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红楼种种田

更新时间:2023-01-24 20:47:52

重生红楼种种田 已完结

重生红楼种种田

来源:落初 作者:孔词 分类:言情 主角:巧姐朱红 人气:

经典小说《重生红楼种种田》由孔词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巧姐朱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原是红楼侯门女,只因母亲太聪明,反误了她的小性命。  重生贾府,且看我贾巧姐,如何出了那珠玉牢笼,得一片绿野桑田,织一段锦绣良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宝钗走到跟前,见凤姐已经停床,也忍不住拭泪不已,宝玉更是拉着贾琏的手大哭起来,贾琏也重新哭泣。平儿等因见无人劝解,只得含悲上来劝止了,众人都悲哀不止。贾琏此时手足无措,叫人传了赖大来,叫他办理丧事.自己回明了贾政去,然后行事.但是手头不济,诸事拮据,又想起凤姐素日来的好处,更加悲哭不已,又见巧姐哭的死去活来,越发伤心。哭到天明,即刻打发人去请他大舅子王仁过来。

谁知巧姐听见,陡然起了Xing子,只管拉着贾琏的衣袖道:“他是我哪一门的舅舅呢?自外祖父去后,平日里只管在外头乱闹,已经跟咱们闹得六亲不和了,母亲在时便不十分喜欢他,父亲如何叫他来料理丧事?快撵了他出去罢。”

慌得宝钗李纨等都上来拉开她道:“姑娘说的什么傻话?舅老爷再有什么不是,终归是二NaiNai的娘家人,岂有不来哭一场的道理,这要让旁人听见成了什么事了呢?”

说的巧姐哑口无语,满腹的委屈又不便向外人道,再者即便是说出来有谁能够相信呢?此刻也只有拎着袖子啼哭道:“婶婶们哪里知道我那舅舅的可恶之处,若要他来,哭一场就打发他走罢。”

贾琏等人都道她年纪小,不大通世故,皆不理她的话,忙忙的找人去叫王仁来。

那王仁自从他叔父王子腾死后,王子胜又是无能的人,任他胡为。今知妹子死了,只得赶着过来哭了一场.见这里诸事将就,心下便不舒服,说:“我妹妹在你家辛辛苦苦当了好几年家,也没有什么错处,你们家该认真的发送发送才是。怎么这时候诸事还没有齐备!”

贾琏本与王仁不睦,见他说些混帐话,知他不懂的什么,也不大理他。

王仁便叫了巧姐过来说:“你娘在时,本来办事不周到,只知道一味的奉承老太太,把我们的人都不大看在眼里。外甥女儿,你也大了,如今你娘死了,诸事要听着舅舅的话。母亲娘家的亲戚就是我和你二舅舅了,你父亲的为人我也早知道的了,只有重别人,那年什么尤姨娘死了,我虽不在京,听见人说花了好些银子。如今你娘死了,你父亲倒是这样的将就办去吗!你也不快些劝劝你父亲。”

巧姐见他就升起一股恨来,也管不得舅舅不舅舅了,遂冷声道:“你如何在我面前说这话,怎的不去父亲面前说去?打量我没听见外头的言语么,只是咱们家不比往日,父亲亦是有心无力罢了。何况我听说,我妈妈在时,舅舅也没少拿了东西去,如今若当真想让母亲风光些,舅舅何不自己拿出一些银两来,贴补一二?”

王仁讪笑了一回,不免羞恼道:“外甥女儿从哪里听来这些混账话,我们王家是那样穷酸的么?何须到你们贾府,巴结着嫁出门的姑娘讨便宜?再说了,你的东西还少么!”

巧姐儿道:“旧年抄去,何尝还了呢。”

王仁道:“你也这样说。我听见老太太又给了好些东西,你该拿出来。”

巧姐儿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舅舅不过是嘴皮子上的功夫罢了,甭管我有什么东西,好不好的,舅舅哪怕是说句空话,我们也是欢喜的,哪里有舅舅这样的,连句话儿都不敢说?你道我们真要你出钱出力呢,横竖你不在这里混闹,想些歪缠主意,我就替我父亲和母亲谢谢你了。”

说罢,也不管王仁怎么想,带了青儿小红一径从屋子里出去,自往别处坐了,只留了王仁在那里恨恨有声,少不得背着人骂道:“真是拔葱种海椒——一茬比一茬辣,这小蹄子倒比她母亲当日还不饶人,想必也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又想着他妹妹不知攒积了多少,虽说抄了家,那屋里的银子还怕少么,必是怕我来缠他们,所以也帮着这么说,这小东西儿也真是不中用。

故而上应着天意,下顺着人情,巧姐虽是百般要避开那之前的命运,却不知一把将自己推得更深,王仁不仅嫌了她,更是惦念起她的身家来。

贾琏在外头只忙着弄银钱使用,外头的大事叫赖大办了,里头也要用好些钱,一时实在不能张罗,并不知道巧姐儿与王仁吵嘴的事情。再说凤姐停了六七天,尚未送殡,中间又夹杂了不少是非。这里惜Chun哭喊着要出家去,那里宝玉随身带着的玉儿也不知怎么丢失了,闹得失心疯一样,急的阖府上下都找寻去了,谁知后面来了个和尚,自言捡到了那玉,非要拿一万两赏银方交还回来。可怜偌大的一个荣国府,抄家之后该有的宝贝皆被抄寻走,连个影儿都没见到,哪里又能翻找出一万两赏银来。

