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遗落沧桑

更新时间:2021-01-13 12:40:18

遗落沧桑 连载中

遗落沧桑

来源:落初 作者:Z沉心 分类:玄幻 主角:玄冰崖张开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Z沉心的原创小说《遗落沧桑》,主角玄冰崖张开,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是神界掌管戒律的女祭司,也是神界第一美女;在神界里,她直属于天帝,除了天帝之外,没人能控制住忌月;这个地方叫做玄冰崖,神界的重犯都会被押解至此;但凡被押解至此的神,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到神界;他们都会在这里被冰雪慢慢的吞噬,直到元神消失于三界之中;天下间也仅有一人能活着从这里离开,此人就是忌月;她是从哪里来,神界里没人知道,众神只知道她突然就出现在了神界的大殿之上;神界至高无上的真神天帝,将她任命为女祭司;关于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这个秘密只有天帝心里清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茉儿来到大殿的时候,这里里里外外都高度戒备着;

他们手上的剑直指跪在地上的妖孽;

就怕他在这里兴风作浪;

茉儿头也不抬,径直从九尾狐身侧绕过,还停留了一小会,再坐到了主坐上,审视的看着地上的宠物;

她的举动可吓坏了和煦楼的一众人等;

虽然他们知道血灵巫女是妖物的克星,但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心里难免都有些忐忑;

要是保护不好殿下,他们都得死;

像九尾狐这种妖物极品,放在往常,他们见到了都不敢正面迎敌;

因为他们都不是九尾狐的对手,勉强对抗只会死得更惨;

无双跟玲珑适时的站立到了茉儿身侧,两人的神经都没有放松过;

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妖物,要是动起手来,根本就没法应付;

这世上除了各国巫医,还有帝师府邸的人,没人敢跟这种妖对视;

当然,茉儿是不会将这种小妖放在眼里的;

就连妖王银姬也不敢在茉儿面前造次;

她身上的血灵,会将一切的妖物吞噬;

所以,当妖物看到她的时候,他们的死期也算是到了;

但是众人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万一这个妖物耍手段,他们也好及时的应对;

“来人,松绑”审视了好一会之后茉儿吩咐道;

她从进来就看到九尾狐被五花大绑的困在那里;

“殿下不可...”众人齐声道;

茉儿笑了“没事,松绑吧,这些东西也困不住他”

“我说的对吗?九殿下”

九尾狐皎洁的笑了笑道“殿下说的没错”

话音刚落,他就挣脱了捆绑自己的束缚;

动作优雅的整理了下衣衫,恭恭敬敬的给茉儿行了个礼;

他的动作幅度不大,身子变幻也很小,众人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他就已然站到了大殿的正中,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众人赶紧疾步上前,又将九尾狐困在了剑阵之中;

无双跟玲珑被吓得不轻,双双站到了茉儿身前;

用身子护住茉儿;

“退下吧”茉儿无赖的摇了摇头“这不是让九殿下看笑话吗?”

众人这才退到了一旁,不过眼神一直都停留在九尾狐的身上;

“和煦楼的人没见过什么世面,倒是让九殿下看笑话了”

茉儿随意的跟九尾狐闲扯着;

九尾狐也知道这次来的使命,他一直低垂着头;

茉儿说一句,他才答一句“殿下哪里的话,实在是我不懂人情世故,惊着各位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语气中的洋洋得意却是掩饰不了的;

他刚才就是故意挣脱捆绑,给众人来一个下马威;

在这里,除了古女茉儿,他还不见得会怕谁;

“说得好”茉儿一边鼓掌,一边赞同的道;

不过,茉儿突然话锋一转道“给我跪下说话,谁让你站着了,嗯?”

九尾狐眼里满含怒气,在妖界可从来没有人敢这般跟他说话;

就连银姬也不敢轻易让他跪;

他忍了很久,拳头捏得死紧,最后才说服自己跪在了地上;

语气生硬的道“殿下恕罪”

“九殿下说笑了,你又何罪之有呢?”茉儿反问;

“人界的规矩,你们这些畜生不懂也正常,就像我不会让我的宠物上桌吃饭一样”

九尾狐将拳头捏得更紧了,指甲都钳进了肉里,才讲这口气给忍下去;

紧接着茉儿又道“不过既然你来了和煦楼了,就得守我的规矩”

