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美人了了

更新时间:2022-11-21 12:53:27

美人了了 已完结

美人了了

来源:云阅 作者:雪舞菱絮 分类:其他 主角:顾冥磊庄主 人气:

《美人了了》是雪舞菱絮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美人了了》精彩章节节选:遇见顾了了之前,楚千觞以为,论起特立独行,这世上没有人能超过自己。遇见顾了了之后,楚千觞恍然,和那个女人比,自己这道行简直小菜一叠。试问,怎会有这样独特的美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庄主在气头上,自然那个不长眼的家伙是不会承认的。室内持续低压状,顾了了怀疑再这么下去,这个房间可以用作冷藏室了。没办法,她只好再无私奉献一回,拯救苍生于水生火热之中.
“爹,”顾了了把夜壶递到顾冥磊胸前,“送你,送你!”
“了了,你这是要送给爹爹用的?”顾冥磊一怔,问道。
“送你!送你!”顾了了拼命点头,笑靥如花。
顾了了立马脸色好转,也跟着笑起来,一手接过夜壶,问道:“那了了,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呢?顾了了左顾右盼之际,正要出手,突然被门外的脚步声打断。
“庄主,客人已经来齐了,请带小公子去前厅吧。”来人正是玉凤山庄的管事顾翼。
顾翼一脸严肃道:“楚千觞也带来贺礼,为小公子庆生。”
没有提到“楚千觞”三个字时,顾冥磊还是笑吟吟的,但“楚千觞”三个字一出口,顾了了方知此人杀伤力威不可当,哪怕仅是一个名字,也让在场之人闻之色变。
不知真相的人还以为那楚千觞是大奸大恶之人。
“我们走!”顾冥磊也顾不得抓周了,深深呼吸一口气,沉声命令道。
顾家下人百年难得一见地团结,齐声道:“是。”
顾冥磊抱着顾了了,雄赳赳气昂昂走向前厅。果然,已经来了不少人。
只是此刻的前厅鸦雀无声,所有人的头都转向一侧,目不转睛盯着一个人看,这样的场面,委实诡异。
顾了了也好奇地转过头,却听到顾冥磊在她耳边低语,“了了,就是那个男人,你爹爹的天敌,你将来一定要为爹爹出一口气。”
天敌?这个词令顾了了很无语,让她不由想起老鼠的天敌是猫,鸡的天敌是黄鼠狼,灰太狼的天敌是喜羊羊。
因此顾了了以看猫、看黄鼠狼、看喜羊羊的眼神去看楚千觞,结果和在场的无数人一样——瞬间被秒杀了。以至于后来,每每提及第一次见到楚千觞情景时,顾了了都咬牙切齿、捶胸顿足恨不得将那个人千刀万剐。
妖孽啊!货真价实的妖孽!楚千觞之美,不在于他的五官有多么漂亮,脸蛋有多么完美,这样的美人,虽然少见,但不至于找不到。
楚千觞的美,完全在于他散发出的气质,白衣翩飞,不染尘埃,这令他看起来高洁而清雅,犹如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而他狭长的凤目泛着波光,嘴角那一抹笑意若有似无,又为他添了丝丝魅惑,像是狂放不羁的侠客。
这么一个人,集正邪两面于一身,却能够完美地融合起来,不见一丝一毫异样或者是不妥。
“江湖第一美男”这个称号,简直是为他而生。
顾了了小心肝颤了颤,这样的祸害,顾冥磊要自己为他出气,不是摆明了去自寻死路吗?还不如找两个美人来色诱他比较切合实际。哦,不对,找美人来也没用。
听丫鬟们说,楚千觞身边从不缺绝色女子,却自始至终没有钟情的女子。估计女人对着他都自卑去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所以啊,最好的法子就是给他一面镜子——让他自己色诱自己!顾了了坏心眼地想。
不过,显然楚千觞对自己的容貌自信程度远远要高于顾了了的预估。
他微微上前一小步,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身后的绝色侍女手中取过一柄短剑,玄铁锻造而成,剑身上雕着古朴的字体,剑柄镶着红色宝石熠熠夺目,在楚千觞手中闪啊闪,顾了了的眼睛也跟着眨啊眨。
楚千觞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颦一笑也透着无尽风流。宝剑配英雄,简直是倾城绝代。
顾了了一时看呆了,莫说顾了了,抱着她的顾冥磊,还有顾家下人们,都是目不转睛。
最后,顾冥磊总算回过神来,低咳两声,将众人的心神拉了回来。
“这是在下一点心意,希望顾庄主能够收下。”楚千觞微微一笑,那笑如春风一夜拂过,千万朵梨花瞬间绽放。
他递出手中的玉剑,顾冥磊身后的顾翼上前去接。
突然有人惊呼一声,“风月剑!”顿时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这风月剑,据说是数百年前,玄昭帝赠与白皇后的定情之物。帝后二人携手平定江山,治理天下,百姓莫不将风月剑作为镇国之宝。
之后国家又经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动荡,风月剑便在无数次政变中落入民间,却不知究竟在谁手中。没想到竟是被楚千觞得去了。更没想到,楚千觞会将风月剑赠给顾家小公子作为生日礼物。
顾冥磊板起脸,心中暗叫不好,这楚千觞不是明摆着要把矛头对准玉凤山庄吗?
