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我的极品娘子

更新时间:2020-09-21 14:41:09

我的极品娘子 已完结

我的极品娘子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仙途乐 分类:女生 主角:凡尘孟 人气:

火爆新书《我的极品娘子》是仙途乐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凡尘孟,书中主要讲述了:如今的大齐国已经是开国一百多年,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和仁君的治国有方,大齐国境内到处是一片莺歌燕舞繁荣昌盛之景。 庄府的小姐庄若伊跟府上的下人之子孟凡尘青梅竹马,若伊提出的要求凡尘总是悻然答应,即便会受到大夫人的责罚也不怕,这对悬殊的身份的“恋人”最终能冲破重重阻碍在一起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世子毫无意外地从假山上摔了下来。好在有一群随从在下面甘做肉垫,又有满身的脂肪护体,王世子并没有摔伤什么,只是手掌心在攀爬时不慎刮伤了皮。而一向养尊处优的他发现破皮后,竟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呜哇~~~!臭丫头!我受伤了,都是你害的!我要跟我母妃告状,让她叫人杀了你!”王世子不依不饶地边哭边骂道,肉呼呼的脸涨得通红。庄若伊见此情形,无奈地向孟凡尘摊手道:“疯了。”孟凡尘究竟是比庄若伊大上五岁,他心中明白得罪了眼前这个任性妄为的王世子的后果。此刻心中有些替庄若伊着急。“何事如此喧闹?”正在王世子大闹之际,庄夫人和王妃娘娘听到动静远远朝这边走来。“回夫人,世子殿下攀爬假山,不慎从上面摔下来了。方才王府的随从已经检查过,并无大碍,只是手上破了些皮而已。”孟凡尘简短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一身雍容华贵的王妃娘娘见到坐在地上哭闹的王世子,又听孟凡尘这样说,一时间大惊失色,顾不得自己的仪态慌忙跑过去检查王世子的伤情,“哎呀我的小祖宗!怎么样?疼不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母妃,好疼啊。您看,我手上的皮都破了。”王世子见母亲已经驾到,撒娇着向母亲展示手上的“伤痕”。借着母亲检查伤势的空隙,向庄若伊投来得意的神情。他知道自己的娘亲十分疼爱自己,只要他装做很疼的样子,庄若伊肯定要被受罚的。这一招在王府里他可是屡试不爽。“你怎么跑来爬这个呢?多危险啊,要是有什么闪失,可让娘怎么活啊。”王妃娘娘瞧见了王世子的“伤痕”心疼不已,转而又话里有话地向王世子的随从们怒斥道“你们这些奴才是怎么照看小主子的?不想活了是不是?若是让我知道是谁怂恿麒儿去爬那假山,我定要扒了他的皮!”在王妃娘娘心中很明显,王世子刚才是被庄若伊带到这边来玩的,若不是她怂恿的又会是谁呢。王妃娘娘可以把后半句音调升高,分明就是说给庄夫人听的。“娘,是王世子自己要去攀爬那假山的。”庄若伊撇撇嘴走到夫人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角说道。“是你!是你让我去爬的,你笑话我爬不上去!”王世子一手指着庄若伊说道,分明是要将黑锅扣在庄若伊身上。庄夫人心里自然是相信自己女儿的,可对方毕竟是王世子,就算他耍赖也不能自己去拆穿。“喜儿,你一直跟在大小姐身边的,你说说这两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仔仔细细地给我说清楚。”喜儿低下头拉着自己的衣角不肯出声,生怕自己会说错话。“喜儿姐姐,事情的经过但说无妨。”庄若伊对喜儿鼓励道,虽然的确是她故意想整整这个傲慢得不可一世的王世子,不过她可是劝阻过世子的,明眼人看来,世子摔下来绝不是她的错。“是。”有了庄若伊的鼓励,喜儿胆子大了一些,“回夫人,大小姐带着世子殿下来到假山这边,小姐告诉世子殿下这座假山最高处除了我们庄府有一个人,其他无人能攀上去。世子殿下不信,叫随从一个个去爬,都摔下来了。后来大小姐命我找来孟凡尘,让他攀上去给世子殿下看看,孟凡尘爬上去后世子殿下不服气,非要自己去爬,殿下的随从们拦不住,最后……”“好了,不必说了。娘娘,都是小孩子家闹着玩的,您别往心里去。”庄夫人打断喜儿,话说到这里已经十分明了,错在王世子自己身上,是他执意要去攀爬,与庄若伊并无关系。“我说庄夫人,你家女儿好大胆子,居然使计让世子去爬那假山?你家丫鬟可是说的明明白白的。”王妃娘娘执意不肯罢休,居然从喜儿的叙述中听出这层意思来,颠倒是非的功力实在是让庄夫人汗颜。庄夫人被王妃娘娘这样一说,居然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她常年深居庄府中,少与外人打交道,也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欺到头上过。只见她用力地抓着手中的绢子,努力让自己不要动气,毕竟王妃和世子都是皇室成员,庄将军的名头再大也是惹不起对方的。眼见着王妃故意要让庄若伊背黑锅,孟凡尘大着胆子站出来说道“王妃娘娘明鉴,是世子殿下执意要去攀爬假山的,王府的随从们都拦不住。我家大小姐才七岁,哪里有那设计害人的心思。”王妃娘娘只顾着瞧庄夫人的反应,没料到突然却蹦出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只见她凤眼一瞪,柳眉倒竖,将孟凡尘上下打量了一番。“哼,一个下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王妃娘娘冷哼一声,斥责道。从穿着来看,分明只是一个奴才而已,居然敢站出来跟她说话,王妃心中的不悦又加深了一分。正当大家争执之时,从假山边的廊道传来庄将军威严的声音“什么事情如此喧哗?”