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归仙

更新时间:2022-11-21 13:07:07

归仙 连载中

归仙

来源:阅读云 作者:龙少争锋 分类:玄幻 主角:萧王总管 人气:

《归仙》是龙少争锋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归仙》精彩章节节选:故事主人公于萧,南阳书院的书院里的故事和一些历程故事保证精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萧从杨先生那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时近月末,空中月光也是晦暗不明,一道月牙挂在半空,空中群星闪烁,习习凉风吹过,远处房舍之中,隐隐透出点点灯光,树影重重,空气中充斥着一种宁静、祥和的气息。

手里小心翼翼的捧着书册,于萧心中却是久久不能平静,杨先生借给自己的并不是什么科举出题所采用的四书注疏之类,而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一本经典之作。

南华经。

南华经为传世道家三经之一,却并非科举出题的范围,被那些文人当作阴阳玄学之类的杂书。在南阳书院中,也只是置于书库之中,勉以充数。只是杨先生赠与于萧的这本南华经,书页已经被翻得很旧了,显然经常研读,并不像那些书生,只是把经书摆在书架之上,闲暇无事之时借以谈玄。

“有上进之心是好的,不过上进心过重,就容易偏激,投机钻营,才华再高,也只是一个骨子里透着卑微的小人,南华经虽然并非科举经典,却是调心入静的上佳之选,什么时候你心彻底静下来,不再在乎名利之时,才可钻研真正的经世之学。”

赠与于萧经书之后,杨先生在于萧临走之时,语重心长的向于萧说了这么一番话。不过这一番话倒是让于萧有些糊涂了,难道大家读书做学问,天不亮就起床,大清早的来书院受罪,不就是为了出人头地,金钱名利吗?难不成大家都想错了?

本来,于萧想向杨先生问清楚的,只是最后,见杨先生露出了疲惫之色,也就把这些疑问咽了下去,埋在了心底。

每月的月末,于萧都会回家一趟,把一月的工钱拿回家给母亲添补家用,而这个月,不只是王总管良心发现还是怎么的,居然没有克扣工钱,比平日里多出了十几文钱,让于萧高兴了好一阵,便在城中买了一点糕点,三十日下午的时候,于萧把事情交代完,揣好银钱和糕点,也就出城,向曲水镇的老家走去。

曲水镇离河阳县城有二十余里,大路沿曲水河蜿蜒而行,倒不用担心迷路,路上还经过一个几里方圆的小湖泊,有些好事的文人墨客在湖中游览之后,见湖水清澈见底,青天白云倒映其中,波澜不兴,湖面光滑如镜,特题名为明镜湖。

不过于萧更留恋的不是什么水天一色,清风明月的美景,而是湖边游弋的三寸来长的银色小鱼,肉质细腻,吃起来很是适口,于萧小的时候,父亲还带于萧到湖边捕过鱼,初尝那种小鱼时鲜美的味道,也成了于萧心中不可多得的美好回忆。

只是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

午后的天空中,铺满了厚重的阴云,天地之间,都变得有些昏暗起来,充斥着一种沉闷的气息。曲水河中,河水缓缓流过,河边的芦苇一动不动的站立着,水面上,不时有几条银色的小鱼跃出水面,泛起一圈圈涟漪。

于萧在土路上走着,心中有些焦急,这次出来的急了,竟是忘了带伞,摸了摸背上的包袱,其中有给母亲买的糕点,还有杨先生送给自己的经书和裱起来的字,要是被雨淋透了,那可就让于萧后悔都来不及。

看着眼前不时贴着地面闪过的雨燕,浮在空中震着透明翅膀的蜻蜓,路边别说人烟村舍,连棵老树都没有,下了雨,非得淋个通透,于萧一边加快步伐,一边暗自祷告,那个被自己暗地里骂了多少遍的老天爷一定要原谅自己,等自己回家再下雨,若是被雨淋得伤寒了,这个月的工钱,就又打了水漂。

说穿了,于萧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体力还是差了一些,快行了一阵,已经是累了,喘息着在路边坐下来休息。

天空之中,依旧是黑压压的阴云,只是空气变得更加沉闷起来,眼见着,就要来一场暴雨。

一路急行,于萧竟是走到了明镜湖,不远处的连接着曲水河的湖面水波不起,河边的芦苇一动不动,于萧只感觉心中莫名其妙的烦躁起来,拿手扇着风,看了一眼空中的乌云,寻思着是不是赶紧走,说不定在暴雨来临之前还可以走到镇上避雨。

正想着,突然轰隆一声,平地一声惊雷,天地之间,满是刺目的电光!