“楚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顾冥磊示意顾翼将剑还给楚千觞。
楚千觞笑笑,并不理会顾翼,而是与顾冥磊直视。
顾冥磊怀中的顾了了心跳猛然快了两拍。和美男对视,果然是需要勇气的。
楚千觞气场太强大,她小小的心脏还没有发育完全,立马败下阵来。
还是顾冥磊比较有气势,不愧是前江湖第一美男,身经百战哪!
她正感叹间,听到楚千觞清朗的声音淡淡响起,“顾庄主,在下不过是为了祝贺小公子生日。”
顾了了也奇怪,不就是一柄玉剑嘛,有必要弄得如此草木皆兵?
她才来这个世界不久,自然不知风月剑背后的含义。
“这风月剑,是昭帝赠与白皇后的定情之物,楚公子怎可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随意送人?”顾冥磊冷然道。
顾了了了然,原来中间还夹着这么一层!
定情之物……等等!顾了了小眼珠一转,抓住最关键的四个字。那不是指男女之间表示爱情忠贞不渝而互赠的信物吗?她抬起头,再看楚千觞时眼神有些复杂。
这个人……不会是心理不正常吧!?
他送一个婴儿风月剑,难不成要和一个男婴定情?还是说,他假借自己的生日,其实是想将风月剑送给顾冥磊?
这其中绝对有猫腻。顾了了将楚千觞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最后视线落在他的脸上,与他玩味的目光相撞。
他似笑非笑,对着顾了了,嘴角弯起,那笑容,怎一个妖孽了得!顾了了泪奔,小脑袋一转,顺势埋进顾冥磊的衣襟里。
——小爹爹啊,不是了了不帮你,是敌人真的太强大了。她只这一眼,就差点沦陷了。
面对顾冥磊的责难,楚千觞丝毫没有动怒的预兆。
他甚至很好心地上前,伸出双手,轻声道:“这就是顾小公子吗?能否给在下抱抱?”