只是常言道背篼里头摇锣鼓,自有乱想的人,见得人说贾府悬赏万两找玉子,都言他们家还藏着好大的财富。旁人听了一笑也就罢了,间或艳羡几回,唯有王仁心思又起,越发坚定了巧姐儿与贾琏那里着实还有不少银两的念头,思量找个日子回去瞧一瞧再探口风才是。

这里和尚因为和宝玉把话说开,宝玉的光景便不似以往,也不和丫鬟小厮们闹了,也不大搭理宝钗和袭人,日里夜里只管自己呆坐着,偶尔别人说你看书罢,他便看书,说你吃饭罢,他便吃饭。若是跟他正经说话,他便满口胡言,直道一子出家,七祖升天。王夫人听到那里,不觉伤心起来,说:“我们的家运怎么好,一个四丫头口口声声要出家,如今又添出一个来了.我这样个日子过他做什么!”说着,大哭起来。

宝钗见王夫人伤心,只得上前苦劝.宝玉笑道:“我说了这一句顽话,太太又认起真来了。”王夫人止住哭声道:“这些话也是混说的么!”

正闹着,只见丫头来回话:“琏二爷回来了,颜色大变,说请太太回去说话。”

王夫人又吃了一惊,说道:“将就些,叫他进来罢,小婶子也是旧亲,不用回避了。”

贾琏进来,见了王夫人请了安,宝钗迎着也问了贾琏的安,这里贾琏忙忙的将书信上的话说了,原来贾赦自那回抄家革职之后,一直被拘执在监,受此一惊,生了好几场病,里头又无人照应,竟日渐衰竭下去。那监管的牢头见他越发的不好,又不知以后是怎样的状况,便将他有疾一事报到上头,此番得蒙旧年有过往来的西平王与北静王关照,这才能递口信出来。

贾琏一面说一面掉泪,唬的王夫人也红了眼眶,直叫他去告诉邢夫人一声,商量个法子出来。

贾琏道:“夫人那里已经听说了,亦是惊在床上不能理事,侄儿故来回太太一声,侄儿必得就去才好。侄儿家里倒没有什么事,秋桐是天天哭着喊着不愿意在这里,侄儿叫了他娘家的人来领了去了,倒省了平儿好些气。虽是巧姐没人照应,还亏平儿的心不很坏.姐儿心里也明白,只是Xing气比他娘还刚硬些,只求太太时常管教管教他。”

王夫人拭泪道:“这可怎么好,连你们太太都不顶用了,我又能怎么样呢。再者巧姐儿也大了,倘若你的父亲有个一差二错又耽搁住,留着我们娘儿几个,又该怎么做主?”

贾琏道:“现在太太们在家,自然是太太们做主,不必等我。”

王夫人道:“你要去,就写了禀帖给二老爷送个信,说家下无人,你父亲不知怎样,快请二老爷将老太太的大事早早的完结,快快回来。”

贾琏答应了"是",这才出来叫了众家人来交待清楚,写了书,收拾了行装,平儿等不免叮咛了好些话。巧姐因为守灵,连着七日不曾离开灵堂,此刻正在屋子里小憩,青儿原是要回家去,平儿道巧姐儿正自伤怀,故而多留她几日,与巧姐儿作伴。这会子听说贾琏要扶柩远行,巧姐忙忙的就带了青儿和小红等人过来,惨伤的不得了。

贾琏也感慨一回,欲要接了王仁来照应,巧姐忙正色道:“父亲若当真要舅舅来,那么我也只好跟着四姑姑出家去了,也强如落到贼人手里。”

说的贾琏跺脚急道:“我的小姑NaiNai,你这是要闹得怎么样呢,好好地说这些丧气话作甚么。你舅舅与你母亲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远比别人亲近些,我只担心你年纪小在这府里无依无靠,受人委屈,你如何不体谅我的心意?”

巧姐也道:“父亲要忙只管忙你去,我在这里好歹还是个姑娘小姐,她们哪里有怠慢我的道理,横竖上头还有夫人婶婶照应,何须多了外人来?”

贾琏闻说,长叹了口气,只得随她去了。背地里却又托了贾芸贾蔷来,倒替着在外书房住下,管理来往人丁。二人闲不过,有时找了几个朋友吃个车箍辘会,甚至聚赌,里头哪里知道。一日邢大舅王仁来,瞧见了贾芸贾蔷住在这里,知他热闹,也就借着过来照看的名儿时常跟在外书房设局赌钱喝酒。王仁惯好一赌到底,几局算下来,唯有他输得最多,兼之邢大舅和贾环二人撺掇,甚至偷典偷卖的事儿都做出来了。

到底输红了眼,见着别人都赢钱,少不得赌咒发誓道:“再要输了这一头,我可就剩下一条命可给你们了。”

众人见他借故大放厥词,多是不理会,独独贾环是个不省心的,连日里宿娼滥赌,也是早早败光了赵姨娘留下的一点家私,听着王仁这般说,无意中想起几日前听得传闻,又想起往昔府中邢王二位夫人和凤姐他们是如何对待自己与赵姨娘的,不禁恨从心生,遂招手叫了他来,偷偷道:“舅老爷,不是我扯谎哄你,我听说现今有个外藩王爷,最是有情的,要在咱们这儿选一个妃子,不拘多少钱,只要模样好人品过得去就成。我看咱们姐儿就很合适,你是她亲大舅,何不做的这个媒人,把她说过去,也好赚些体己钱花花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