于萧心中不禁一凉,这下玩完了,自己包袱中的糕点,还有书本笔墨,还是没有逃过一劫。

还没有回过神来,于萧眼前,却是出现了一副让他永生难忘的景象。空中的乌云,忽然疯狂旋转起来,片刻之间,已经是变成一个巨大的漏斗,又仿佛是龙卷云,从九天之上垂落下来,云脚低垂之处,正是曲水河畔的明镜湖!

天地之间,狂风顿起,飞沙走石,于萧猝不及防之下,竟是被吹倒在地,滚了几滚,翻到路边的一个树坑里,才稳住身形。

仿佛末日来临,眼前昏黑一片,肆虐的狂风卷起灰尘草叶,在于萧耳边咆哮着,看不清任何东西,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这浩荡长风。

陡然间,漫天的狂风一定,竟是凭空停了下来,沙尘草叶落了于萧一身,还不待抱怨几句,在于萧的目光中,不远处的明镜湖上,一道明亮的水柱围绕着冲天的华光升起来,灿烂的云霞之间,竟然隐隐站着一个人影!

这人看不清身形,包裹在万道华光之中,一出现,漫天肆虐的狂风就停了下来,下一刻,明镜湖中,又是几道明亮的水柱升起来,化作咆哮的水龙,翻滚着逆天而上,冲入遮天盖地的乌云之中。

乌云之中,传来一声冷哼,仿佛直接在于萧的脑海中响起,冷哼过后,于萧只感觉头脑中嗡的一声,如同万针攒刺,剧痛之下眼前一黑,身体一软,竟然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随后,于萧身边再度出现了浩荡的长风,耳边狂风呼啸,眼前恢复清明的时候,自己竟然站在了半空之中!

再仔细一看,脚下却是软绵绵的水波,托着自己的身形,身下,一条长河铺在地面上,一片水泊明镜一般,紧挨着还有几个村落,昏暗的天幕下看不真切,正是曲水河与明镜湖!自己居然来到了天上!

身边,背对着一个身穿白衣白裙的女子,云鬓高耸,肌肤欺霜胜雪,芊芊素手中,擎着一只小指粗细的竹枝,青翠欲滴的竹叶上,还沾着几滴露珠。白色的衣衫在风中拂过于萧的面孔,传来了一缕淡淡的幽香。

自己这是死了吗,还见到了仙女?

在于萧眼中,与自己同处半空的女子,自然是飞天仙女了。

空中的黑云豁然一卷,几道水龙当空惨叫一声炸开,化为漫空的水珠落下,那些水珠落到于萧身边不远处,自然而然的飘闪而过,两人身上,竟是没有沾上半点雨珠。

空中黑云接着豁然一变,凝聚成一道长长地黑色云阶,云阶的尽头,则是一座高耸的魔门,斑驳的石门呈现出一种紫黑的色彩,仿佛翻滚的血池,其中爬满了狰狞的骷髅,惨白的骨架上燃烧着幽绿色的鬼火,嘶吼着,滔天的怨念、杀意几乎凝成了实质,空气都变得凝重起来。

看着这道魔门,于萧眼前一暗,一幕幕恐怖的景象纷至沓来,尸山血海,百世轮回,天地血雨,连带着呼吸的空气,都充满了血腥味。无数扭曲的恐怖鬼影,从腥风血雨中爬出,向着于萧发出阵阵狞笑。

忽然,眼前的景象一变,神志重回清明,只见那白衣女子转过身来,手中那根翠绿的竹枝,对着于萧一点,于萧只感觉心神仿佛被清洗了一般,无比的清澈,魔门之上,纷繁的鬼影,再也不能撼动于萧的心神。

于萧感激的看了这个女子一眼,只见她约莫十**岁年纪,巧目盼兮,青丝垂肩,秀美绝伦,眉心一点朱痣,给人风华绝代之感,但此时却是秀眉微蹙,似乎有些担心,语气中还略带一丝歉意,对于萧说道:“你没事吧?实在对不起,把你牵连进来。”

声音如汩汩清泉,在于萧心中流过,只感觉清凉了许多,于萧回过神来,慌忙回答道:“没事,没事。”一时间竟是语无伦次。

女子向于萧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随即转身对着云端的魔门,朗声说道:“小女子在此修炼,与前辈无冤无仇,奈何苦苦相逼?”