顾冥磊犯难了,这风月剑的问题还没解决,楚千觞又故意转移话题。
不过不给他抱,岂不是显得自家太小气了?顾冥磊自然不肯玉凤山庄丢面子,尤其是在楚千觞面前。
他点头,豪爽道:“了了比较顽皮,楚公子小心了。”说着将顾了了递给楚千觞。
顾了了两眼呆滞,浑身僵硬,就这么被楚千觞抱在怀中。
楚千觞笑了笑,将顾了了举起,高过头顶,成为众人瞩目之所在。
“顾了了吗?好名字!希望顾小公子能成为一代武林至尊,将玉凤山庄再推上巅峰。”
形势所逼,顾了了不得不与楚千觞相对视,那双狭长的凤眼映入顾了了眼中时,她小嘴微张,控制了很久才努力不把口水流出来。
当她又回到楚千觞怀抱中时,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不同于顾冥磊衣襟上的栀子香,楚千觞身上仿佛天生带着一股香味,是顾了了也说不清的味道。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只觉得这味道甚是好闻,比前世的那些香水什么的好多了。
楚千觞一言,让厅中的人群骚动起来。
虽说他年纪轻轻就行走江湖,但江湖传言:此人无论是武功计谋还是家世背景都深不可测,顾家小公子能够得到楚千觞这番祝福,将来定是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于是众人纷纷讨好起顾小公子,将事先准备好的礼物一一送上。
楚千觞抱着顾了了,走到放满礼物的桌边,他所赠的风月剑摆在最中央。
这柄剑,已不再是传说中用来定情之物,如今在外人看来,这是楚公子对顾家小公子的看好。
更确切一点说,楚千觞有将顾家收归帐下的意思。
顾冥磊是什么人?楚千觞的画外之音他自然听出,但为了玉凤山庄和顾了了的人身安全着想,他不得不憋着一口气,任由楚千觞抱着顾了了在所有人面前装和气。
“了了,可有你喜欢之物?”楚千觞指着一桌礼品,笑道。
顾了了含着手指,小眼珠转啊转,尽量避免与楚千觞正视,尤其是他那双眼睛,深邃,望不见底的沉寂。她突然觉得,楚千觞也许并不像外表那样,风流不羁。要知道,越是出色的人,往往比普通人要忍受更多的孤独和寂寞。
顾了了眼中不由流露出几分同情之色,她一时忘记了大家正看着自己,也忘记了眼前那张绝色俊颜,只是情不自禁想到自己跨越了几千年的时光,穿越到这个举目无亲的时代。
或许,从某种程度来说,她和楚千觞属于同一类人。
怀中婴儿神色的变化自然都落在了楚千觞眼中,他微微侧头,不动声色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心底却暗暗叫奇:顾冥磊果真捡到了个宝贝,这个顾了了才刚满一周岁,竟如此与众不同。
委实有趣得很!
他转头,正欲伸手逗弄顾了了,突然见怀中的小人儿张开胖胖的双臂,身子往前一倾,搂住楚千觞的脖子,随即一声响亮的“啵”回荡在前厅的上空。
如同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厅中众人连同楚千觞一道,一动不动,愣了许久。
顾了了也有些不知所措,她其实就想亲亲楚千觞的脸,垂涎他如凝脂般的皮肤很久,刚准备偷袭,没想到这厮会突然转头,于是乎……
误会啊!赤裸裸的误会!她是真的只是想单纯地想亲亲脸,却不料亲到楚千觞嘴唇上。
似乎是自己用力有点猛,一下子收不住,就这样撞上去了,楚千觞的唇上微微溢出血丝。
顾了了欲哭无泪,想着自己这一世的初吻,这么没了,而且还是献给一个比自己大十五六岁的男人。
楚千觞也有些思绪紊乱,难以理出头绪。刚才……他好像被一个小娃娃轻薄去了?!鼎鼎大名的楚千觞,竟然会被一个小娃娃得手,这要是传出去,不知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
好在楚千觞一向不大在意自己的名声,素来行事诡异之人,怎会在意他人的目光?也因此没有过多追究,只一笑而过,将顾了了还给顾冥磊。
顾了了回到熟悉的怀抱中时,心底无端涌起一股小小的失落。虽然是婴儿的外表,怎么说,她也是活过二十多年的人了,自己的第一个亲吻对象,不可能不在乎。


顾冥磊暗暗松了一口气,毕竟楚千觞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可能会和一个孩子计较,于是立马对顾翼使了个眼色。顾翼心领神会,垂手朗声道:“庄主,宴席已经备好。”
顾冥磊点点头,一脸严肃,“各位,里边请。”
大概是顾了了不吻则已,一吻惊人,酒席上众人目光的焦点一直聚焦在她身上。
本来嘛,这就是她的庆生酒宴,顾了了倚在顾冥磊怀中,用不着动手,饭来只要张张口就可以。
参加酒宴的都是在江湖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少人纷纷起身向顾冥磊敬酒,称顾庄主是“虎父无犬子”,顾小公子大有庄主当年的风范。
顾冥磊顿时春风得意,笑着将酒一饮而尽,接受众人的称赞。
顾了了看着顾冥磊一杯接一杯地灌下去,浓烈的酒气刺得她皱了皱鼻子。她暗自思忖,顾冥磊要再这么喝下去,估计可以“含笑九泉”了。
突然,不知是谁开口大声问道:“顾小公子抓周抓到了什么?”
