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七月半夏

更新时间:2020-09-11 15:25:12

七月半夏 连载中

七月半夏

来源:微小宝 作者:燃 分类:其他 主角:莫理狐 人气:

《七月半夏》为燃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场意外夺去了七月年轻的生命,再次苏醒后却发现灵魂寄宿在另一个女子的身体之内,拥有了不同于之前的身份地位,并且还拥有了一双能够窥视亡灵神奇的双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肃静的办公室内沈清皱着眉,一脸严肃地坐在办公桌前。司马浩天一慵懒地坐在对面的软皮沙发上,一脸的嬉皮笑脸,双眸的深夜却透着一丝敏捷的光芒不时地瞥向沈清的细微地动作。 沈清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叹了一口气拿出一根烟双眼狠狠地瞪着司马浩天。司马浩天立马站起身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递在了沈清的面前,犹疑了半天缓缓地说道:“沈局,你看你也骂累了。今天不是特殊情况,所以才晚来了一会。” 沈清吞云吐雾地说道:“我骂你不是因为你迟到,而是连续发生的几个案子,你要立马给我处理掉。” “立马处理?这这我也不是神仙呀。”司马浩天一脸哭丧地说道。 沈局明知有些强人所难,但此时他也无法压制住上级的重压。 “现在媒体上面有人压着,但是那些学校的学生和家长即便让他们闭口不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沈局也处在风口浪尖之山,也被逼无奈。他缓缓地站起身走到司马浩天的身旁,不经不慢地说道:“实在没办法就拉个替罪羔羊。” 司马浩天一脸惊讶地看向沈清,一向严明律己,以事实为证据的沈局怎么会破天荒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让他的心一阵不安。难道真的被逼到这个份上了吗?但是他司马浩天怎么可能如此丧心病狂地随随便便找个人来顶罪。更何况那个凶手曾经杀死了他的妻儿,这个仇他不得不报。 “沈局,那个杀人凶手很可能就是二年前入室杀害我妻儿的人,你觉得我可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吗?”司马浩天抬起双眸看向沈清,突然如其来的痛疼感狠狠地刺入他腐烂的心脏之中,曾经那段不堪的回忆让他生不如死。 “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呢?”沈清疑惑地问道,双眸带着莫名的惶恐,回忆起当时那个案件,凶手的歹毒与残忍他从拍摄而来的照片中看到都感到触目惊心。更何况,亲眼目睹案发现场的司马浩天,而那两名被害者是司马浩天的亲人。只是他不懂凶手与司马浩天之间究竟有何血海深仇,连五岁的孩子都不愿放过。凶手在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与线索,而后也未再犯下任何案子,所以案件至今都未破获,能够如此光明正大的犯下滔天大罪,只是为了报复一名警察。凶手却一直逍遥法外,对整个警局而言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凶手竟然会过了二年再次行凶,作案手法根本就不一样。”沈清问道,双眸里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如果真的是二年前的凶手,对于他们来说即便找到一个代罪羔羊也于事无补。天知道,他会不会持续作案。因为那个凶手就是一个疯子,还是一个聪明的不可思议的疯子。 司马浩天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知道沈清想尽快处理掉整个案子,因为案件一旦公开,舆论的压力会跌踵而来。更让人害怕的是整个新城会陷入在一片危机之中,人人自危。而那些躲藏在黑暗里的势力便会趁机蠢蠢欲动,甚至有会所行动危害整个新城。可是他不能放过杀害他妻子儿子的凶手,更何况凶手也不可能轻易地收手。二年后他再一次地出现,不仅仅只是为了满足他内心的黑暗与贪婪,一定还有他最终的目的。 “为什么你确定凶手和二年前的案子会是同一个人?”沈清灭掉了手中的烟,微微地眯着他不太大的双眼看向司马浩天。 司马浩天没有回答,只是靠在办公桌上,斜视着窗外的湛蓝的天空。 “司马浩天。”沈清焦急地喊着他的名字,等待着他回应他的质疑。看着司马浩天苍白的脸色让他感到无力愤怒。从他毕业进入警局开始就一直跟随着沈清,数数年月将近十年。十年,他们亦师亦友,虽然沈清严厉对待他,却也真心疼他护他。一直以来将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他知道失去至亲的痛楚,他何尝不是。他想告诉司马浩天,不要背负着仇恨过活,可是他更懂如果没有仇恨,怎么能平静苟活于世。 “味道,凶手身上的那股味道。我肯定那个人就是他,只是我不懂。” 他迟疑地抬起头看向沈清,像是一种询问亦或是一种倾诉。他的声音很轻,轻地像快断了弦的一根线。 “不懂如果真是他,为何二年后再次犯案。”