天地之间,忽然响起了一阵狂笑,伴着这一阵狂笑,连空中的乌云都震颤起来,于萧只感觉脚下的水垫一阵颤动,几乎要散去,眼前的女子也是浑身颤抖,手中的竹枝拿捏不住,差点落在地上。

狂笑过后,那座高耸的魔门之中,走出了一个一身黑袍的年轻人,长发披散,面孔显现出一种妖异的苍白,一双瞳子竟然变成了血色,腰间挎着一个朱漆葫芦,上面画满了扭曲的黑色符文。这人负手从乌云凝结的云阶之上一步一步走下来,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我看上了你手中的那一根树枝,只要你把它交出来,答应与我春风一度,共享鱼水之欢,我自然会放过你。至于这小子,死在我的手中,也算是他的造化了。”

黑衣人顿了顿,冷笑着说道,“否则,我就只有花点力气,从你手中把这根树枝夺过来,之后采补元阴,废去你的修为法力,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黑衣人看着两人,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无边的霸道,不容人质疑反对,好像掌握终生生死的神王。

听到这里,于萧的心不由沉了下去,看样子,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眼见就要在劫难逃了,看这个黑衣人刚才搞得昏天暗地的景象,自己逃出去的希望,几乎为零。生死之间,于萧放不下的却是自己的母亲,没有了自己,等母亲年老体衰,可如何是好?

“敢问前辈是谁?”

黑衣人闭上了眼睛,微笑着说道:“我乃天魔宗长老,风九幽。人送别号九幽公子。”

话音未落,于萧敏锐的感觉到,眼前的白衣女子又是浑身一颤,似乎风九幽这个名字有无穷的威慑力,许久,白衣女子竟是转过身来,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对于萧说道:“小弟弟,是姐姐连累了你,待会儿姐姐会尽力为你争取一线生机,你能不能逃的性命,就全凭天意了。”

听着白衣女子言语间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亲人,居然要尽力为一文不名的于萧争取一线生机,于萧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感动,自己从小丧父,多受人欺辱,会尽人间冷暖,自然可以听出女子话语中的那种关切与歉意,生死之间,心中不由一阵激动,所有的心结全部放下,一股热血升腾起来。

“管他什么人物,拼了就是,大不了一死而已!”于萧看了一眼空中的黑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白衣女子嘴角忽然浮现出一丝解脱的笑容,高声说道:“我虽然修为不济,却也不会屈从于前辈淫威,前辈若是想要小女子和这件法器,就凭修为来取吧!”

话音未落,于萧只感觉脚下的水柱猛然一动,两人身形已经升到云端,白衣女子手中的翠绿竹枝上明绿色的光华流淌出来,在两人身外凝结成一道道的三尺光剑,一股青色的气流,从水柱中渗透出来,汇入光剑之中,明绿色的光辉越发的浩大,映的半边天空都变成了绿色。

从远处看去,天地之间,无数细细的绿光从草木、河面、湖面上升腾起来,融入九天之上青绿色的剑光之中。这一刻,于萧身边的白衣女子仿佛是青帝木神,世间万木之主,浩荡的绿光,透着一种生生不息的意境,化为了漫空的绿色波涛。

女子手中的竹枝一挥,身外层层叠叠的光剑分开,汇成一片绿色的洪流,向伫立在云端的风九幽汹涌而去。

风九幽戏谑似地叹了一口气,弯腰坐在云阶之上,摘下腰间的朱漆葫芦,说道:“我这辈子,最不愿干的事就是欺负女人,不过有些贱人总是想方设法的让我欺负,我也就只有勉为其难了。”

这声音仿佛直接在于萧的耳边响起,然后,于萧面前,白衣女子身形一颤,竟是倒退一步,摔在了于萧怀里,七窍之中渗出了血丝,在白皙的肌肤上显得分外的刺眼。

对面的风九幽,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晃了晃手中的葫芦,似乎根本就没有出过手一样,那道威势无匹的绿色洪流尚未来到他的面前,已经是寸寸断裂,一道道的青色剑光当空一顿,竟是瞬间消散!

