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风云录之斩龙诀

更新时间:2020-10-17 11:31:28

江湖风云录之斩龙诀 连载中

江湖风云录之斩龙诀

来源:落初 作者:梦随本心 分类:武侠 主角:庄主武功 人气:

《江湖风云录之斩龙诀》是梦随本心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江湖风云录之斩龙诀》精彩章节节选:江湖风云变幻一场仇杀?一个争斗?到底是什么原因?又隐藏了什么秘密?一个少年怀着仇恨之心,踏上了江湖之路。师从名门,能掩盖他的暗黑之心吗?他选择的道路又是什么?是正?是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此以后,林枫修炼的更加勤奋,几乎可以用废寝忘食来形容,可是修炼的进度依旧不快,总是好不容易聚起的真气莫名的又消失了,他隐隐觉得是不是自己同时修炼斩龙诀缘故,才导致他进度较慢,却又敢肯定,一样是父亲留给他的,另一样是师父传授,他一样也不想丢,就一股脑的修炼起来。

这种情况,整整过了一年半的时间,林枫修习的玄冰鉴凝结成的真气,才能过凝结成冰,修炼完第一层,已经快到两年时间。

两年时间,这个时间已经整整比孟云烟晚了一年多,进度之慢,在孟云庄绝无仅有,前面的一年中,孟贤还偶尔抽个时间问问,过了一年多,他就在也没有询问过,这种修炼武功的天赋,已经对林枫彻底失去了信心。所以当林枫修炼完第一层找到他的时候,他勉强提起一点精神,把惊雷剑法和惊鸿电闪步说了一遍,就再也没有多做解释,也许在他的心理,就算他把这两门武功解释的再清楚,再明白,到头来还是没有一点用处,这小子的简直可以说是朽木不可雕也。

林枫察觉到孟贤的失望,在他心理也就慢慢打消了,向孟贤吐露自己就是林青宇之子的事实,他学到了惊雷剑法和惊鸿电闪步以后,就刻苦修炼起来。

这一天,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清风徐徐吹来,让人觉得真是心旷神怡,林枫却也是无心欣赏,这半年来他也无时无刻不在练。他不能停,,因为他只要一停下来,脑中就会不知觉的想象林云庄那晚的惨状,杀戮、鲜血、亲人的惨死,那血腥的场面无时无刻不在他的心头环绕,在他脑海中浮现。他心中似是默念着什么。他的剑握的更紧了,剑也舞的更急了。

忽然,他听到背后有人喊了一声,他停了下来,从刚才的幻想中清醒过来,他慢慢转过头。

只见孟云烟笑盈盈的站在身后。只听她笑盈盈的说道:“木师弟,你这个惊雷剑法,练的不对,来,来,让师姐我来教教你。”说完,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林枫望着她那俏丽的脸庞,少女青春和靓丽在她脸上展现的淋淋尽致,他和孟云烟年纪相若,平时里也走的最近,林枫虽然年龄上比孟云烟大上几天,但孟云烟从小就跟着孟贤学习这类武功,进展速度比林枫快了不少,这时猛然间被他从后面一喊,有些不知所措,半晌嬉戏的道:“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是师兄,你才是师妹。”

孟云烟道:“你小子是不皮又痒了,连我这个师姐也不叫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提起粉嫩的小手向林枫身上打去,林枫呵呵一笑,轻巧的避开了。

她和林枫年纪差不多,都是小孩子习性,这两年的相处,见面除了打闹,就是天天为了谁大谁小争个不停。

孟云烟看他避开,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小手挥舞的更加紧了,两人在追逐半日,都停住了脚步。

孟云烟看了他那漆黑的眼眸中似乎有隐藏中一层淡淡的忧伤,轻咳两声道说:“这部惊雷剑法,名字虽然叫做惊雷,但却不是似你这样一味求快,拼命求狠,有些招式却也是要慢些好,有些就需要忽快忽慢。这惊雷剑法最精妙的部分却是越慢越好,你知道吗?”

