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幽幽曼陀罗

更新时间:2020-09-23 12:41:59

幽幽曼陀罗 已完结

幽幽曼陀罗

来源:掌中云 作者:花非花 分类:女生 主角:刘霖怡慕容易天 人气:

花非花新书《幽幽曼陀罗》由花非花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刘霖怡慕容易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叫作刘霖怡,二十一世纪的女杀手,一个宛如沙漠中曼陀罗的女孩,对于她而言,要想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惟有实力才值得依靠。 一次暗杀失败,她被敌人杀害,化作幽魂本应该死去,或许命不该绝,她穿越在异世成为相府中的千金小姐,她的人生重新到来,但却并非她所想象那样平凡而风顺,取而代之的是一幕幕惊世骇人的阴谋与迷题。 若要生存,需放下一切感情,她虽无意,但爱情却执念于她,那个男人的出现开始改变她的人生。 他英俊而冷傲,锐利眸间似是隐藏着千万忧伤,一步步地接近,两人的感情犹如火焰熊熊燃起,在最后间,她与他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看着那样的眼神,秋香忍了半响才忍下想要后退的脚步,抬手从衣袖之中拿出一个东西送到了刘霖怡的面前,“秋香只查到了这个,问了药店的老板才知道这是一种药材,名叫禾蝶花。点燃放在房中,可助眠安神。只是……” 从秋香手里接过那绣着戏水鸳鸯的香包,听她话中迟疑,那清浅的眸子映着铺撒般的血红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秋香知道,夫人从不用药物助眠的。”秋香看着刘霖怡那白皙手掌里极为常见的荷包,眉间尽是疑惑之色。 她口中的夫人,却是刘霖怡的亲身母亲,一个很有才情却短命的女子,她似是极为喜欢云字,生下刘霖怡后,冠以她同样的云字,就连秋香也是这女子所取的名字。 手中荷包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很好闻,她却并没有觉得想要入睡的感觉,难道一定要点燃才会有效。刘霖怡未曾见过这个具秋香所说的极有才情的亲身母亲,就连这个身体本来的记忆也没有那女子太多的影子,只有一个画面,让她想起就有种淡然心疼的感觉。 修长纤细的身影凭窗而立,白皙如玉的面庞之上,微微勾着嘴角,一双晶亮有神却又好似胧着凄迷之感的眼睛看着窗外,似是在看月,又似是在看人。那身影即便只是背影,也当是风华绝代之姿,面貌只露三分,也是倾国倾城之容。 “即是如此,那当年服侍我娘的人都在哪里,你可有眉目。”修长手指打开荷包,从中拿出一些秋香所说的药材。 用特殊方法制干的药材,看不出本来面目,不过这禾蝶花应当是很美。只是当它变成害人之物时,不管多美的东西,也失去了本来颜色。 “当年服侍夫人的有三个人,一个是夫人的乳娘,叫李妈,一个是夫人从本家带回来的贴身丫鬟,叫晴茹。还有一个是相爷派去服侍夫人的,叫蓝莉。”秋香掰着手指数着,“当年夫人去世后,李妈回了老家,听说去年过世了。夫人的贴身丫鬟晴茹嫁给了商州一个人商贾,好像是之前同夫人相识,至于那个蓝莉就一直没有的消息。” “蓝莉!”一个错手,手里的禾蝶花变成粉末散落在空中,扬起细小的浮尘,“没有消息并带不代表找不到人,找不到人也不代表事情就会被掩埋,你去打探一下那个晴茹现在哪里?” “小姐是想找到晴茹来打探那个叫蓝莉的下落。”秋香瞪大了眼睛看着刘霖怡,见她脸色略有些苍白的点了点头,“秋香知道了,小姐放心吧。” “还有什么事吗?”见她应了下来却并未离开,刘霖怡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看着秋香问道。 被她那黑谭谭的眸子盯着,秋香顿感压力极大,只是心头之语不吐不快,于是秋香看着刘霖怡的脸色小心问道:“小姐,你……是不是受伤了啊,脸色很不好,而且这几日……都怪怪的啊!” 刘霖怡不知是该欣慰秋香的敏感,还是该感激如今还有一人能在自己的身边这样关心自己,不,是有一个人关心着这个身体的主人。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有些羡慕这个已经消失的女子。 “没什么,你去吧。”挥了挥手,闭上眼睛,不去看秋香满是担心的脸色。 而秋香所说她这几日奇怪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这几日的‘二小姐刘霖怡’并不是真正的她,慕容易天找人带上了她的人皮面具,自然是少露面为好。秋香不知,却能从她的行迹上看的出来,想来也是很疑惑吧。 见刘霖怡不愿理会于她,秋香只好将想要问的话全都吞了回去,轻手推门走了出去。 门扉被关上的那一刻,紧闭的双眼再次睁开来,那晶亮的眼眸在隔绝了光芒昏暗的房间中闪着熠熠的光芒。 