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尘封的战歌

更新时间:2022-11-12 12:55:28

尘封的战歌 连载中

尘封的战歌

来源:黑岩 作者:大橙归来 分类:奇幻 主角:赵应姜灵儿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大橙归来原创的奇幻小说《尘封的战歌》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赵应姜灵儿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臭鱼!你小子活腻了吧,敢从抢老子嘴里的抢食!看清楚老子是谁?”赵应看清原来是他,大骂道。事已至此,孙小鱼没有再去畏惧他们:“赵应,你在我面前就是坨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出这是一只正在被追逐的小狼,它身上的三角形伤口他认识,是他同学郭胖子的喙翎箭射伤的,箭已经不在了。

“他们来了,你快走吧!”他站在树上发现有三个黑影正在往这边快速移动着,就忍不住提醒了树下的白狼。

小白狼听到声音惊吓的一跳,呲出尖锐牙齿,低沉的“嗷……”边后退边注视着大树。

“我在树上,我不伤害你,你快走吧,他们已经追过来了。”

白狼发现树上的孙小鱼后,见这个人不停地向它挥手,在离开前,回头望了一眼便扎进了丛林。

孙小鱼看清楚领头跑得最快那人是“郭胖子”,较胖的身体上背着那副沉重的海雕弓,身手确十分矫健,没过一会就翻过道道沟坎,来到大树旁停了下来。

孙小鱼在白狼走后,迅速的把白狼弄在地上的血用干土覆盖,应该是没留下什么痕迹。

郭胖人站在地上未动,眼睛在周围快速捕捉着周围可能出现的异样,这时他的目光锁定在一处枯草上,他小心地拿起枯草上几根细微的白毛闻了闻,抬头瞭望前方,他像是已经判断出了白狼离开的方向。他是清水学院最强的猎手,是个出色的神箭手,几年前就被景氏家族看中,还为此给他颁发一块射手勋章。

跟他混的两个小弟王兵和徐良,赶到后,都一屁股坐了地上,王兵喘着粗气道:“大哥,跑了一上午了,跑不动了。”

郭胖子没有急忙选择去追白狼,反而来到树下转了一圈。孙小鱼在树上大气都没敢喘一声“看来他们要歇一会了。”

他盯着树干道:“你们跑不动了,它也跑不动了,刚离开。”

两人听到后来了精神,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

望着郭胖子转过身去不再盯着树看,要准备离开了。孙小鱼松了口气……

“给你来俩逮只猴子玩。”郭胖子说完大树被他踩得一晃,接着一个满月踢,“咔嚓!”孙小鱼伏在上面那跟树杈被踢断,孙小鱼骑着一截树枝重重地掉在地上。

“哎吆,我滴那个屁股吆!”

“臭鱼!”郭胖子拿开孙小鱼鱼身上的树枝,把他拉了起来“臭鱼真的是你,你咋躲在树上?”

“谁躲了?我正在见吃大肘子呢,然后就掉了下来,我的大肘子呢?我是怎么掉下来的?你们怎么在这里?”

王兵二人正哈哈大笑,徐良道:“是猴子抢了你的大肘子。”

“哈哈,原来你小子在树上做梦吃肉呢。”

郭胖子一把从地上把他拉起来,还给他拍了拍身上的土,道:“凡是都得讲个理字。”从兜里抹出块干牛肉塞进孙小鱼手里。

“臭鱼,你知道咱们学院,我最佩服的人是谁?”

孙小鱼揉着屁股,啃起牛肉傻傻地问“最佩服谁呀?清水学院的四大天才?”

哈哈……郭胖子笑了一阵摇头道:“什么羿天哭、李飞猫、景鸟、余三短,我郭远图都瞧不上他们。”

听他给这几个人取的名字,加上他背负手,挺着肚子,一副牛皮冲天的样子,把孙小鱼逗乐了。

他说的这几个人可都是清水学院排名前四位羿天笑、李飞虎、景凤、余三通。

郭胖子一本正经道:“放眼清水学院,此时他们谁敢在这儿睡觉?”拍着孙小鱼的肩膀,忽然严肃道:“我敢保证就你臭鱼一个,我就服你!”

孙小鱼在想这话是夸他还是骂他?

“佩服我?佩服我什么呀?”

郭胖子一摆手道:“你小子主要是不装犊子!”