孟云烟从小在这长大,她进度破快,孟贤对她又是倾心教授,对于这套惊雷剑法的精意早就烂熟于心,他看林枫练的不对,这时就得意的说给林枫听。林枫听了,怔怔的站在哪里,也没有说话。

孟云烟看他不说话,又对着他说道:“惊雷剑法中雷鸣一惊一式是慢中忽快的,风雷徐下却是忽快忽慢。”说着,她拿起手中剑把这两式又演示了一遍。

林枫看的真切,心中暗暗点头,嘴上却说道:“这些我都知道,刚才只不过是我胡乱练的。”

孟云烟笑道:“也不羞,胡乱练的,怎么还那么用劲,都快把剑握断了。”

两人又争吵了几句,不一会就都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林枫每天白天修习,孟义庄的内功,剑法,轻功,暗器,夜深人静时就会默念斩龙诀,领悟斩龙诀的微言大义。

修炼下来他同样面临刚开始修炼的问题,进度慢,出奇的慢。

玄冰鉴这门武功对于初学者来说,修习的难度较低,进度也比较快,可是对于林枫来说,却是一个麻烦的开始,玄冰鉴能凝结水为冰是一门阴寒的内力,可是斩龙诀正好是一门至阳至刚的武功,两者正好相克,以至于每次林枫好不容易修炼出一点玄冰鉴真气,再修炼斩龙诀,被斩龙诀生生的消除了无影无踪。

这斩龙诀是修习内功是至刚至阳,剑法讲究却是是大巧重工。

孟义庄的武功路子却是以轻巧为主,有些道理还与斩龙诀略有冲突。

比如惊雷剑法讲的是天下武功,皆有技巧,技多胜技少,技快胜技慢。如此可力弱胜力强。

斩龙诀中却讲的却是天下武功,唯在劲力,劲力强处,虽慢却能胜快。

他虽然聪明,却毕竟年幼,有些道理,也是不太明白,也不敢去问问孟贤,也放不下父亲传授的斩龙诀,当下一股脑都练了起来。

前几年,在外人看来,他进境反而最慢,莫不说几位师兄了,就连和大师兄的徒弟也是不如。

孟贤两年来又数次考察他的武功,感觉他的武功进境之慢,实在是超出想象,他怀疑木林是不是对他传授的武功没有理解,就把武功的精华要义又单独讲了一遍,谁知过了一年以后,进境依旧不大。

如是再三,他心中烦闷,十几年他所收的徒弟之中,品德还都不错,就是练武的资质差了一点。

这些年孟义庄由于后继无人,在江湖的地位也渐渐下降,已经是大不如前了,江湖中多是忌惮他的武功,才把孟义庄勉强排在三庄之内。

本来他看木林天赋极高,没想到这竟小子竟然对武功如此没有天分,一套玄冰鉴第一层,整整练了两年才勉强尽得要领,轻功,暗器也是一塌糊涂,更不要说什么五行八卦了。连刘强的新收的弟子领悟的都比他强,这也创了孟义庄诸位弟子的记录了,真是没有最差只有更差。

孟贤想到此处,也不禁长叹一声,三年以后,本来又到了招徒大会,孟贤也是心灰意冷,竟不愿再招。

后来,他渐渐对木林失去了信心,就再也没有去查看他的武功。

待到第四年时,他玄冰鉴修炼完第二层,斩龙决也已经修习完第一层,武功大进,内力大增,感觉剑法修习也有了进步,有心想给孟贤说说,又怕孟贤查过之后失望,就没有在说出来。他又用了半年把斩龙决第二层也修习完毕。

时光如梭。林枫在孟义庄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五年,这五年来,他日夜苦练,日子过的十分辛苦,其他人看他年纪较幼,虽然武功进境很慢,大家也没有觉得什么,除孔玄和李江河外,对他都是多有照顾,特别是周凯和孟云烟,周凯天性活泼,和林枫年纪相差不大,和林枫最是能谈的来,孟云烟和他年纪相若,也是经常在一起玩耍,吵闹。日子虽然过的平淡,却也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林云庄的惨案在林枫的心里也慢慢淡了许多。只是在午夜梦回的时候还能清楚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父亲把自己送到密道口的神情、那个暗无天日的地道,还有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夜里一个孩子黑松林中枯坐,他在等待着什么,又等待来了什么。他等来是一团火光和一段深夜的逃亡。他甚至能够幻想起父亲惨死的情景和林云庄内誓死不降的气势。

