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嫁偶天成

更新时间:2020-06-29 23:18:16

嫁偶天成 连载中

嫁偶天成

来源:落初 作者:木嬴 分类:言情 主角:姜绾孙女儿 人气:

完结小说《嫁偶天成》是木嬴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绾孙女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姜七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择婿当日,世家子弟悉数到场,严阵以待。靖安王世子躲的远远的,喝着小酒,嗑着瓜子,听人八卦哪个倒霉蛋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出来的绣球,然后一颗绣球破窗朝他后脑勺砸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檀越翻身下马,直奔进府。

等他赶到喜堂,只看到齐墨远和姜绾被送入洞房的背影了。

喜堂都拜了,表哥这颗黄花菜算是凉了。

“怎么办,还要告诉齐兄吗?”栎阳侯世子问道。

他就没见过齐兄这么倒霉的人。

他们四个同桌吃饭,绣球谁都不砸,就砸他一个。

他们去追道士,算准了时间回来,结果喜宴提前了。

避无可避,防不胜防。

他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齐兄掉进了河间王府的坑里啊。

檀越心情郁闷,坐下来喝酒。

越喝越郁闷,最后他把酒杯重重的磕在桌子上,“我不能让表哥遭人算计了还被蒙在鼓里。”

河间王府养不好女儿,自食苦果是活该,凭什么逮着他表哥祸害?!

他明知道真相却什么都不说,还帮着隐瞒表哥,岂不成河间王府的帮凶了?!

檀越猛然起了身。

再说姜绾,拜过天地后,就和齐墨远被一起送入洞房。

刚走到新房门前,正迈步上台阶呢,身后传来一声呼唤,“表哥。”

齐墨远转了身,喜娘把姜绾扶进屋,坐在喜床上。

姜绾肩膀脖子都酸的厉害。

她身上穿的嫁衣是为嫁给顺阳王准备的,为了和护国公府大姑娘攀比,请了最手巧的绣娘,用金丝银线绣了整整大半年才做好。

穿这身嫁衣嫁给靖安王世子出格了,用姜绾的话来说两个字:招摇。

但事急从权,来不及另外准备嫁衣了,只能用这套。

再者花了这么多钱精力,不穿一回得心疼死。

配着这套嫁衣,凤冠更华贵,上面的东珠又大又圆,是姜老王爷立功,皇上赏赐的。

顶着这么沉甸甸的凤冠,姜绾脖子都快断了。

怕齐墨远出去喝酒,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姜绾隔着盖头喊金儿,“去请靖安王世子,让他把我的盖头揭了再去喝酒。”

“奴婢这就去。”

金儿跑出去。

很快,又跑回来了,声音打颤道,“姑爷没理我,直接走了。”

想到刚刚她喊姑爷,姑爷回头时的眼神,金儿现在还背脊发麻。

太可怕了。

姜绾的暴脾气,一把将盖头揭了。

金儿眼睛瞪圆,“姑娘,你怎么把盖头揭了。”

“太太说了,这盖头得姑爷揭。”

揭什么揭啊?

她都让丫鬟去请了,他都不来。

这明摆着就是不愿意娶她,现在靖安王又病重,靖安王世子这一走,可能一晚上都不会来了,难道她要顶着这么沉的凤冠等他一晚上吗?

他不愿意娶。

她还不愿意嫁呢!

把盖头扔床上,姜绾把凤冠取下来,脖子一轻松,压没了的半条命好像又回来了。

屋子里除了姜绾和金儿,还有喜娘和两个丫鬟。

一个比一个眼睛睁的大。

她们都知道姜七姑娘娇蛮任性,可没想到会这么任性。

新郎官只是晚会儿来,她就气成这样了。

姜绾眸光扫过来,正好和喜娘的眼神撞上,姜绾眉头一皱,喜娘就慌了。

不好。

撞姜七姑娘气头上了。

姜绾眉头皱了皱,“这里没什么事了,你们退下吧。”

温和的语气,听的喜娘愣住,飞快的抬头看了姜绾一眼,不敢说话,匆匆退下。

关门声传来,姜绾随手往床上一摸,就摸了个桂圆。

啪嗒一下捏碎。

姜绾把桂圆塞嘴里,吃的津津有味。

又累又饿还渴……

姜绾起了身,去桌子上倒茶喝。

茶是凉的。

不过姜绾不在乎,解渴就行。

喝了茶,见一桌子好吃的,姜绾坐下来拿起筷子夹菜吃,对金儿道,“坐下一起吃。”

姜绾饿,金儿也饿啊。

但金儿是个守规矩的小丫鬟,摇头道,“这样不行啊,姑娘该等姑爷回来一起吃。”

“他不会回来的,”姜绾道。

“放心坐下陪我吃。”

金儿挣扎了下,规矩到底比不上肚子饿。

小丫鬟坐到姜绾对面。

主仆两大快朵颐。

吃的正欢,门被推开了。

齐墨远走了进来。

姜绾,“……。”

金儿,“……。”

金儿差点没活活噎死,赶紧把啃了一半的鸡腿放下。

她就不该信姑娘的。

信誓旦旦的说姑爷不会回来,姑爷这不是回来了吗?

只是姑爷的脸色比刚刚还要可怕了。

姜绾眼睛睁圆。

这就是靖安王世子?

长的也太养眼了吧?

