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噬天战帝

更新时间:2021-06-14 12:23:56

噬天战帝 连载中

噬天战帝

来源:落初 作者:牛吽吽 分类:玄幻 主角:林逍罗老 人气:

《噬天战帝》由网络作家牛吽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逍罗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身怀绝顶资质的少年林逍,却无法吸收天地灵气修炼,成为临武城最著名的“怪胎”,整日受人轻辱。直到一个神秘戒指的出现….“你想要变强吗,戴上这戒指,点上鲜血,从今日起,本魔帝助你称霸帝国!”戒指里的神秘老者说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为何不跪

林坤使出等级威压要逼林逍下跪出丑,就算是三级战士也不可能在这种威压下撑下来,可他却除了脸红了一些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这小子果真古怪!”他心底稍有些恼怒,灵武中期的威压还敌不过一个少年,若是这件事情传出去,以后怎么腆着老脸在族中混下去。

“罪人林逍,还不下跪认错。”他终于拿起看家本事,将自身功力催动至最大,窗上布帘被生生扯裂,家具更是被吹得东倒西歪。

磅礴压力宛若千斤巨鼎压在头顶,使得每一次呼吸都异常费力。浑身筋骨咯咯拉拉乱响,似乎即将散架。汗水淋湿衣衫,汇成小溪滴滴答答向下淌。即使这样,他仍旧苦苦支撑着。

尽管只是威压波及,也使得林清雅俏脸稍显的苍白,眉宇间尽显惊惶姿态。

只见她焦急的晃晃林远山的胳膊,“爹,这种威压连我都撑不下去,何况是林逍哥哥。您不是答应过出手相助的吗?”

“不急,能让我林远山的女儿牵肠挂肚着,我倒要看看他是虫是龙。”林远山神情自若,话语浑厚如钟,给人以不怒自威之感。

“我何罪只有,为何要跪!”他紧咬牙关,漆黑眸子死死瞪着林坤,任青筋自脖颈攀爬上额头。

不知为何,林坤在这种注视下竟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不过他很快整理好情绪,怒喝道,“你残杀同门,犯下族规,如何不跪!”

林逍瞠目欲裂,同样吼道,“林哲欲杀我夺宝,此乃谋财害命,他为何不跪!”

“谢刚狗仗人势,欺压于我,此乃以下犯上,他为何不跪!”

“你身为长老,理应辅助族长,却因为蝇头小利欲断去他老人家救命药材,此乃谋财害命,你这老狗为何不跪”

他字字珠玑,掷地做金石声。林坤朱红老脸被气得铁青阴沉,差点没急火攻心,喷出一口老血。

“你……你这小畜生……”他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你这老狗可经受得起我这一拜!”他虎目圆睁,无形间腾升起无敌气势。

“黄口小儿口出狂言!”林坤终于被怒火冲昏理智,终于撕破了虚伪面皮,抬手就要震杀向林逍。“老夫有实力,这就是杀你的资本。”

这时,林逍嘴角划过一抹冷笑。蓄谋已久,终于让林坤亲口说出这句话。一旦他失去理智想要对自己出手,于情于理林远山都要出手相帮。

而且,一旦长老的决策被情绪所控制,将暂时失去裁决权利。这是林家祖上的规矩,就算他林坤也不能违背。

如果他真的能耐住性子,按照族规上的条条框框进行审判,今天还真就在劫难逃。可惜这个老家伙儿子差点被打死,又被林逍言语激化,才失去分寸。

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能量笼罩林逍,威压连同攻击被一同化解。

回头看,只见林远山衣袍被庞大灵力撑起,青色能量自掌心发出,在林逍周身形成密不透风的保护罩,在关键时刻救他一命。

“大长老做法恐有些不合规矩。”林远山朗声道,“林逍小儿虽有错,却罪不至死。按理说,是你那孙儿有错在先,两者都应受到惩处。”

“放屁!”林坤已然怒急,“我孙儿胸骨差点扎穿了心脏,若不是有飞行符护身,就要死在这小子手上……”

被人生生喝骂,林远山的面色也阴沉了起来。“你因牵扯到孙儿,就对林逍下此辣手,理应取消本次集会决策权力。现在族长不在,本次事件由我全权发落,无论怎样也轮不到你插嘴!”

听到这话,林逍心中也有些动容。林远山曾是父亲好友,在自己堕落的时间更是明里暗里的照顾着。还有清雅,对自己更是无微不至。他暗暗下定决心,日后定要好好报答一番。

“你……”林坤想说些什么,可又生生憋回去。顾及到一些家族利益,他还不敢和林远山闹翻。这时他才想起林逍刚才故意激怒他的一番话,顿时面皮抽搐。

“小子,你好算计啊。”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林逍一眼,话语虽平静,拳头却早已攥得毫无血色。被小辈戏耍了一番,这种耻辱简直让他疯狂。

“大长老过奖。”林逍戏谑笑道。

不管怎样,和林坤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若是日后待在林家,恐怕会有杀身之祸。他正忖度着,等这件事情风波平息,找机会逃出家族。

沉默稍许,林远山才轻轻嗓音,正色道,“林逍,你虽属正当防卫,却误杀谢刚。这一点你可知罪?”

“孩儿知罪”林逍低下头,恭恭敬敬的道。

“他追了我儿二里地,若不是有我刺下的飞行符,哲儿早已命丧黄泉,这也能算是误杀?我看你就是包庇纵容。”林坤气愤道。

“若是说我办事不公,可以去族长那里申请裁决于我。”林远山不咸不淡的道,“而且现在是我在审判,你没有权利插话。”

碰了个冷钉子,林坤老脸又阴沉了几度。他心中恨啊,若不是一时没有忍住火气,自己也有裁决林逍的权利。可现在,只有忍气吞声的份。

“无论如何,杀人乃是大罪。我林家族规早有定夺,失手误杀他人者,轻则断去一只胳膊,重则流放出家族,永不得回归。你致人一死一伤,理应重罚流放。”林远山平静说道,“你可认罚?”

“全凭叔父发落。”

说是流放,实则不过是帮助林逍逃难。不过林远山如此义正言辞的偏袒,饶是林坤也没办法说出一个不字。

简短的审讯结束,林逍被命令在明早之前离开家族,且永不得以林家人自居。

好容易等到审讯结束,林坤像是凳子上着了热炭火般猛然站起,铁青着脸勾头向前走,与林逍擦身而过的瞬间,他阴测测的道,“前路凶险,你可要当心着点。”

“大长老放心,我林逍行正坐直,何惧那些魑魅魍魉。”他毫不客气的回敬说道。

听此,林坤冷哼一声,蹶蹶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