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铁血军魂之猎豹传奇

更新时间:2022-11-22 14:10:47

铁血军魂之猎豹传奇 已完结

铁血军魂之猎豹传奇

来源:落初 作者:平沙浩浩 分类:玄幻 主角:丛林望远镜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平沙浩浩的原创小说《铁血军魂之猎豹传奇》,主角丛林望远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金昊——他是中国陆军最年轻的上校,他是猎豹特种大队首任大队长,他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特战精英,他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优秀指挥官。他与队友在原始丛林、荒漠戈壁一次次与敌人机智的周旋、决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战斗奇迹。  本书围绕金昊、陈剑峰等一大批优秀特种兵丰富的战斗经历,以及金昊与林若兰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展开,真实再现了一位思维缜密、侠骨柔情、勇猛顽强的特种大队队长辉煌灿烂、富于传奇色彩的一生。  作为特种兵,他们为了保卫国家和人民甚至不惜牺牲生命,也许他们所做的一切永远不会为世人所知,也许他们的军功章只能躺在抽屉的一角,永远不能拿出来展示给世人,但是,谁敢说他们不是国家和民族的坚强柱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整整一个上午在平静无波中渡过。马克先生一直在靠背上闭目养神。马克夫人是个活跃的女人,拉着林若兰的手数说着自己年轻时的往事。直到现在林若兰才知道,马克夫人之所以一定要选择她来做翻译,是因为她那一口带着法兰克福腔的德语勾起了马克夫人的思乡之情。两个女人兴致勃勃的谈论起马克夫人的家乡,听着林若兰对自己儿时旅居生活的回忆,就连严肃的马克先生也不时发出愉快的笑声。

车队在高速公路上奔驰,金昊没有受到两个女人谈话的干扰,他在警觉着一切可能隐藏的危险。狙击手最喜欢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车辆,因为高速公路上弯道较少,加上车速快,只要命中首车的轮胎,整个车队就会撞成一团。如果直接命中油箱,成功率更大。他用单兵战术电台向车队下达命令:“各车间隔200米,注意两翼,保持时速80迈。”

14点30分,在经过一个收费站后,转上另一条高速公路,突然间,一种隐隐的杀气逐渐逼近。金昊和陈剑峰对视一眼,在证实对方也有同样的感觉时,立即紧绷起身体。“掉头,上国道!”随着金昊的命令下达,三辆车齐唰唰地原地180度转向,轮胎与地面接触发出刺耳的响声,后卫车变前导车逆行下了高速路,很快驶上国道。马克夫妇立刻紧张地坐直,林若兰微笑着轻拍马克夫人的手背,“不要害怕。”

陈剑峰笑了笑,宛如月光流水一般的宁静悠闲,他的语调也十分的悠闲安然,甚至有一些随意:“我们只是找到了一条更近的路,请不要慌张。”他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经过林若兰的翻译,再加上并无危险情况发生,马克夫人狐疑的向外张望片刻,靠在椅背上沉默下来。

潜伏在高速路边一所民房内的两个白种人气得狠狠踢了砖墙一脚,其中一个恶狠狠地道:“这群中国兵太鬼了,难道我们被发现了?黑熊,现在怎么办?”

被叫做“黑熊”的狙击手四处看了看,“这屋子的主人已经被我们杀了,不可能有人走漏消息,是他们疑心病太重,***,到嘴的肥肉跑了。他们肯定是上国道了,上尉,我们从这里抄近路去堵住他们,希望还没有被别人抢了先。”

车队驶上国道后,在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平静无事,这是一条比较僻静的盘山公路,一侧是湍急的河流,因为尚在枯水期,水流并不大。另一侧开路炸石留下的悬崖峭壁上,道路两侧所有适合作为狙击点的位置均超过射程,并不构成危险,主要的危险还是来自这条窄窄的车道,因为旁边高速公路的开通,这条路上车流量较小,只有一些躲避过路费的大型货车偶尔从身边经过。相对僻静的公路,很容易成为雇佣兵下手的地点。

