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王爷,我只是小妾

更新时间:2020-09-20 16:44:07

王爷,我只是小妾 已完结

王爷,我只是小妾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阔嘴的荇芷 分类:女生 主角:赵陈西郎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阔嘴的荇芷的原创小说《王爷,我只是小妾》,主角赵陈西郎,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三年之后,王爷居然找上门来。王爷,我只是小妾,你到底想整哪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亮啊!是不是愿得一人心,即便不能朝朝暮暮,生死不再相见也是甘之如饴的?

月亮啊,月亮啊,朝朝暮暮,朝朝暮暮,甘之如饴,甘之如饴

赵初夏的喊声在水面上漫天铺开,遥远的地方不断传来她的回声,赵初夏依旧闭着眼睛,享受这难得的快乐。

你在干什么?!突然,一严厉的呼声打断赵初夏的遐想。

赵初夏被吓得不轻,她猛地睁开眼睛,方才那声音是从前方传来的,可是眼前哪儿有人?难道是自己听错了?赵初夏脑中乱极了,各种胡思乱想的念头涌上。

我问你在什么?就在赵初夏以为自己是幻听的时候,刚刚那声音又响起,似乎还多了一丝隐约的怒气。

赵初夏这才缓缓低头朝水中一望,只见一名男子赤裸着上半身浮在水中,青草映得那名男子的脸色有些惨绿。

赵初夏嘴中大呼一声,鬼啊!慌忙之中想起身逃开,却不想脚底被石块上的青苔一滑,身子一个不稳便急速朝着水中落下。

扑通一声,赵初夏掉进水里发出巨响,不蕴水性的她被猛灌了几口池水,赵初夏按印象中那男子的方向挣扎着,想抓住水里那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那名男子见赵初夏落水,依旧岿然不动地呆在原地,好整以暇地看着赵初夏,似乎没半点救人的意思。

赵初夏见怎么挣扎都没用,脚底像是挂着万斤石块一般移不动,只好大声呼喊救命,救命额呵救救我,救命呵呵

哪知一开口更多的水往赵初夏嘴里灌进,呛得她几乎快呼吸不过来了,赵初夏只觉脑中渐渐缺氧,意识开始渐渐消散的时候。

那名男子终于缓缓向其游了过去,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托起她的腰,赵初夏像是获救了一般,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一回过神来,赵初夏立马用双臂紧紧圈住那男子的脖子,此刻她已经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清或者对方是鬼怪之类的事了,她只怕对方又将自己丢进水中,那种无力挣扎的感觉赵初夏再也不想再试一遍了。

男子显然没想到赵初夏会如此大胆地搂住自己,身子有些不自然地挺直了。

不过仍旧一只手护着赵初夏,腾出一只手向岸边游去,赵初夏见他没有要丢自己下水的意思,总算是将悬着的心放下了。

赵初夏一上岸立刻用力推开那男子,好似被其吃了豆腐轻薄了一般,一抬眼看见男子身上只穿着一条贴身浣裤,羞得赶紧用手捂住脸,将眼睛遮了个严严实实。

流氓!

赵初夏羞得满脸通红,只觉脸上火辣辣的,大骂对方是流氓,却没想过明明是她自己先请求别人救她的。

嘴中虽是如此骂着,但是赵初夏偷瞧了一眼,那男子虽全身是水,但是光着的臂膀上满是肌肉,可见是十分健壮的,五官却是相当清秀,眼鼻眉眼煞是好看,一股英气怎么也挡不住。

那名男子没想到赵初夏变脸如此迅速,本不想理会她,转身要离开的,不料眼睛转动时瞥到赵初夏的身子,只见她身穿一袭紫色衣裳,表面用淡银色的细线织成。

衣裳在池水的浸泡下,更加紧贴在赵初夏身上,腰边上两束百合花,原本极是俏皮可爱的,这会儿子却显得妖艳之极。

饶是男子再有定力,也不得不承认此刻的赵初夏是美丽而且妩媚的。

赵初夏蒙着眼睛站了会儿,见眼前的男子竟悄无声息,以为对方已经走了,于是手缝微微向两边移开,从缝隙里偷偷往外瞧。

这一瞧还了得,只见那男子一双猥琐的眼睛盯着自个人的身子看个不停,赵初夏这才意识到方才落水让自己的身子都湿透了,胸前的突起这会儿愈发撩人心动来着。

赵初夏骤然醒悟过来,眼疾手快地用左手手臂护在胸前,右手伸出纤纤食指颤抖着指着那名男子,嘴里,你你你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男子本也是无意欣赏了下赵初夏的身子,见对方反应竟如此激烈,心中生出一股戏弄她的心思,嘴角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缓步朝着赵初夏靠了过去。

赵初夏错愕的情绪还没过,见对方竟不避男女之嫌朝自己靠过来,不明所以的她心中一紧,他该不会是有什么淫邪之心吧?