“之后我会让玲珑亲自教导你的,她可是本宫的贴身侍女,本宫不会亏待你的”

“银姬当真是大手笔啊,连你都舍得送给我,看来本宫的影响力还真是不容小觑”

九尾狐咬牙切齿的道“殿下说的是”

“我又有让他说话吗?”茉儿疑惑的看着玲珑道;

“没有”玲珑乖巧的回答;

“那他为什么要插嘴呢?”茉儿有些迷茫的道“我最讨厌人打断我了”

“来人”茉儿吩咐道“给我掌嘴”

“你.....”九尾狐实在忍无可忍,直视茉儿,眼中满是怒气;

他本来想说的是你放肆,结果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他没有忘记此次来的目的,惹怒古女茉儿的后果他也承担不起;

当他抬头的那一刹那,整个大殿静止了,不为别的,就为他那绝世的容颜;

不愧是妖孽,周遭的侍女们全都在他抬头的那科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单从他的面庞来看,就连男女都分辨不清,水汪汪的大眼里满含委屈;

全身从上到下都散发着魅惑人心的气息,茉儿都为之一颤;

他看待茉儿的眼神有一闪而逝的厌恶,这并没有逃过茉儿的双眼;

“我怎样?”茉儿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只要是妖,都只能攥在她的手心里,无一例外;

“殿下说的是”九尾狐的气势弱了下去;

他不敢也不可能跟古女茉儿抗衡,那无疑是自寻死路;

不过嘛,他倒要看看这里谁敢对他动手;

除开古女茉儿不算,这里可没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都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茉儿有些懊恼的对这群人道;

看着他们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的模样,她内心里窝着一把火;

他们不是没有胆量,和煦楼的侍卫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只是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害怕这妖孽使出下作手段,威胁到茉儿的安全;

这妖孽太放肆了,她本来想对他施以缓刑的;

现在看来,不给他个下马威,还对不起他的良苦用心了;

这里的人虽然都是个中高手,但是面对如此强大的妖,众人有所防范也是情理之中;

担心归担心,只是他们好像也忘了,这里是和煦楼,是茉儿的地方;

并且,她要捏死一只妖孽,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这里还轮不到一只畜生指手画脚;

她不仅要提醒九尾狐,也要给众人一个警醒;

古女茉儿不仅活着回来了,而且手段也更加狠厉了;

和煦楼的人保护她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可他们似乎忘了面前的是一只妖;

以往,他们没有见过没有惩戒妖孽的场面,不过今天,他们可以大开眼界了;

“奴婢遵命”说这话的是玲珑;

她走到九尾狐身前,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两巴掌;

力道之大,九尾狐双眼通红的瞪着玲珑,就差把她当场撕裂了;

这样的情况下玲珑也是面无惧色;

“够了”茉儿适时的制止了她;

她并不是好心的放过了他,她只是不想在浪费时间了;

从进门开始茉儿就有意无意的用手捂住口鼻;

这妖孽身上的味道当真是太重了,她实在是不想再跟他浪费唇舌;

玲珑听话的退到了茉儿身旁;

茉儿冷笑着从主坐上站立起身朝着九尾狐方向缓步走去;

众人也都跟随茉儿的脚步变幻着守护的姿势;

茉儿来到九尾狐的身边,将手放在他的眼前;

刚才的凌厉气势已经不复存在,茉儿现在笑的很甜美;

要不是亲眼所见,无双都差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这?还是以前那个殿下吗?

“和煦楼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本宫带你出去逛逛,认识认识新家,如何?”茉儿甜笑着询问九尾狐意见;

众人都有些纳闷,唯独九尾狐从这话语中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但是,就算他知道又能如何,他不能跟她说不;

这次来这里,他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任务没有达成,他也没脸、也没有资格回到麒麟殿;

“殿下说了算”九尾狐恭敬的回答;

随后,他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茉儿的手掌上;

“乖孩子”茉儿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九尾狐的手背;

后来,一到白光突然闪现在众人的面前,这团白光牢牢的将茉儿跟九尾狐困在了一个空间里;

没错,就是一个空间;

在场的众人心急火燎的想要找到缺口,但都无济于事;

这道白光将其余所有人都阻隔了,他们只能在一旁声嘶力竭;

众人心想,千防万防还是中了那个妖孽的圈套;

茉儿要是出了事,他们所有人的脑袋都赔不起;