对面车道高速驶来一辆白色雪铁龙,前导车上的龙飞立即警觉,“猎豹猎豹,注意雪铁龙。”

就在雪铁龙即将与前导车擦肩而过时,后车窗突然无声地摇了下来,一支狙击步枪的枪管悄然伸出车窗外寸许。“呯”的一声枪响,程小鹏的**枪管冒出一缕白烟,敌狙击手左胸中弹。眼看行动失败,雪铁龙司机猛打方向盘,企图横向撞击把老板车挤死在山崖上。金昊猛然一踩刹车,雪铁龙撞了个空,控制不住地一头撞在山石上。陈剑峰在刹车的同时抬枪就打,“呯”然枪响声中,雪铁龙司机眉心中弹。

此时后卫车也已停下,林杰和马平双手持枪慢慢靠向雪铁龙,车后座上躺着一个白人狙击手,左胸前一大片血迹,还有一口气。马平照着他的头部补了一枪,林杰一把抄过他的狙击枪:“靠,真他妈狠,居然用M82A1。”边说边把枪递给陈剑峰。

巴雷特M82A1反器材狙击步枪,是由美国巴雷特公司研发生产的重型SASR,M82A1具有超过1500米的有效射程,搭配高能弹药,可以有效摧毁雷达站、卡车、停放的战斗机等目标,因此也称为“反器材步枪”。

“保持警戒!注意搜索残敌!一分钟后脱离!”金昊冷静地声音出现在耳机中,队员在确认雪铁龙已不能构成威胁后,立即登车。枪声响起的同时,几辆过路的汽车就远远的停在两边,不敢开过来,确认没有人员被子弹误伤后,车队重新上路。雷鸣利用海事卫星电话联络当地武警驻军,请他们来善后。

马克夫人这次没有发出尖叫,她和丈夫脸色虽然苍白,却似乎已经开始信任这些保护他们的人。车开动以后,她反而开始安慰林若兰,“这没有什么,我们是安全的。”金昊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林若兰的神色,后者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微微松了口气,专心驾驶汽车。陈剑峰的视线从后视镜上移开,低下头摆弄着刚刚缴获的狙击枪。

站在远处山顶上的上尉和黑熊目睹了整个过程,一面暗自心惊于中国特种兵的机敏和果断,一面又庆幸1000万赏金没有被别人拿走。

“他们不会走夜路,”上尉看着地图指着一个小县城说:“今夜他们肯定会在这里投宿,我们的机会来了。”

黑熊略有犹豫,“他们人多,还是把猫头鹰他们一起叫来,有人分钱,总比把命送在这个国家强。”

国道似乎恢复了平静,再次开行一个小时后没有受到过任何阻碍,天快黑了。金昊看了看GPS,“各车注意,一个半小时后进入县城,在军供站休息,今天不走了。”

“明白!”前导和后卫车传来回应声。

“进入县城后注意警戒人群和高层建筑,发现目标直接射杀!”在进入县城之前,金昊下达了命令。

这是一座离边境线很近的小县城,大约有五六百户人家,军供站在县城里唯一一条大街的最南端。车队开上这条大街的时候已经是19点20分,路况极差,车队只能保持20迈的时速前进。县城里的人们已经吃过晚饭开始在街道上散步,三辆红旗轿车立刻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这里的人还从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汽车。小孩子们更是欢叫着追着红旗车跑,引得马克夫人打开车窗向孩子们招手,惊出了队员们一身冷汗,这时候如果对面哪栋楼房里埋伏着狙击手,后果不堪设想。

幸而此时车队已经开进军供站大门,因为门岗阻拦,孩子们被拦在门外,失望地看着从豪华汽车上走下来的人。

军供站的院子不大,可以并排停放十辆军车的停车场此刻空空荡荡,院子正中央有一个圆型小水池,水池中央有座假山。正对着水池的是一栋东西走向七层高的楼房。一名体态臃肿的少尉军官正从楼内向停车场跑来。龙飞和程小鹏快速下车,挡住了军官的去路,两个黑洞洞的枪口笔直地指着他,冷冷地说:“站住!”军官惊异地看着他们,应声停步。

其他队员立刻下车跑到老板车旁边,后背紧靠车门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单手插进怀里握住**枪把。陈剑峰告诉林若兰:“没有命令不要让马克夫妇下车。”

金昊下车走向军官,“证件!”

