得别人半点好,总要回报了去。

“妩儿,茶泡好了吗?”

骆嫣打量着妩儿,正是十七韶华,眉色如黛,双眸点漆,穿着碧色的对襟褙子,更显稳重端庄。

“泡好了,用了夫人新给的茶叶。”

如果当初有妩儿在身边开解,我是不是就不会那么想不开,自我轻贱?

骆嫣轻翕了下唇角,心里暗叹。

骆婵坐在宴息厅的绣墩上,四下打望着屋里的陈设,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到底是夫人生的,终是比她这个姨娘生的女儿更受重视。

她知道家里的经济并不宽裕,骆父竟还要建这个园子给骆嫣住。家里所剩不多的好东西都往这园子里搬。

霁园门上的匾额更是找了城里最好的工匠,照着父亲的题字精雕细刻。

骆父是江都落魄世子,每日来往些酸腐朋友。靠着祖上留下的几分薄产过活,偶尔帮人写些文书状供收些润笔费。这两年日子越发吃紧,建这个霁园已用尽了骆家最大的能力。

霁园,雨止为霁。难道父亲是寄望着骆嫣给家宅带来昌盛?

骆婵心里一阵冷笑,只怕她没有那个命!才搬来霁园不过三月,就变得病殃殃的。

她掀开汝窑粉青釉梅花茶盅,撩了撩浮茶沫子,见茶色清亮,茶香浓郁,不由又是一阵暗叹,这谷雨前的一品银毫竟也给了这丫头。

骆嫣捧着衣料进来,见骆婵垂眉品茶。轻声道:“姐姐,你看看这料子喜不喜欢?我想只有姐姐穿了才不算明珠投暗。”骆嫣已恢复了平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骆婵眼睛一亮,妃色素来是她的最爱,这妃色羽纱轻薄柔滑,更有一种妩媚妖娆,深得她意。

“这可是上好的料子,妹妹给我,这可怎么好?”

骆嫣走过去把羽纱放到她手上,“只怕姐姐还嫌弃不要呢!这纱怎能和姐姐的香囊比,姐姐的绣工一向是最好的,别说是咱江都小城,就是放眼江南的绣娘也是数得着的。”

骆婵接了羽纱,喜欢地抚摸着。

妩儿道:“大小姐怎么自己一个人过来?柳儿和青儿呢?”

“她们去找艾儿描花样去了,这不,过几天要去荣家,我也没什么好带的,想着绣多几个香囊送给各位夫人小姐。只是不知她们会不会嫌弃,荣家什么好的没有呢!”

“姐姐只管放心绣吧,这份心意是比什么东西都好的。何况姐姐的绣品怎么会拿不出手呢。”骆嫣忽然记起要去荣家,不免有些心慌。

骆婵又闲聊了几句,道:“天色不早我得回去了。这几日要赶工绣香囊。今儿见妹妹尚好,我放心了些。过几日一起去荣家,姐姐初次去,还少不了妹妹多多提携姐姐呢!”骆婵拿着妃色羽纱袅娜地移步出了门。

她回头又望了一眼梨花飘落的霁园,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说什么江南绣娘里也是数得着的!难道我就是天生贱命,要与绣娘一拼吗?

到了荣家咱们走着瞧,我就不信,我骆婵哪一样比你骆嫣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