就在他们将要崩溃的时候,茉儿的声音透过那层白光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

“去湖心亭”

发生刚才那一幕的时候,最冷静的是无双,她当时就觉得奇怪,所以她将重心都放在了茉儿身上;

那道白光虽然霸道,但根本就对茉儿没有任何的影响;

茉儿至始至终都在那团光晕里笑着,笑的很邪魅;

反倒是九尾狐,他面若死灰,呼吸急促,像是刚遭受了严重的内伤;

“知道了”无双平静的回答;

在场的众人之中,也只有无双注意听到了茉儿的声音;

直到无双发话,众人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全都呆呆的看着正厅中央的那团光晕;

那团光晕急速的变幻着颜色,刚才一直是白色,现在开始呈现出红色,而且越来越亮,越来越红,直到消失不见;

“姐姐”玲珑惊慌失措的看向无双;

虽然现在玲珑才是茉儿的贴身侍女,可是她不敢对无双有所怠慢;

这几个月来,她都是以姐姐称呼无双;

“没事”无双安慰道“去湖心亭”

无双心里也没有底,既然殿下说去湖心亭,那就去湖心亭;

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没有了主见;

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觉得不认识茉儿了;

茉儿,变了;

她的眼里再也没有过多的情绪,有的只是揣测计谋;

前段时间她还安慰自己,这是错觉,可今天,她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茉儿,她很陌生;

特别陌生,这个茉儿让她觉得害怕,畏惧;

并且她还发现了一个秘密,眼前的这个茉儿对待诡岩跟皇上的时候,撒娇的语气还有示弱的态度,都显得那么刻意;

她在用这种方式逃避着什么,具体是什么无双也说不上来;

众人都离开正厅之后,无双才回过神来;

她不断告诉自己,十三年了,经历了那么多磨难,谁都会变的;

可是仅仅只有这个理由,她说服不了自己;

当无双来到湖心亭的时候,她看到了让她胆战心惊的一幕;

不是因为场面太过瘆人,而是茉儿的表情让她害怕;

她从没有见过茉儿这幅模样;

要是她不是自小就认识茉儿的话,她第一眼便会认定眼前的人,是个十恶不赦的女魔头;

九尾狐整个人趴到在地上,嘴角的鲜血不断喷涌而出;

茉儿则站在不远的湖畔欣赏着,她嘴畔浮现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这种笑容有点嗜血的味道,她像是在欣赏猎物垂死的挣扎;

而且她并不急于动手,她在等待着什么,九尾狐越是难受,她的笑容越是玩味;

无双手足无措的退了一步;

刚巧被茉儿发现了,便询问道“不舒服?”

“没....没.....”无双结结巴巴的回答,她从没对茉儿撒过谎;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快速的来到了玲珑身旁;

“不舒服就去休息休息,你的伤还没好”茉儿关切的说;

是她,是茉儿没错,只有茉儿才会考虑她的身体;

可是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她觉得自己不再熟悉;

“没事的殿下”无双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从容的回答;

“嗯”茉儿有些不确定的点了点头;

然后,将目光放到了九尾狐的身上;

她的眼神又变得狠辣凌厉了起来;

几步上前,茉儿蹲在了九尾狐的身前;

动作娴熟的一把抓起了九尾狐的下巴,将他的脸转了过来;

此时九尾狐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血色,绝美的眸子也不免失了颜色;

“怎么还是欠点火候”茉儿气急败坏的道;

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坏笑了一下;

紧接着她一掌就打在了九尾狐的胸口;

她的掌不重不轻,就算打在任何一个不会武功人的身上,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因为茉儿的力道很小,即使下重手也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的;

可是当她这一掌打在九尾狐身上的时候,九尾狐像受到了极大的撞击一样,在地上不断的抽搐、呕吐;

不过他呕出来的都是鲜血;

茉儿看到地上的血液累积得越来越多,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深;

“这还差不多”她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

再然后,茉儿的周身开始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她衣袂翻飞,嘴角带笑的将双手微微展开,放置身侧;

下一秒,一个白色的东西从她右手手腕处缓缓显现;

无双等人不可置信的瞪大的双眼;

没错,茉儿手腕处出现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上古遗失神器冰玉笛;

它通体雪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四国的人只知道它属于血灵巫女所有,但从没有人见过,他们都想得到它,来满足内心的私欲;

千万年来,四国中有有能者皆有觊觎之心,奈何苦寻无果;