少尉瞄了一眼他的上校军衔,掏出军官证交给他:“首长,我们接到了通知说今天可能会有上级首长来视察,房间已经打扫好了。请问你们是……”

金昊扫视了一圈楼房的结构:“我的身份你不必知道。在二楼给我们准备五间向南的房间,现在你这里的安全由我的人接管,直至明天早晨我们离开。”他的声调中透露出严厉与冷酷,一身黑衣城市猎人作训服更衬托出他冷傲的气质。

少尉咽了一口唾沫,“是,我马上去准备。”他腆着大肚子向楼内跑去,边跑边叫他的副手们准备迎接贵客。

“灯泡架设干扰器,除了给我们预留两个通道外,屏蔽半径三公里内的所有无线电通讯。豺狼架设红外感应器。山鹰、冷箭寻找制高点建立狙击阵地。雷公、猴子关闭军供站大门,接替警卫员,熟悉地形。执行!”随着金昊一声令下,突击队员们立即散开执行命令。

军供站的大门关上了,被阻拦在大门外围观的人群发出“嘘”声,失望地四散而去。陈剑峰和龙飞把马克夫妇带下车,快步进了楼内,林若兰想跟在他们身后一起走,却被金昊叫住。

“晚饭以后马上回房间熄灯就寝,无论外边有什么声音都不准出房门,更不准开灯,明白吗?”金昊尽量把话说得徐缓而轻松。

林若兰坐了一天车,脑袋有点晕忽忽的,但听到这句话后迷蒙的大眼瞬间瞪到最大,“真的会有情况?”

金昊点头,暖暖的呼吸轻轻吹拂在她的发上:“我有这个预感。”

他的表情非常认真,林若兰偏头想了想问道:“可是马克先生和太太怎么办?需要我去陪伴他们吗?”

“不需要,会有人保护他们。好好待在房间里,别让我分心。”金昊轻轻握着林若兰的手,轻轻的摩挲,因为长期以来超强度的训练而长满硬茧的大手粗糙且温暖。最轻柔的触摸,却带来最强烈的感觉,她只觉得他的手指就像是带着魔力,轻轻抚过时,就在肌肤上留下一抹热烫。“记住了吗?”他轻问。

“你也要当心。”林若兰仰视着他,感觉到他忽然握紧她的手,浑沌的神智立即被一波波浪涛淹没,被他幽暗眼眸中惊涛骇浪般的真实情绪吸引。

正在架设红外感应器的马平悄悄捅了捅给他帮忙的雷鸣,尽量把声音压低问道:“雷队,咱们是不是快有嫂子叫了?”

雷鸣“嘘”了一声:“别东问西问的,干活。小心金大把你脑袋拧下来。”

军供站内没有其他投宿者,突击队占据了军供站二楼的整个楼道。陈剑峰让少尉把他的人集中在一处,要求他们今晚不准外出,少尉一迭连声的答应,在这样的小县城的军供站呆了一辈子,很少见到正团级军官,他只有唯命是从的份。

在军供站内吃过今天第一顿热饭热菜后,林若兰和马克夫妇按照金昊的要求回了各自的房间,很快熄灯就寝。然而对于突击队来说,漫长的夜才刚开了个头。

马平设好防御回来了,向金昊汇报说:“我以这栋楼为中心,半径300米环形布置了24个红外感应器,警报信号接收我设在单兵电台的B频道上,已经通知到了每个人。在楼前半径100米范围内,我布置了6颗D86式反步雷,遥控起爆,一号起爆器给了潜伏哨,二号给你。”

