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妖璇武圣

更新时间:2020-09-18 22:52:11

妖璇武圣 连载中

妖璇武圣

来源:落初 作者:Avoid 分类:武侠 主角:侍卫慕云 人气:

《妖璇武圣》为Avoid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帝国之内,势利纷争,镇守一方,西璇之门!崔克得一神秘魂魄相助,死而复生。待实力归来,横扫整个帝国,带领伙伴们推翻皇权势力的统治!两方交战,崔克发现自己竟身怀仙家力量,此举惊动地府黑白无常勾魂索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金属般的苍老声音道:“你接下来意欲如何,那是你小鬼自己的事,老夫不愿多问。”

崔克左眼黄色光芒逐渐黯淡,褪去之后,恢复为原本的黑色瞳仁,崔克左右两眼终于一样的清澈。

那龙爷此番与崔克对话,已损耗精神,现在便是回去元神之中,好作休养。

崔克自新学员们中间穿过,向萧凡走去。

弟子们看着崔克,知他隶属极富盛名的“葬”,本身怀绝世武功,遭遇变故之后,功力全失,如今连一个普通罹难者也是不如,无怪那白衣少年、红衣少女几人会对崔克加以嘲弄。

弟子们有敬畏,有恐惧,有嘲弄,有惋惜。

崔克视若无睹,对萧凡礼道:“萧凡师父,此处过于喧嚣,我的伤势需要静养,这便先回房了。”

人群中听得极尖锐的一声:“就是趴在床底下也怕是养不好啦!”

这一句惹得人群中一阵哄笑。

崔克面色平静,毫不理会。

萧凡朝人群中一瞥,是谁在起哄,当下心中有数,只默不作声,对崔克道:“去吧。”

崔克凭着记忆,在山间行了数十里,只因体力不支,途经两条溪流,停下脚步,饮些泉水,略作休息,以至于这短短数十里,竟也花去了大半天的时间。

待穿过这片山林,眼前豁然开朗,桃红柳绿莺啼燕舞,泉水叮咚作响,野兔梅鹿竟相追逐。

地上种满了各类花卉,长短高矮各不相同,样貌形态皆有所长,传来阵阵幽香,只看得崔克心驰神往。

花海的边缘处,藏着一处茅草屋,茅草屋顶上隐隐冒出些青烟,一股幽兰的草药香味扑面传来。

“老头,我所在的‘葬’并非全员都被弃宗人擒获,还有一人,在我们每次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都在背后默默支持着我们,为我们善理背后之事,任务归来,也会为我们疗伤。”

龙爷早已回归元神,崔克也知他听不见,只在自语。

崔克眼神向前望去,茅草屋门前的石凳上,一位红衣女人抱着一个毛茸茸的球状物,慢慢地抚摸。

女人身穿赤色半透薄纱,胸前傲人的雪白,粉面桃眼,生得娇艳迷人,比起韩梓萱的婷婷少女之美,更多了几分风韵。

仔细看那女人的怀中之物,却是一只火红色的幼小狐狸!

小狐狸闭着双眼,呼吸均匀,似乎在那女人的抚摸中甚是惬意,再过得几时,便会睡着。

小狐狸忽然耳朵竖起,警觉起来,原本紧闭的双眼“唰”地睁开,灵动的大眼眸左右看去。

见到来人是崔克时,一下子放松了警惕,从女人怀里蹿出,跳到崔克跟前奶声奶气,“呜嗷”地叫着,双眼眯缝起来,仿佛是在笑。

崔克像是抱孩子一样的抱起小狐狸,宠溺地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一身红毛似火焰一般,摸在手上软软绵绵。

“小竹这几日乖不乖?没有给南阁姐姐添麻烦吧?”

小狐狸在崔克怀里似乎很是开心,不住地磨蹭,想找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

这火狐狸是崔克一年前从妖兽口中救下,此后一直带在身边,作个宠物饲养起来。

当时小狐狸被妖兽攻击,崔克恰好经过,宰杀那妖兽,保住了小狐狸的性命。那时候小狐狸还只有玉盘般大小,如今一年过去,已经长大了整整两圈。

这一年之中,小竹俨然成为了崔克的家人一般,崔克将小竹抱在怀中,便似有了归属,当下也是安心了许多。

那红衣女人站了起来,脸上愁容未散,见到崔克之后多了几分惊讶,声线酥人,柔柔地道:“崔克,只有你一人到了么?”

女人朝崔克身后望了望,不见人影,便继续问道:“韩老他们呢?”

