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唐朝遗梦

更新时间:2020-08-12 14:56:02

唐朝遗梦 连载中

唐朝遗梦

来源:落初 作者:叶开 分类:玄幻 主角:高炜宝石 人气:

火爆新书《唐朝遗梦》是叶开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高炜宝石,书中主要讲述了:情花朵朵,玫香处处。前世今生,唐朝遗梦。萧祥,上市公司老总。有豪车!有别墅!有老婆!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一个小师妹,结果开启了一段穿越之旅。且看他如何和四大美人之一的杨玉环嗯哼~;和诗仙李白称兄道弟。历史上该发生的事都在发生,可却有些不同,是萧祥在改变历史,还是~他创造了历史,看过就知道。唐朝遗梦讨论群建立!群号:486703033.欢迎大家入群!各种吐槽!各种板砖!小弟统统接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

再次惊醒天已经发亮。

他翻身坐起,打量四周,确定是在车里面。心神定了几分。

刚才做了个噩梦,梦到在客厅里陪老婆看电视,电视上播的是范冰冰演的武则天,突然,杨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蹦了出来。

“当~当~当当!”

她似乎想给他制造个惊喜!

结果,惊喜变成了惊吓。

白雪愤怒的枕头砸了过来,他正要伸手去挡,突然沙发一塌,然后,惊醒了过来。

抬头往车外望去,顿时发了懵。

“车库门呢?谁把我家车库给拆了?”

他艰难的推开车门走出车外。感觉身体比昏睡前要恢复了一些,不过,还是疲惫不堪。

扶着车门喘了会粗气,一阵微风扫来——举目茫然四望,懵得不能再懵!简直是一脸懵逼。

哪有门?哪有车库?哪有家?

放眼望去,茫茫的草原一眼望不到尽头,除了齐膝盖深的青草什么也没有。

他身处的地方是个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晕,这是怎么了?”

他双手捂面使劲搓了搓,放开双掌!——景色依旧。抬起手臂放口里咬了咬……肯定了一件事——不是做梦。

“不是做梦!那我怎么会突然到了草原!”

百思不得其解。

转瞬!一丝笑容浮现,“老婆你也太狠了吧!不是连夜找了个直升机把我吊这了吧!”

这是他现在能想到的唯一解释。

四川汶川发生地震就这么干过,那是为了抢险救灾。白雪有个同学是直升机机师。

坐回驾驶室启动车子,首先想到的是车载导航。

这个地方他敢肯定没来过,只能指望导航。

“老婆这下应该气消了些吧!”

两夫妻吵架,打击报复总比一声不响要强。

他最怕的就是白雪刚坐进车的表情。女人如果是那样的表情,说明丝毫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我去~!”

他重重的拍了把中控台,恨不得一拳把导航砸烂!怒声道:“什么垃圾导航!这么平原旷野的竟然搜不到星?”

左调右试,最终放弃,还是搜不到星。

没卫星等于没导航。

这事必须得跟4S店投诉!下意识摸手机,一摸才想起手机没带!楞了那么几秒钟,轻笑出声,自己这是生得哪门子气?摸着方向盘思索,“开车瞎走吧!碰到人,找个人问问。”

启动车子,无意间瞥见油表的油掉了一大半,记得刚刚加满得油啊?不是油箱漏油了吧!急忙下车察看,却没发现任何地方有渗漏。

不管了,放手刹,重重的踩向油门。

草原视野开阔,蓝天白云,碧海晴天,风清气爽,车轮压过留下二道长长的车痕,这么好的牧场,奇怪的见不到牛和羊。

“还好我的车子是SUV款!”

这么想着把音乐调到了最大声。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开车走了阵,连鬼影子都没见着!什么心情也没了。

萧祥猜想应该是在内蒙或者是坝上,因为,草原——他就只带白雪去过这两个地方,去坝上那次好像还是为了吃烤全羊。

“呵呵!要碰到个农家乐,估计我现在能吃掉一头羊。”

他努力的香咽口水,忽然想起后备箱有水。

踩刹!停车!打开后备箱拿水喝。猛灌了几口,感觉更饿了,不过,精神倒好了一些。

仔细找了找,车上什么吃的也没有。

其实,也不是没有,有上次宴请招待剩下的两瓶茅台和两条蓝蒂软盒芙蓉王。可这些都不能填肚子啊!

