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冥纸鸢

更新时间:2022-05-23 23:40:38

冥纸鸢 已完结

冥纸鸢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剑舞幻灵 分类:玄幻 主角: 人气:

《冥纸鸢》为剑舞幻灵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刻画着美妇化纸的冥纸鸢,本身就带有诡异的味道,没想到在诡异的背后,竟然还有恐怖的诅咒和可怕的预言,每到夜半十分,它就会旋 转着飞向半空,并且发出幽怨的吟唱—— 纸鸢飞,风欲追,云来腾空力尚微,转来高去终须静,一丝愁断梦不回—— 纸鸢落,意难平,触目凄凉陷迷情,满地黄花掩玉骨,因爱成痴血洗清—— 主角:凌琪倪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倪恒回到房间之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根本就睡不着觉。在他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好像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种感觉的产生主要是听了凌琪的话之后,在他的脑际产生了一些疑问——“凌琪说真的见到了女鬼,难道真的有女鬼么?难道关于冥纸鸢的诅咒和预言是真的?”

倪恒不禁想起小时候,爷爷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爷爷曾经对他说:“恒恒,你看到这个冥纸鸢了么,千万要记住,不能对着冥纸鸢说出任何不恭敬的话,否侧就会有灾祸降临到咱们家,说出不恭敬话的人,也会被女鬼附身,一生都不要想摆脱。”

那时候,倪恒还是个孩童,除了觉得有些害怕之外,并不能感受到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时至今日,他依然不相信爷爷的话是真的,因为这么多年以来,家里根本就没有任何闹鬼的事情出现,因为所有的人都是在冥纸鸢面前,毕恭毕敬,谁都不敢多说一句话,似乎这就是高压线,谁触碰了,就会魂飞魄散一般。

可是凌琪确实在冥纸鸢的前面说了不该说的话了。这么说来,凌琪是不是就会遭受到冥纸鸢的诅咒和惩罚呢?

倪恒抬手,扶了一下额头,暗想:“倪恒,你真的不应该让凌琪去看那个冥纸鸢,说起来都是怨自己,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倪恒忽然想起凌琪在来家的路上,就一个劲的说可能会出什么事情,难道女人的第六感真的这么准么,难道真的会出什么事情么?

想到这里,忐忑不安再次袭遍倪恒的全身。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他一个劲的给自己找借口,寻求心里安慰,好让自己的心情尽量放松一些。

倪恒忽然感到一阵口渴了。他下了床,穿上拖鞋,找到杯子和水壶,想要倒一杯水,可是水壶里面竟然是空空如也。倪恒不禁皱了皱眉头,嘟囔了一句:“这个保姆,怎么睡觉前不把我的水壶倒满水呢。”

倪恒感到口渴难耐,于是开了灯,走出了房间,只见朝着餐厅走去。想要走到餐厅,必须要经过供奉冥纸鸢的偏厅,倪恒快走到偏厅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

这是什么?倪恒赶紧按下电灯开关,整个偏厅瞬间亮如白昼。

“啊——”

倪恒的眼光下意识的向着地上一看,竟然发现保姆倒在地上。倪恒一阵惊骇,只见保姆死相狰狞,头顶上有一个巨大的窟窿,还不停地向外面冒血,保姆的双目充满仇恨地瞪着倪恒,似乎带着深重的怨气,死不瞑目一般。

“天哪,这——这是怎么回事?”

倪恒吓得脸都白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推。他的目光从死去保姆的尸体上移开,向上看得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偏厅供奉的冥纸鸢不见了。

“冥纸鸢哪去了,难道被小偷偷走了么?”想到这里,倪恒率先想到的是凌琪:“哎呀,凌琪会不会发生什么危险?”

倪恒想到这里,赶紧就往楼上跑,当他跑上楼的时候,忽然看到在走廊里面,有个白色身影背对着自己,白发披肩,身形扭曲,还发出幽幽的吟唱——纸鸢飞,风欲追,云来腾空力尚微,转来高去终须静,一丝愁断梦不回——“这是——”

倪恒看到这个白色的背影倏地飘进了凌琪的房间,他虽然害怕,但是为了保护凌琪,他也不得不鼓起勇气,直接来到了凌琪的门口。

倪恒看到门开着,他伸着头向里面一看,只见屋子里面没有一丝灯火,他按下开关,可是灯光却没有照理亮起,房间里除了凄冷的月光,一切都是暗淡。倪恒将目光率先投到床上,上面依然没有人。

“凌琪呢?”

“你来了——”

这一迷离而玄幻的声音从阳台传来,真是令倪恒吓了一大跳。他能够听出来,这声音是凌琪的,可是又不像是她的,她的声音怎么跟女鬼一样似得呢,简直就跟从另外一个时间传来的一样。

倪恒听的头皮发麻,全身颤抖。他壮着胆子一步一步的挪到阳台前,向里面一看,只见凌琪正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手中扯着长线。他顺着长线向上望去,只见长线的劲头是一个纸鸢。

倪恒能够看出凌琪放的风筝就是冥纸鸢。“天哪!凌琪这是在干什么,她怎么能把冥纸鸢拿出来,跑到这里放风筝呢,刚刚在偏厅发现的保姆的尸体难道是她杀的么,要不然,她怎么会把冥纸鸢拿到这里来玩呢?”

“凌琪呀凌琪,你这哪里是在玩放风筝,你简直就是在玩命啊。”

“你傻站在哪里干什么,来呀,跟我一起放风筝。”凌琪话语之中,含着些许幽怨,声音如此缥缈,如此迷幻,像极了影视作品里面,女鬼发出的声音。

倪恒颤颤微微地冲着凌琪说:“凌琪,你说,偏厅死去的保姆是怎么回事?”

“我要放风筝,就去拿冥纸鸢,正好被保姆看到了,她拼命想到阻止我,没有办法,我只能送她去另外一个世界了。”凌琪慢慢的扭转头,冲着倪恒阴气沉沉地窃笑,说:“倪恒,你不是很爱我么,为什么不来跟我一起玩呢,你来呀,快点来呀,这里风好大,你再不帮我,我可要生气了,难道你也想要让我送你去另外一个世界么?”

听到这话,倪恒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了一般,他猛地向后退了几步,生生瘫坐在地上,用手指着凌琪,下巴咯哒了半天,半天才吐出一句不完整的话来:“人——你杀的?”

“谁阻止我放风筝,谁阻止我玩冥纸鸢,就得死,这个保姆死的活该——”凌琪看着放飞在天空的冥纸鸢,开始纵情而又诡异地笑起来,笑得令倪恒感到瘆人,感到发毛。

“纸鸢飞,风欲追,云来腾空力尚微,转来高去终须静,一丝愁断梦不回——纸鸢落,意难平,触目凄凉陷迷情,满地黄花掩玉骨,因爱成痴血洗清——”凌琪旁若无人的开始吟唱,而且她的歌声越来越大,似乎唯恐别人听不到似得,只是她的声音太过凄凉,让人听了胆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