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锻仙路途

更新时间:2022-11-20 13:10:51

锻仙路途 连载中

锻仙路途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三道人 分类:武侠 主角:侍卫范范 人气:

《锻仙路途》作者:三道人,武侠类型小说,主角:侍卫范范,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初涉江湖,练手,你打我杀,在险恶的江湖,胜者为王败者寇,风起云涌,敌强我弱,我强敌弱,最后谁又能笑到最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听柳马北一个小小孩儿说着大人的话,不禁都觉好笑,西门飞天也是一笑打趣道:“自古英雄出少年,这话可真是不假,小兄弟练到这个程度也算是不错的啦,若是在修习十几年,我们这些老头子只怕真的全都不是你的对手啦。”柳马北听西门飞天打趣,也跟着笑道:“西门大哥说笑了,我师傅常说您的武艺是很厉害的,我师傅也常常赞你呢。”“喔,是吗?你师傅是谁,我可是一点也不知道,想来也是一位极厉害的人物了,要是一般的庸手也教不出你这样的高徒,哈哈,名师出高徒嘛。”“嘿嘿。”柳马北笑了两声,又把目光放到站在自己对面的顾风身上。顾风穿着一身长身锦袍,和石年的装束是完全不同,石年是完完全全一副武夫的打扮,而顾风与石年全然不同,长袍缓带,手握折扇,不时的顾风轻挥折扇,好不潇洒。柳马北望着顾风道:“我师傅时常会给我讲些故事,有时候故事里的主角就会是你这幅打扮,你也是书生吗?可否中了状元?”“哈哈,你这孩子,说话倒也有趣,不错我却是一介书生,平生最大的爱好也即是读书,孔夫子任义,孟夫子高义,庄子道义,荀子礼义,在下也都略有所会。哈哈。”顾风说着折扇挥开,扇了两下,长发飘然。柳马北微微一笑道:“你说的这些我是全然不懂的。但是我师傅也给我讲过一些圣贤之士的故事,师傅说咱们天芒大陆虽大,可是天芒大陆之外却另有天地,师傅还常教导我切勿自足自满。”“小兄弟见识不凡,贵尊师更是不同凡响,适才你与石城主过招足见武艺之高绝非旁人所及,是以,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小兄弟满足愚兄。”顾风笑着道。“什么?你尽管说吧。”柳马北见顾风说话文理绉绉的三句话都是有一句半是不甚理解的。“啊哈,小兄弟快人快语,相必也是爽快之极的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和小兄弟过上两招,让在座的诸位大哥瞧个乐子,咱们也当切磋切磋了,你看怎样?”顾风说完拇指上挑折扇啪的一声合拢起来。柳马北心想:“啊呦,原来是要和我过招,这人真是书生气的紧,过招就过招非要绕着那么一大圈子不可。”“既然顾大哥要赐教小弟几招,那当然是再好也没有的啦。多谢顾大哥肯予赐教了。”柳马北说完冲着顾风拱了拱手。“赐教谈不上,就只是和小兄弟切磋切磋,小兄弟得高师授艺,年纪虽小但是功夫却是俊的很,做哥哥的只怕还要有所不如,还请小兄弟手下照看着点呢。”顾风摇头晃脑的道。顾风见适才柳马北在和石年比武的时候虽然技不惊人,使得也都是一般的招数,但是那最后一招反败为胜使得却是恰到时机,是以顾风先把话说在了头里,先是恭维柳马北是极其高明的师傅所传授的武艺,名师出高徒,这样就算万一拿不下柳马北那也是输在了柳马北名师的高徒之下,与自己的颜面无损,若是胜了,自己恭维柳马北的话可全是自己受用了,石年这个粗鲁汉子对此中道理自然是一概不知,而顾风却是读过万卷书的,心思颇为灵敏,片刻间就把时势分辨的一清二楚。“顾大哥当真客气了,小子毕竟年幼,还请顾大哥多多指教指教。”柳马北笑着道。“喂,顾老弟,我就常说你总爱咬文嚼字,要打就快打和这小子多墨迹什么!”石年见顾风和柳马北称兄道弟的你一句我一句的客气起来,忍不住插口说道。“哈哈,东风小兄弟,你看有人嫌咱话多了,你说怎么办。”顾风又挥开折扇。“这便开始吧,莫要让几位爷们失了兴致。”柳马北语带稚气道。众人耳听得柳马北小小年纪说着老江湖的话,都不禁忍俊不禁,觉得少年甚为有趣。顾风道:“小兄弟你爱使什么兵刃?”“使什么兵刃?不是空手斗么?”