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蜜恋:百里挑一

更新时间:2021-08-31 00:50:57

蜜恋:百里挑一 已完结

蜜恋:百里挑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琪琪公主 分类:女生 主角:泽秋凤千韵 人气:

《蜜恋:百里挑一》作者:琪琪公主,女生类型小说,主角:泽秋凤千韵,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人民医院,已经到了深夜时分…… 凤千韵一个人倚在门框边,手里捏着一罐啤酒,遥望着漫天的星光。 曾几何时,她也曾经觉得,自己将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女人…… 法国留学的八年里,俨然是她最快乐的日子。顺利的继承了父亲的遗志,以拔尖的成绩从高等学府毕业;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凤家最高层的精英团队;更令她觉得一辈子快乐的事情,就是……遇见了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环?”千韵咽了口唾沫,平复了一下砰砰不停歇的心跳:“你……还好吗?”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坐在床上的环多了种说不出的……疏离?

对的,就是疏离。千韵心中拉起了警报,泽秋还在家里,自己却一头闹热的跑了过来,一大推的事情已经把她快弄得神经错乱了。

病床上的人,木然的抬起了头,慢慢的,扫过门前的两人,往日灵动的双眼,竟然宛如一滩死水似的毫无焦距!

“叔叔。”千韵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去拉了拉凤千夏的白袍子:“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不是说醒了吗?”

“只不过是身体苏醒了,我可没告诉你他醒透了啊。”老头瞟瞟环那不太安稳的状况,心里恼恨的是,自己究竟是造了什么孽,要摊上你这个小孽债。

“这是什么意思?”冯凡也过来,担忧的看着两眼无神的环少爷,这让他回去怎么跟boss交代……

“就是说……环的身体功能,还没有完全恢复。”千韵看着环,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挥了下,眼前的人竟然还是木木然的毫无感觉……

“难道是……”冯凡如遭雷击的看了看两人,指了指自己的头……“恩。”两人竟然面带惋惜的点了点头,彻底粉碎了冯凡原本满心的喜悦。

“可是,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冯凡混乱的摇摇头,看着一脸木然的环,这种诡异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脑袋负荷的范围……

“哎……”老头恨恨的叹口气,“你的问题还不是一般的多,你就不能行行好放我一马吗?我都快被你烦死了。”

“您就不能给我个具体的解释吗?”冯凡此刻也好气不起来。

“得了得了。”凤芩夏此刻的脸堪比包公:“虽然他现在是清醒着的,但是实际上脑中的功能还是没有完全开启回来,仍有着一部分还在沉睡,你以为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不就在于,人的大脑是谁都无法得出结论的复杂吗?”

“所以……环少爷现在,就处于脑功能还在死亡的阶段?”倒吸一口气,冯凡怎么都无法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诡异的事情。

“照理说,这样子和植物人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可是我想,他之所以还能活动,是因为他体内的毒素,应该已经清掉了一大部分了,你说对不对叔叔?”千韵一边盯着环一边说。

“恩,这个大侄女还算有点慧根。”凤芩夏的包公脸这才趋向缓和。

“不对。”冯凡这时才猛然想起……“你又怎么了。”凤芩夏马上又摆出一级作战态势,就像是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刺猬一样又开始满脸的不耐烦:“有屁快放。”

“慕菲小姐呢?慕菲小姐在哪里?”冯凡惊呼。

“那个小姑娘啊……”凤芩夏眼神一闪:“失血失的有点多,让护士扶她去休息了。”

“什么?”

“失血?”

两道尖叫又响起,差点震破凤芩夏的耳膜,他“啪”的一下将病历板拍向桌子:“你们是想造反吗?这里是医院!”

“快,快带我去看慕菲。”拉过巡房的一个小护士,千韵白了白脸色,心忽然结结实实的一痛:慕菲,你这孩子又是何必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冯凡一个拳头握紧,“为什么要抽血?要用血来做什么?”

“你不知道吗?”凤芩夏嘴巴蠕动了一下,“那小姑娘的血,才是解毒剂最适合匹配的血型啊,你看。”说着把自己的实验结果给他看了看:“我提炼的雪蛤竟然完全吸收了这小姑娘的血,这是不是天赐的机会呢?”

“可是,不可以对她这么残忍!”冯凡叫道:“要是一直用慕菲小姐的血,她迟早会失血致死的!”

他知道,要是这个治疗过程一启动,就要不知道花掉多少的疗程,要是每一个疗程都需要这么多的血,慕菲这么单薄的身体哪能受得了?