提到韩老,崔克面露难色,说道:“南阁姐姐,我也不知道三个月前,我们夜袭丞相府是对是错。只是,弃宗人这回是动了杀念,他不止派出皇家禁军,为了擒住我们,他还动用了皇家十二死侍……”

弃宗人对“葬”下了追杀令,弃宗人对“葬”的行踪了若指掌,却不知道南阁这个女人的存在。

皇家禁军与十二死侍出征围剿“葬”的前一晚,南阁已奉了师父韩真道人之命,带着小狐狸,提前逃走,先一步来到西璇之门。

南阁惊道:“皇家十二死侍?他们不是弃宗人的直属护卫吗?自夺下洛山帝国的江山之后,再也没有动用过这股力量,现在为了抓住我们,竟然,竟然……”

南哥声音发颤,显然也是明白,弃宗人派出皇家十二死侍,意味着什么。

崔克点点头,说:“韩老他们不敌十二死侍,全都被抓进大魔天狱。”

崔克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我被十二死侍其中一人截住,技不如人被打落山崖,他们以为我死了,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南阁姑娘听到崔克所说,眼前一昏,险些没有站住脚倒了下去,脸上愁云更浓,神色黯然,喟叹而道:“就连韩老先生,也没有办法和弃宗人的势力抗衡么。曾经叱咤洛山帝国的‘葬’,居然这么轻易地就被击垮。韩老先生精通奇门卜卦之术,只可惜,千算万算,却是没有算到自己的劫难。”

韩真道人作为“葬”组织的领袖,确有其过人之处,他自幼修习奇门道术,其中占天卜卦之术更是信手拈来,足不出户而尽知天下之变。

“葬”组织至今的一切行动,都是建立在韩老的卜卦之术,若卦象显示有极大的危险,韩老定然是不会允许大家去做的。

南阁心思缜密,思来想去也觉得奇怪,在心中暗道:不,不对,韩老的六甲奇门之术早已出神入化,世间万物的命运都在掐指之间尽数展现在韩老的眼前,这般深不可测的卜卦之术,不可能算不到今日的劫难。唯一的解释是,他在已经知道战斗会失败的情况下,竟依然决定要与皇室一战?

崔克道:“南阁姐姐,我现在已经得知,大家被抓之后,押入大魔天狱之中。我是绝不会看着大家在狱中受苦,独自享受安逸平静地生活。姐姐,我要去救他们。”

南阁美眸望着崔克,想着:“是了,韩老他这是在赌,将一切都堵在崔克身上。”

南阁看着崔克,道:“可是,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又能做到什么呢……”

南阁毕竟女儿家,比起崔克男儿的刚强心思,要脆弱一些,难以接受“葬”一夜之间,竟被弃宗人全灭的这个结果,心中积怨难消,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哭一场。

南阁虽然心痛,却也是强自平复,她认真听崔克说话,观察崔克的神情,想要分辨这个大男孩所说的话,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真的已经下定决心。

南阁对崔克说:“我听说,那大魔天狱不是个寻常之地,但凡进入大魔天狱,虽无性命之忧,却没有一人能够越狱出逃,那是弃宗人用来惩治天下罪人而建立的人间炼狱。此前,无数的高手,想在那牢狱大闹一番,对弃宗人示威。结果却丝毫敌不过那里的恶劣环境,弃宗人不费一兵一卒,就解决了那场动乱。”

南阁问道:“那大魔天狱,如能不去招惹,自然是很好,但,你既挂念大家的安慰,我又何尝不是感同身受,现在组织只剩下你一人,我实在不愿你再去犯险,你……真的决定要去救大家吗?”

崔克决然道:“是!”

看见南阁担忧的神色,笑道:“没有关系,那外围的恶劣环境不过是些迷人的障眼法罢了。我身负重伤,实力大减,无法立刻去救援。等到我实力恢复,那几道防卫,与我而言,统统只是障眼法。”

看到崔克这般决绝,南阁心下又是喜悦,又是担忧。

喜的是,“葬”的弟子,果然个个都是英雄胆色的仁义之士,不惧豪强。

忧的是崔克遭遇十二死侍,纵然不死,也是必大受打击,南阁细看崔克几眼,忽道:“我先帮你看看身上的伤吧,来屋里躺下。”

这茅草屋内空间不大,四处摆放着药材,地上散落一些废弃的药渣,草屋正中央放着一个大鼎一个火炉,炉中火焰烧得正旺,鼎内冒着白烟,还能感觉到余热。

整个茅草屋内充斥着丹香药气。

崔克在床上躺下,南阁将崔克的衣裳脱了去,露出崔克那强健的体魄。小块的肌肉紧密排列,摸上去和石头一般坚硬,这是只有常年累月的修炼,才会拥有的身型。

只是,那肌肉上全是淤青痕迹,淤血经久不散,堆积在体内,成了紫色,身侧几处刀痕,还未完全结疤,隐隐淌着鲜血。

不顾崔克的反抗,南阁看着那些伤势,伸出玉手,把住崔克的脉象,另一只手轻抚在崔克身上的伤处,脸上表情由疑惑变为惊恐:“大面积淤青,肋骨断了八根,四肢大部分骨折,几乎全身肌肉损伤断裂,气血受阻,气息极其紊乱……难以置信,我第一次见到受伤如此严重,这样的伤势,你怎么不告诉我?而且,你竟然还能好好地活着?”

南阁探到崔克手腕脉处,凝神而切,手中忽然一颤,面色大为惊奇,她呼吸急促,似乎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

切脉之术,南阁浪迹洛山帝国时,也旁门左右习了一些,虽不精通,却足以为崔克望诊。

南阁惊恐地望着崔克,声音发颤,断断续续地道:“你……这难道,难道是……七死脉象之一的——雀啄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