只见风九幽轻轻一挥手,空中的乌云越发的阴沉,乌云之间,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九天,刺啦一声,击到了于萧两人脚下的水柱上。

一声巨响,宛如雷鸣,在耳边响起,之后于萧眼前一花,眼前全是刺目的晶光,耳边轰鸣不止,脚下已经是失去了所有的支撑,无奈的向下坠去。

耳边又是狂风呼啸,根本睁不开眼睛,于萧心中涌起了一种无力的感觉,那个自称风九幽的人,举手投足之间,就是风云激荡,翻天覆地,自己根本无法抗衡,这是怎样的力量?昨天见到舞阳公主挥手打出一柄飞刀深深没入墙壁,原本还惊骇不已,可和眼前这等景象比起来,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于萧死死的抓住手边的那一片衣角,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忽然一震,极速下降的身躯骤然停了下来,随即扑哧一声,身边激起一片水花。

四处望去,却是从空中落下,掉到了曲水河边的芦苇丛中,于萧和身边的白衣女子,身上都沾了许多泥水,看上去狼狈不堪。不及多想,于萧用力拉起身边的女子,拖到了河岸上,这个姐姐看样子已经晕过去了,若是在水中待得时间久了,弄不好会窒息而死。

白衣女子的身体触手之处冰凉,冰雕一般,于萧却无暇欣赏外露的春光,连忙戒备的站起来,看着坐在岸边的黑衣人。

风九幽饶有兴趣的看着于萧,仿佛看着待宰的鸡鸭,讥笑道:“自己都是生死不知,还有心情顾忌别人,你这小子,不会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吧,小小年纪不学好,当真该死!”接着看了一眼水边的白衣女子,一股狂风卷过,已经是把这个女子挪到了自己身边。

女子从空中落下时,已经是身受重伤,衣衫不整,经风九幽作法之后,原本不整的衣裙变得更加凌乱,衣衫沾湿之后紧紧的贴在肌肤之上,玲珑的曲线若隐若现,胸前春光乍现,于萧虽然未经男女之事,也是看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风九幽张开双臂,白衣女子身形从地上飘起,已是扑在了他的怀中,抱着温柔的身躯,哈哈一笑,对于萧说道:“算你三生有幸,今天九幽公子就先给你示范一番,你看了公子的私密之事,待会儿杀了你,也不算滥杀无辜了。”

风九幽张开惨白的手指,拉着白衣女子胸前的衣襟,陶醉似的闭上了眼睛,正待拉开衣衫,忽然传来扑哧一声锐物入肉的声音,风九幽妖异的脸上,怪异的笑容登时凝固。

黑袍下,一只如玉的素手紧紧的握着一段翠绿色的竹枝,而风九幽的背后,则透出了一抹翠色。

白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用手中的竹枝刺进了风九幽的小腹,转头看着于萧,目光中透着一股决然,喝道:“快走!”

随后,女子手中的翠绿竹枝上,层层叠叠的绿光涌出来,将两人包裹成一个绿色的光茧。

而层层的绿光仅仅是迸发了一个刹那,就立即衰落下去,一团漆黑的雾气,仿佛是天地初开前,混沌中永恒不变的那一抹黑暗,从绿色的光茧中爆发出来,一个白色的身影,甩了出来,落到了于萧的面前。

那团漆黑的雾气升腾到半空之中,重新化为人形,依旧是披着黑袍,脸色惨白的风九幽,重新化形的风九幽,眉宇之间透出了一股森森寒意,仿佛是要毁灭这片天地的太古魔神。

“你居然伤了我,很好,很好,你居然为了救这个小子,不惜爆碎经脉和我同归于尽!原本还想收了你,做我的一个小妾,现在看来,当真应该让你形神俱灭!”

