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百花令主

更新时间:2020-06-24 18:13:35

百花令主 已完结

百花令主

来源:落初 作者:明月浸芦花 分类:武侠 主角:何一江郭希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百花令主》是明月浸芦花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何一江郭希,书中主要讲述了:龙女花,失传的大明国花,徐霞客曾访苍山寻它,清人笔记中有“龙女花,只一株,在大理感通寺”,据说神雕侠侣中的龙女花也是向其致敬。故事从天顺三年一场武林大会开始,一白衣女子西来,气质凛如生铁,夺得“一个人的盟主”之位。洞庭龙女,长江争霸,转战漠北,火拼京师。书中有十几场与花相关的聚会,一切源起,竟与大明国花龙女花有关。行文极快,女主第一回出现,第四回争夺盟主,所有对话都经反复斟酌。全书无一个多余情节,水,浪费的是读写双方的生命。引子最乏味,看得自己的汗都流到脚后跟,请看正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管慎行闻言不觉又是叹气“尊驾说的不错,薛公子若肯出手,管某也就高枕无忧了。奈何公子为人高洁,不愿介入江湖纷争。”

闻众人叹息,忙道“大伙也不必太失望,经管某再三邀请,薛公子已同意届时观摩武林大会。有薛公子坐镇,料来人掀不起什么风浪。”

少爷听闻师傅竟也肯来凑这个热闹,兴奋得一蹦老高。

众人听凝天谷传人肯赴会,都是放心不少,皆道只要大伙齐心,无论什么妖魔鬼怪来,管叫他有来无回。

少爷正欢喜间,听身旁有人问道“师傅,那杜鹃花多大岁数?真的几十年也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吗?”

他师傅答道“关于杜大侠的传言可多了,有说是一个人的,也有说是一群人的,因为他有时候会同时出现在相隔很远的两地,别说外人没见过他的相貌,就连被他亲手擒获的恶人,也未必知道他长啥样。”

“那他抓到的那些恶人呢?”“都交给官府了,否则怎会被称为神捕?就连朝廷,对杜大侠也是极为嘉许呢。”

“那他是朝廷中人吗?”“凭他的功绩,若是朝廷中人,早当上大官了。杜大侠不为名不为利,不接受朝廷赏赐也不现身于人前,当世真没几个人及得上他。”

“我听说他行迹多在江南一带,应该就是住在江南吧?”“想来是如此,不过他武功太高了,他不想露面,没人能找得到他,你就是走在街上见到,也认不出来。”

热热闹闹说到月上东山才止,管慎行独将少爷的经历撇去不提,鬼寨的名头,若贸然说出,只会平白制造恐慌混乱。何况妖女已失令箭,会不会再来洞庭,也是个未知数。

早有帮众备下宴席,少爷正要开溜,管慎行已然瞧见,叫人去架了来见过石帮主刘庄主等人。

石帮主微笑道“少爷长得越发俊了,我那犬儿与少爷一比,真是不堪之极。”

唬得少爷忙道“不敢不敢,石帮主过誉了,石贤侄实实的比好问强上百倍,好问愧煞。”

原来石泰有一独子取名石南,与好问同岁,心气却不可同日而语,小小年纪便立下报国之志,石泰虽然不舍,终究拗不过,去年送爱子到京中锻炼去了。

到了此时,少爷也只好陪几位重要人物去见大哥。

石泰见义弟精神虽好,难掩落寞之色,身子也甚是消瘦,不觉落下泪来。

成旭川笑道“怎好劳动大哥前来?早知大哥如此想念我,我就是爬,也要爬去金沙江看大哥。”石泰斥道“快别胡说,你尽管休息,待你好了,大哥陪你游遍天下名山大川。”

成旭川摇头道“还要休息?我早躺够了,可恨老管人如其名,管得我忒紧,每隔三五日才允我见人说话。还有那郭希,说是去筹备武林大会,忙得连家也不回,更是不见我了,我这个帮主已被人遗忘了。”

石泰知成旭川只知令箭失去,不知帮众死伤惨重,心中难过,道“武林大会有郭希等人去忙,大哥不必操心,届时也就来三五个人比划几下罢了。”

成旭川笑道“我不操这份闲心,什么百花令武林盟主,尽是些身外之物,过眼浮名。只要长青帮上下兄弟们平安,我于愿足矣。”