他现在很饿,饿得能吃下一头牛。拆了包烟,发现身上没火机,在车载点烟器上把烟点着,猛吸了一口,开始香云吐雾!

前挡玻璃上白光一闪……。

他猛然抬头,眯着眼仔细看了看,侧前方好像有栋房子。

“YES!终于找到人了。”

他兴奋的一挥拳头,烟也不抽了,猛踩油门往房子直冲过去。

一间茅屋!连墙也是茅草搭建,还可爱的开了门和窗。

“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有这种建筑?”

车子越开越近,也看得更清楚,真是间茅草屋!墙都是茅草编织,真不敢相信,现在,还有这么穷的地方!

这几年,畅想科技在他的带领下慈善可没少做。汶川地震的时候,他还亲自带队去震区当过志愿者,内心暗暗在想,这户人家以后可以列为公司慈善项目的资助对象。

屋前有对老夫妇在劳作,女人在织布,男人在放羊。

刚才的反光应该是来自放羊的老头后背背着的竹竿上挂着的一块贝壳。

“嘀嘀~!”

他按了按喇叭!想引起对方注意。

劳作的两夫妇猛然抬头往车子望来,然后……

他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一幕……。

以前,有个朋友跟他讲,在甘肃的一些农村,有些村民见到汽车会使劲往山里面躲,像躲避怪兽一样,他还不相信。现在,他信了。

只见那男的把放羊的竹竿一丢,领着老婆就往屋子后面跑,转瞬跑得不见了人影。

“嗬~!这倒稀奇!”

他把车停好往村民家走去。

刚才跑开的两夫妇正躲在屋子后面偷看他呢!真是对既可爱又可怜的老夫妇。

他尽量把手脚露到对方能看到的地方,微笑道:“老乡!我是路过,别怕!我不是坏人。”

牧羊老头手上多了把锄头,一脸戒备神情的注视着他。

“我呢!想跟你打听个事,看你们这里有没有东西吃,能不能给弄点,我给钱!我有钱。”说着从后面裤兜掏出钱包。

钱包里的钱不是很多,只有一千块不到,全是红红的毛爷爷。昨晚回家加油的时候大概有数一数。

“弄啥呢!鬼叫个叫!”

牧羊老头见他没有恶意,把锄头靠在墙角跑出来埋怨。

两夫妻岁数都有点大,家里除了他俩应该没别人,要是有早出来了。

“老乡贵姓!”

“俺呀?俺姓何!”

牧羊老头Cao一口浓重的河南口音。

“何师傅你好!我姓萧,叫萧祥!出来自驾游迷了路。能不能在你家讨碗饭吃?”随手从钱包里抽出五张毛爷爷寄给何师傅道:“有碗白米饭就行。”

何师傅接过毛爷爷左看右看。此时,他的老伴也大着胆子走了过来。何师傅把五张毛爷爷递给他老伴过目,那眼神似是询问。老大娘对他摇了摇头。

不是连毛爷爷都不认识吧!

萧祥对老夫妇见着毛爷爷的表情比较纳闷。

这什么表情?谁见着毛爷爷不是眉开眼笑啊!哪会是这种表情?

心里面有点奇怪了,话说现在政府对少数民族的照顾政策挺多的啊!游牧民族也多半住帐篷了!?

他仔细打量两人的穿着,服饰比较奇怪,好像在哪见过?可又想不起是哪个民族是这种服饰风格?

“这个你拿回去。”

何师傅把钱递还给他。

他楞了一楞没有伸手接,一时没弄明白对方的意思。

嫌少?