本想找六王告状的王妃娘娘等到庄将军走近,才发现六王根本没有和庄将军一同前来,原本不依不饶的气势一下子减了三分。庄夫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将军叙述了一番,唯独没有将王妃颠倒黑白的事情说出来,多少也算是给了王妃一些面子,希望给她个台阶就自己下来吧。“王妃娘娘,都是孩子们贪玩罢了,您不必介意。六王已经在云锦厅等您和世子了,这边请。”庄将军说道。语气虽平缓,却有着不容反驳的气势。“麒儿,我们走。”王妃娘娘见占不到什么便宜,面无表情地拉上王世子跟在庄将军身后。将六王一行人送出庄府,庄夫人直觉得松了口气。这么任性妄为的王世子配上过分宠溺儿子的王妃,真是让人头疼。而看到庄若伊险些被王世子陷害又转危为安,一旁的孟凡尘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娘,那个王世子可讨厌了,一点都不讲道理。”转身回到府里,庄若伊依偎进庄夫人的怀里控诉道。想她庄家大小姐平日在府里也算是无人敢得罪的人物,又有庄夫人娇宠着,哪里遇到过这种不把她放在眼里的家伙。“还不跪下!”一直沉默不语的庄将军突然对庄若伊怒斥道,“居然去招惹王世子,万一出了事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吗?!”庄将军向来疼爱庄若伊这个唯一的女儿,可是绝不过分宠溺。今日王世子从假山摔落下来之事虽然不是直接由庄若伊造成的,但是却也脱不了干系。世子到底是皇室成员,还好今天只是破了点皮,若是在庄府有个三长两短,还不知道要如何收场。被父亲突然怒斥的庄若伊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她看来,自己并没有做错事情,为什么一向疼爱她的爹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般那么凶呢?庄若伊稚嫩的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愣在原地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若伊她……”“住口,你不必为她求情。若伊之所以如此大胆,与你这个做娘的过分宠溺不无关系。”看到将军对女儿生如此大气,庄夫人正欲替女儿解围,却被将军厉声打断。年幼的庄若伊这才明白过来,父亲的确是在凶她。一直疼爱着自己的父亲第一次这样凶,庄若伊被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世子可是当今圣上最宠的皇孙。今日算我们走运,王世子并没有摔伤什么。若是今天世子在庄府出了什么事,让六王抓到把柄,就不会是今天这样简单了。若伊,你平日里一向懂事,偶尔任性爹也怪你,但是长此以往不好好教导你的话终将酿成大祸。今天爹必须责罚你,你好好记在心上,以后不可再犯。”庄将军拧着浓眉一字一句地说道。他常年镇守边关很少在家,庄夫人又过于宠爱女儿,这不得不让他担心庄若伊会被宠出坏脾气来。加之今天六王突然到访,试图拉拢他成为自己的党羽却被拒绝,按照六王心胸狭窄的性格,他和他的庄府以后恐怕要更加小心翼翼了。庄将军盛怒之余不禁忧心忡忡,只有严加管教女儿才能避免酿成大祸了。“将军,我和喜儿都可以证明不是大小姐的错,求您宽恕大小姐。是我攀上了那座假山上面才惹恼了王世子,您要责罚就罚我吧。”见到庄若伊哭得梨花带雨,孟凡尘心中不知为何觉得十分心疼,居然不假思索地跑到庄将军面前突然跪了下去。庄将军锐利的目光望向孟凡尘,没有想到这个他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孩子会突然跪到他面前要替庄若伊顶罪。而更让他吃惊的是,孟凡尘不但没有惧怕他的眼神,反而迎着他的目光,眼睛里没有一丝惧怕。“若我罚你死罪呢?如果王妃娘娘在,相信她会很满意这个结果。”庄将军说道。在他看来,这个胆大的孩子只是不知道后果罢了,只需要稍稍吓唬一下,恐怕他就会尿裤子了。对一个出生入死过的武将来说,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会恐惧死亡。庄夫人身后的小翠听到将军这样说,吓得赶紧也跪了下去,连声替儿子求情。“哦。”孟凡尘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从他坚毅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惧怕的表情。庄将军有些吃惊,他开始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少年。灰蓝色的粗布衣服被洗得有些发旧,干净的脸上有些稚嫩,眼中却闪烁着坚毅的眼神。他不过是庄府一个下人的儿子罢了,为何却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些异于常人的东西?“难道你不怕死吗?”庄将军问道。或许这个孩子被吓到说不出话来了,他转念猜想。“将军,人故有一死,虽然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死十分可惜,可是人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不是吗?我不能因为怕死就逃避责任。”孟凡尘迎着庄将军疑惑的眼神说道。人群中开始了短暂的沉默。没有人敢发出声音,就连方才哭得梨花带雨的庄若伊此时也收了声,屏住呼吸看着目露厉色的父亲。良久,庄将军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孟凡尘。”“若伊,罚你抄写《三字经》一百遍。孟凡尘,从今日起跟着若伊一起在张先生那里读书认字。此事任何人不得对外人说起,包括六王今日来府上。如有违者依军法泄密处置。”庄将军说完便转身,头也不回地朝府里走去。没有见到身后的小翠磕着头含着眼泪连声跪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