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何处安好

更新时间:2020-09-06 14:58:32

何处安好 已完结

何处安好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庄生小梦 分类:女生 主角:李安何思祖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何处安好》的小说,是作者庄生小梦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对同胞弟弟,她没有好脸色"你凭什么质疑我?""就凭我是李府唯一的嫡出少爷,是李家的支柱。"她嗤笑"就你?"对同你异母的妹妹"不要拿自己同李府生死相要挟,你注定会成为被牺牲的那一个,到头来没有人会可怜你。"对下人"今日的事若是有人传出去,全部乱棍打死,丢乱葬岗,滚回去做事!"……这样的人在老者面前注定下场不善,晚景凄凉。可是又能怎么办呢?如若一开始便不是善角儿,又何苦做那可怜人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安到时,李央、李妤和李恒都到了,只有李婕一人未到,过了一会儿才有丫头来说李婕受了寒,不想下床,晚饭还请厨房送过去,老祖宗问了几句,说是无大碍,便由着她去了,只叫人明日一早就去季嬷嬷那里领牌子请大夫过来号号脉,便让人下去,上了席,丫头们陆续将菜上了桌,朱磐玉敦呈着精致的炊金馔玉,倒看得极是好下口的。

李安同老祖宗坐了上桌,李妤和李央分别坐了下手,只李恒坐了对面,布菜的分别是林嬷嬷、何姨娘、李央身边的大丫头温儿,李妤身边的奶嬷嬷尤嬷嬷、李恒的奶嬷嬷余嬷嬷。

用完饭,李安同老祖宗聊了几句,罗吉便匆匆赶了过来。

“请老祖宗安,请四娘子安,请六爷安,请七娘子安,奴婢这是来请姑娘的。”李安抿茶悠然道“怎么了?”罗吉颔首道“季嬷嬷说庄子上出事了,请姑娘过去。”

李安放下茶杯,问到“嬷嬷有没有说什么事?”

罗吉想了想道“今个儿午后门房当差的刘妈妈让一个丫头来找过姑娘,姑娘不在,罗堂就回了她去找季嬷嬷,说是庄子上昨日上午有田户过丧,将府里的田给占了,吵吵到今天,人还没有下葬,就请了府衙里的人过来,府衙不知怎地,硬是让府里的田户赔三千两银子,季嬷嬷午时去的,晚饭差人过来请姑娘,就说请姑娘过去,没说什么事儿!”

李安从上位上一蹦而起,抬脚就往外走,腰间玉石轻击,金声玉振。一屋子的人都站了起来,老祖宗连忙拦住了李安道“你且等等,这会子夜深了,外头冷,将你前个儿留在我屋的翠纹织锦羽锻的斗篷拿来披着。”说完林嬷嬷便将斗篷拿了过来,伺候李安穿上了。

李安平抬着手臂,昂着脖子道“罗吉差人去备车,让平安到城门那里去打点一下。”转头见林嬷嬷收拾好了又道“嬷嬷拿牌子到账房先生手里领三千两银票。”

一屋子人兵荒马乱的给李安收拾好,又簇拥着李安到了院子门口,李安一个利落的转身,朝老祖宗福了一礼,告个饶,才领着人匆匆往二门而去。

老祖宗看着李安被众多的丫鬟婆子拥了出去,翠绕珠围,便放下心来。又推了推身边七娘子李妤道“乖孩子,与嬷嬷回去歇着吧。”说着尤嬷嬷便领了李妤退下了。

留了李恒在一旁,老祖宗愣了许久,才伸手摸摸李恒的头道“你阿姊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你切莫辜负了她。”

李恒见老祖宗模样低落,又想起了李安平日里对他的严厉,虽不情愿,但还是乖巧的点点头。

李安坐了马车,立时就往城外的庄子上赶,半路碰到了打马而来的平安,平安道“姑娘勿急,小的已经请城门的小哥吃酒去了,又打点了一番,只等姑娘出城了,不过,夜时怕是回不来了,只得在庄子上待着,小的也差人回府里告诉老祖宗了。”李安点头“做的不错,回去赏你。”

平安乐得道“谢姑娘赏!”

松出了城门,车往西行,不过一刻钟便到了季嬷嬷所在的庄子上。

庄子灯火通明,庄子四周熙熙攘攘了不少看热闹的田户,李安由平安开头,罗吉护着入了庄子里。

季嬷嬷一抬头就瞧见了李安,立时迎了上来请安道“姑娘。”

李安扶起季嬷嬷道“嬷嬷,怎么回事儿?”

季嬷嬷起身便道“姑娘,事情是这样的,昨日隔壁村的朱家给他家老人算了时候,说是昨个儿停灵下葬最是好,便将棺材抬在了府里田户的田里,府下的田户姓张,是府上的老田户,见事儿不对,便找朱家说理,朱家人却把老张家的大儿子张有德的腿打断了,张家人报了官,那衙差来了,二话不说,就道是张家误了朱家的下葬吉时,让朱家赔三千两银子。”

李安了解个大概,道“那差役和朱家人呢?”

“现在在朱家。”

“走,去看看。”说着,就带着人往朱家去了。

李安到朱家时,那一干衙差正喝茶聊天,见李安进屋也望了过来,李安生得凝脂点漆,额角宽阔,天庭饱满,富贵之相,虽没有几分姿色,但也颇有味道。李安站在屋中间,先是将张家人招了出来,不说能不能帮他们伸辩,就算是张家的全错,也不能让张家人觉得他们没有依靠,季嬷嬷言词中说明张家人是老田户,那就不能让他们心寒。

便道“张家人在哪里?”

张有德家一听,立时站了出来,总共九人,上有两鬓斑白折妇人,下有呀呀学语的幼子,还有个瘸腿的,李安用眼神询问季嬷嬷,嬷嬷意会便道“衙差不让他走,说是他走了就是赖账,抓他去牢里。”

李安扫了那些个衙差一眼,便从斗篷里伸出手来,手里放着五百两银票道“罗吉请人去请京中妙手斋的黄大夫。”

罗吉领差,拿了五百两银票退了出去。

张有德看在眼里,立时手足无措想拒绝,却又腿脚不利索,只嘴里翕翕,却没有说出话来。

朱家人见李安是个女子,身着富贵,且又随身带了巨额银票,便知道今个儿是稳赚不赔了,倒是没有想过,这是京中巨富李家的当家的。

只一头头的人物站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李安一番道“你就是来给银子的?”

李安嗤笑,伸手拂了拂袖口,道“我是来收银子的。”

那衙差翻了个白眼,又坐了回去,只听旁边的小差道“大哥,你倒是觉不觉得这小娘子好生面熟?”

那头头点点头,觉得是了,却又不知道哪里见过,只又看了看李安,京城里,一块砖头下来都能砸死皇亲国戚,想必不会富贵到哪里去,许是巡逻时碰见过吧。

李安不做它想见着几个衙差不像是好东西,口气不善道“几位衙差可解决了这民事纠纷?”

那头头见李安开口,便也道“是了,让这张家赔三千两银子便是。”

“为何让他赔?”

“他坏了别人家送丧的大事,找他赔三千两银子算好的了。”

李安嗤之以鼻,摆明了要宰银子,“人是何时去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