石泰心中暗道“我这老弟二十岁当上长青帮帮主,多年来的所作所为,黑白两道无不敬服。只可叹积劳成疾,竟会染上此病,更可恨恶人趁其病弱,大行猖獗。唉,经过这件事,长青帮以后在江湖上的威望,恐怕就要大不如前了。”

不敢再想,刘庄主等人也是强作欢颜,尽拿好话来安慰。

少爷低得脖子也酸了,总算各人需用晚膳,成帮主也精力不济,不敢让他多劳神,众人辞了出房。

少爷如蒙大赦,酒席说什么也不吃了,飞也般逃出府来。此后在市集中倍加留意,可惜始终不见白衣女子身影。

眼见中秋大会临近,这日,薛公子也带上杨尺到君山转了转,指点了一下布置,直至深夜方回城。

原来公子听闻鬼寨之人也觊觎盟主之位,终究放心不下,也因此才答应了管慎行的赴会之邀。

时已三更,万籁俱静,明月皎皎,夜间清幽远胜于白日喧嚣。公子心情甚佳,见前方树木成荫,恬静宜人,吩咐杨尺道“你在这里等我。”

独自来到林间,月华如水,泻下树梢,四周如梦似幻。公子从怀中取出竹笛,横在唇边,一缕清音,比月光还轻柔,缓缓而出。

杨尺听笛声响起,心想“江湖上这些打打杀杀的事,公子何必要过问?难不成公子真看重那傻少爷?”一时胡思乱想,又怕错过佳音,赶紧静心聆听。

那笛声平滑,轻柔如雾,渐渐凝成一线,杨尺心中一凛“公子今晚真是好兴致。”忙向后退了几大步。

公子全身笼罩在月光中,通体舒泰,越吹越是适意,渐渐忘情。忽见前方一叶随笛声而落,不觉指上加劲,眸如闪电,指如飞羽,叶子纷纷而落,树木却静立如初。

此时兴致易放难收,索性将空中坠落之叶也吹了起来,众叶翩然翻飞,公子脚踩七星方位,轻盈回环。正觉着与万物融成一体之际,一个转身,忽见自己前方不远处,竟立有一人。

月光之下,毫无遮蔽,笛声直冲那人而去。

惊骇之下不及细想,大喊一声“姑娘莫动!”

右手使足十成内力一弹,空中一叶被他指力凌空弹中,急向对方飞去,果见那人闻言一动未动。

一声急响,叶片撞上笛声音波,擦着女子的脸庞飞过,腮边秀发激扬而起,飘然而断。

飞舞在空中的叶阵失去支撑,轰得一声塌了下来,气流所及,树木摇晃不止,声势甚是吓人。

公子大为不安,自己一生何尝做过这样的孟浪事?忙躬身道“薛某不知姑娘在此,实在冒犯了,万望姑娘恕罪。”

不闻来人言语,只听杨尺急奔至身边,一迭声问“公子,出了什么事?”自是杨尺听公子失态大喊,赶紧跑过来看。

主仆二人抬头,瞧见眼前女子的样貌体态,皆是一怔。

却见对方也正望了公子,冷峻如岩的脸上,露出些许诧异。半响,忽道“你姓薛?”

公子愧道“在下薛冰玉,累姑娘断发,实是过意不去。”

女子闻言,忽然垂下长长的眼帘,嗯了一声,一个转身,竟自顾自走了。

杨尺这才看见女子脑后的秀发只到肩部,紧紧扎成一束,而脸侧秀发因不够长,未能全部束上,才被气流吹起截断。

主仆二人于林中发呆。

公子尤自后怕“我真是太大意了,竟有人踏进音波阵也没发觉,幸亏她镇定自若,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咦?不对,她,她会武功。”

才想起自己乍见此女时,对方双目径直注视朝她去的笛声气流,瞬间右手已扬起,正是从背后抽剑之势。

只是自己随即大喝,紧接着又弹叶而出,她才停手不动。

一路上,见公子一直在思索,杨尺只好无话找话“公子,你说武林大会上,会有人来捣乱吗,最后胜出的,若是个坏人怎么办?”

见公子双目甚是明亮,微笑着摇了摇头。杨尺心中讷闷,也不敢多问。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每年一近中秋,来洞庭赏月的人就络绎不绝,今年更胜往年,城中百姓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多挎刀背剑的武林人士到来。

君山附近,长青帮十步一岗,严阵以待。

已卯中秋,这一天终于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