不愧是御赐的绣球,挑人的眼光就是好。

先前蒙着盖头,看不到人的脸,她对靖安王世子的印象都在金儿那张画上了。

想到金儿的画,姜绾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画成那样也好意思拿出手,还一半的美,谁给她的自信让她那么自负的?

姜绾不知道嘴里的菜是吃下去好还是吐出来更合适点儿,结果齐墨远冷漠道,“吃饱了就随我去见父王。”

这几个字几乎是从他牙缝中挤出来的。

他不明白父王为什么要见她。

让丫鬟叫还不行,一定要他来。

见靖安王?

姜绾赶紧起了身,随便洗了洗手就随齐墨远走了。

齐墨远脚步很大,姜绾小跑着才能跟上。

身上的嫁衣太沉,压的肩膀疼,追的很吃力。

金儿舍不得嫁衣拖地,抱着嫁衣后摆跟在后头。

不知道绕了多少回廊,才走到一院子前。

院子里,丫鬟婆子少说也有二三十人。

屋子里人也不少,个个眼眶通红,看他们的脸色就知靖安王情况不妙。

靖安王靠在大迎枕上,他脸色暗青,气若游丝。

太医正在给靖安王施针。

那太医姜绾认得,就是她醒来见到的李太医。

这李太医遇到河间王府一家也是倒霉。

姜绾是河间王府的心尖儿,她投湖自尽,李太医把脉说她已经死了,让姜老王爷节哀。

姜老王爷气的揪着他的衣服往床边扔,蛮不讲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我孙女儿救活!”

“救不活,休想踏出我河间王府半步!”

悲痛头上,姜老王爷用力大了点,李太医一头撞在了床柱上。

人都死了,还怎么救活啊?

可他不把人救活,姜老王爷不答应。

李太医能怎么办,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有多少银针都给姜绾扎上了。

李太医收了银针,看向齐墨远。

李太医面色凝重,什么都没说,但话都在脸上。

靖安王就这么会儿功夫了。

有什么话就赶紧说。

收回眸光时,李太医瞥到姜绾,眼底是一抹化不开的怀疑。

托姜七姑娘的洪福,他得了个起死回生的美名,在太医院地位水涨船高,以前都没资格给皇上治病的他,现在也是给皇上治病的三位太医中的一位了,甚至隐隐摸到了太医院院正的位置。

可他有自知之明,那日他一再给姜七姑娘把脉,很确定她一点脉搏都没有了。

惧怕姜老王爷,他才不得不施针,可他很清楚,那些针法是救不了命的。

可姜七姑娘活过来了。

对于街上传姜绾是煞星的流言,李太医是不信的。

都没气了还能活过来,这不是有福之人,什么才是?

以前姜绾给皇长孙冲喜过,李太医是不信冲喜之言的,但落到姜绾身上,他还真有点期待。

齐墨远嘴唇抿的紧紧的,带着姜绾上前见礼。

看着靖安王那样子,姜绾只觉得手心痒的厉害,想给人把脉。

只是这屋子里的人太多了,只怕她还没上前就被拦下了。

正想着怎么把人打发出去,结果就如愿了,靖安王喘着气,断断续续道,“我有几句话单独和远儿他们说,你们先出去吧。”

没人愿意走,可又不得不离开。

靖安王妃和清兰郡主一步三回头,眼眶通红,晶莹泪珠在眸底打转。

父王和大哥单独说就算了,为什么让姜七姑娘在屋子里,却不让她和母妃留下。

大家都退出去,门也带上了。

靖安王望着齐墨远和姜绾,艰难的抬手指着远处,刚要开口,结果猛然一阵咳嗽。

几乎肉眼可见的脸紫了起来。

情况不妙。

这样咳下去,可能一口气没喘上来就挂了。

姜绾迈步要上前,结果齐墨远快她一步。

碍事儿!

姜绾手一抬,直接把齐墨远推开了。

姜绾坐到床前,抓住靖安王的手,拔下头上的金簪,往他手腕处一划,血流下来,然后才帮靖安王顺气。

齐墨远没想到姜绾会推他,猝不及防之下,还真被推开了。

等他转过身看到姜绾做的事,他声音像是裹着冰块似的砸过来,“你在做什么?!”

“你给我让开!”

“闭嘴!”姜绾道。

齐墨远气的脸都紫了。

他不想和姜绾说话,直接动手了。

他要拽姜绾起来,被姜绾瞪了眼睛道,“想你爹活着,就去太医那里把银针给我拿来。”

齐墨远想杀了姜绾的心都有了。

但他不能否认,刚刚还咳嗽不止的靖安王这会儿不咳嗽了,气息稍缓。

齐墨远拳头攒紧,迈步出去。

很快,就拿了副银针来。

姜绾把银针打开,手从银针上拂过去,挑了一根,直接朝靖安王的胸口扎过去。

齐墨远眸光一缩。

她倒要看看她要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去!

姜绾抽空瞥了他一眼,“守住门,不要让人进来打扰我。”

齐墨远站着没动。

他不出去,没人敢进来。

他就那么看着姜绾把银针全部扎在他父王身上。

靖安王手腕处还在流血,只不过流的血是黑色的。

等血变红一点后,姜绾把银针收了,让齐墨远把止血药给她,她帮靖安王止血。

等忙完,已经累的额头出了一层细密汗珠。

靖安王呼吸匀畅了许多,眉头却是拧的松不开。

虽然脸色还很苍白,但病情稳住了是显而易见的,齐墨远心稍安,望着靖安王道,“父王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靖安王看着包扎后的手腕,虚弱道,“好好善待世子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