殊不知,它竟然藏身血灵巫女身体之中;

人,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将冰玉笛私有化,它只给跟血灵有感应;

随着血灵而生;

众人的反应是茉儿乐意见到的,这也是她想要的;

下一秒,她将冰玉笛放置在唇边,邪魅的笑着;

当第一声笛声响起之时,九尾狐的身体就被一股外力推向半空,它的感官四肢开始麻木;

茉儿的身子也开始缓缓的升起,矗立在空中,渐渐加快了吹奏的速度;

九尾狐努力的想要摆脱这种困境,都无济于事;

他的五脏六腑像是要在身体里面炸开,他开始害怕了;

他看向茉儿,眼里写满惊恐;

血灵巫女,血灵,这种力量到底来自于哪里;

为何千万年来,妖界都要忌惮这股力量,他现在终于开始了解了;

茉儿将九尾狐的反应看在眼里,只是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她不断的加快着吹奏的速度,直到九尾狐完全没有了感知;

他的身形也开始涣散,空中的身影不断的在人形跟狐狸之间变幻;

他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要是再继续下去,他将永远丧失做人甚至做妖的资格;

就在小九快要崩溃的瞬间,茉儿将小指在冰玉笛的尾端划下一道裂口;

血液顺着笛子往下流淌,不过它却没有滴落到地面,而是在茉儿与小九之间的半空中盘旋;

这种盘旋大约持续了五秒,下一瞬,这些血液以肉眼极难辨别的速度钻入九尾狐的体内;

这些血液进入九尾狐身体的时候,九尾狐的眼睛一下子变成了红色;

嗜血的红色,他的身形还是不断的在人形很狐形中变幻;

可是不管是人形还是狐形,他的表情都特别悲苦;

周身的皮肤都像被撕裂一样,遍布着红色的血口,忽明忽暗;

他的皮肤被撕开,又被缝合,再撕开,再缝合,反反复复;

连它那绝美的脸庞也没有逃过这一厄运;

如果再这样折磨下去,他真的生不如死;

这个女人果真可怕,她既没有杀他,也没有利用他,反而是让他生不如死;

他们都错了,这个女人没想象中那么简单,事情也变得越来越棘手;

血灵,那个女人的血液就是血灵,看来他是没有机会拿到了;

就在小九以为自己会葬身于此的时候,笛声忽然停止了;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跌落地面;

没死,他还活着,只是他现在的状态,再也不能支持人形了;

他蜷缩在地上化为了一只狐狸,通体雪白的白狐;

地上的血迹也不复存在,整个地面光洁无暇,地上的白狐告诉他们,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都是你自找的”茉儿面无表情的道;

她的眼神像是放在那只白狐身上,又像不是,话也像是对白狐说的,又不像是对他说的;

就在茉儿放在双手的时候,众人就看到冰玉笛缓慢的回到了茉儿的身体里;

他们都震惊到无以复加,有几个甚至于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将他安置好”茉儿对玲珑道;

“是”玲珑答;

说完,茉儿快步的朝内室走去;

回到内室的茉儿,再也坚持不住,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吓得无双手足无措;

“我没事,不许声张,扶我去床上躺着,快”茉儿有气无力的道;

茉儿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这个时候她也毫无睡意;

接着吩咐道“让玲珑来见我,要快”

无双本来想告诉茉儿,玲珑去安置那只狐狸了;

但脑筋一转,这个时候,茉儿最重要,那只狐狸,她去安置;

茉儿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事情安排的乱七八糟的;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她只知道什么事情现在必须要处理;

“好,殿下先休息会,我马上去”无双说完就出去了;

茉儿躺在床上闭幕养神,她真的好累好累了;

不知不觉间她进入了梦乡;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床畔的玲珑;

“我睡了多久”茉儿疲惫的道;

“您睡了三个时辰了殿下”玲珑进来之后见茉儿进入了熟睡,就没忍心叫醒她;

“嗯,事情办好了吗?”茉儿问的自然是安置九尾狐的事情;

“按殿下吩咐,都已经安置妥当了”玲珑从容的回答;

茉儿虚弱的点了点头“那就好”

“派人叫古天绝过来一趟,我有事找他”

说完,茉儿又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她好累好累,她想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睡梦中,茉儿看到一个女人,她全身被冰雪所覆盖;