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以前,他对这句话不是很了解,现在是了解了。

“白米饭没有,要是你不嫌弃,我家里面还有点剩羊肉,可以给你吃点。”

说完,何师傅推了把他老伴。

老大娘极不情愿的往屋子里面走去,走前还狠狠的瞪了眼何师傅,那表情敢情是舍不得。

过不一会儿,老大娘端着个破碗出来,里面有三五块羊肉。

羊肉什么佐料都没放,有点像水煮肉。

实在是饿了,他现在的感觉像是有十天半月没吃东西一样。尴尬的笑笑,老实不客气的从老大娘手上接过盛羊肉的碗,随手抓起块羊肉大嚼起来。

刚才是误会了,碰到了好心人,不要钱,还给羊肉吃。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嗯!好吃!”

他由衷的赞出声。

这味道比上次在坝上吃的烤全羊还要好。奇怪的是,羊肉好像连盐都没放。

“老乡!这是哪?”

他连吃了几块羊肉才开口问。打开矿泉水瓶喝了口水。

老大娘一脸好奇的注视着他吃喝,眼巴巴的看着他把羊肉吃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手中的矿泉水瓶。

过来的时候刚好腋下多夹了一瓶,他把那瓶水递了过去。

老大娘望了何师傅一眼,没敢接。

何师傅眼珠子一瞪,唆使道:“想拿就拿啥!”

从何师傅的这个表情看得出来,也对他手上的矿泉水瓶好奇。

老大娘望着他笑笑,伸手接过,拿手上左看右看,好像看见了稀奇宝贝。

萧祥笑笑,没有说话,心思全在手中碗内的羊肉上,连汤也喝得一滴不剩,吃完才注意到碗是没上釉的土碗,碗边边上尽是缺口。

老夫妇也真够节俭啊!

不是鄙夷,是种心酸。这种碗现在应该是没有人再当餐具用。

“老乡!这是哪?”

几块羊肉根本不够吃,他又不好意思再问,顾左右而言他,先套下近乎!熟悉了再开口不迟。

“这啊!虢州阌乡。”

“什么地方啊!”

何师傅重复了一句。

他还是没听清楚。

其实,也不是全没听清楚,而是什么州什么乡的两个字没有对应上,何师傅说话带有浓重的口音,听起来像“我的梦乡”,不由开口问道:“老乡!你会写吗?”

“俺不会!”

“那从这去最近的乡镇,就你说的果州还有多远?”

他只好改变个问法。

“最近的乡镇啊!那可远喽!得走上三天。”

何师傅伸出三根手指头比划了比划。

晕!开车要走三天,肯定油不够啊!也不知道这穷乡僻野的能不能刷卡?有点后悔刚才没接回那五百块了。现在,吃了人家的东西更不好意思开口要回来了。

“老乡!这附近有加油站吗?”

“加油攒!?”

何师傅疑问的望向他,好像头一次听到这个词似的。

这个表情倒提醒了他,开始意识到他们的穿着似乎不太像少数民族服饰,而像是……。

当初,他认为是少数民族,所以没太在意,聊天下来,发现两位老乡的穿着不像少数民族服饰,倒像是戏服。

想到“戏服”两个字,他立马意识到这戏服跟《武则天》里面的戏服有点像!难怪好像在哪见过,原来是在电视里面!

他的额头渐渐冒出了冷汗,想到了一个关键Xing问题,如果这是河南,一台直升飞机怎么可能吊着辆汽车飞得了这么远?

“老乡!今天是几号?”

“几毫?”

“今年是哪一年?”

“哪一年?”

何师傅似乎习惯Xing的重复着他的问话,重复过后似乎理解了,偏转头问旁边的老大娘,“今年是开元多少年来得?老伴,你知道吗?”

“开元二十几年来得?”老大娘拍着额头思索,不好意思的冲着他笑笑,“我也忘了准确是哪一年了,不是开元二十八就是二十九吧!”

“开元!!!”

他瞬间石化了,急声问道:“老乡!别开玩笑了,开元是唐玄宗的年号吧?”

“对对对,当今圣上正是唐玄宗李隆基,不过,小伙子,我跟你说,皇帝的名号可不是随便叫的,搞不好可是要杀头。”

何师傅一本正经道。

“不是吧?我穿越到了唐朝!!!”

种种不可思议流经心田,这下——他彻底发懵了!好像找到了答案,穿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