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宇文山记

更新时间:2021-01-09 06:24:03

宇文山记 连载中

宇文山记

来源:落初 作者:周褚 分类:武侠 主角:惠屠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宇文山记》是周褚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惠屠,书中主要讲述了:洪武年间,燕王朱棣奉命征服女真各部,途中遇到旷世奇才,江湖人称‘东海神算子’霍江,此时的霍江不到而立,却与燕王一见如故。霍江运用五行八卦之术助朱棣收服女真各部,将其划入大明的版图!朱允炆为帝,不久朱允炆开始撤藩,朱棣得知准备开战。建文得知霍江才能,就派大批武林人士前往刺杀。宇文惠多次保护霍江,两人日久生情,终成眷属。公元1402年朱棣取缔朱允炆,在应天称帝,改元永乐。朱棣论功行赏,因霍江屡建奇功封为“宁国公”赐朱姓-朱丰。十年后,朱丰积劳成疾,不治身亡,留下妻子宇文惠与孩子朱谦-字隐之。朱谦受母亲宇文惠的教导,侠义心肠,性格豪爽,天资聪明,古灵精怪。因母亲和父亲的原因,朱谦从小就认识江湖上的诸多前辈。受宇文、霍家的宠爱,故天生傲气但心地善良。因幼事与太子交好,成年后帮助皇上撤藩,消灭建文余党,在剿灭建文余党过程中,朱谦心生恻隐放了建文后代并与建文之女结为夫妻。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刺杀失败后,霍江越是觉得因尽快结束战争!

次日,霍江找到宇文惠,二人相聚城外河畔!

“过几天我将与燕王商定南下事宜,这次南下必定是危险重重,不过事情若是办好就有望在两年内击败建文,结束这场战争。”

霍江深情的看着宇文惠。“今日一别,可能就是永别,你我虽然相识不久,但也算一起经历了生死,如果我这次能平安归来,我在何处寻你?”

宇文惠答到。

“我与戏班一起,戏班去哪儿我去哪儿,我也不知下一次我们会在何处相见!”

“既然如此,宇文姑娘今后要自我保重。江湖险恶,孤身在外,多多留意!”

霍江话音刚落。宇文惠从怀着拿出一枚金簪递给霍江。

宇文惠羞涩的说到。

“这是我家传金簪,今日送给你”

此时宇文惠就暗暗下定决心要和霍江一同南下,但是她知道霍江一定不会同意让自己一起南下冒险,决定悄悄跟踪霍江一同前去。霍江握着宇文惠的手,互相深情的看着对方。微风徐徐,杨柳依依,波光粼粼。不久霍江离开,宇文惠望其远去,手里拿着霍江送的宝玉......

霍江密见军中朱棣!

“参见殿下!”

“快进来.....众侍卫先退下!”

朱棣已经知道刺杀之事!

“我听说有人刺杀你,没事吧?”

“多谢殿下关心,歹徒已经全部击毙,今日前来是向殿下商议南下探秘之事!”

朱棣问到。

“你有具体的计划吗?”

霍江自信的说到!

“我早已安排亲信在建文军中,他是武林人称‘地下游龙’的苏由,此人江湖经验丰富,轻功更是了得,前段时间来信告诉我,他把建文后军的情况以打听清楚。为避免信息泄露,他把建文的布军情况用我教他的‘九宫密码’打乱,只要我取到就能破解得到情报。”

“那情报现在何处?”朱棣问到。

霍江对此事早有安排!

“河南--汝宁府,此事事关重大我必须亲自去取,我取到之后立刻破译,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建文的布军情况告知殿下。”

朱棣万分喜悦!

“好,江乃我福将也!需要什么帮助吗?”

“我不日将南下,我南下的消息,望殿下能最大限度的保密,这次对我的刺杀失败就必定有第二次刺杀。我们要造成我一直在京师的假象麻痹敌人,这样我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敌方军情,早日战败建文。”

“好,还是你想得周到,这次南下凶多吉少,需要士卫保护吗?”

“多谢殿下关心,此次去的人不宜多,我选几位得力的好手一同随行即可。对了陛下,在我南下的这段时间里军事活动照常进行,可以更加猛烈些,让敌人把精力放在前线,我在敌后也可方便行事。”

“军中勇士随你挑选,不必忌讳。针对建文的军事活动我会加紧安排。知府的空缺我会秘密找人代你,后方也会全力配合你,你就放心去。”

“谢殿下。”霍江跪谢,眼有泪光。

霍江去!