面容憔悴,嘴唇苍白,她的周围是一片白茫茫的冰雪,看不见天也触不到地;

她身边的一切仿佛都已经静止;

茉儿缓缓地靠近,待要看清这个女子的正脸时,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带离;

“她没事了你放心”依稀间茉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茉儿闭着双眼,虚弱的道“有你在,我肯定没事的”

玲珑将茉儿扶起仰坐在床榻上;

然后再从旁边的侍女手里接过软垫垫在茉儿的腰后;

一系列动作完成之后,玲珑带领其他殿内的侍女一起福了福身,退到了门外;

“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先走了”诡岩自顾自的收拾他的药箱;

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茉儿;

“谁惹你了?”茉儿不明所以的问;

“没谁”诡岩随意的道;

说着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茉儿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向一旁的古天绝;

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谁知古天绝这时候给她卖起了关子,无奈的摊了摊手算是回应;

“那个........”走到门口的时候诡岩又道“下次不舒服,早些让人告诉我”

茉儿这才算知道诡岩为何发脾气了;

可是诡岩并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这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走出和煦楼,来到御花园,诡岩才讲淡漠的表情收起,望着湛蓝的天空,嘴角微翘;

自言自语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句话包含了多少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十几年来,茉儿不在他耳边絮叨,他还真不习惯;

想着刚刚诡岩仓皇离开的情景,茉儿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诡岩怎么还是那么好玩”

茉儿的情绪阴晴不定,古天绝对她的想法都把控不准;

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你就不能对你师父好点?”

茉儿很是仔细地想了一下对古天绝道;

“对他那么好干嘛,我对他好他也会以为我是图谋不轨”

古天绝沉默了一会,将话锋一转“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茉儿疑惑的道;

他话题转得太快,她还没能适应;

“九尾狐”古天绝慎重的道;

“哦..”茉儿懒散的回答“你说那只畜生啊”

古天绝刚到嘴的一口茶差点给喷出来,畜生?也对;

接着茉儿又道“还能怎样,当宠物养着了”

古天绝有些机械的看着茉儿“留它在身边后患无穷”

这个道理茉儿也懂,只是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总比它在暗处更好解决;

再说了,就湖心亭之后,它也只能留在茉儿身边,茉儿根本就没有给他第二条活路;

“放心,有我在”她神情自若的对古天绝道。

这一刻,古天绝是内疚的;

“茉儿,我要怎样才能保全你”

这句话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茉儿知道也他在担心什么;

“这是命,没人能护得了我,你知道的”

她就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那么云淡风轻;

从她出生开始便注定的命数;

命运怎么安排她不知道,因此她从不愿意为明天的事情伤脑筋;

三年前,她就当自己死了,还能活着已经是不信中的万幸;

古天绝不知道怎样才能给茉儿安慰;

只能暗自叹气;

茉儿知道古天绝在忧虑什么,便道;

“古天绝,我是不是很没用,老是让你担心”

古天绝苦笑着“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

她当然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

血灵巫女的存在可以震慑妖界不假;

可外人不知道的是,她每使用一次法力,就消耗一分生命;

妖界一直以为只要抽取她所有的鲜血,她的能力将不复存在;

可是他们错了,大错特错;

鲜血是血灵巫女的能量源泉没错,但是.....催动鲜血效用的其实是她的寿命;

她的寿命就是血灵的药引;

茉儿不会武功,凡人面前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可但凡属于妖物,接触到她就必死无疑,任其掌控;

因为它们受到了茉儿体内气息的感应,她体内的血液就能压制妖物的戾气;

噬魂咒,是茉儿用冰玉笛造出的血咒;

它是一种邪咒,很霸道,不管是何种妖物,只要被噬魂咒控制,就完完全全的诚服于她;

不管它愿不愿意,她一将血注入尽它的身体,妖物这一辈子都会受到牵制;

只是使用噬魂咒的同时,施咒者将被反噬;

茉儿的灵力本就来源于她的生命,她每施一次噬魂咒,折寿一年,并且伤及元神;

茉儿没有说话,她安静的等待着古天绝发问;

“其实这次也没有必要使用噬魂咒,为何?”古天绝疑惑的道;

他就剩下她一个亲人,他才刚刚把她从地狱中解救出来,他不愿意她再受苦;

“它可是妖界九皇子,仅次于银姬的九殿下,只有这样才能震住他一世,妖界也就不敢再轻举妄动”

茉儿平静的道;

“而且经此一事,我们应该也有一段时间喘息,商谈对策”

“北国不是蠢蠢欲动么,这也是一个警醒”

“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其余两国自然会与西跃同仇敌忾,一起对抗北国”

茉儿头头是道的分析着;

古天绝还是有点犹豫的道“可是你的身体....”