柳马北眼见顾风手中未拿兵器却问自己使什么兵刃,心下不解。顾风知道柳马北心意,哈哈一笑,解释道:“小兄弟我的武器在这。”顾风说着,右手拿着扇子向左手敲击数下,只听宾宾作响却是钢铁之声。“这纸扇是铁的?”柳马北虽然偶时会听师傅讲讲故事,听师傅说有人会用把兵器隐做折扇,而其实扇柄与扇骨全都是钢铁所铸,坚硬无比。柳马北自小就是师傅带大的,而在这之前柳马北从未离开过师傅,所以虽然听说过有折扇这个兵器,但是却不知是什么样子的,现在亲眼见了一把,可是却全然不像。“哈哈,不满小兄弟我这折扇可是为兄费了好大一把劲才弄得的,我这折扇的扇骨和旁的一般钢铁还不一样,乃是多种金属混合而成,其硬度可说是没有任何一种兵刃比得了的哈哈。”顾风叙说着自己的兵刃,面上得意之情尽显。“那到要见识见识威力如何了。呵呵。”柳马北道。“你爱使什么兵刃,快说吧,好教人给你拿来。咱们天芒宫里,样样兵器都是有的,你尽管说吧。”顾风道。“真的吗?真的样样齐全?”柳马北问道。“那是自然,你爱使什么便说吧。”顾风道。“不用了,我不爱使什么兵刃,我就空手和顾大哥的折扇较量较量吧。”柳马北道。“什么?此话当真?你当真不使什么兵刃?”顾风大惑不解,心想双拳双掌和铁器宾钢相触可是吃了大亏啊,除非武艺高出对手数倍的才自恃武艺高强才敢空手与人相斗,这少年武艺倒瞧不出什么出彩的地方,若是方才石年与他较量的时候,用上双手只怕这小子就会输,眼见这小子竟然又如此猖狂要空手接自己兵刃,顾风心下一阵冷笑,心中暗暗打定注意,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柳马北,要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顾风眉毛一调,道:“小兄弟是你自己不愿使用兵刃的,是以小兄弟你若是因为兵刃上输了一招半式可怪不得哥哥,你先出手吧,免得传出去说我以大欺小。”顾风心想甭管待会比试结果如何,场面话须得说的齐全。“得罪了。”柳马北说完身影一闪,已经奔到顾风身旁,立即施展开来小擒拿混加大擒拿去夺顾风手中镔铁折扇。顾风瞧得柳马北的身手,不禁喝了一声彩,心想他小小年纪,已经有如此身手实属难得。顾风心中对柳马北背后的师傅更是敬仰,他的一个如此年幼的徒弟都有这等身手,真不知他本人更要高到何种地步?顾风一只铁扇即可做短棍使来,又可用作判官笔点穴拿穴,一件兵刃竟可多种使法。在加上一只左手或拳或掌施展开来实是厉害无比。在场众人看到柳马北小小的身子与顾风斗在一起,竟然是不分上下,个人犹自纳罕。虽然两人斗在一起还是顾风出手多,柳马北守御多,但是两人却有一种势均力敌的感觉,众人心想这少年功夫的确了得,竟能空手与一个年长自己修为近二十年的成人斗的难分难解。实在可以说是很了不得的了。其余三大城主心想,自己的儿子弟子若是与这少年交手只怕走不上十招就已输定了,心中是又愧且佩,羞愧的是同为人师,自己的弟子却是能力有限,而别人的徒弟小小年纪竟然能够和自己这般修为的人斗上那么长时间。其实以柳马北现在的修为就算是立时输了,那么也是了不得的,只要在好好习练上个十几二十年,那么这少年的修为是大有可为。看这少年面像虽然有些倨傲,但是却是甚善。众人这时都想起二十年前的清帮帮主摩绝涯,那个时候的摩绝涯也是年纪轻轻就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可惜这人心术不正,为非作歹,祸害苍生,一众武林正道多次警告无效之后,才一起群歼清帮总舵。转眼间,顾风与柳马北走了二十几招,两人相斗甚快,却是不分上下,一招一式好似是演练好了的一般,你攻来,我闪去,好像就似是师兄弟平时比武喂招一般。情景虽说极像,但是众人却都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子事,这两人别说不是什么师兄弟,而且根本就不认识,更别提是事先演练过了的,两人这般打斗,全都是靠平日里勤修苦练得来的,顾风能到这个地步实是不足为奇,只是这少年竟然能够跟得上顾风的节奏这就有些令人舌挢不下了。众人心下虽然奇怪,但是都想一定是顾风有意想让,不然就算这少年厉害怎么可能空手接的住顾风这么些子招?是以一定是顾风为了让两人的比试好看些,故意相让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