金昊接过起爆器打开主控键,六个绿灯依次亮起,地雷已经处于戒备状态。他收好起爆器,点头说道:“抓紧时间休息,后半夜上哨,睡觉警醒点。”他又在楼道里走了一圈,许明亮和程小鹏正守在楼梯口,看似悠闲地抽着烟,他们是今夜第一班岗哨。金昊回到马克夫妇隔壁的房间,陈剑峰也刚从楼外查过暗哨回来,正坐在床边拆卸那把M82A1。见金昊进房,压低声音说道:“外边都安排好了,龙飞第一班岗,今天夜里就等着他们进套了。”

金昊点点头,打开大地图铺在床上查找着路线。陈剑峰递给他一支烟,接着说:“我把行程向总部做了汇报,刚刚接到大本营的消息,杨欣欣携带一把88式狙击步枪失踪。大本营已经派出了搜索小组。”

“什么?”金昊吃了一惊,点着烟想了一会儿,“带着枪?她想干什么?”

陈剑峰埋头“咔嚓、咔嚓”地摆弄着M82A1,“你可能想不到,事发之后罗捷询问了女子分队的队员,安谨香香吐吐的说你找林若兰谈话的当天晚上,杨欣欣曾在女兵楼强行要求和林若兰谈话。”

金昊“噌”地从床边站了起来,手中燃烧了一半的香烟被他狠狠地拧成缕缕烟丝,“她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他的眉头拧在一起,猛然间意识到他对林若兰的保护即不到位也不周全。他很快冷静下来,指着地图说道:“如果是追着咱们来的,在国境线这边她一定不会出现。你来看,这个位置有一条毒贩常走的小路,她执行过几次缉毒任务,对这里相当了解,一定会走这条路出境。通知搜索小组,在这里设伏抓捕!”

“军人未经许可携枪出境,不管原因是什么,一律视为叛国。”陈剑峰慢慢吐着烟圈,“我已经通知大本营,务必在境内拦住她,希望她还没有在错误的路上走得太远。”

“你刚才说她带着88狙?”金昊又点燃一根烟,抽着想了一会儿道:“携带狙击步枪只会有一个目的,通知所有队员,出境以后一旦发现杨欣欣的踪迹,不必报告,立即击毙!”

陈剑峰沉吟片刻后笑道:“也好,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他的嗓音轻柔,可是言辞之间,却闪烁着杀伐决断的冷酷。

“不谈她了,”金昊又在地图上看了一会儿,计算着路程说道:“按今天的速度,明天15点左右就到边检站了,后边的路就全靠我们自己了。抓紧时间休息吧,夜里等着看戏。”

陈剑峰一笑,把武器归整好,和衣卧在床上。

金昊抽出**打开保险插在怀里,又把突击步枪放在腿侧,也和衣往床上一躺,陈剑峰已在邻床发出轻微的鼾声。

午夜一点,上尉和黑熊已经在军供站对面一株茂盛的大树下趴了五个小时,他们的四个同伴已经到齐,“这个军供站地形并不复杂,警卫部署一目了然,我们还在等什么?可以进攻了!”一个脸上涂了油彩,穿着伪装服的高个子白人着急地说道。

“猫头鹰你急什么?里面的是中国特种兵,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们干掉,再看看。”黑熊悄悄地指着紧闭的大门:“门后看不出有潜伏哨。”

猫头鹰不屑地笑了,“这群中国兵是笨蛋,制高点没有观察哨,也没有布置火力点,有什么可怕的。直接杀进去,1000万美金就是我们的!”

“他们肯定有狙击手,要是找不到,我们全成了靶子。说不定那家伙正瞄准我们呢。”黑熊缩了缩脖子。

“他们的狙击手在睡大觉,这里是中国,他们认为我们不敢强攻,别废话了,快行动吧。”猫头鹰不耐烦了。

上尉再观察了半个小时,里面还是没有半点动静,他慢慢放了心,看来猫头鹰说得对,中国兵在睡大觉。

他一挥手,“上!”