司马浩天轻轻地闭上双眼,他仿佛在黑暗中看见了凶手,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深深地轻蔑之意。每一次作案,似乎沉浸在一种极度的兴奋之中。像是做了一件无比骄傲的事情一样,让所有人为他所作所为感到恐惧那就是他的胜利。 “上面要求案件以最快地速度处理掉,能抓住凶手皆大欢喜,如果抓不住那就找个人取而代之。如果凶手真是的二年前犯下重案的人,真的太棘手了。”沈清大声地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司马浩天的肩膀。他相信司马浩天一定会不顾一切都去寻找凶手,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上面我会尽最大的能力拖延时间,你们也要加快进度才行。但是我要求你,一旦发现凶手的行踪你不可以单独行动。毕竟他是一个极度危险人物。” “好,我知道。” 司马浩天肯定地回答,他越是这么说,沈清的心底越感到不安。沈清认真地盯着他,摇了摇头朝他挥了挥手。 “没事,你先去忙吧。” 沈清坐回到办公室前,低下头突然想到了英兰。 “英兰她没事吧。” 司马浩天微微的一笑,漫不经心地说道:“没事,命大。” 他想起英兰说起那具消失的尸体,转身看向沈清。 “谢安琪的尸体不见了,说是被警局的人安排处理了。” 沈清放下了手中正翻阅的文件,脸上有着若影若现的惶恐不安。那样的神情,司马浩天从未在沈清的脸上发现过。 “上面要求立马处理掉的,我也没办法。复活的尸体已经超越了我们所认知的能力范围内,不能让外界知道进行无端的揣测。” 他微微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如果被发现,会产生社会的恐慌。” “她可是第一个被害者。” “是第一个被害者吗?”沈清带着疑惑地口吻看向司马浩天,却仿佛又像是另一种提醒。 “不管怎样,现在谢安琪的尸体已经被处理掉了。要想办法从其他地方寻找证据,不要再纠缠在她的身上。”沈清平淡地说道,却依旧无法掩饰住他双眸之中露出的不安。 一具死后又复活的尸体的确让人胆战心惊,一切都需要追求证据的警察厅平白无故出现了这么诡异离奇的事件,越是刨跟问底越是匪夷所思怎能让人不惊慌失措。 “沈局,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司马浩天小声地问道。 “我相信。” 司马浩天原本只是想缓解一下沈清紧张不安的情绪,却未料到沈清如此深信不疑的回答,让他顿时一怔微笑的表情瞬间僵硬在一处。 “我知道你也许不相信这些乱神鬼怪之谈,但是很多时候发生的很多事情是无法用科学依据去解释清楚的。甚至有时当你能够用科学的方式去验证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世界并不是你所认识的世界。” 司马浩天默不作声地走出了沈局的办公室,他似乎还沉浸在沈清刚才的那翻言语之中,如果换成以前,一定会嘲笑那一堆无稽之谈。自从拥有了特殊的异能之后,不同寻常的一切突发事件,似乎用鬼神来解释更加合适不过,尤其是那复活的尸体。而现在他已经犯难,案件又该从何查起。 “第一个受害者?”司马浩天喃喃自语,霍然间想起了什么。阴沉地脸上露出一刻的兴奋。迎面而来看见了一脸神情紧张的汪一洋,手中正拿着他的电话不停地响着。 “妈。”司马浩天轻声对着话筒那端的人喊道,脸上的神情带着莫名的紧张与不安。毕竟这二年来,她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过一次电话。他以为她会一直躺在她的黑名单里,没有复活的那一天。 “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情想问你。”简爱芝声音沙哑地说道,一改往日那蛮横泼辣的劲道。 “好,我马上过来。”司马浩天挂了电话,站在他旁边的汪一洋一脸好奇的目光注视着他,想询问着什么半天却也没见开口。 “怎么了?想说什么快点说,别像个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的。”司马浩天看着汪一洋,平日里他一幅高冷模样现在却像个小女人扭捏造作,实在看不下去。 汪一洋清了清嗓子,谨慎地问道:“英姐的过去你知道吗?” “怎么谁还没点过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老大,我都和你说过多次遍,不要讲脏话,不要讲脏话。”汪一洋突然停了下来,看了司马浩天一眼,克制住自己快要愤怒的小心脏。 喘了一口气说道:“我是说她的身世。” “身世?她不就是英教授的女儿吗?” “不是,她只是养女。”汪一洋低声说道。 司马浩天看了看手机上闪烁着的时间,“你干嘛调查英兰?” “她不是被凶手盯上了嘛,所以我就调查了一下下。”汪一洋眨着眼睛看着司马浩天微微一笑。 “你查到什么了吗?算了,我现在赶着去景天饭店,等回来再说。”司马浩天拍了拍汪一洋的肩膀,匆忙地小跑着转身走下了楼梯,留下一脸茫然的汪一洋。 他望着司马浩天远去背影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还是不告诉他了吧,毕竟那也是别人的隐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