刘霖欢,说出那句话你是想要试探些什么?不过不管你想要试探些什么,现在的你都不能阻挡我的脚步。 换下身上的衣物,穿着亵衣来到软榻旁端坐其上,手掌摊开结印,刘霖怡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还是不够强,所以这一次才会受了那么重的伤,那么就要变得更强一些。 张晴悦的房中。 “娘,刘霖怡不可留。”刘霖欢素手芊芊把玩着手中的白玉茶盏,嘴角嫣然一笑,说出的话却另张晴悦额不禁侧目。 “欢儿准备如何,你也知道上次娘派了杀手去调查刘霖怡,可他却根本没有近那个女人的身,那个保护着刘霖怡的人到底是谁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欢儿不可轻举妄动啊!”见她脸上表情极为认真,张晴悦不禁劝道。 “那又如何,娘,你可知……”纤细手指一顿,刘霖欢抬起头看着张晴悦,那总是柔弱的目光此时却犀利的如同出鞘利剑,“刘霖怡喜欢启王爷,她怎么可以?” 尽管她那一向冷淡的眸子未曾流露太多的表情,可刘霖欢还是看出在她说出那句话时,她眼中一闪而逝的震惊。 怎么可以喜欢她爱上的男子,凤眸含情的男子,那风情世间无人能比,可是为何他面对自己是却总是冷冷淡淡的,反而对那个黑不溜丢毫不起眼的刘霖怡另眼相看,为什么? 她不服,从小到大,她刘霖欢就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所有人说的都是大小姐很有才情,长大之后,所有的人看到她的第一眼都会露出惊艳的神色,那种眼神让她很享受,甚至她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欢儿。”见她面露哀切之意,张晴悦立刻扶住了她的肩膀,拿开她手中破碎了的白釉茶杯,“欢儿,娘还是那句话,为了你娘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你放心吧,娘会让你爹向皇上奏请将你许配给启王爷,欢儿。” “娘。”拖长了的娇媚的声音传来,尽管刘霖欢心中爱极了慕容易天,可她毕竟是一个古代的女子,内心的羞涩还是让她忍不住的红了脸。 “呵呵,没想到我的女儿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放心吧,女儿喜欢的人,娘一定会帮你的。”见她面露羞红,张晴悦也软下了眼脸,抬手揉了揉她的发。 “娘,我……可是我还是不会放过刘霖怡,她存在在这世上,我就永远不会安心。”柔媚的眼神中再次带上了阴冷,“娘,既然能让她娘消失,那么我就一定能她消失。” 到了用午膳的时候,刘霖怡在那纷杂的脚步声到达之前睁开了眼睛,下了软榻走过去打开门,刘霖怡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立刻吓了一跳门外众人一跳。 “大娘,姐姐,你们怎么都来了。”门外站着六人,四个丫鬟环衬着的两人,可不正是刘霖欢和张晴悦。 “我同娘说了妹妹你的病已经好了大半,娘也想过来看看你,霖怡,一同去吃饭吧,也该见见爹了。”刘霖欢上前两步,脸上柔情肆意,那眉眼添笑,一张倾城的脸在小院之中春光灿烂。 “若不是你姐姐给我提起,我还不知你原来是生了病,怎么,还要让我再等你不成。”与刘霖欢不同的是,张晴悦是一脸的不耐烦。 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特意来带着一起去前厅,你们母女二人又安了什么心思,当我不知,“多谢大娘关心,霖怡真是受宠若惊啊,不过霖怡还认得去前厅的路,大娘不如和姐姐先行一步。” “哼,不识好歹,欢儿,我们走。”听的刘霖怡话语之中的讽刺,张晴悦一张描画精细的脸蓦然变色。只是知道刘霖怡如今已经是今非昔比,于是未曾动手,转身冲着刘霖欢说了一句后,带着身后的丫鬟离开。 “妹妹先换衣服吧,我们在前厅等你,不要让我们等的太久啊!”刘霖欢脸上笑容不变,反而先是交代了她一番这才转身离去。 刘霖怡皱了皱眉,压下心中的不耐烦,转身朝卧房走去。等她到了前厅的时候,厅堂之中早已经摆好了饭菜,刘碌衫坐上位,旁边是张晴悦,刘霖欢的身旁留了个位置,显然就是给她的。 “爹。”尽管现在喊来依旧觉得拗口,刘霖怡却也无法,毕竟是要入乡随俗,总不能让她在这一世喊面前这个人爸,尽管她根本是连理他都不想理会,只是毕竟是借用了身体的父亲。 “嗯,先吃饭吧。”刘碌衫身为上位者,即便是同家人一起吃饭,也依旧是面带威严,看的人连食欲都下降了不止一半。 若是可以,刘霖怡更想独自吃饭,或者是同秋香一起吃饭,这样虚假的夫妻情深,姐妹相持,真是让人感觉不爽。 “姐姐这么瘦,不要只是帮妹妹夹菜了,你也多吃一些。”忍着眉宇间的不耐烦,刘霖怡伸手从刘碌山的面前夹了一筷绿芹放到刘霖欢的碗里,然后看着她立马变色的脸,烦躁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