世上有些事真的能忘了吗?也许能,也许不能,也许只有在午夜梦回的灵魂深处,才会真正的知道。

三省堂,这座孟义庄中有名的大殿,是根据孔圣名言一日三省吾身中演化而来,这座大殿外表雄伟,门前写着三省堂三个大字,这座大厅着落在孟义庄的中央,不是重要的事务一般情况下不对外开放,这时只见孟贤和褚玉一左一右坐下,下首男男女女站着数名弟子,正是刘强、常山、赵辛、高亮、周凯、林枫及孟云烟。

林枫看到这座大厅,不由得想起当年拜师的情景,他抬眼又看见了那幅画,那个男子依然孤独的坐在山前,微微叹息,古琴放在不远处,却无人弹起。看到这,他又一种伤感涌向心头。

这时,只听孟贤高声道:“再过一个月,就是十年一度的风云大会,风云大会是风云门门主上官亮举行的,每十年一次,他见识广博,品评天下武功,编写江湖风云录,武林之人,一登他江湖风云录,立刻是身份飞涨。你们都要好生准备。我先定一下此次比试的规矩,不论亲疏过往,技高者胜。”

“这次大会的地点在塞北的古岚城中举行。武林各派都会派遣最优秀的弟子去参加此次大会,咱们孟义庄也不能屈居人后,刘强留守孟云庄打理庄内事物,从几位之中,选出六人,参加一个月后的风云大会,本次选拔的定于两日后,你们几个都清楚了吗

众人都躬身行礼道:“师父,听清楚了。”

孔玄听孟贤这么说,心中已经在暗暗盘算,这次一共六人参加,大师兄不去,留守庄内,二师兄到五师兄一共就有四人,他们几人修习日久,武功进境远胜他们几人,看来就是和孟云烟,李江河,木林竞争,想到这,他心中一阵的喜悦,李江河就不用说了,木林这个废物更不是自己的对手,看来自己去参加风云大会已经是必定之局,想到这,他转眼看了一眼木林,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丝的不屑和轻视。

两天后的,选拔赛上,果然如孔玄所想的那样,他们四人表现的实力,远远高于众人,就连孟云烟的武功也高过他不少,这一点他虽然有心里准备,可多少觉得有些丢脸,看来只有在木林和李江河身上找会一些颜面了。

林枫心里却对风云大会并不感冒,他一心只想着查找林云庄的凶手,替一家人报仇,其他的事对于他来说,多少有点提不起精神。

所以当孔玄打败李江河后,提出向他挑战之时,他是一脸的沉默,丝毫没有任何兴奋或者畏惧的意思。

孔玄看他的表情,心中也是暗暗的道:“这个废物,明明心中紧张,却还在这里故作深沉,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等一会我会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他想到这里,下意识的笑了笑,两只眼睛出现的轻蔑越来越重,他看着台下的几位师兄,高声笑道:“小师弟,请多指教。”

周凯多少知道一些孔玄的事,看他眼中似乎露出一些不太友善的目光,隐隐对林枫有些担心,高声道:“孔师弟,比武点到为止,不可伤了小师弟。;

孔玄满口答应了下来,可当他回头看向孟云烟俏丽的脸蛋时,从她眼神中流露出关心,瞬间让他失去了理智,他清楚的知道这关心的目光从来不是给自己的,无论自己如何的讨好。都是一样。他脸上的寒意更浓,手中的宝剑也也疾刺而出,带着愤怒刺向了林枫。台下的人看到他气势汹汹都是一怔,孟云烟更是一声小心,喊了出来。