厅堂里的顾家人顿时一个个垂下头,不敢作声。
顾冥磊喝得半醉之间,一时间也糊涂了,冲着顾翼嚷道:“顾翼啊,了了抓了什么?”
顾翼满头大汗。
顾小公子抓了什么,他虽然没有目睹全程,但也看到了那个结果。
要是这么说出去,明早庄主醒来后知道了,他顾翼就不是顾翼了,要变成鸟儿西飞去了。
可又不能不回答,在这骑虎难下之际,顾了了忽然从顾冥磊手中抢走酒杯。她的动作极大,又没有一点征兆,顾冥磊被吓了一跳,身子没坐稳,整个人都向后摔去。
好在身后有丫鬟扶住,众人注意力又转回了顾了了身上,只见她从顾冥磊怀中爬下来,拿着一个小酒杯爬到桌边,然后捧着酒壶往酒杯中倒酒。
她在顾冥磊怀中闻了半天的酒香,早就垂涎不已,要知前世的顾了了,素有千杯不醉之称,白酒、啤酒混喝依然生龙活虎巍然不倒。
方才顾冥磊拿着酒杯时,手没稳住,洒出的酒正巧落到顾了了脸颊上,她伸出舌头舔了舔,立即蠢蠢欲动起来。
这可是上好的白酒啊,肯定比现代的茅台五粮液还要醇厚。她还想着怎样偷点白酒喝,机会就来了,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端起一杯白酒,咯咯笑了两声,直接往嘴里送。
入口的香甜在舌尖涤荡,伴随而来的微辣更让这种滋味长久地留存在唇舌之间,难以散去。
只一杯,顾了了便感到从未有过的爽快,好像束缚在身上的衣物全部脱去了,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如同在云层中行走,脚下软绵绵的。
“小公子醉了。”身边的丫鬟一声惊呼,将众人从惊愕中拉出来。
“小公子果然不同于常人啊。”
“这么小就会喝酒,还喝得这么豪爽,将来玉凤山庄一定能在小公子手中发扬光大。”
“我简直迫不及待了,想要一睹小公子以后的风姿。”
赞叹声不绝于耳,没人再提起方才的抓周之事。
楚千觞瞥了眼被丫鬟们带下去的顾了了,微微一笑。有趣,这孩子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顾了了是吗?他也隐约有些期待,想知道这个小家伙长大会是怎样。


很快,顾冥磊被喂了一碗醒酒汤,迷糊间看到楚千觞端起酒杯,向自己敬酒。
楚千觞双手捧着酒杯主动敬酒?!
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众人皆知,楚千觞鲜有主动之时,即便是敬酒,也是单手随意打发了,这副庄重的模样叫在场之人无比震惊。
“顾庄主,在下敬你一杯。”
“楚公子太客气了。”顾冥磊大笑接受了楚千觞敬的酒,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
“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楚千觞继而道。
不情之请?众人振奋,好戏来了!
“楚公子请讲。”顾冥磊口齿不清答道。
“风月剑赠给小公子,是因为小公子甚合我口味。不知顾庄主可否愿意割爱,在小公子十岁时让在下收为徒儿?在下定倾力教导小公子。”楚千觞收敛了笑意,正色道。
“没——问题!”顾冥磊大手一挥,爽快应道。
“庄主……”站在他身后的顾翼不由冷汗,庄主醉得这么厉害,可能根本没明白楚千觞说了些什么,明天清醒时没准会后悔的!
他还没来得及阻止,楚千觞伸手道:“顾庄主果然是性情中人,来,我们击掌为誓。”
啪的一声,众人面前,顾冥磊做出了一个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让顾了了十年后的生活天翻地覆的誓约。


翌日清晨,顾冥磊在头痛中醒过来,顾翼正站在屋子角落里,头垂下,一动不动。
顾冥磊揉着太阳穴,蹙眉道:“说吧,犯了什么错?”
