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极品弃妇:爷,妾给你留门

更新时间:2021-06-08 11:04:48

极品弃妇:爷,妾给你留门 已完结

极品弃妇:爷,妾给你留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花千枝 分类:玄幻 主角:苏锦陈子钰 人气:

花千枝新书《极品弃妇:爷,妾给你留门》由花千枝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苏锦陈子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喜之日,她没等来新郎,却等来了一纸休书,成了未嫁先休的弃妇,也是寻海县最大的笑柄!不堪被辱,她撞棺而亡。一朝穿越,灵魂错位,再醒来她已不是曾经的软弱女子。家徒四壁,亲人寄人篱下,还想墙倒众人推? 如今她浴火重生,携怨归来,这一世,她发誓要做命运的主宰!!伤过她的她绝不手软,骗过她的她再不错信。阴谋,诡计,一次次将她推向危险顶端,却阴差阳错,让她一步步接近事情的真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难了……”苏锦细眉一皱,甩了甩抓着碳块的手,就画了这么一点时间,她的手几乎僵硬,手中的石头上黑漆漆一片,别说线条了,画都看不出。

这样下去,她这条路还没有开始就会断!

眼中闪过厉色,思索了一阵,苏锦看向脚边一堆小石子,眼珠一转,抓了里面最大的一个,放在手中打量了一会儿,再次握紧碳块。

这一次,她没有将整个碳块都按下去,而是放松了自己的手腕,想着治玉师工作时候的模样,慢慢的进入状态。

一开始线条还非常的抖,粗细不一,不一会儿苏锦就找到了感觉,越来越顺手,一条条粗糙的线出现在白色的石头上。

这样应该差不多了。

苏锦看了眼自己好不容易勾勒完线条的石头,眼中一亮,随意的擦了一下额上因为专注而流出的汗水。

不过片刻她又犯了难了,治玉是一门手艺活,可是她家里什么材料都没有啊。

对治玉来说,没有刻刀,就算你有天下最精美的玉石,也只能是一堆废物。

苏锦看着一堆的石头紧咬下唇,她不能放弃,怎么都不能放弃……

思索间,她的手不自觉的摸到头上,打算想想有什么可以替代的东西,却突然的摸到了一个长状物的东西,那是他爹生前送给的簪子。

苏锦一愣,将簪子给拔了下来,反复的看了看,脸上不由自主的浮起了高兴的笑容,这簪子虽然不值钱,但是簪尾扁平,也许可以用来治玉。

随即苏锦却又有些犹豫,这簪子是她爹送她的唯一物品,若是这样毁了……..

苏锦摇了摇头,目光坚定,手腕一转,直接对着石子划去。

出乎意料的是,这簪子居然还意外的好使,苏锦没费多少力气就能凿掉一些不必要的地方。

没多久,苏锦停下手中的簪子,捏起石头吹掉表面上的那一成石屑,石屑掉落,显露出了底下的画面,只见白色莹润的石面上,悄然的绽放出一朵白色的莲花,莲花的纹路清晰可见,连花瓣翘起的弧度都无比自然,在阳光下一照耀,反射点点光辉。

就好似真的是一朵刚从池塘里摘回来的莲花。

苏锦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唇角勾起,果然没有看错,这石头当真很适合治玉,活动了下酸疼的手,接着又拿起簪子开始雕刻。

“嘶!”簪子猛然从手中掉落,苏锦吃痛的叫了出来。只见白皙的手指上,此刻居然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红的血珠正从中滚落出来,不多时就将那根手指染红。

本以为这石头不然太坚硬,还算还雕刻,谁知这背面居然这般的坚硬,苏锦一时用力不当,簪子的方向一偏,就给手上划破了个大口子。

苏锦皱了一下眉,自己现在的手还是太嫩了,稍微一滑就破。

随口吸去伤痕上的血,苏锦便不再理会,拿起簪子,继续慢慢的雕刻,目光专注。

石头很硬,簪子一不小心就会滑出去,苏锦得用很大的力气握住簪身,簪身很细,时不时还会不受力道控制的扭动,磨得苏锦手掌钻心的疼。

等到最后,苏锦握着簪子的手上,已经是伤痕累累,连血泡都给磨破了,看起来惨不忍睹。

苏锦只是随意甩了甩疼痛的手,丝毫没有在意。

抬眼看了眼天色,已经不早了,已经是晚饭时间,她若是再不出去,恐怕就会引起娘亲的怀疑。

苏锦直接起身将石头放在干草堆里藏好,便回到了房中。

走到厨房一看,果然苏氏已经在开始做饭了。

见到苏锦,苏氏笑道:“晌午时一直不见人影,去哪儿玩了?”

苏锦走到一旁打了点水,背对着苏氏将手上的洗去,伤口沾到水,竟然如同火烧一般,咬了一下牙,压下声音,道:“方才回来时在路边看见些好看的石头,便生起了玩耍之意,一时忘了时间,还望娘亲莫怪。”

“你现在开朗些也好,总比闷着强。”苏氏只是一笑,也没说什么。

苏锦同样淡笑,帮着苏氏将晚饭做好时,苏芜也从学堂回来了,苏锦招呼道:“芜儿,快过来,吃饭了。”

苏芜闻言放下手中的书本,便跑到餐桌上坐好,一看饭菜,并不是苏锦早上做的那种,到底还是个孩子,顿时有些委屈道:“怎么不是笨丫头做的。”

苏锦两人忍不住的笑了出来,苏氏笑着打趣道:“既然想吃姐姐做的菜,那你还没大没小的叫你姐姐笨丫头?”

苏芜脸颊一红,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小孩子别扭的很。

见状苏锦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伸手去拿碗,却仿佛被火燎了一般的猛然缩了回来,碗被蓦然一松,落回了桌面上,发出一声不小的动静。

“怎么了这是?”苏氏担忧道,伸手要去拽苏锦的手。

“手滑。”苏锦淡然的皱眉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再次伸手去拿碗。

苏氏觉得有些不对劲,一把强硬的将苏锦的手拽了过来,待看到上面的伤痕时,忍不住的惊呼出声,“这是怎么回事?”

见状,苏芜也放下碗筷,凑了过来,一看那些伤口,顿时眉头皱紧,“你这是做了什么?是不是被欺负了啊!”

“不是不是,你们无须担忧,是方才我在外面玩石子的时候不小心摔伤的。”苏锦眨着眼睛解释道。

“伤成这样了你还来做饭!”苏氏心疼得秀眉都皱到一块儿了,想给女儿点儿抚慰,可是又怕弄疼她的手。

“娘,我真的没事。”苏锦突然笑道。

“切,不愧是笨丫头,玩个石头都能摔成这样。”苏芜撇嘴一脸嫌弃道。

苏锦挑了眉,刚想调侃他几句,却见他低下头,嘟起嘴巴朝着苏锦的手上吹气。

家里穷,买不起药,苏芜终究是心疼姐姐的,希望吹点儿凉风能减轻点她的疼痛。

苏锦语气一窒,神色间竟有些怔愣。

她从重生开始,想的最多的就是报仇,怎么赚钱让陈家身败名裂,为数不多的时间才想着要改变家里的命运,她以为她的心已经漆黑坚硬,可是看着娘亲和苏芜认真的模样,她的心从未这样柔软过,被腐蚀的烂透了的心,这一刻竟有红色的血流涌出。

这就是她的家人,她这一世,唯一珍视在意的家人,她怎么忍心上一世的灾难重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