“不装犊子,这也算?”孙小鱼哈哈笑道。

“我先走兄弟,后悔有期。”郭胖子有些不耐烦道。

郭胖子和两个小弟就这样走了。

望着他们斗气十足的样子,和远去的背影。

“郭胖子的话让孙小鱼脸红了,他们此时都在为前程奋斗,我确在……”孙小鱼不由低下了头,在想些什么……今晚的月亮格外的亮,山中的视线非常好,白色的院服在夜晚行走,太显眼了,他把入山前他准备的夜行衣已经换上,他不想被其他学员发现自己,他是一个习惯孤独的人。

他想玩够了就早些到后山回合,也好早点被学院淘汰掉。

孙小鱼估摸一下时间和辨别了一下方向没错,就继续往前走……

看见前方有几束移动的亮光,应该是他的同学在远处打着火把,孙小鱼悄悄摸了过去,想看看是谁,顺便看看姜灵儿在不在。

他躲在在一处岩石后,慢慢看清楚了手持火把的人,真没想到又是这三个人。

这时,赵应、沈烈火,解水仙三个人围在一山洞口,像是在里面发现了什么。

孙小鱼转身就要离开,这时听到他们说:“这个洞很小,没有别的出口,我进去把它逮出来。”见赵应持着手中的开山斧就要往里钻……

“等等!白狼身体里的七颗天狼丹,我们怎么分?”

“我要三颗,剩下的你们分吧。”理直气壮的沈烈火就是这么霸气。

白狼是赵应先发现的,凭什么他拿三颗,他跟沈烈火都是四星斗士,只是排名比他靠后一位。真动起手来,未必能输给他。

但赵应看见沈烈火那双凶狠的蛤蟆眼睛,心中还是有些忌惮,不敢跟他翻脸,道:“火哥自然是拿三颗,我和仙儿姐各拿两颗。”

沈烈火点了点头暗想“这小子还算懂事。”

“不仿我拿三颗吧,你的功力比我高出很多,我得赶紧努力,将来我还想跟你一块往上走呢。”说完她给沈烈火抛了个眉眼。

沈烈火心中那幸福地小船荡开双桨,“好,好就按仙儿说地办吧。”

三颗天狼丹能让沈烈火的功力很快达到五星斗士的水平,说不定还能在学院高手排行榜上进一位,赵应心中暗骂这个蠢驴,不过看他也得不到三颗,心中愉快了许多。

赵应提着斧头已经进洞了,孙小鱼心中很是纠结,自己虽然对这天狼丹不感兴趣,看他们要杀这只漂亮如雪的小白狼,心中有些不忍……

“这只白狼太狡猾。”

解水仙和沈烈火堵在洞口,怕再让它留走。

“嗷—嗷…”洞里传来几声惨叫!孙小鱼心中突然一阵酸痛,脑中满是懊悔,“咔嚓”一声!手上发力掰断一根粗壮的树枝。

沈烈火突然听见身后异响,解下腰间的铁链锤,朝岩石后慢慢走走了过去……

“火哥你看!”沈烈火被解水仙叫住,回头看见赵应从洞里走出来,他举起手里的白狼得意道:“火哥逮着了,这小家伙已经受伤了,老实得很,没费事。”说完把白狼甩在地上。

“我来动手。”沈烈火拔出短刀,朝白狼走了过去。

刚才听见那几声惨叫,还以为赵应已经在洞里把它捏死了。见小白狼的眼睛还在眨动了一下,已经是奄奄一息的样子。

“小心点别弄脏衣服哦。”解水仙提醒着正蹲在白狼旁准备下刀的沈烈火。

赵应看着眼前这只白狼,“嘿嘿”的傻乐着,这次天狼山的任务,这可能是唯一的白狼,至少他们没发现有第二只,狼是他逮的,又能获取两枚天狼丹,他正在盘算学院极会如何嘉奖他呢。

沈烈火举起手里的短刀,抬手便在月光下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朝白狼肚腹弯来,他想等划过狼腹后,在二人面前展示一下高超的刀法刀不沾血直接入鞘,剩下的脏活再让赵应干。

可他万万没想到刀尖碰到狼腹的瞬间,手臂被一股力量格住,是一条腿挡住了他下刀的手臂,“呃?”他一脸懵逼的抬起头看了看挡住他的人,手臂竟然还试图地往下压了压。

“你还压?”孙小鱼迎面往他面门上狠狠地砸了一拳。

沈烈火被这一拳被砸的四脚朝天,两眼一翻不省人事。

赵应和解水仙像掉了下巴一样,傻愣着对视了一眼,赵应反应过来,“何人?”大喊了一声!提着开山斧冲了过去。

赵应清水学院高手排行榜第十名,力大无穷,善用大斧,凭这把大斧曾击败过学院不少有名气的人,此时的力量能把牛劈成两半。

孙小鱼面对压来头顶的大斧,“这是砍死我?”后跨一步轻易避过这一斧,大斧重重劈在地上,赵应立即提斧平劈,孙小鱼跃起回了他一脚。

赵应被踢得退后几步,瞪着牛眼道:“劲还挺大!”举起大斧又压了过去。

孙小鱼在学校学会认字起,就一直细细琢磨那部残书卷,是父母留下的,本想从里面能寻找一些父母留下的线索,一天他又读过竹简后,觉着体内一股热流,堵得胸口烦躁,他一拳砸桌子上,“咔嚓!”实木的桌子碎了两半,他惊讶的跑到门口那颗大槐树下,铆足劲往树上砸了重重一拳,“砰!”小孩怀抱大的槐树剧烈一晃,落叶纷纷。