记忆中只有当顾翼犯错时,才会不声不响站在房间内一夜,等到第二天早晨时,再做批评与自我批评。
“是这样的,”顾翼小心措辞,“庄主,您昨天喝多了。”
“这个我知道。”顾冥磊不耐烦地挥挥手,他一高兴多喝了两杯,头到现在还疼得厉害,“挑重点说。”
顾翼顿了顿,猜想庄主大人听到他下面要说的话会不会暴跳如雷,把自己炖成鸟汤。
事实证明,顾冥磊涵养再好,再有理智,有时候免不了冲动。
虽然顾翼没有被炖成鸟汤,但也好不了多少。
“庄主和楚公子约定十年之后小公子拜楚公子为师。”顾翼一鼓作气道。
“你说什么?”顾冥磊的声音毫无波澜。
“庄、庄主和楚公子约定十年之后小公子拜楚公子为师。”顾翼声音颤抖,又重复了一遍。
“再说一遍。”顾冥磊低着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扑通一声,顾翼跪在地上,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都快要变成烤鸟了,还管什么黄金不黄金。
“庄、庄主,这不关我的事啊。”顾翼哀号,“这完全是楚千觞那家伙自以为是、诡计多端、乘人之危!”
“很好嘛,连成语都用上了。”顾冥磊仍旧没有抬头,手扣着床沿,发出嗒嗒的响声。
那声音让顾翼听得心惊胆战,“庄、庄主英明,都是庄主的功劳……”
“原来我的功劳就是教你这些没用的成语啊。”顾冥磊发出轻微的笑声。
顾翼下意识要磕头求饶,突然发觉哪里不对劲,猛然抬头,正对上顾冥磊愉快的神情。
“庄、庄主?”顾翼一时思绪打结,转不过弯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顾冥磊突然双手叉腰,仰天大笑。
“庄主?”您脑子不会是烧坏了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顾翼,我们的机会来了。”顾冥磊摸了摸眼角笑出的泪水,满脸得瑟。
“啥——啥机会?”顾翼张着嘴巴,一副傻呆呆的模样,完全没有平日的精明。
顾冥磊摇摇头,这小子还不行哪,太嫩了,完全经不起考验。
“了了的机会啊。”顾冥磊竖起食指,在半空中晃了晃,“你想想,楚千觞收了了为徒,说明了什么?”
“小公子天赋非凡?”
“不不不,要说天赋非凡,比了了更有天赋的大有人在,可你听说过,楚千觞亲自开口要收谁为徒弟吗?”
顾翼摇头,他只听过楚千觞收了一房又一房姬妾的传闻。自他十四岁初入江湖以来,只一年,江湖谣言楚千觞有姬妾无数,更别提那些倒贴上来的女子了。
为此曾有不少人看楚千觞不顺眼,扬言要狠狠教训他一顿,结果几天之后那些说过要“教训楚千觞”的人全部拜倒在楚千觞门下,哭喊着要拜他为师。
楚千觞曾一袭白衣,站在至高处,傲视群雄,朗声道——千觞一生,只收一个徒儿。
如今,这个徒儿便是玉凤山庄的小公子,顾了了。
“了了这孩子,将来必成大器。”顾冥磊意气风发道。
知道自己不会被炖成红烧鸟翅,顾翼抹了把汗,“庄主,您还没说楚公子到底看中了小公子哪点要收他为徒。”
“笨,当然是我家了了有着过人之处,吸引了楚千觞。”顾冥磊一昂头,“你想想,天下第一美男都被了了的魅力所深深折服,有朝一日了了一定能超越他,将他狠狠踩在脚下。”
深深折服?魅力?顾翼怀疑,刚一岁的婴儿有这玩意吗?不过庄主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顾翼起身,请示道:“楚公子尚未离开,要不要带小公子正式拜师?”
“这个先不急,十年后也不迟。”顾冥磊摆手,“有风月剑在,又有那么多人作证,楚千觞自然不会食言。”
顿了顿,他看了眼窗外,“了了呢?起来了吗?”
