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毒妻嫁到之世子请接轿

更新时间:2020-06-29 23:34:45

毒妻嫁到之世子请接轿 连载中

毒妻嫁到之世子请接轿

来源:落初 作者:君子九九 分类:言情 主角:言殊荣胤 人气:

火爆新书《毒妻嫁到之世子请接轿》是君子九九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言殊荣胤,书中主要讲述了:一阴差阳错,言殊成了平阳侯府三小姐,侯门深似海,处处遭算计,一个名满盛京的软包子,谁都想欺负一下。可是,言殊面软心狠,面对侯府众人,她只需——侯爷冷血,她更无情。嫡母算计,送上西天。嫡妹黑心,剖开美人皮。庶妹嫉妒,去见阎王。她言殊,从不是好人,犯之即死。二都说端王府世子,人美心善,菩萨心肠,是盛京第一美仙儿。唯有言殊知道,这一位就是表里不一,阴险狡诈的主。言,荣二人第一次见面:荣胤拔了刀杀了人,言殊参观了杀人现场,然后两人两败俱伤。第二次见面:言殊把人丢下水,荣胤帮忙扔了个大石头,然后两人合作愉快。第三次见面:荣胤被人深情告白,言殊看好戏被拉下水,然后两人愉快的决定就此狼狈为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中午过后,天气渐渐的凉爽了下来,趁着这个时候属于平阳侯府的大队伍,不快不慢的离开了菩提寺。

瞧着锦衣华服的人上了马车,瞧着三辆马车依次离开。

黑衣的侍卫站在高处,眉头皱在一起,神情很严肃。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卫五开口道:“找到没有?”

“卫五大人,不见那人的踪影。”

菩提寺闲人免进的院子里,经过大半天的修养,荣胤的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身着浅色锦袍,腰背挺直,坐在书案后面,右手握着一只毛笔,像是在画画。

“世子,属下卫五求见。”

荣胤头也没抬:“进。”

书房的门被推开,卫五走了进来,拱手回禀道:“世子,平阳侯府的车马已经离开,平阳侯三女顾昕瑜身边没有其他的人,只有一个小丫鬟趣儿,另外在他们离开后,属下带人将菩提寺里里外外全部搜查过,都没有看见那人的踪影。会不会是那人已经离开菩提寺了?”

荣胤手上提着的笔一顿,将其放回笔架上:“顾昕瑜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会不管不顾,这两人之间早晚会有联系,着人盯紧了顾昕瑜。”

“属下遵命。”

卫五领命离开。

“想要逃?”荣胤屈起手指,点在刚刚完成的画卷鸟头上。

在他手下的画,画了两样东西,第一样是鸟笼,第二个是高昂着头,眼神倔强,神采飞扬的鹰。

鹰没有被关在鸟笼子里,但鸟笼子中却有一条线绑在鹰腿上。

此刻,坐在回平阳侯府马车的言殊可不知道,那只美仙儿已经变态到要把她抓回去关笼子里。

平阳侯府,在盛京更多的勋贵世家当中,原本并不起眼,可是十四年前,先平阳侯在跟随端王对战大燕,战死沙场后,平阳侯府的爵位到了他的亲弟弟顾源的头上。

这顾源也不知道是有什么本事,居然受到了当朝皇帝的重用,一跃而上,直接变成了皇帝的宠臣,平阳侯府也渐渐的进入了盛京人的眼里。

六年前,三年一次的选秀,平阳侯的长女被选入后宫,次年诞下一子,至今盛宠犹在。

平阳侯的步步高升,在后宫当昭仪的长女,种种都让平阳侯府待嫁的女儿变成一家有女百家求,媒婆的脚步几乎快踏平了平阳侯府的门槛。

但这并没有和顾昕瑜有多大关系,其一是她在平阳侯府并不受宠,只有一个嫡女的身份,性格又太为怯弱。

其二,在顾昕瑜的身上其实是有一则婚约的。

顾昕瑜生母曾经对当朝太后有救命之恩,在太后的赐婚下,顾昕瑜被赐给了贤王世子。

要说这贤王世子,也是盛京城出了名的才华横溢,俊美文雅的公子。

再加上贤王是当今皇上的弟弟,深受当今重用,就如其封号所言,贤良方正,在朝中也是多得赞誉。

这样一门婚事,本来该是上佳,可偏偏早就有传言,贤王世子根本看不上顾昕瑜,若不是碍于太后赐婚,早就要和顾昕瑜解除婚约了。

这样的话一出,原本一门人人羡慕嫉妒的婚事,落到顾昕瑜的身上就成了烫手山芋,令她备受讥讽嘲笑,甚至有一段时间,顾昕瑜都不敢踏出门去。

在回去的路上,趣儿一直在低声对言殊说平阳侯府的事情,有哪些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这门婚事。

“小姐又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被那些人嘲讽,婚事又不是小姐自己求来的,他们不敢得罪太后,就只知道来找小姐的麻烦。”趣儿委屈又愤怒的说。

“人多是如此,媚上欺下,不是有句话叫做柿子都挑软的捏。”言殊并未如趣儿一般气愤,这样的情况她心里面早就已经有了预估。

顾昕瑜并不受宠,即使是平阳侯的三女,也并不能将其身后的利益关系带过来,如今太后年老,顾昕瑜生母早就走了,这一份救命之恩的恩情,谁也不知道能够用多久。

不管是出于哪个方面考虑,那位贤王世子都会比谁都更迫不及待的,想要解除这门婚约。

“趣儿,昕瑜喜欢贤王世子吗?”

“小姐不喜欢,其实小姐也没盼望过可以嫁进贤王府,每一次和贤王世子见面,那人的眼神看着小姐都带着几分嫌弃,小姐又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若不是因为这是太后赐下的婚事,小姐早就可以解除婚约了。”

不喜欢就好,不喜欢,这门婚事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只是就算是要解除婚约,那位贤王世子也别想好过。

二人谈话的时间里,平阳侯府已经到了。

最前方的马车停下,后面也跟着停了下来。

言殊在趣儿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略略抬头朝前面看去。

侯府外面,一个身穿深蓝色锦袍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顾老夫人的马车面前,恭敬孝顺的搀扶着顾老夫人下来。

在这人身后,还跟着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面上有几分相似,另外还有两位夫人,一个端庄秀美,但眼中死气沉沉,另一个容貌虽只是较好,但眉宇之间充满活力。

早在趣儿的口中,言殊就已经了解过了平阳侯府的人物关系。

顾老夫人是平阳侯府的老太君,有两个亲生儿子,长子已经战死沙场,长房人丁凋零,只有一个大夫人,便是那端庄秀美的妇人,和此刻陪在顾老夫人身边的四小姐顾昕妍。

二儿子是平阳侯,娶妻魏氏,平妻叶氏,另有侍妾若干。

膝下有四女一子,长女和二女还有长子是为魏氏所生,三女是已经过世的平妻叶氏所出,幼女是妾室兰姨娘所生,兰姨娘原本是魏氏身边的奴婢,生女的时候难产而死,五小姐顾昕雯一直是跟在魏氏身边长大。

另外平阳侯府还有一位三老爷,是老平阳侯一位非常受宠的贵妾之子,同时也是顾老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三房同长房一样人丁不盛,除三老爷夫妇之外,只有几个已经年老色衰的侍妾,以及三老爷夫妇唯一的独生子,如今在长柏书院读书,很难回来一次。

三老爷夫妇就是站在平阳头身后,同其有几分相似的另一个中年男子,以及他身边站着的那位容貌较好的妇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