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窥天神相

更新时间:2023-01-23 22:30:54

窥天神相 已完结

窥天神相

来源:黑岩 作者:桃花渡 分类:其他 主角:熊白皙 人气:

桃花渡新书《窥天神相》由桃花渡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熊白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爹娘新婚的时候,我爷爷喝醉酒闹了丑事儿,竟害得家破人亡……新书出动,希望大家能喜欢!点追书不迷路!喜欢的话还有系列完结老文《窥天神测》,两部一起看才更爽!地址:http://www.heiyan.com/book/74370...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先生难以置信的望着我,说你是不是傻?明明是她害的,怎么到了我头上来了?鬼迷心窍了你!是我看走了眼,李家怎么还有你这么没出息的子孙?

我盯着他手上的绳子,说我从这里看出来的,这个结,跟二栓子上吊的绳子上的结,一模一样。

他一愣,看向了手里的绳结,说就凭这个?

我说没错,二栓子上吊绳上的结跟我们村打结的习惯都不一样,所以我们村的人很难打开,我当时就有点纳闷,因为那个样式特殊不说,方向也只有左撇子的人才能打出来,可二栓子不是左撇子,也不会那种绳结,所以我知道他肯定是被人害死的,现在,你能打这种结,又是左撇子,不是你是谁。

他倒抽了一口冷气,接着又说,那你又从哪儿看出来,我是不是你小时候遇上那个先生?

“这也是同一个道理,”我看向了他手里的烟袋锅子,说:“这个烟袋锅子我有一点印象,肯定是小时候那个先生的,不过前几次太黑了没看清楚,这次就确定了,你是左撇子,如果长期使用这个烟袋锅子,那这个烟袋锅子应该在右侧手指握着的位置,磨损比较明显,可这个烟袋锅子,是左侧磨损厉害,所以它真正的主人,应该是惯用右手的,可见烟袋锅子虽然在你这里,却绝对不是你的。。”

他像是被人给戳到了痛处,脸上一瞬间有点抽搐,隐隐露出了点后悔,喃喃的说,还真不愧是“窥天神测”家……

啥玩意儿?我没听说过这四个字,也不知道啥意思,但我已经明白了,他从死人路上,应该就盯上我们了,可赶寸了,我那次被花娘给带走了,他当时想做的事情没做成,应该就一直在盯着我们。

后来他看二栓子穿了海棠姐给我的衣服,想让我误会海棠姐,就把二栓子给害了——估摸海棠姐的实力很可怕,他没把握把海棠姐给怎么样了,就想以我爷爷为导火索,造成我跟海棠姐反目,借我的手压制住海棠姐,然后自己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因为海棠姐,不会防备我。

就跟李国庆说的一样,他在图我们什么。

海棠姐望着我没说话,可是眼神显然有些骄傲——是为我而骄傲。

我腰挺的更直了,说话都讲到了这个份儿上了,别想再拿我当猴耍,把我爷爷交出来。

话虽然说得硬,但其实我心里是没底的,因为我拿不准,他到底把我爷爷给怎么样了。

可那个左撇子脸色一阴,说可惜你看穿的太晚了。

这话啥意思?可我还没想明白,脚底下忽然一沉,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

低头一看,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给伸出来,就握在了我的脚脖子上。

就那么一瞬,我眼前的景色就全给倒转过来了,整个人被那个手给带倒了,接着,就死命的把我往后拖!

后面就是阴河了!这是要把我拖里面淹死!

我眼角的余光就看出来了,这个手,跟昨天勒我脖子的那个手,是一个人的。

二栓子!

他妈的,这个死老头子,害死了二栓子,还利用二栓子来害我!早就听说一些不走正道的先生能驱使死人给自己办事儿,没想到是真的!

昨天二栓子突然来袭击我,肯定也是让这个老头儿命令的,就为了“救”我一下,取得我的信任。

我不由自主的就喊道,二栓子,你松手,我是茂昌啊!

