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带着系统做胤禛替身

更新时间:2021-06-06 11:40:53

带着系统做胤禛替身 连载中

带着系统做胤禛替身

来源:落初 作者:我吃油饼 分类:历史 主角:张胜年羹尧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带着系统做胤禛替身》的小说,是作者我吃油饼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穿清穿清做小兵?没意思!张胜穿清直接做皇子,然后做皇帝,一个小兵能够做多大事?皇子权利多大!?做个注定能够成为皇帝改写大清历史的刺头皇子胤禛,当然是替身!凭借《过把瘾当皇帝》系统逆袭满清天下,年羹尧,隆科多,康熙在兵王张胜面前岂敢造次!十四皇子,八阿哥跳梁小丑……还我华夏千古繁华,还我万里河山。斗胆建一个交流群:576316701,喜欢本书的大大大加一下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武功这么好,还能够在这十冬腊月弄到蔬菜,究竟是什么人?”

望着张胜近身,兰馨眼睛里燃起警惕。

“相逢何必曾相识,姑娘多虑了吧?”

望着兰馨的样子张胜嘴角升起微笑。

“你……”

“别你了,下次女扮男装把喉结档上,不然会看出来的!”

见到张胜武功这么好,兰馨拳头已经攥了起来,张胜指了一下对方的喉结笑呵呵的说到,兰馨的手动了一下,手掌中多了一把峨眉刺。

“馨儿,放下吧,若是公子想要加害你我,不用等到现在!”

望着张胜的样子,思霁目光动了一下,单手搭在兰馨的胳膊上,兰馨这才放下手臂,但是目光里仍旧是警惕。

“既然公子都说了相见是缘,可否进入房中一叙,我等在这寺庙中相遇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想想今天张胜的谈吐,再结合张胜的超群武艺,思霁心中微微一动。

“小姐……”

“既然思霁姑娘这么说我就叨扰了!”

张胜并未表明身份,毕竟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若是对方是朋友还好,若是敌人不说也罢。

九龙夺嫡是康熙年的大事,皇子们从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布置,面前两个单纯的可人若是敌对势力的是杀还是不杀?张胜不想弄得自己那么累。

“我们旗人没有那么多规矩!”

对着兰馨摇摇头,思霁淡淡地说道,兰馨欲言又止,心道平日里追你的王孙公子那么多怎么没见你让一个人进入你的闺房,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怎么就能够进入了,一看这家伙就不是好人,我要看好了,想到这里寸步不离的跟在思霁身后。

“我刚才看公子眉宇间有些哀愁,莫不是思念亲人?”

两人坐定,兰馨上了茶水,思霁开口问道,张胜听到这里不由得心里一暗。

“家母远在他乡生病,心情郁结而已,姑娘勿怪,深夜演武打扰你们了!”

张胜不记得母亲的样子,父亲根式没见过面,本来就是一块硬伤,再加上这个身份影响争胜心情很不好,借故撒谎一下。

听到张胜的母亲的事情,思霁面色也不由得一沉,此次出来文觉寺上香就是为了母亲祈福,父亲费扬古在外征战不在家,虽然请了太医日夜照顾,但是伤寒重症太医院也没办法。

现在听到张胜这么说思霁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内心里对于张胜亲近了许多。

“呀,原来是这样啊,我家小姐也是为了母亲祈福来的……”

听到张胜母亲有病,兰馨误以为张胜也是给自己的母亲祈福,接着失声说道,思霁狠狠地瞪了一眼。

“原来如此,不知思霁姑娘的母亲患的是什么病?”

张胜很喜欢孝顺的孩子,对于思霁的戒备心也少了许多。

“不说也罢,现在郎中们都没办法……”

见到张胜询问母亲的病情思霁更是哀伤,睹物思人,眼泪在眼圈直绕,作为男人张胜最看不得这个。

“思霁姑娘不妨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能够帮上忙,我虽然不懂得医术,但是我认识一些人懂得,尤其是少林寺的和尚,我在少林寺习武六年,觉远方丈是我的师叔,治病救人甲天下,弄不好我真的可以帮忙!”

见到思霁不愿说出来,张胜直接把自己的师傅抬了出来,但是并未言明其他。

“真的么?太医说我家夫人患上的是寒热重症,无药可医……”

“住嘴兰馨!”

听到张胜是少林寺的高僧手下,兰馨出于关心思霁开口直接把太医两个字说了出来,思霁脑子嗡的一声,心道坏了,只是让思霁意外的是张胜的嘴角升起笑容。

“寒热重症,没事,我身上正好有药,等着我去房内取来,你们稍等!”

张胜故意做出一副没听懂太医两个字的样子迅速回到自己房间,掏出药瓶看了一下禁忌,接着将说明书和药瓶全部毁掉,然后换上一个瓷瓶再次回到思霁的房间。

“这是我在山上时候方丈给我的,当初我也是换上了寒热重症,我就是吃了这种药病好了,记得药饭后吃,即便是喝稀粥也要饭后吃!”

详细的将注意事项交代了一下,张胜这才返回房间。

“兰馨,发信号,让密卫马上带药品回去给府上的太医验看,如果可行立马给夫人服用,快!”