“来人,召各位将军前来大帐!”朱棣命到。

此时夜幕拉下,霍江回到府衙找来邹云和秦汉商议南下之事。

“此次南下,事关重大,我们必须尽可能的麻痹敌人,让他们觉得我还在京师,我们用什么办法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霍江问到。

“乔装打扮呗,我办成公子哥,秦汉办成马夫,师叔年纪小于我,可以办我的书童。”邹云说笑到。

“恐怕行不通,城内无人不知霍大人,守门士卫无人不知秦汉,这样出城极易被发现。”秦汉分析到。

邹云调侃到!

“看你平日少言寡语,分析事情有条有理,不错不错,师叔你那里找个的聪明蛋?”

“好了邹云,秦将军是实在人,对人礼貌些。秦汉说得对,我们要出城就得改变我们现在的样貌!可是要如何改变呢?”

这时邹云灵机一现“对了师叔,那宇文姑娘不是在戏班吗?戏班里不少改装换面的法子,我们请人帮我们稍加改造不久可以了吗?”

“你说得对,我们可以试试,如果他们不答应的话我们也不要强求,因为此事稍有不慎就会给他们召来杀生之祸。”霍江说到。

“师叔是在担心宇文姑娘吧!我们可是早就看出来了,是吧秦汉?”

“你说你怎么没个正形,一天到晚吊儿郎当,胡说八道。等回到神岛,我定告知你师傅,到时别怪我不给你求情......如果我没猜错这次你也是偷偷逃出来的吧?”霍江问到。

“我......我没有,我是奉师命来帮助师叔的!”

这时霍江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那,我师兄这封信上说他有一个叫邹云徒弟的偷偷离开神岛的,不会是你吧。”

“啊!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师叔,那我师傅在信中怎么说?”“不会让我回去吧,不不不,我不回去了,好不容易出来,现在回去一定会被师傅责罚”

“哟,‘文扇公’还有害怕的人呀?”秦汉笑到。

“去去去!”

邹云向霍江恳求到。

“师叔你想想办法,我现在不能回去呀!如果现在回去我肯定被关禁闭,那个洞,黑漆漆的,你是知道的呀!还记得我小时候给你背了多少黑锅吗,看在我为你背黑锅的份上你就帮帮我吧,求你了师叔!”

“好吧,其实前几日我已经向师兄写了一封平安信,告诉他把你留在我身边,将功补过。今天我已经收到回信,你师傅让你今后听我的,把这个事情办好了我就同你一起回去一次,替你求情。”霍江笑答到。随便把回信给了邹云。

邹云笑到。

“师叔够义气,我听你的,嘿嘿,终于可以在外面多待一段时间了。”

“好了,我们商量一下如何告知宇文姑娘,戏班又如何帮助我们,具体事项我们双方还要商讨。不过我们的身份只能让宇文姑娘知道,这样戏班其他人也没有心里上的烦恼,做起事来也更加自然。”霍江说到。

“秦汉,你想办法告知宇文姑娘看看她有没有办法帮助我们,不过不得惊扰他人。”

“是,大人。”

次日清晨,秦汉素装来到悦来客栈单独找到宇文惠告知实情。

“这件事我得和班主商量一下,我们在此已留数日,不日将离开此地,前往别处表演。我们出城之时应该可以带上你们,随同出城。”宇文惠说到。

“好,在此多谢姑娘,此事有了消息你通知我便是,告辞!”秦汉说罢就离开了。

傍晚,戏班演出结束,宇文惠找到胡班主说到“胡班主,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姑娘不必客气,有事请说吧!”

“我有几位朋友想出城,他们身份敏感,容易暴露,希望我们能帮忙带他们出城。”宇文惠说到。

“姑娘,此人是霍江霍大人吧?”

“胡大叔你怎么知道?”宇文惠问到。

“老儿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这点我还看不出?......你放心这个忙我帮......后天我们就要出城,你让你的朋友在明日丑时悄悄来到客栈,我与他们商量出城一事。”胡三说到。

“好的,谢谢胡大叔,不过此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其他们知道。”宇文惠叮嘱到。

“放心吧,我知道。”

说罢!宇文惠来到二楼自己房间,关上门,打开窗,轻轻一跃飞上房顶,不久来到衙门,告知了霍江出城计划。

次日丑时,霍江、邹云、秦汉悄悄来到悦来客栈,在一客房中待到胡三,宇文惠一起商量出城具体事宜。

“各位大人好!”胡三作揖说到。

“你怎会知道我们是当官的?”秦汉问到,并看着宇文惠,以为是她泄密。

胡三看此情景解释到“霍大人在前几日巡街时我见过,两位在大人身边那因该是当官的人。宇文姑娘并未告诉我什么,是我自己猜到的。”

“胡大叔,我们没有恶意,这位是秦汉将军,他是军人,向来如此,请胡大叔见谅!”