这么一想着赵初夏急了,慌乱之中急忙向后头退去,那名男子却像是不放过她似的,身子紧随着就贴了过来。

赵初夏一边朝后退去,一边脑中不断想着脱身的主意,她心想这夕月池离自己居住的潇竹居不远,待会儿她趁着这淫贼不留神,拔腿就跑,一面大声呼救,应该能逃掉。

可是突然嘣的一声,赵初夏只觉得背上一阵剧痛,原来身后就是一颗大铁树,树身布满凹凸不平的块状物,赵初夏退得太急,用力过猛就撞到树身上。

这么一撞可把她撞得头昏眼乱,晕头转向地,背后的刺痛一阵一阵的,弄得她心慌,而最让着急的是,她原本打算逃跑的,如今背后顶树,前头有来人,竟不知如何是好了。

眼看那男子马上就靠到面前,赵初夏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池水的味儿,混杂着男人独有的汗味儿,一股阳刚之气朝着她铺面而来。

你,你,你想干什么?男子并不说话,只是两只手抵住树干,将赵初夏牢牢控制在臂弯里。

赵初夏使劲拍打他的手臂,想从中挣脱出来,奈何那男子十分有力,任凭赵初夏如何用力都无用。

那男子比赵初夏高出了不少,他缓缓低下了头,眼看和赵初夏就要鼻尖贴着鼻尖了,赵初夏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竟连呼救都忘记了。

突然,只听哇的一声,赵初夏竟大哭了起来。

那男子倒有些错愕,没想到方才还嚣张跋扈的女子,这会儿竟然哭起来,而且还颇有些梨花带雨的样子,赵初夏哭得投入,就差没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得擦着。

男子停住朝赵初夏靠近的动作,见她满脸是泪,发梢上的水珠还在不断地往下掉落,大大的眼睛里都是惊慌之色,十分惹人怜爱。

他心底突然升出一股怜惜之意,这可把他自己吓了一跳,今夜他怎么如何没有定力,先是管了闲事救了这名女子,现今又莫名其妙多出了一些不该有的情绪。

以后别深夜到处瞎晃!

冷冷丢下一句话,那男子竟似一阵风般消失在赵初夏的眼前。赵初夏一时不能反应过来,那男子就这么放过自己了?

哼,死混蛋,要你管!

赵初夏用手背猛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嘴巴里虽然那么说,但还是快速朝着潇竹居的方向跑去,可见她心底是怕再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樱儿见赵初夏浑身湿透地回来,吓了一大跳,问赵初夏发生了什么事,赵初夏却是怎么也不愿意提的,稍微梳洗了一下,就直呼身子乏了,往床上一躺便昏昏睡去。

次日,许是掉进水中喝了不少水,加上身子在夜风中湿透了的缘故,身子一向硬朗的赵初夏竟然生出寒热来,从大半夜开始到第二日,一直高烧个不停。

沈青梅听了消息亲自来到潇竹居探望,赵初夏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之中,出了一身虚汗,满口里说着放开我、西郎哥哥、不要走之类的胡话。

福晋派赵管家为赵初夏请来了郎中治疗,还给她送来了不少人参补药之类的,沈青梅在潇竹居伺候了大半天,直到日落西下才回了自己的清雨居。

赵初夏在樱儿的照料下服了几贴郎中的药,烧热渐渐退了开去,也不再说胡话了,到了夜里,总算是醒了过来,樱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赵初夏就这样在自个人房内休息了几日,等到身子大好了,先是到福晋房里去谢了恩,之后就到沈青梅的清雨居亲自谢她的照料之情,两个又一起开心玩耍着,时间过得倒也很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