张胜走后一刻钟,思霁命令兰馨释放烟花信号,半个时辰后张胜听到屋外有人起落,张胜嘴角升起微笑,翻个身陷入梦乡。

“小姐,我们也跟着回去吧,一旦药品起了作用功劳若是被二小姐他们抢了去……”

“混账,受人恩惠竟然深夜里去,这是我们乌拉那拉氏所为?传出去我们怎么在八旗子弟面前抬头,再说这里是文觉寺,密卫进入势必已经引起了会文大师的注意,明早不解释一下弄不好会惊动宫里,你疯了?”

手指在兰馨的小脑袋瓜上面点了点思霁眼睛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兰馨吐了吐舌头,心道你才不是因为这个,你是想多看一下隔壁那个公子几眼。

再说我家大人费扬古是皇上的内大臣,密卫在京城之中谁敢说一句话?但是小姐这么说兰馨不好戳破。

鹅毛大雪整整下了一夜,等到思霁主仆二人走出屋子外面已经日上三竿了,张胜正在和文觉寺内的僧人们扫雪。

“小姐,府内传来消息,老妇人吃了小姐送的药病情已经好多了!”

一名侍卫穿过雪地快步跑到思霁面前,脸上都是恭敬。

“太好了,我就说那位公子一定行,咯咯!”

“住嘴!”

“你们先回府吧,我今天继续留在这里给母亲祈福,母亲病好了我就回去,希望母亲早日康复,另外把这几日的用度给掌寺僧人送过去,我们乌拉那拉氏必须懂得礼仪!”

听到母亲的病好了,思霁第一个高兴,对于张胜更加的感激,当然对于张胜的身份更加期待起来。

“公子,我家小姐请你到花园一叙!”

得了张胜的好处兰馨对于张胜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张胜将手里的木锨交给僧人跟了过去,此时思霁正站在文觉寺后方花园内,双眼紧紧地盯着雪压枝头梅花独自开出神。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让张胜很是意外的是思霁张口竟然是一首陆游的卜算子《咏梅》,记忆中陆游作这首诗的时候已经是迟暮之年,马上挂了。

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求稳了,但是政治对手仍旧穷追猛打,一点施展理想抱负的机会都不给陆游,没办法陆游才写了这么一首表明自己志向的《卜算子咏梅》,实际上时告诫政治对手,你别整我了,老子服软了。

昨晚听到了太医二字证明对方是一个高官家族,内斗定堪比宫斗,思霁的表现也很正常,但是张胜并不想让思霁这样,想到这里低头沉思了一下。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在现代的时候张胜就最喜欢毛伟人的诗句,同样是写梅花,但是毛伟人的和陆游不同,而是告诉众人,老子不是不想和你们争,而是不屑于在这个时候争。

国家这个时候战乱频繁,你们特么争的什么劲?冰天雪地的时候才是需要花开的时候,你们干嘛去了?

最后一句当然也是点睛之笔,老子冬天都不怕,夏天算个球,你们争夺的时候是老子剩下的,我在花丛中笑看你们。

本来思霁心情十分沉重,听到张胜这几句诗句眼睛不由得一亮,急忙转过身。

“昨日是小女子失礼了,只是知道公子武功超群,不想这诗句也是冠绝古今,小女子乌拉那拉思霁这厢有礼!”

这种情况下再不报出家门,思霁感觉自己会抱憾终身。

“哪里,姑娘过奖了,小可姓张,叫张思,他们都叫我四爷!”

面对正黄旗乌拉那拉氏张胜留了个心眼,当然更多的是天生的排斥,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张胜后世已经广泛传播,因此张胜尽量不可这帮满人靠的更近,另一方面天知道原来的纨绔子弟胤禛都惹了多少祸。

“切,虚伪,我家小姐从来没夸过别人,夸你你还不愿意,要知道京城哪一家的王孙公子被我们小姐夸上一句不是乐三年?”

见到胤禛并不为所动兰馨脸上升起不悦,心道这个公子真不识抬举,思霁瞪了兰馨一眼,兰馨把头转向别处。

“公子勿怪,我平日里待兰馨如同姐妹,都被我带坏了!”

兰馨屡次与张胜发生冲突,思霁担心两人之间发生不快。

“嗨,无妨,兰馨姑娘快人快语属下很喜欢,要不送给我做丫鬟吧,正好我府内缺人!”

望着兰馨撇嘴的样子张胜嘴角升起坏笑,而兰馨听到张胜这么说眼睛立马瞪得溜圆,恨不得吃了张胜。

“我是小姐的贴身丫鬟,你知道什么是贴身丫鬟么?小姐陪嫁我要跟着,从生到死,你夺人仆人,信不信我找九门的人抓你,你个登徒子!”

手指张胜兰馨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思霁赶忙拦着。

“陪嫁有什么好?将来还不是给小姐的男人做通房丫头,到了我的府内最起码一个小妾还是可以给的,将来万一我发达了你还能够母凭子贵,地位可不一样!”

“你个浪荡公子哥,我要杀了你!”

张胜越说越下道,几句话说的兰馨面红耳赤,手里抓着峨眉刺就往前冲,思霁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张胜也不和对方比斗,而是围绕着花园的几棵大树绕圈圈,十几圈过后兰馨眼睛里已经都是星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