“不是还有我吗?”凤芩夏懒懒的说,“你别在那啰啰嗦嗦的,要干嘛就去干嘛,不是要去回报王家老头吗?快去快去,省的在这碍我眼。”

“你说的。”冯凡冷冷道:“我要你保证,不会伤害慕菲小姐的身体。”

“我当然能保证。”凤芩夏拉下脸:“但是我这里不是慈善机构,你要大发善心的请去别地。我不是那些仁心仁术的医生,我只有自己的目的,谁阻碍我,我就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和你们也只不过是合作关系,你搞搞清楚,我没有这个义务听你们的为你们做牛做马。”

“我明白了。”冯凡冷冷的说:“人各有志,我当然不能左右你,但是,也请你记住,就算你多么愤世嫉俗,也不该这么漠视人命,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比你更懂得,人的生命是有多可贵。”说着,看了一眼病床上坐的直直的环,就一摔门走了出去。

“哼,跟我谈人命的可贵?臭小子!”忽然就想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忽然从大褂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让它躺在自己粗糙的手心,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精致的怀表,轻轻一打开,里面有一个孩子纯真的笑靥:“你说,这是我的错吗?”

另一边……

千韵轻轻推开门,跳入自己眼帘的,竟然是一张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的脸……

刚才,她不是没有看到,那个容器里究竟吸收了多少慕菲的血液,环才能走到那一步。可是……他皱起好看的眉头,为什么慕菲的血,竟然能和环的身体反应?

这一切又来的太突然,她应该拿什么态度来面对眼前的这个苍白如纸的人儿,然后又该怎么告诉她千夜的事情?

她慢慢的坐下来,轻轻的握起了慕菲没有吊针的左手,看着手臂上触目惊心的带着一大片红色的纱布,一下子眼泪就不争气的滚出了眼眶……

“千韵,你……”身后一阵风刮过来,千韵赶紧转过头去,顺带抹了抹原来似乎像是要泪崩到一发不可收拾的眼泪。

“我只是看到她,很心疼。”转身又看了看慕菲单薄的身躯,这样的牺牲,势必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不小的伤害……

“慕菲小姐为什么会……”冯凡的心也纠结了起来,“可是没有道理啊,她为什么会自己跑来找博士呢?”

“你是说,慕菲是自己跑来医院的?”千韵心听了,心忽然揪的很紧,慕菲,你是知道了什么是吗?

“是的。”冯凡点点头。

“那就是说……”千韵吸吸鼻子,话锋一转:“你一直在医院!”

“我……”冯凡忽然呛声,是不是终究瞒不下去了呢……

也难怪,出现频率实在是太高了吧!

“然后,你到现在都没有告诉我,你,冯凡,到底扮演着什么身份,为什么可以这么来去自由的穿梭在我们中间?”千韵越来越觉得头晕目眩,一直在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忽然就转变了角色,让她不知道如何适从。凤磷夜在凤家刮起的旋风,早就已经像一阵龙卷风似的将凤家的枢纽刮得摇摇欲坠,破败不堪的中心早就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

所有的大家族基本上都会面对着同一个问题:最容易成功的一件事情就是……共患难,而最困难的一件事情莫过于……同富贵。

人都是有劣根性的,得了一,一定会想二,有了二,总是又会想要三,总是希望以最少的付出换来最优厚的回报,这就是症结的所在。所以……凤磷夜就很好的运用了这个战术,当千韵看到凤家门前那一辆一辆的名车时,基本上已经知道了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股东们应该已经迫不及待了吧,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眼神已经盯上了凤芩煜,而且……已经将矛头全都指向了那栋房子……

只是不知道,凤磷夜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鼓动他们一起明目张胆的喧宾夺主。

想到千夜那张憔悴不堪的脸,千韵的心中翻起了千层浪,果然,即使他们准备了这么久,但是也抵不过所有股东的联合抵制。

一旦董事会召开,毫无疑问的,凤磷夜迟早会变成凤家新一代的执掌者。

一想到这里,千韵的心中就升起一团无形的怒火,不禁一抬头,这把火就直冲冯凡而去。

……要怪只怪,你为什么要再度出现,为什么要在我的生命中扮演此种角色,为什么你要这么不清不楚的在我的生命里来去匆匆。我可以忘记那曾经的伤痛,我可以放下自己曾经执拗的情感,却无法容忍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和隐瞒……

“千韵,我……”冯凡掀了掀唇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多年的怒火终于濒向爆发的边缘:“就算你不愿意解释过去的一切,ok,我忘记,我不在意,我甚至答应了你继续做朋友,但是……这就是你对待朋友的态度?我真的看清了你,你给我走,我凤千韵还没有沦落到这么低声下气的去求一个根本对自己不诚实的人掏心掏肺!”一边说,一边使劲的推着冯凡,想把他推到门外。

“千韵,你别激动,听我说……”冯凡眼中闪过一丝焦急,该死的,这种情况下,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千韵的眼泪,又似乎绝了堤似的滚滚的落下来……

她走到慕菲床边蹲下,看着慕菲有点充血的红眼睛:“慕菲……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什么要这么伤害自己……”

“咳咳……”慕菲的身体,此刻单薄的就像秋天的落叶一般,她示意千韵将她扶起来,苍白的脸色能让任何人看了都于心不忍。但是,她还是挤出了一抹笑:“始终是我……咳咳,欠了他的,我不能看着这种事情……咳咳发生在他的身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