“……”顾翼在顾冥磊房内罚站了一夜,怎会知道顾了了有没有起床。
实际上,顾冥磊和顾翼谈论着的那位早已起床,秉承着早睡早起身体好、胃口好、牙口好的理念,顾了了在丫鬟的怀抱中感受着独属于古代的新鲜空气。
“小公子,您还要去哪儿逛?”丫鬟细声细气问道。
顾了了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看到地上抽出嫩绿的草芽,忽然心血来潮,想要下地走一回。
她指了指地面,配合着还做出爬来爬去的动作,“爬爬。”
很快,丫鬟便明白了了的意思——她要下来自己爬。
弯下腰,将顾了了放在松软的草地上。正值暮春时节,清风和煦,阳光微醺,顾了了手脚并用,在地上爬来爬去。
不是她不想走路,而是这个小小的身子,暂时还不太会走。虽然时常会在丫鬟和顾冥磊的看护下练习走路,但总是走着走着就爬起来。
顾了了郁结了许久,最后将这一现象归为动物的本能——不是自己不聪明,而是人也是从猩猩猴子进化而来,所以她顾了了自然要顺应进化的规律。
“小青,”另一边有人挥手叫嚷,“过来帮个忙。”
小青是顾了了贴身丫鬟的名字,她低头看了眼正在地上专心致志研究蚂蚁的了了,然后向四周看了看。这里是玉凤山庄后花园,门口有人把守,外人一般是不允许进入的,将小公子留在这一会应当不要紧吧。
左思右想,又听到对面人催促,小青无奈,应了一声,便小跑过去。
顾了了抬头,瞥了一眼小青的背影,继而低头钻研蚂蚁搬家去了。
一股淡淡的花香随风飘来。
清甜的芬芳让顾了了用力吸了吸鼻子,大致确定了方向,活动活动爪子,便朝花香的源头爬去。其实并不算远,顾了了看到一座假山,那花香似乎就是从假山后面传来。
忽然悠扬的笛声响起,婉转的乐曲,带着说不尽的哀愁。
顾了了爬得有些累了,索性趴在地上,听着笛声。什么人兴致如此好,一大早就在这里吹笛子?
多半不是玉凤山庄里的人,这里除了顾冥磊略懂音乐,其余的都是做活的下人。便是顾冥磊,她也只在夜里听过他吹箫,为此害得她半夜尿频。好在她年龄尚小,出现此类症状也不足为奇,所以顾了了也就心安理得在床上画地图。
一曲毕,鉴于自己良好的习惯,顾了了情不自禁啪啪拍起小手。
“谁?”男子低沉的声音立马将顾了了拉回了现实,她左右看看,好像没有地方给自己藏身。
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一袭白衣走到顾了了面前。
顾了了缓缓扬起头,那张绝世容颜正居高临下盯着自己。
“原来是你这个小家伙啊。”
顾了了不由咧嘴傻笑,其实她也挺意外的,为了不被看出自己真正的心理年龄,顾了了只好自我牺牲一下,伪装出婴儿的心智,揪着楚千觞的衣袍在手里揉捏。
楚千觞见此,轻笑一声,笛子顺手插在腰间,半蹲下来,抱起顾了了。他轻轻把顾了了的手和自己的衣袍分开,然后直起身子,将她抱在怀中。


后花园景致独特,春季万物复苏,柳条抽芽,雪水初融,有几株桃花已迫不及待吐出红彤彤的的花瓣儿,正是一片明媚的春光。
两个人静静相依,顾了了见楚千觞沉默不语,便靠在他怀中,老老实实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鼻尖是来自楚千觞身上淡雅的清香,夹杂着若有若无的桃花香,她忽而觉得这样的味道,令人沉迷不已。
“了了,你喜欢这里的景致吗?”突然,楚千觞开口问道。
顾了了愣了,他这是在问自己吗?
