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高门嫡女:弃妃重生

更新时间:2020-07-01 01:05:59

高门嫡女:弃妃重生 已完结

高门嫡女:弃妃重生

来源:落初 作者:苍凉如雪 分类:言情 主角:侍卫白皙 人气:

《高门嫡女:弃妃重生》由网络作家苍凉如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侍卫白皙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高门贵女在家如珠如宝,一朝进入后宫博弈,却是满盘皆输。庶妹争宠,姨娘凶残。高墙深宫内,她的君王她的丈夫对她恨之入骨,不惜毁掉怀胎中的皇子,虐杀废后。  恨意滔天,她浴血重生,势必要让这对狗男女血债血偿。  踩庶女,虐渣男,姨娘种种靠边站,重生历劫归来,过招拆招她要换来一个完美人生。  当遇到对她情深似海真心以对的心上人,她是否可以依旧对爱情奋不顾身?  都说曾今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你,还是我的唯一。  如雪读者群17213845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随后,欧阳妃雪便嗅到迷烟的味道,急忙屏住呼吸。

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悄悄地进来,他手里拿着长剑,泛着幽幽的冷光。只见那黑衣人慢慢靠近床边,对准床上的人儿就一刀刺下去。

早已躲在屏风后的欧阳妃雪眸光一冷,这二夫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对自己痛下杀手了呢。

黑衣人察觉到不对,猛地掀开被子,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他这才意识到是暴露了,急急的夺门而出。

第二天清晨,二夫人携着欧阳落婕,面色红润的来到用膳的大堂,看见大堂里卫芯雨等人早就到了,唯独缺了欧阳妃雪,她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不动声色地问道,“雪儿呢?”

卫芯雨应道,“许是昨儿个累坏了还没醒吧,我叫菊儿去喊她。”

赵冉儿点头,菊儿便出去了,不一会儿,菊儿冲冲跑回来,很是着急的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小姐不见了!”

赵冉儿拧眉,不见了?心里也是满腹疑问。

卫芯雨着急,起身就要出去,却见欧阳妃雪正朝着大堂走来。上前担心的问道,“你这大早上,是去哪儿了,我担心死了。”

欧阳妃雪颔首,说道,“屋里太闷,我便去花园走了走。”

赵冉儿心里诧异,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她似不经意的问道,“雪儿昨晚睡得可好。”

欧阳妃雪又怎会不知道赵冉儿是在试探她,恭敬说道,“雪儿睡得很香,多谢二娘挂念。”像是昨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赵冉儿越发纳闷,只得尴尬的陪笑道。

欧阳妃雪抿嘴笑笑,也入了座。

吃完饭,大家都朝着佛堂而去。

佛堂人很多,由于身份特殊,方丈遣散了佛堂里的人,只留了些个小沙弥守着。

被遣散的人早就听说是相府的夫人小姐来着祈福,都用在门外想一睹相府两位小姐的芳容。

他们都听说相府的两位小姐都是国色天香,尤其是相府的二小姐,听说是美貌赛天仙啊,而且身份尊贵是当朝公主的女儿。

而人群里混着一个男子,他脸上带的银色面具遮住半边脸,浓密的头发如泼了墨一般,一半用玉冠绾着,一半任其披散在肩头,眼睛亮亮的,却是一片寒光,身着一袭素白长袍,却丝毫遮掩不住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

不一会儿,众人只见两位穿着华服的中年妇人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两位带着面纱的小姐。

左边的那位身着粉色罗裙,外罩淡紫色的纱衣,发髻间别着一枚艳红的牡丹花,簪子上的长流苏随着主人的步子轻盈的晃动,她的额角有一块红色印记,像一朵绚烂的罂粟,黛眉如墨,一双桃花眼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面纱遮住的脸庞若隐若现,给人的感觉却是妖而不俗。

右边的那位身着白色长纱裙,头发简单的用发带束起,鬓间是一朵精巧的玉兰花,除此再无别的装饰,行走间是说不出的优雅庄重,眉眼间尽是淡淡的神情,杏眼里也没有一丝波澜,却是水灵的让人转不开眼。

众人不禁一阵唏嘘。

而人群中的白衣男子,却是玩味的笑笑。

欧阳妃雪察觉到人群中的异样,猛地回头便和白衣男子的目光撞个正着。欧阳妃雪皱眉,这人是谁,竟是这般的熟悉。而男子则朝着欧阳妃雪邪魅的笑笑,便转身一跃消失在人群里。

欧阳阳妃雪惊叹,这人轻功竟是如此了得。

隆重的拜完佛之后,一行人按照原路返回。

这一次,队伍没有走来时的官道,只因赵冉儿说来的那条路上,尚书府家的马车翻了,刚为太后祁完福,再走那条路怕是会沾了晦气。

队伍刚走到山岗就听见打斗声,随即是一个侍卫上前禀报,“夫人小姐,我们遇上了匪贼。”

欧阳妃雪掀开车帘往外看去,只见五六个黑衣人拿着长剑,与侍卫厮打成一片,这群人虽少,可是每个人武功都是不简单的,眼看侍卫被屠杀殆尽,几个黑衣人直直的冲向自己的马车,欧阳妃雪笃定,这定是二夫人的又一次阴谋,上次暗杀不成就又生一计。她可真是煞费苦心呢,欧阳妃雪心中冷鲜不已。

眼看黑衣人就要靠近,车上的卫芯雨、菊儿、汤嬷嬷均是一脸的惊恐,欧阳妃雪却显得十分镇定,她掏出袖里的石灰就向黑衣人撒去,黑衣人自是不知道她早有准备,竟全都被石灰迷了眼,乱了方寸。

欧阳妃雪拉起卫芯雨就跑,菊儿和汤嬷嬷紧随其后。

这时却猛地跳出一个人拦了欧阳妃雪的去路。这人正是人群中的白衣男子。

欧阳妃雪戒备的问,“谁?”

白衣男子但笑不语,猛地拔出腰际的长剑就像欧阳妃雪刺去,卫芯雨等人都是惊恐地尖叫着,而欧阳妃雪却是眼睛都没眨。

白衣人猛地收剑,挑眉,“你不怕?”

“为什么要怕?”欧阳妃雪抬起细密的长睫。

白衣人惊讶于她的淡定从容,脸上竟是笑了开,有意思,他邪魅的笑笑,转身一跃离开了。

欧阳妃雪不解,却终究没有多想,无关紧要的人罢了。她却是不知道,他们的命运从这一刻开始有了纠缠。

回过神,却是看见地上一行人被制服了,只听赵冉儿怒不可竭的下令,“全部就地解决!”

一名带头侍卫上前道,“二夫人,是不是留活口带回去审问。”

赵冉儿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盯着那名侍卫。

那名侍卫终于还是领命,“是。”

且听一声令下,“杀!”那些黑衣人的人头纷纷落地。

看着这血腥的画面,卫芯雨等人却是干呕不停,唯有欧阳妃雪脸上至始至终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那淡淡的平静模样。

欧阳妃雪心里冷笑,赵冉儿这是杀人灭口呢。她抿唇,没有任何言语,扶着惊吓过度的卫芯雨上了马车。

而她并没有察觉到,不远处,有一道目光一直尾随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