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贤后:皇上,请纳妃

更新时间:2022-02-18 06:59:36

重生贤后:皇上,请纳妃 连载中

重生贤后:皇上,请纳妃

来源:落初 作者:卫妆 分类:言情 主角:沈沉瑜玉琴 人气:

卫妆新书《重生贤后:皇上,请纳妃》由卫妆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沉瑜玉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她是大周朝恶名昭著的毒后,欺压嫔妃,残害皇嗣,拈酸吃醋,阴狠善妒。 今世—— 诗会上:“皇上,臣妾瞧董家小姐才貌双全,堪入后宫。” 秋闱上:“皇上,臣妾瞧黄侍郎之女英姿飒飒,堪入后宫。” 国宴上:“皇上,臣妾瞧白大人之女貌美端庄,堪入后宫。” …… 最食古不化的老臣们感慨有加:“娶妻当贤,皇后娘娘宽和大度,实乃天下女之表率。” 向来尔虞我诈的妃嫔一脸仰慕:“皇后娘娘是嫔妾等见过的最美丽、最高贵、最善良的主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然而,小宁氏只来得及冲了两步,便被沈夫人身后跟着的粗使婆子给压住了,徒剩下无果的挣扎。

“先帝?”看着地上因狼狈毁而失去了美感的女人,沈夫人冷冷一笑。

活着的时候她都能抽他,死后他又算老几:“那就等先帝从坟墓里爬出来替你问罪本夫人吧!带走!”

“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要找相爷!相爷……呜——呜——”小宁氏的哭喊顷刻被人塞住了嘴。

沈琳琅表情伤感地看着不断扑腾的小宁氏,却没有帮她求情。既然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没有夫人的权利,却还要挑衅夫人的权威,只能说姨娘落到这样的地步是咎由自取。

沈夫人难得地给了沈琳琅一分温和:“去了庄子后,缺什么,就让下人回来禀告一声。份例每个月我会不少地派人给你送过去,如果有人敢私下里克扣你的东西,直接吩咐管事打死。”

沈琳琅庄重地磕首:“谢谢母亲。”

……

二月的天气格外多变,昨日还晴空万里,今日却又冒起了小雨。

下了朝,慕容瑾照例来了凤藻宫,可只坐了一刻钟,便被朝务分了脚步。临走时看着沈沉瑜不高兴的脸,又转身坐下来,亲自替她剥了几颗瓜子。

“张嘴。”

沈沉瑜嫌弃地偏头:“不吃。”

慕容瑾也不强求地将瓜子仁放回盘子里:“好了,朕真该走了,让那帮老臣等太久,非得骂朕昏君不可。”

“谁敢骂皇上!”沈沉瑜美目一竖,脸色更臭了:“要骂也是骂臣妾媚主。”

不多让那帮老匹夫等一等,怎么对得起他们当年跪在南书房外三日三夜求废后的决心。

“谁敢骂爱后,朕立即削了他的脑袋!”慕容瑾好笑地陪着她开玩笑。

沈沉瑜闻言认真的回想,内阁大学士、吏部尚书、大理寺卿……想了一圈,发现几乎都是“仇人”!

呵~她这皇后竟然坐得这么失败!

沈沉瑜心情恹恹地对上慕容瑾含笑的眼睛,真将这些人通通砍了,半壁江山恐怕都要保不住:“算了,皇上还是赶紧走吧!”真若误了什么大事,那帮老不死的会把她生香了不可!

“嗯,朕中午就不过来陪你用膳了,晚上有空再来。”慕容瑾歇了开玩笑的心思,严肃地起身。

年后雪灾已经被压制了下去,各地如今向朝廷申报灾后缮款,不出意外,又是一大笔开销。

沈沉瑜看着他如天气一样变幻的表情,自然而然地也联想到了此事。

前朝的生计直接关系到后宫的用度,她如果想在那帮臣子的心中扭转过去“灰暗”的形象,无疑可以从这里入手。

不过,她自入宫后就没有盘点过自己的金库和账本,眼下也不好说出什么。好在要拨那么大一笔钱财,朝廷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处理,她有足够的时间来弄清自己的私人结余。

“臣妾恭送皇上。”

待慕容瑾一走,她便遣走了宫俾,独独召了玉坠过来。

玉坠Xing情沉稳,沈沉瑜平日便将私库的钥匙交予了她来管理。听沈沉瑜问话的时候,玉坠怔了一下,随即便大致与她报了一个数字。

沈沉瑜没有惊讶数字的可观,当年她出嫁的时候,嫁妆长到能绕京街一圈。但凡沈府有的好东西,母亲都毫不吝啬地给了她,就算她坐吃山空,也能吃上好几百年。

可惜了,上辈子她早早便死了,如此宏观的财富白便宜了慕容瑾。

沈沉瑜一个激灵,莫非慕容瑾就是因为国库捉襟见肘才抄杀了沈府?

她惊怕地掐了一下手腕,连忙挥走这个可笑的念头。

玉坠答完话便老实地站在了一边,并没有出声询问沈沉瑜想要做什么。

沈沉瑜有时候虽然嫌弃她太过沉稳而失了年轻的味道,但也不能否认相较于玉扇的急Xing子,用着她更为放心。

她轻轻地打了个哈气,吩咐道:“先捡些贵重却无用的搬出来给本宫瞧瞧。”

等玉坠刚依言准备下去做,去御膳房检验今日膳食的玉扇却欢天喜地地进了殿:“娘娘,夫人来了。”

外面下着雨,甫她一进殿,就带来了浓浓的湿气。

好在她懂分寸,没有太过于靠近沈沉瑜,离了好几步远,笑着禀告这个好消息。

母亲来了?

沈沉瑜面上的惊讶还没卸下,便看见了沈夫人从殿门而入的身影。

华贵的紫色如浓墨般庄重,岁月不曾侵染的脸上永远的冰冷高傲不近人情,却令人自发想匍匐。

这是她最敬重的母亲!

即使沈家大祸临头的时候,也从未想过进宫让她替沈府求情。甚至于,对她三番四次迫切的召见避而不应。

她曾怨恨过她的骄傲,可直到临死那一刻才理解她的苦心。

她是这么地爱她,这么地为她着想,以为远远地避开她的召见,不让彼此接触,就可以将她摘开,让她毫发不伤,永保后位……

沈沉瑜垂下头,哀恸的情绪隐藏在发丝间,不让任何人看见。

“臣妇拜见娘娘。”一等诰命夫人的尊荣加身,让沈夫人无须行上大礼。她淡淡的开口,哪怕看到女儿安好而升起无限的高兴也绝不喜形于色。

沈沉瑜忍住心中的泪水,调整了一下情绪,欢快地走向了沈夫人,厚重的服饰依然压不住她轻盈的脚步:“娘!您来了。”

沈夫人蹙眉,见到女儿再高兴也想训导她的礼仪:“娘娘母仪天下,万不可在他人面前丢了端庄。”

沈沉瑜吐吐舌,若慕容瑾敢训她一句她非闹死他不可,可母亲的训教入耳却是这么地动听:“娘,你我母女相见,哪有那么多规矩。”

明显见沈夫人脸色一沉,她瞬间站定脚步,放弃了撒娇,摆出高贵的仪态,眼神却充斥不满地哀怨:“来人,快给沈夫人赐座、上茶!”

可等沈夫人坐定,沈沉瑜却直接在她的身旁坐下,再次不由自主地软了骨头:“娘,长青山进贡的新品毛尖,您尝尝,好不好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