“没关系,人在江湖小心行事本是应该,没有大碍的。今晚我为三位大人乔装一番,我保证明日你们就是另外一个人了。”胡三自信的说到。

“你们放心,胡大叔的乔装术很是厉害,我们戏班重要的装扮都是胡大叔做的。”宇文惠高兴的说到。

“好,那我先来,看看这位大叔的乔装术!”邹云抢先到。

邹云和霍江被打扮成一个驼背的杂工,秦汉被打扮成一个大胡子的车夫。真是难以辨别,不知真假,三人互看自觉好笑。

次日清晨胡三召集戏班众人收拾戏具。

“爹,怎么多了三人?”胡文庆问道。

“哦,我忘了告诉你,这是我新招的佣人,帮着一起整理,我们也可快一些到达下一站,冬天快来了,我们抓紧时间南下吧。”胡三说罢就去组织了!

“哦,知道了!来大家快搬吧!”

不久戏班众人来到城门下。

“诶诶诶,你们干嘛的?”一守城士卫吼道。

“这位官员,我们是江湖卖艺的,现在出城到别处表演。”胡三弯腰客气说到。

“哦,是这样呀,兄弟们检查检查。”几个士卫开始检查,当看到秦汉是,一个士兵觉得眼熟,走向秦汉。“你怎么这样眼熟。”一士兵说到。这时秦汉有意低头回避。

“这位军爷,一点心意,请收下。”胡三给带头士兵说到。

士兵拿着银两笑着说到“不错,不错。来呀放他们走吧。”

“谢谢军爷,谢谢军爷!来呀快走,快走。”这是秦汉等人才放心下来。

出城前一夜,霍江密信朱棣自己出城的时期,朱棣以找人代替。

出城十里后胡三命戏班向前,留下霍江、秦汉、邹云、宇文惠。

“三位大人,现在已经安全了,接下来老儿就帮不了各位了”

“多谢大叔!大叔将来有何打算?”邹云问道

“江湖卖艺,四海为家,没有什么打算。”

“好,那就此别过.......再会。”霍江说到。

“再会、宇文姑娘。”三人说到。霍江深情的看着宇文惠,宇文惠也十分不舍。

几人分开,霍江等人直去汝宁府。

戏班一干人等带到一客栈歇脚,班主发现宇文惠一路上无精打采,知道她的心思。

晚饭后胡三来到宇文惠的房间,敲门问到“姑娘睡了吗?”

“还没!”宇文惠开门,“胡大叔,进来坐。”

“胡大叔有什么事吗?”

“孩子,这一路上我见你无精打采,是不是生病了?”胡三问到。

“没有,我好好的,没有生病。”宇文惠回答到。

“那你就是在思念家人吧?或者说你是在想着霍大人?”

“哪有?”宇文惠羞涩的回答到。

“哈哈哈,孩子,这没什么,我是过来人,这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天经地义的。近日我看你时不时的拿着一块玉佩看来看去满心欢喜,我就大概知道了。”

“什么都瞒不过胡大叔!”宇文惠羞涩的答到。

“你既然喜欢他为何不和他一起去呀?难道霍大人不喜欢你吗?”

“也不是,我们相识不过几日,如果我和他一起去,岂不,岂不......”

“哎!这世间的夫妻有几个是真心真意的?有几个能白头偕老的?大多都是互相喜欢但又碍与世俗礼教而分开。之后的很多年都在后悔!所以呀,姑娘你们既然相互喜欢何不在一起呢?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是荒灾的流民,只是一个叛逆的大小姐。”

“胡大叔知道了,为何还留我在戏班中?”

“你是好人,心地又善良,一个人在外也不方便,留你在戏班中也有个照顾。”胡三答到。

“姑娘,你并非凡人,不可能永远留在戏班的。离开吧,有缘我们定会在见面的。”

“可是,胡大叔,你们照顾我这么久,我不能一走了之呀!”

“姑娘,人生匆匆皆过客,能有几人伴君老呀!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我分离也在情理之中。你去寻找能陪伴自己一生的,我也会为你高兴,如果你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耽误你。”胡三眼有泪光。

“胡大叔!”宇文惠也眼有泪光。

次日清晨胡文庆来到宇文惠的房间里,发现房间空空如也,只留下一张字条“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有缘自会与大家再会,勿念!”

胡文庆告知众人!众人觉其,心生伤心,便问胡三缘故。

“宇文姑娘因是寻到了家人要与家人团聚,怕我们难过所以不辞而别了!大家因该为宇文姑娘感到高兴才是呀!”

宇文惠快马加鞭的去追霍江等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