他话没说完就被茉儿打断了;

“我有分寸”茉儿信心十足的说;

:“再者,诡岩医术天下无双,我没那么容易死”

想道诡岩茉儿嘴角就往上翘,说来,师父还真是从来没有教导过她半分医术;

她这声师父倒是喊了快二十年了;

等哪天空闲了,应该仔细审问他一番;

“又想到什么鬼主意去折磨诡岩了,看你那笑容,就知道他又得遭殃了”

多想无益,她做事向来有自己的原则,他想改变也改变不了;

况且,茉儿说的是事实;只要将这个消息放出去,四国的人都会知道;

到时候整个大陆的局面又将会改变;

西跃,是他们永远的领导者,是永远;

“师父成亲了吗?”茉儿没头没脑的问道;

提到这个古天绝也纳闷,这个诡岩他看不透;

诡岩的私事大多也不会告诉他,他只知道他能照顾好茉儿,这就就够了;

其他的事情,他也没功夫搭理;

“你是徒弟都不知道,我一个外人怎么知道这么多”古天绝好笑的说;

“那太好了,过几天我去给自己找个师娘”

这话古天绝都吓得不轻,暗自庆幸自己比这个妹妹大十来岁;

要跟她师父那样就大她几岁,遭殃的就是他自己了;

沉默...良久的沉默.......

他们谁都没有率先开口的意思;

但茉儿知道有些事情即使不提,也不代表不存在;

所以她直说道;

“妖界的事情,你不要再管,和煦楼的结界我已经加固了,妖界的人暂时靠近不了”

“那只畜生由我看管,你大可放心,还有.....”

茉儿顿了顿“玲珑我可以信任吗?”

她是有怀疑的,但是从玲珑最近的表现来看,比伏静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皇后在打什么算盘,她摸不清;

小时候,她很信任这位嫂嫂的,但是幕绝死后,她坚信古天绝是她唯一的亲人;

古天绝被茉儿问的有些恍惚“她可以信任”

只要他说她就信;

“三天前,玲珑来找我,说你有事情,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原来,她这一睡,又是三天过去了;

怪不得诡岩发那么大脾气了;

那种情况下,就算无双脚程再快,也要找得到他才行;

茉儿苦笑了一下,又不知道事情该从何说起了;

本来茉儿打算告诉他,让他不要把关于她的一切告诉皇后,她怕;

她是真的有些怕那个皇后;

关于血灵的秘密要是被泄露出去,那么西跃、乃至整个人界都将遭受重创;

那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方才看他那么笃定的说玲珑可信任,她就知道不论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既然如此她也不想再提“昏迷这么久,我忘了”

然后揉揉脑袋,假装强迫自己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既然忘了,就算了,你好好休养”

古天绝明显看到了茉儿眼神的闪躲;

只是,她不想说,他不去揭穿;

“对了,那个辰锋是谁?”

茉儿忽然想起来,近日里她老是听周边侍女们提到这个名字;

“他是你侄子,我的儿子”古天绝有些泄气的说;

“比你小三岁”

“你一直在和煦楼,和他没什么接触,而且西跃长子三岁便要离宫历练,想来你都还没有见过那孩子”

说完这些,古天绝的内心像是被什么堵住了;

茉儿从小基本都待在和煦楼,对她来说,何尝又不是一种幽禁;

辰锋已经独当一面了,茉儿没有一点映像,还有小夜,她应该也没有见过;

“那么大了?”茉儿惊讶道;

“是啊”古天绝思绪飘得有些远“还有小夜,也十七了”

见茉儿疑惑的望着他,他才恍然大悟的解释道;

“小夜是辰锋的妹妹”

“得空了我带他们过来转转,让你见见”

古天绝说起小夜跟辰锋的时候,语气眼神截然不同;

提到小夜的时候,他满脸宠溺,可提到辰锋的时候,他的眼神飘忽,神情也有些呆滞;

那种感觉说不上来,茉儿只当是辰锋从小不再身边的缘故;

“好”她爽快的答应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什么事?”他是当真给忘了;