众人一双眼睛都集中在那炳气势汹汹的剑上,完全没有看见林枫的动作,只见下一秒的时间,林枫的一柄青钢剑已经架到了孔玄的脖子上。孔玄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完全没有看清林枫是如何出剑的,他怔怔的站在那里,他脸上的轻蔑和骄傲突然之间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之而来的是失落,痛苦,难以置信,他脸如死灰,目光空洞,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

下面的几人都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人私下里以为是孔玄听到周凯的喊声,故意做出的让步,只有孟云烟一脸的兴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林枫依然是冷冷望了孔玄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走下台去,似乎这个胜利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又或者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并没有值得任何炫耀的地方。

等众人把这消息告诉孟贤以后,孟贤也是一脸的疑惑,再三确认之后,才知道林枫的剑的确是架在了孔玄的脖子上,按照他说的结果确实是林枫胜了,他嘴巴张了张,似乎是再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也算是默认了这个结果。

初秋时分,暑气慢慢开始消退了,虽然中午时分还是显得闷热,但早晚却是慢慢的变凉了。

这时在去往塞北古岚城的官道上,正走着一行八人,为首一人约有中等年龄,一身书生打扮,面有短须,手中一把折扇,面色儒雅,看着像一个教书先生,他身边并排走着一个美颜少妇,一声紫衣,手中拿着一般宝剑,两个正在低头私语。在他们身后走着六人,有大有小,五男一女。只见那女约有十几岁年龄,一身绿衣,容貌秀丽,两只眼睛如天空中的星星般明亮。

只听她小声道:“小师弟,你对这次风云大会怎么看?”

被她称为小师弟的人,笑道:“师妹,我是你师兄,这次风云大会,听师父说去的人会很多,我们正好去见识见识。”这几人正是孟贤一行人。

只听孟云烟道:“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师姐可不光去见识见识,到时候让武林中人看看我的惊雷剑法。”

说完,她右手挥出,在空中比划了几下。

林枫笑道:“师父的惊雷剑法确实厉害,可你的资质不够,连我都打不过,恐怕到时一招就败下阵来,”

孟云烟资质甚好,又自小都在孟贤身边,日日听听孟贤谈论练功法门。短短几年就已经把惊雷剑法练到炉火纯青,他二人调笑惯了。那孟云烟也不生气,轻呸道:“来,来,来,让师姐用这惊雷剑法好好教训教训你。”

林枫一笑,望着她那种绝美的脸,一本正经的道:“师父和师兄们都在前面,等一会他们说我以大欺下就不好了。”

孟云烟愣了一愣,随即上前,在他的背上轻打了一下,道:“我看你怎么以大欺小。”

两人正在那里打闹,忽然听到马蹄声响起,只见两个道士装扮的人在马上疾驰而过。马蹄声在路上扬起的尘土许久不散,远处的马蹄声渐渐远去,身后扬起尘土却如一条土龙向着远方蜿蜒开来,孟云烟左手捂住口鼻,右手在面前轻挥,要把这面前的灰尘尽快吹散,嘴里还嘟囔着你们两个怎么该死的道士怎么骑的马,难道不知道看路吗?

众人继续往前走,约有半个时辰,身后又有马蹄声响起,众人回头望去,看又有两个道士骑马一路疾驰而来,众人这次有了经验,都提前用手捂住了口鼻,只见这马上两人一样的疾驰而过,丝毫没有看到这几人的反应。

孟贤望着远处腾起的土龙,口中道:“奇怪,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松鹤派的道长一向少在江湖上走动,更不要说骑马在路上飞驰了。”

他低头沉思,却是想的不太明白,回头对着周凯道:“老六,你素来机灵,追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凯应了一声道:“师父,遵命。”他正在快步向前追去,忽听身后木林对着孟贤道:“师父,让我跟着六师兄一块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孟贤一怔,心里极是不愿意,还没有回答,

只听周凯笑道:“小师弟,你真要跟我一块去吗?师父,就让小师弟跟我一块去吧,正好也让他历练历练。”

孟贤微微沉吟道:“好吧,你俩去要千万小心,沿路留下本门标记。”

周凯躬身行了一礼道:“是,师父,弟子记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