不等顾了了回答,楚千觞自言自语,“了了,等你长大了后,便会知道,这世上许多事情远远不如看起来那么美丽。”
这么简单的道理顾了了当然知道,只是她目前扮演婴儿的角色,在楚千觞怀中装傻充愣,听他缓缓倾诉。
“绝世容颜又怎样?旷世才智又如何?世人都道神仙好,但在功名利禄金钱权势面前,还不是一样丑态毕现。”顿了顿,楚千觞转过头,看着怀中顾了了呆滞的神情,不由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我看到你第一眼时,就觉得你不一样。所以,了了,我希望你能一直如此,单纯可爱。”
顾了了呆呆昂起小脑袋,对上楚千觞幽深的眼眸,沉静的面容之上残留着一丝淡得看不出的忧伤,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咚咚作响。
小青回来时,看见顾了了还在地上爬来爬去,楚千觞早已先一步离去。小青带着顾了了去了正厅,江湖各门派的代表汇聚一堂,楚千觞、顾冥磊也都在场,算是作为告别仪式。
毕竟被邀请来玉凤山庄的皆是江湖有头有脸的大帮派,能一次性召集这么多人前来,规模可谓是仅次于武林大会,由此可见,顾冥磊在江湖中的地位绝不容小觑。
“顾庄主、小公子,在下还有要紧之事要办,先走一步,告辞了。”不知是谁率先站出来,向顾冥磊道别。
顾冥磊双手抱拳,微微一笑,没有挽留,道:“一路平安。”
约莫半个时辰,正厅里的人走了大半,只剩下楚千觞以及尾随其后的几名绝色女子。
“顾庄主,告辞。”终于,楚千觞上前一小步,双手抱拳,目光扫过小青怀中的顾了了,朗声笑道。
顾了了抬起头,正见他转身,一举一动潇洒至极,连同转身的背影也是说不出的优雅。楚千觞迈开步子,朝门口缓缓走去。
那一袭白衣逐渐变小,直到成为一个黑点,消失在视线的尽头,顾了了才收回目光,满眼写着“不舍”二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生平第一次,毫无诗意可言的顾了了竟会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诗,顿时觉得心头五味杂陈。
若是早穿越过来十年,自己或许会有冲动谈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恋爱,以现代人的智慧和新时代女性独特的魅力来征服楚千觞,哪怕他是弯的自己也要把他掰直来。
可惜呀,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顾了了四十五度望天,明媚忧伤三秒钟后,立刻被一名丫鬟端上来的米糊汤吸引过去,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小脸露出渴望的表情,伸出小手咿呀作势要扑过去。
站在一旁的顾冥磊乐呵呵接过碗,亲自给顾了了喂食。一时间,正厅弥漫着一股祥和的气息,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恬淡的笑容,美好得令人不忍心去打破。
若干年后,顾了了离开了玉凤山庄,每当顾冥磊一人待在正厅中,总禁不住回忆起过去。记忆中的时光永远是那么的愉快而甜蜜,就像是被刻意勾画的水墨画卷,抹去种种伤痛与忧愁,余下的都是经过修饰后的温馨,不掺杂丝毫杂质。


将所有客人送走后,玉凤山庄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是这宁静之中,偶尔会出现一些不和谐的小插曲。
比如说——“庄主!小公子又不见了!”
玉凤山庄出动顾家所有下人,开始地毯式搜索,最后在顾冥磊书房中书桌下找到了顾小公子。
顾了了脑袋枕在书上,打着呼噜。
顾冥磊顿时泪流满面,他最爱的一本武林秘籍,就这样被水漫金山了。
鉴于顾了了年龄太小,顾冥磊自然无法狠心对着一个婴儿发火,所以可怜的顾翼大管家被生生折腾成比翼鸟了。


又比如说——“庄主,姚家庄送来的唐三彩又被打碎了。”
顾冥磊瞬间目光如炬,两眼飞刀,前来禀报的顾翼身先士卒,不幸中弹,应声倒地。
那几日山庄上下所有人莫不战战兢兢,连话都不敢大声说,生怕下场如顾管家那般壮烈。
姚家庄唐三彩以精雕细琢、色彩艳丽闻名天下,珍品更是难得一见,尤其是被打碎的那个,是顾冥磊费尽无数心思才得到的。
在山庄草木皆兵之时,罪魁祸首却躺在小青怀中,享受着香甜可口的米糊,丝毫不把自己背着小青爬去玩顾冥磊最爱的唐三彩然后摔得粉碎一事放在心上。


再比如说……如此种种,随着顾小公子年龄的增长,有增无减,甚至为她赢来“混世魔王”的光荣称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