那股热流那就是老师说的“真气上涌”,老师常说习武修的是气,真气到达一定境界你打出的一拳一脚,都是千钧之力。孙小鱼从此发现这本被火烧过得残卷竟然是修气的秘诀,比清水学院的练气书强上许多。

清水学院里的功夫学不会,但从此以后孙小鱼每天半夜偷偷练习残卷上功夫,其实这几年之后,他的体内已经精气充盈,真气浑而有力。

但面对赵应狂风般的开山斧,还是在不断地躲闪着,因为孙小鱼无意争斗,只想救出白狼,再加上实战经验不足,不知道何时进攻,何时防御。

赵应手里大斧可是越舞越勇,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孙小鱼瞅准了机会,躲过揽腰一斧,翻了跟斗滚到白狼边,双手刚抄起白狼,后脑传来一阵凉风,不自觉地一扭脖子,一把利剑从下巴穿过,孙小鱼一惊,反手狠狠劈一掌“啊—”解水仙飞了出去!

孙小鱼已是一身冷汗,好阴险的娘们,差点死在她手上!

“不好”蒙面巾掉了下来,是被刚才那剑削下来的,孙小鱼赶紧用手捂住脸那一刻就听见“孙小鱼”已经晚了,赵应已经喊出了他的名字。

“仙儿——”沈烈火冲过去,把她扶起后,刚才被那迎面一拳砸的两眼直冒“星星”,此刻缓过神来,就看见解水仙优美地姿势,闪电般速度朝黑衣人背后刺去,剑尖碰到黑衣人后背时,她的嘴角又扬起的那迷人的笑容,“啊!”人就飞了出去……。

“臭鱼!你小子活腻了吧,敢从抢老子嘴里的抢食!看清楚老子是谁?”赵应看清原来是他,大骂道。

事已至此,孙小鱼没有再去畏惧他们:“赵应,你在我面前就是坨屎!”

“什么?找死!”赵应没想到这个蒙面人是这个废物,更没想到还敢骂他,想起江灵儿的事全是因为他,此时已对孙小鱼起了杀心。

孙小鱼抱着白狼,正在与赵应周旋,找出一个破绽趁赵应下盘空虚,一个“铁扫帚”赵应跌倒在地,踩着他屁股一跃而起,已经弹出好几米。

突然迎面一股劲风砸过来,孙小鱼来不及停下,立刻后仰,“唰”铁链锤贴面而过。

好险,脸部被锤风扇得火辣辣地疼,见沈烈火转动着锤铁,铁塔般的身材挡住了他的去路。

“难道为救这白狼,我今晚要死在这里。”孙小鱼看到去路已断,一个赵应就让他难以应付,现在赵应和解水仙堵在身后,为救这白狼使自己身处险境,心中竟然有丝后悔。

他单手搂紧白狼,右手伸进背上的长包袱拔出了柴刀,红着眼道:“来吧,老子不惧你们!”这些在学院净装孙子了,第一次自称老子真是痛快至极。

他们都在想,这孙子此时这么牛叉是谁给他的勇气?难道这废物真要跟我们拼个你死我活了?三人这次谁都没有掉以轻心,全神应战。

“跟你们拼了!”猛的一刀劈了过去,孙小鱼知道她是专业是玩毒的,属她最弱。

解水仙见这刀来势威猛,没有用剑去挡,闪到一旁躲开着一刀。

三人万万没想到这货是趁这个机会冲了出他们的三角阵,逃跑了?“这小子不是要拼个你死我活吗?”

“追,”三人追了上去,才追出几十米,这废物怎么停下了?

三人走近一看“哈哈”大笑起来,“跑呀,怎么不跑了。”

没想到冲出来是条死路,孙小鱼站在悬崖边上,一阵风吹吹过,让他感觉后背发凉,已经让他没有了退路,他奄奄一息的白狼轻轻的放在地上。

“放过它吧,它只是一只小狼,我随你们处置。”

赵应刚要破口大骂,解水仙给抢到前面道:“好啊,那你把刀要先放下哦。”

孙小鱼把刀刚插回包囊,被迎面一拳砸在地上。

“你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胆,敢打我?”沈烈火对地上孙小鱼拳打脚踢。

“火哥你先歇会。”

又一顿暴揍后,赵应用脚踩着孙小鱼的头,恶狠狠道:“你这条臭鱼想翻身是吧?”

“我呸”吐了口口水,恶狠狠道:“你小子给我记住,你会永远被我踩在脚底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