茉儿嫌弃的摇了摇头提醒道“掩一.....什么时候给我送过来”

“该不是舍不得了吧”

“对对对”古天绝拍了拍大腿“把这事给忘了”

“那你现在就去给我把这事给办了”茉儿无奈的道“省的又给忘了”

“好好好”古天绝应承着往外走;

茉儿既然没有大碍了,他也该回去处理政事了;

每天都有一大堆的奏折等着他批阅,他也很头疼;

临到门口的时候,他背对着茉儿道“幽然,她很好”

说完就跨步离开了;

茉儿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楞楞出神;

最后喃喃自语道“她或许真的很好,只是幕绝的死我放不下”

九尾狐脑子飞快的转动着,他心里想的全是古女茉儿,那个妖女;

她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他连站立起来都没有力气;

甚至于到现在他都无法恢复人形,只能保持狐狸的形态;

而且连着几天都没有人来过这个鬼地方,她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在妖界历经千年,爬上九皇子的位置,他的手段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

他要做得就是忍,一千年来他所遭受的,还有比现在更绝望的场面;

只要他还活着,他就还有希望;

那天那个女人的戾气确实让他害怕,有生以来第一次;

或者是妖都会对血灵巫女有所忌惮;

只是他没有想到那女人竟然如此恐怖,眼里满是嗜血的味道;

他没有忘记他的任务,没杀他,那他的第一步棋也就成功了;

“九殿下还睡着呢”茉儿戏谑的声音自外间响起;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是什么滋味’九尾狐心想;

当茉儿出现在九尾狐的视线范围时,九尾狐周身的疼痛全部消失了;

他在房内桌椅旁,反复跳跃活动筋骨,以确定自己不是幻觉;

茉儿含笑,挥手示意了下门外的无双;

无双点了点头,慢步走到了九尾狐的身边;

直接上手,拧住了九尾狐的耳朵,按住让他动弹不得;

“九殿下,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一根一根的拔掉你身上的毛”

茉儿瞪大双眼看着那只一动不能动的白色物体;

九尾狐是何等的聪明,显然,茉儿的意思他明白了;

茉儿对无双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开;

那畜生楚楚可怜的小眼神,让她有些心软;

人说,狐狸最会揣测人心,果然没错;

眨眼的功夫,茉儿脚下就跪着魅惑众生的妖孽;

肌肤雪白透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比女人还要妖媚,举手投足间尽显魅惑;

就他那下跪的姿势,都让人心动不已;

要不说是个妖精呢,这张脸要在人界,不知道多少女人会为他神魂颠倒;

茉儿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她向来都不喜欢这种男人;

女里女气的,虽然好看,但总觉得欠缺点味道;

不过,一个妖精嘛,有人的皮相就不错了;

可是这位美男子心情像事不太好,一直拉长个脸,恶狠狠的盯着茉儿;

眼神若是能吃人的话,他现在已经把茉儿给生吞活剥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对他用的噬魂咒;

他猜想,只有那个魔咒才能让他生不如死,沦为她的傀儡;

对于噬魂咒,妖界的人都只是听说,具体会造成什么后果,只有这个妖女知道;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要危险得多;

茉儿也不恼,悠闲的左手托着腮,右手则轻巧的敲打桌面;

“我美吗?”现在的茉儿睚眦必报;

她抛出这样一句话,九尾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他就傻傻的看着茉儿,想知道她耍什么把戏;

“能让九皇子殿下如此倾心,小女子还真是荣幸”茉儿自顾自的接着道;

这只妖精包藏祸心,玩心计,她倒是要看看到底鹿死谁手;

妖她见多了,他这种极品倒真还是第一次见;

不好好的虐待一番怎么对得起这位皇子殿下;

“恬不知耻,不过是个弃妇,要不是因为你的身份,你以为你算什么”

九尾狐不再遮掩,眉毛轻佻挑衅的瞪着茉儿;

他尤其看不惯她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他就恶心;

要不是碍于她的身份,且受制于她,他真想直接上去撕碎她的那张脸;

关于血灵巫女有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那就是,历任血灵巫女自二十岁开始,容貌就不会再改变,直至死的那刻,也都不会有所变化;

这句话非但没有让茉儿发怒,反而把她给逗笑了;

她一边笑,一边说“除了活得没你们长之外,我就是个妖;而且是一只随时随地可以捏死你的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