猫头鹰带着另一个脸上涂着油彩的黑人从正面窜了出去。三步两步跃上围墙,动作极快地跃下地面,没有发出任何响动。

“五点钟,红外感应器发现生物反应!”马平的声音出现在耳机里。

随着这一声报告,金昊立即睁开了眼睛,仿佛从来就没有睡着一般:“全体静默!上消音器。狙击手进入阵地,潜伏哨原地警戒,雷公、豺狼进入攻击出发线,其余队员待命,把人放进来,行动!”

马平和雷鸣从二楼两侧的窗户飞身而下,猫一般落在楼外水泥地面上,立即背靠墙踞枪瞄准等待。龙飞和第二狙击手林杰快速进入楼顶狙击阵地。一直伏在楼前花坛后的耿国辉不动声色地慢慢抬起突击步枪。许明亮和程小鹏蹲踞在楼门两侧一动不动。金昊的耳机里接连传来“到位”声,所有队员已经就位。他和陈剑峰在二楼窗后静静地观察。

闯入者蹲在墙根下踞枪隐蔽,在确认自己没有被发现后,猫头鹰轻轻“哼”了一声:“笨蛋,连巡逻哨都不设。看来他们都睡死了。”他叫了一声同伴,“杰克,发信号让他们进来,我们发财的机会到了。”

黑人吹了一声口哨,立刻留在外面的上尉等人跃墙而入。

“猫头鹰,你们从左翼进入。拉里多,”上尉轻声叫着一名黑人说道:“你的小组从右翼进入,谁先得手每人多分给他50万美金。黑熊原地潜伏,建立狙击点。行动吧!祝我们好运!”猫头鹰“嘿嘿”一笑表示接受。

四个穿着美式丛林作战服的人影从隐蔽地窜了出去。

“三点位置,两个,距离20米。”马平的声音再次出现。

“九点位置,两个,距离15米。”雷鸣也发现了目标。

猫头鹰向杰克指了指楼房外墙,“从这里爬上去,从窗口进入,我一直在观察,这几个窗口曾经有灯光。”

黑人点头,有力的十指立即抓住外墙的砖缝向上攀爬,与此同时,拉里多的小组也正在向大楼入口靠近。

“行动!”随着金昊一声令下,马平一跃而起,漂亮的短点射后,黑人高大的身躯立刻重重掉在地上。猫头鹰被吓了一跳,本能的翻滚着隐蔽在花坛后,背后悄悄伸来一只大手,耿国辉左手伸出用力捂住他的嘴,右手手腕一翻,手中的军刺把他送上了西天。

与此同时,拉里多和他的同伴一左一右的向楼门摸过去。在他们一脚踏进楼内时,程小鹏打了个手势,许明亮打开强光手电筒对准他们的眼睛照了过去,雪亮的光柱立刻把两人照的两眼发花,什么也看不到了。就在关灯的一刹那,程小鹏和许明亮扑了上去,两把锋利的匕首捅进了两名雇佣兵的心脏里。

黑熊和上尉通过夜视仪看到楼前的搏斗,被吓了一跳,“该死的,有埋伏,快撤!”黑熊压低声音道。

“五点钟,猴子、灯泡搜索残敌,冷箭、雷公火力压制,其他人原地待命。”

程小鹏像只灵活的猴子,不动声色地突然发动,连续翻滚着,冲到距离黑熊较近的假山石后隐蔽。许明亮利用停车场上三辆红旗车体的掩护飞快地向五点钟位置迂回。

黑熊发现了许明亮在急速向他的隐蔽地奔跑,M24式狙击枪口立即指向他的必经之路。耿国辉、雷鸣一个箭步跃出来,突击步枪密集的点射中,铺天盖地的弹雨让黑熊本能的低头隐蔽,等到再抬头时,突然发现对手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

“分头逃,到约定点会合。”上尉说完弯着腰准备逃跑,程小鹏已经到了他身后,左手从背后猛的托住他的下巴,往怀里一带右手一挥,匕首锋利的刃切开了他的喉管,他立刻如一摊烂泥般瘫在地上。黑熊的手指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板机,许明亮从他身后一跃而起,双手抓住他的头用力一扭,咔嚓脆响声中,扭断了他的颈椎。

