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追梦令之凌睿之歌

更新时间:2022-11-22 14:25:02

追梦令之凌睿之歌 连载中

追梦令之凌睿之歌

来源:落初 作者:崧子洁 分类:言情 主角:叶姿小姐 人气:

《追梦令之凌睿之歌》由网络作家崧子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叶姿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同样是穿越,我去了羊水里泡着当胎儿,从娘胎里带来的就只有这副肉身皮囊。渐渐长大遇到一位心动的男子,身边的人被他挖墙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要我乖乖听话?那请把挖走的墙脚都还给我。要我乖乖听话?去当你的贴身宦官,这也行?还要带着我一起去打江山?开什么玩笑,太累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耷拉着脑袋,快要睡着的时候,这时舞台一侧缓缓走来一群穿着戏服的戏子,这群戏子们以轻盈而矫健的步子来到舞台中间。

他们披着白色的戏服,画着五彩的脸谱,有的舞着剑,有的翻着跟头,还有一个主角开始唱开了,给上演了一出“打虎上山”的戏码。

大殿四周对这位主角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他圆润的歌喉在夜空中颤动,听起来似乎辽远而又逼近,似乎柔和而又铿锵。

歌词像珠子似的从他的一笑一颦中,一粒一粒地滚下来,滴在地上,溅到空中,落进每一个人的心里,引起一片深远的回音。

接下来是水袖表演,戏子们穿着淡绿色的纱裙,在舞台中央一位主角翩翩起舞,其他人围在四周,把长长的水袖抛向中间,舞台上好像盛开了一朵美丽的莲花!

全场的人都给出了热烈的掌声,我也跟着拍掌,毕竟戏曲算是国粹了,后面接踵而至来来回回的都是不同的戏曲,就这样看了将近一个时辰。

突然哈欠连天,腿麻,腰酸脖子疼,也憋不住想去卫生间了。

我轻轻拉了母亲袖子小声说道:“娘亲,我想出恭。”

她说送我去,我回绝了,让小宫娥带着我出了大殿。

瞬间觉得外面的氧气太舒服了,宫殿外面都掌灯了,跟着小宫娥在这种弯弯绕绕的道路走着有点晕乎乎,到地方以后我给小宫娥说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回去的路都认识,让她先回大殿伺候着。

小解出来后,凭着记忆中的线路七拐八绕的走着,不知绕了多久,闻着腊梅的香味来到一偏殿,皇宫每处地方都张灯结彩有着过年气氛,唯独这座偏殿冷冷清清。

带着好奇心,看大门掩着我便往里一伸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盛开的腊梅园,腊梅很香,很香,让人心旷神怡,在朦胧的灯光和月光下,一株大腊梅树下见一个斜影被拉的很长,。

是位少年,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全身散发着跟他的剑一样冰冷的气质!披着长长的白色裘皮长袍。

我便好奇的慢慢向里靠近,突然传来一声呵斥“站住,你是何人?为何擅闯?”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身穿黑色锦袍的小哥大概二十岁,方脸剑眉,手里拿着一把木剑正要向我刺来。

我双手抱头大叫一声“抱歉,不小心误闯,饶命啊。”说完便蹲了下去。

皇宫里除了御前侍卫可以带刀,其余侍卫都只能以木剑配置,小哥立马收回手,原来是个小姑娘。

他向白色裘皮少年作揖“主子,如何处置?”

负手而立的少年并没有马上回话,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

天越来越黑,寒冷的夜飘起了零星雪花,我蹲着有点双腿发麻,清了清嗓子“请问,我能站起来说话吗?腿有点麻了。”

说完不等他们回话便扶着墙缓缓站起身,后背靠着墙双手揉着腿。

终于白色裘皮少年转身看着我,瞬间我像是被春风里的油菜花给打了脸。

这是十八九岁的少年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着,深邃得看不到底的眼睛则正射着刀锋。

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该有的容貌,这种仪态,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

世间尽有如此尤物,请原谅我这么说,真的真的太好看了,要是以后再长大点,还得了?我看得有些痴迷了。

他戒备的眼神盯着我,用他冰冷语气的对着身边的小哥说“丢出去。”

我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推出了大门外。

“嘭”大门瞬间被关上。

关上大门后小哥来到偏殿内向白色裘皮少年身旁拱手作揖:“主子,那小姑娘已经被丢出去了,估计不会再回来了。”

君凌睿,年十九,东君国唯一的亲王,身体经常抱恙,并不出席任何场合的家宴,君凌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君凌睿扯了扯嘴角,冰冷的声音“查清楚是怎么回事。”

小哥是君凌睿的贴身侍卫名唤:夜雨。他领命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重重的关门声把我从神游的状态下拉了回来我赶紧从台阶下跑上去边敲门边喊“天太黑,我迷路了,请问能帮忙给带个路吗?”

因是年三十,宫里的奴才们都忙着去御前伺候了,再加上此处较为偏辟更没有看到一个奴才。

见还是没人开门,就用带着哭腔的童言继续敲门大喊到“里面的帅哥哥,行行好,开个门吧,这里好黑,我好害怕,呜呜呜。”

我就不信用大吵大叫这种招法你不开门,如果你再不开门就不要怪我使出杀手锏了。

“咯吱一声”大门打开了,眼角恍到一抹白袍影,现在就是最佳时间,我立马扑过去抱着那长袍里面大长腿,扯着衣袍一把鼻涕一包眼泪的抬手擦拭着。

君凌睿促着眉头,低头看着脚下的我,有点洁癖的拽了一下衣袍,冷言冷语道“来人,送走。”说完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夜里。

只见台阶下走来一面善的嬷嬷,笑盈盈的拉着我的手“小丫头,走吧,老奴带你回去,告诉我你要去哪?”

我被嬷嬷粗糙的手牵着往外走,我没有告诉她要去哪,只是忍不住的一直往偏殿里望去,最后连偏殿也渐渐消失在眼前。

我才回过头,对嬷嬷说“嬷嬷,我是来出恭的,不过忘记回玄武殿的路了,才会走到刚才那座大殿外,这是谁住的地方,为什么那么冷冷清清的?”

只见她依旧是笑盈盈的牵着我往前走,并没回答我的问题。

小半壶茶左右就到了,轻声说“小丫头,嬷嬷只能送你到这个地方了,你顺着这条玉石板路往前走两百步左右就会看见值夜的人,让她们带你回去就行。”

说完就放开手让我一个人往前走,果真按她说的步数就看见有小宫娥提着灯笼在找我,等我回头想道声感谢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我歪着脑袋怎么也想不过来。

小宫娥见到我高兴坏了,急忙给我行礼,带着我就往玄武殿去。

回到玄武殿悄悄在母亲身边坐下,小声说着话;“因闹肚子,再加上迷路,所以耽误的时间长了一点。”

就这样一直守岁到大半夜,我实在太困了,靠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连最精彩的烟火也错过了。

冰清殿大殿内,君凌睿打开书房的窗户,任由雪花飘落在窗台及外袍上,一抹黑影出现在书桌前,是夜雨,他恭敬的报告道:“主子,暗卫探出今日突然来大殿的小姑娘正是国公府的小姐-宁沐歌。”

“宁沐歌?”君凌睿的嘴角微微往上翘,瞬间就恢复了冰冷的状态。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