风九幽站在虚空之中,语气中透着滔天的杀意,整个天地瞬间黑了下去,身后,一座斑驳的门户再度显现出来,高高的耸立在虚空之中,其上攀附的魔鬼,身上泛起了一层层的血光,似乎要择人而噬。

于萧俯身扶起扑倒在地的白衣女子,心中却涌起了一股难言的凄楚,看着空中的风九幽,扶着白衣女子昂首站起来,怒道:“想杀就杀,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白衣女子依着于萧,忽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对于萧说道:“我很欢喜。”

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落到于萧心中,却是猛然一颤。

“好,好,好!”风九幽连吐了几个好字,疯狂的笑着,“死算什么,我要把你们两个喂了血葫芦中的三千血鬼!日日经受万鬼噬魂之苦!”说着,拿起手中的朱红葫芦,用力拔开了瓶塞,翻转葫芦凌空倒下来,一片黑水从葫芦口中咕嘟咕嘟的冒出来,直冲九天,铺展开来,在空中凝结成一片片的黑云,竟是把漫天的乌云都迫开,黑云之中,鬼影重重,磷光点点,一只只鬼爪伸了出来,天地之间,到处都是凄厉的鬼啸之声。

“去死!”风九幽当空一声怒喝,黑云之中,无数的扭曲鬼影窜出来,宛如一个个扒了皮的人形,浑身上下笼罩在一片血光之中,向着河边的于萧两人,疯狂的扑下来。

刹那之间,于萧只感觉天都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到处都是凄厉的鬼叫,到处都是恨意滔天的怨灵,无数的阴灵,涌上前来,似乎下一刻,自己就会变成碎片。

忽然,无尽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一抹光。

这一抹光,仿佛是太阳跳出地平线,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轰然跃出,万物朝阳,将世间的黑暗驱离。

在铺天盖地的鬼影将于萧两人淹没的刹那,于萧背上的包裹之中,一片明亮的如同太阳一样的光辉迸发出来,一副卷轴,从包裹中灵蛇一般窜出,在于萧面前豁然展开。

杨先生赠与于萧的那副“神”字,此时,却是悬浮在虚空中,大放光明,好像真的有了自己的神识一般,凌空一震,虚空之中萌发了一股磅礴的吸力,层层叠叠的鬼影惨叫着,如同扑火的飞蛾,涌进了卷轴之中。

随后纸质的卷轴化作片片碎纸纷飞,空中,一个一尺来高的神字耸立在虚空中,周围无数的光带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这个字越发的高大,变为了一人多高,最终竟是当空一收,变成了一个光芒四射的人影。

这个人影,身披五彩霞衣,华光万道,瑞彩千条,手掌宛如玉质,面孔却看不真切,悬浮在空中,面对着凭空而立的风九幽,然后,伸出手指,凌空一点!

一道拇指粗的细小光柱,呈现出黑白相间的色彩,仿佛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瞬间来到了风九幽的面前。发出这一击之后,这个人影似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化作点点流光,消失在天地之间。

在光柱到来的那一刹那,风九幽仿佛动了一下,又似乎心神被摄,发呆一般,木木的看着这一道细细的光柱,凌空而至,没入了自己的眉心。

下一刻,风九幽的额头,猛然一涨,整个脑袋,竟是凌空爆裂!

空中黑云中剩下的阴灵同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整个天地间,风云变色,于萧只感觉耳中一痛,两道温热的液体从耳道中溢出,随之天旋地转,眼前一黑,身体晃了几晃,与白衣女子一起,摔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风九幽手中的朱红葫芦凌空飞起,所有的黑云,骤然收缩,重新化作一片黑水钻入葫芦之中,接着,身后高耸的魔门中冒出来,凭空一震,无尽的黑雾从其中奔涌而出,将风九幽的无头身体一包,笼入了漆黑的魔门。

一丈来高的魔门倏然收缩,消失在虚空之中。

空中的乌云,仿佛被压抑了很久的洪荒巨兽,陡然疯狂起来,天地之间,狂风四起,河面奔涌起来,闷热的气氛一扫而空,一道纵横天地的电光闪过,伴着一阵阵惊雷,豆大的雨点,噼噼剥剥的降落下来。

雨,终究还是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