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下为歌之叫我女王大人

更新时间:2023-01-24 20:48:15

天下为歌之叫我女王大人 连载中

天下为歌之叫我女王大人

来源:落初 作者:爱柚柚 分类:言情 主角:钟叔秦 人气:

主角是钟叔秦的小说《天下为歌之叫我女王大人》此文是爱柚柚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再次醒来,她成了太子遗孤,只是对她的皇帝叔父来说,她却是个遗害!生存鞭策着她赢得实力,仇恨催促着她掌握权力,然而就在她以为可以功成身退时却再次跌落谷底。这一次,她不再手下留情,既然这身世让她无法自由,她便要站到权力的顶峰!安以陌:“我该杀了你,但又舍不得,你告诉我,如何是好?”莫云舒:“我要你,不仅仅是为了天下。”秦浩然:“从此,我便守着你,护着你,陪着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歌突然感觉很疲倦,就像是负重爬了十几公里的山路一样。这样的疲惫感让她想起了一些很就之前的事情,那些她以为已经忘记了的前世的一些事情。

曾经的她,是出生后便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从小便是在福利院长大的。所有的福利院是不是一样的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她所在的那家福利院却跟电视上的不一样,很不一样。

今天还在一起玩的小伙伴,也许第二天就要为了被一家人领养而明争暗斗、你争我夺,甚至相互陷害。而在院长眼里,这些孩子们都只是谋利的工具,有时甚至连工具都不如……

于歌直到十六岁才离开福利院,讽刺的是她在福利院里竟然一个朋友都没有,只有一些还不到六岁的孩子们,喜欢这个面冷心热的大姐姐。从踏入社会第一天开始,她就发誓再也不让别人掌握自己的命运,哪怕再累再苦,她都再也没有求过任何人。但她一直关注着自己所在的福利院,偶尔匿名寄一些便宜普通的实物和用品过去,因为只有这样的东西,福利院的院长他们才看不上眼,才能真正的用在孩子们身上。

直到六年后,她偶然在电视上得知这个院长因虐待儿童、贩卖婴儿、利用福利院牟取不法利益被起诉,她才第一次回自己长大的福利院光明正大的帮助这里。

如果她能一直生活在落牙山中的隠庄里多好,于歌趴在桌子上看着手中的麒麟玉。

夜还是往常的夜,与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宜都城内,继续上演着各式各样的夜场,与城内不同,宜都城外的热闹随着夜幕的降临,已逐渐归于平静。因为大多是百姓和一些中小商铺,即使对城外的宵禁管的并不是很严格,热闹度总是不能跟繁华的城内相比。

在城外的西南角有一个不起眼的医馆,与其他喜欢在城门口附近开的铺子不同,这家医馆的门面和位置都颇有些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架势。之所以一看就知道这铺子是个医馆,也仅仅是因为好歹在门牌上挂了一个“陈记医舍”的名字而已。

医馆的铺子虽然门面不显,但里面的空间却意外的深,大概是因为不仅要留有看诊的房间还要给病重的病人留有休息的房间吧。

现下,这医馆的大夫就在其中一个昏暗的小房间中给病人喂药。

正躺在一张不到一米宽的竹床上的病人是一个小姑娘,看似正是八九岁最活泼的时候,可现在却病的如一根干瘪的枯草一般委顿的躺在病床上。

喂药的时候,除了小姑娘偶尔无力的咳嗽声,并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喝着药,大夫给小姑娘盖好有些破旧的杯子便退除了病房。他将药碗放在门口,转身走向最里院自己的卧房,碗第二天早上自有人收走。

卧室的房门被推开,大夫便看见一个身材丰韵、眉眼含笑的女人迎了上来。

“您怎么还管着那个死丫头,反正也活不长了。”一边帮大夫宽衣,女人一边闲聊着。

大夫微微眯着眼睛,享受着女人的服侍,毫不在意道:“活一天便有一天的价值,她那个哥哥,我还用得着。”

女人娇笑一声,一脸的轻视:“就那小乞丐能有什么用?”

这时,大夫慢慢睁开眼睛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看的女人心中一跳赶紧岔开话题:“对了,上头有来的消息,长老给您的。”说着,走到梳妆台前,从桌下的一个暗屉中拿出一个黄色竹管。

大夫接过竹管倒出里面的纸条打开,扫了几眼后立马坐直了身子惊讶道:“他竟然真的找到了!”他拿着纸条激动的来回走动着,嘴里还在不停的喃喃着什么。女人见状也不敢打扰,只在一旁静静的待着直到大夫终于停了下来,跟女人吩咐道:“那小乞丐再来时,你带他来找我。”

原本娇滴滴的女人,脸色一正,颔首应道:“是!堂主。”

一夜无梦,再睁开眼睛,窗外的光透过木窗上的油纸洒到了于歌的头上,于歌惊讶自己在跟秦浩然争执后竟然还能睡的这么香。

难道自己现在已经这么没心没肺吗?于歌起身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昨夜秦浩然自然是回自己的房间,而她的床被占了,因为忘记跟店家要多几床被褥,只能披了一条薄毯子趴在桌子上睡了。

于歌弓着身子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夜,自然是腰酸背痛的,想想屋里的小乞丐从昨天到今早都没动静,现在他应该醒了才是吧,再不进食,他就算没被打死也要被饿死了!

秦浩然跟于歌住相邻的两个房间,仅仅一墙之隔也没有任何措施,自然没有所谓的隔音。所以秦浩然昨夜虽然有些担心于歌的安全,但也没有留在她的房间,而是将几个板凳并在于歌房间挨着的墙边,靠墙而眠了一夜。

为了能在最快的时间赶过去,秦浩然在整个夜里保持着警觉,到早上已经有些疲倦了,幸而昨晚一夜无事。然而就在秦浩然放下心来的时候,隔壁突然听见于歌一声尖叫,他来不及多想立马闯进于歌房间。

没想到,于歌真的没想到!

她原本是担心小乞丐想叫他起来问问想吃些什么,哪想到进到里间一看,房间里已空无一人!房间整洁像没住过人一样,看着被收拾的整洁如初的房间,于歌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的!她将被子掀掉,扯下褥子,在房间里到处翻看着,脚步越来越凌乱,心里也越来越焦虑,直到她看到床脚下的一个小布袋。

这个深蓝色的小布袋原本是她的钱袋子,然而它现在空瘪瘪的躺在床脚处的地上,到这时候于歌就算再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秦浩然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房间凌乱不堪,而于歌正在自己身上摸索着什么。

“是那个小乞丐?”

于歌哭丧着脸看向紧皱眉头的秦浩然点点头:“应该是,东西都被他偷走了……”。

原本看见于歌没有出事刚刚有些放松的秦浩然想到于歌说东西北偷走后突然神情紧张的问道:“那你的玉佩呢?”

面对秦浩然的质问,于歌艰难的开口道:“不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