“清除!安全!”耳机里传来程小鹏的报告声。整个战斗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无声无息的结束了。

“换岗!”金昊低喝一声。他在心底轻吁了一口气,心想:“这一夜算是过去了。”

后半夜平静地毫无悬念,但金昊和陈剑峰心里都明白,真正的大战在国境线外等着他们。

一夜安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明,清澈的晨光投入室内,空气里带着露水的湿气和淡淡的薄雾。林若兰猛然坐了起来,抬手看表居然快七点了。昨夜睡得太死了,外面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真的有人来偷袭吗?难道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房门被轻轻推开,金昊轻巧的跨进室内,见她坐在床上发呆,他的唇角不经意的微微扬起,“睡得真香,就算半夜里被人扛走都不会知道。”沉稳而温和的声音低低地传到她耳内,语气中饱含着的宠溺不可思议地让她平静下来。林若兰抬头看他,清澈如水的眸子让金昊的心微微一动,他很快慑定心神,微笑着伸手亲昵地揉乱她的发,“快起床洗漱,下楼吃早饭。”

下了楼,林若兰才了解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胖少尉正带着几个人在擦洗楼门口的血渍,他一脸的哀怨,心里不断地嘟囔着,这几尊瘟神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只一夜的工夫他门前就多了六具尸体,还是外国人的。这一地的血也不知道有没有爱滋病毒。

县城的武警驻军很快接到通知前来处理尸体。车队在8点整重新上路,马克夫人与丈夫讨论起发动机设计的问题,两人甚至像两个孩子般就一个问题争执不下,这种专业话题林若兰插不上嘴,得以一个人对着车窗外的风景梳理自己纷乱的思绪。

不可否认,从最开始的单相思到后来的排斥,再到现在的逐渐接受,她正在被金昊深深地吸引着。三十岁的金昊沉淀了男孩的浮躁和青涩,眉宇间散发着成熟男人独有的睿智。这样的男人,该是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呀!总是在夜晚,她会想起那个深刻的面容,她开始关注有关他的一切。他的事业,他的执着,军事会议上睿智的谈吐,指挥战斗时冷静的思维,面对困境时不虞的风采,这个男人的成熟、自我、灿烂、落寞,只有沉醉其中,你才会懂。

她终于相信,这个浑浊的世间,竟真有这样的男子,可以给女人爱和梦想的希望。

爱上他就应该了解他的内心,他的追求,人生真的有比苟且重的多的事,往往需要一种精神,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思绪被车轮轻微的震动打断,林若兰看向正前方,视线正好在后视镜里与金昊相遇,她急忙避开。正在开车的陈剑峰眼中波光一闪,很快就恢复了如水的平静。

一路顺利,车队在14点30分到达了边防检查站。

这个边检站四周丛林环抱,一栋面南背北的二层小楼,楼顶上有一个旗杆,五星红旗正高高的飘扬着。楼前是一个篮球场,一条柏油马路是通往境外的贸易干道。这个边检站不是主要的边境口岸,只驻有一个班的兵力,对于突击队来说却相对安全。。

车队刚驶到边检站岗哨位置,林中有人影晃动一下,是个武警狙击手。“这是哪个部队的笨蛋,还有1000米就被我发现了。”陈剑峰不满地低声说道。金昊哈哈一笑,拍拍他的肩膀下了车,迎着跑步过来的武警班长走上去。

边检站一切正常,龙飞带着程小鹏和林杰下车警戒,其他队员开始给汽车加油,补充给养弹药和淡水,队员们有条不紊的做着一切,无声而配合默契。15点整一切准备完毕,车队就要穿越国境线了。

突击队员们自觉地面向国旗列队站好,整齐划一的敬上庄严的军礼,齐声大喊:“再见,我的祖国!”

林若兰觉得自己的鼻子在发酸,一股炽热的暖流在她的胸中不断涌动。面向国旗,她敬上了自己有生以来第一个庄严的军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