听到了我喊出“二栓子”三个字,那只抓着我的手瞬间停滞了一下,但马上又握紧了,继续把我往阴河里拖,力气用的又快又急,我这头皮和后背被地面蹭的火辣辣的。

但我还是听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叹息声——跟二栓子那会想跟谭东玩儿,谭东却不带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可突然间,脚腕上的那个手就给停下来了,我一愣,还以为二栓子想起我来了,但马上,我就闻道了一股子血腥气。

抬起头,是海棠姐一把抓住了我,她身上的血,滴滴答答的落在了我身上。

我心头猛地一震,她都已经受伤了,按说动一步都不好受,竟然还咬着牙追来救我!

二栓子的手猛然就给松开了。

那个老头子一愣,咬牙切齿的说道,自己都顾不上自己了,还去管他,是真相中他了……

海棠姐就算身体这个情况,还是轻描淡写的说道,谁敢让茂昌不高兴,我就要他的命。

说着,她想拉起我,可还没拉动,她纤细的身材就是一个踉跄,接着,一股子血又汨汨的从被勾子勾过的地方淌了下来,虽然她只是微微蹙了一下眉头,但显然她在强忍着很大的痛苦。

我心头一跳,从小没什么人关心过我,除了小时候的海棠姐,眼前的她是第一个。

没成想那个老头子却大笑了起来,眼神沉下来,说你现在被挂尸勾伤了元气,没法把我怎么样。

似乎看穿了海棠姐的情况,我后背猛地又沉了下来,显然是二栓子又爬到我身上来了,就听见那个老头子带着威胁对海棠姐说道,你要是想让他死,我就成全你,让他跟你做一对鬼鸳鸯。

二栓子拉我的力气又快又急,我根本就挣扎不开,脑袋很快就被拉到了河里,冰冷的河水顺着鼻子倒灌进了气管,呛的眼前一片黑红,别提多难受了。

比死还难受……

“你停下!”忽然海棠姐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跟你走,你放了茂昌。”

二栓子的手一下就停下了,我的脸浮出水面,立刻喊道,不行,不能答应他,这个老东西心怀不轨,不知道要把你给怎么样……

海棠姐没回头,我只看到了她单薄的背影,她的声音带着点不舍,说茂昌,我护着你。

我耳朵里嗡的一下,像是有人在里面点了一个烟花,心里跟被鲁提辖暴打了的镇关西一样,又是酸,又是甜,又是辣。

鼻子一下就堵了起来,我他妈的之前为什么要怀疑她?

那老头子很得意,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白费了这么多的功夫。

说着,他带着一脸的贪欲,对着海棠姐就伸出了手,那只手忽然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我看不出那个手势是啥意思,有点像是古装剧里参禅的感觉,但想也知道,肯定不是啥好事儿!

海棠姐可以为了我拼命,我也可以为了海棠姐拼命。

我大声就说道,二栓子,看在咱们一起从小长大的份儿上,你松开!

二栓子的手微微一颤,我看准了这个机会,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头儿,竟然硬是把二栓子给挣开了,扑到了海棠姐前面。

那老头子的手刚奔着海棠姐的心口过去,我就堵在了海棠姐身前,那手猛地就抓到了我心口上。

海棠姐一愣,声音是控制不住的尖锐:“茂昌!你躲开!”

那老头儿也愣了,显然没想到我真能做出这种事儿来,喃喃的说道,你这小子,怎么一会儿那么聪明,一会这么傻?

我没事,我说,有什么邪术拍在我身上,比拍在你身上好。

那老头儿看我的表情,显然跟看个要死的人一样,冷森森的说,收了你的魂也好。

啥收魂?

可这话我还没听明白,那老头儿拍在我身上的力气就一下大了,像是要把我身上的什么东西给抠出来一样。

但是没成想,只听“啪”的一声,那老头儿跟触了电似得,忽然自己就凭空被弹出了老远,跌在了地上,而我身上像是有了什么反作用力,也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

刚才发生啥事儿了?我一下就愣了,而那个老头子挣扎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就难以置信的望着我,自言自语说不可能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