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上古华夏

更新时间:2021-01-10 06:27:56

上古华夏 已完结

上古华夏

来源:落初 作者:诸司马甲 分类:历史 主角:黄帝 人气:

《上古华夏》作者:诸司马甲,历史类型小说,主角:黄帝,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原始社会末期,东夷、轩辕、神农三大联盟鼎足而立。黎昊穿越而来,无论种植、烧陶、制盐、冶炼金属等,他样样精通,同时他教导人们修路建市,以物易物,互通有无,并建立了全天下最大的集市——华夏!  他虽历经艰辛,却仍掌管了凤游氏部落,之后面对东夷蚩尤、神农炎帝和轩辕黄帝,他亦丝毫不落下风,最终成就一段传奇。——本就是上古传说,又是小说之言,请勿当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左牵黄,右擎苍

虽然已经进入秋天,但天气依然炎热,傍晚时分,天气稍微凉快一点,首领夫人便出发了。

她先是偷偷摸到老林里的草房旁边,确认里面没人后,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看到屋里的十几袋粮食,第一个念头,就想着回去找几个亲信来搬走,不过一想到最终目的是要彻底赶走他们母子,只是贪婪地摸了摸,依依不舍地走出了屋子。

边走边想:就凭这一点粮食,他们拿什么跟我斗,我今天倒要看看,他们能不能在地里变出更多的粮食来!

想罢,首领夫人悄悄地推开眼前的草丛,远远看到前方地里有两个身影,认定就是那母子二人以后,以膝盖触地,躬着身子悄悄往前爬。

汪汪!

首领夫人停顿了一会儿,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查看身后,并无任何发现,继续往前爬,低头的瞬间,猛然发现肚子下面,有一只黑乎乎的东西。

汪汪汪!

首领夫人大骇,顾不得继续隐藏,拔腿就往回跑,结果那小东西紧追不舍,还在追逐的过程中咬掉了她的一只草履。

昊母听到狗吠,放下了手中的骨耛,对黎昊道:“昊,听到声音没有?”

黎昊笑道:“小黑可能碰到了同类,如今正在狗咬狗呢!”

昊母笑了笑:“瞎说什么呢,那条狗也就你说的小黑,那么瘦弱,能打得过谁啊!”

黎昊扭头望了一眼事发地,装出一副大人模样,老成道:“人呐,只要心里有鬼,就会心虚,到那时候风吹草动都会让她害怕。”

昊母惊道:“你是说刚才有人,不行我得去看看,万一那条狗咬到族人就不好了。”

黎昊拉住母亲道:“娘,您也说了,就凭小黑那身子骨,能伤谁呀,附近的族人哪个不是打猎的能手,你不是还说过曾经吓走过一头黑熊嘛。”

“那是真的,当时你还这么小,只会哭……”

黎昊不想再听婴儿时的丑事,打断道:“再过几日,粮食就可以收获了,我们没有那么多草袋子,就把粮食放在建好的仓廪里,也省了我们不少麻烦!”

昊母点头称是,开始专心致志的打理田地,把刚才的事抛在了脑后。

首领夫人被追了一会儿,看到前面有族人出现,心下稍安,只是回头一想:我为什么要怕那条黑狗,当初赶走他们母子、嫁给首领之前,自己也经常出去干活,这种小东西从不放在眼里。可是嫁给首领以后,成了有黎氏部落的首领夫人,自己就不用再出去了,久而久之,连胆子都小了。

回过头打算一雪前耻时,发现早已没了黑狗的踪影,气愤地踢了踢路面的石子,懊恼地走回了部落。

经过打听,得知今年部落里的收不好,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位于部落中央的那个仓廪,原本是丰收之年储存多余粮食用的,只是近几年以来的收成十分不好,便渐渐废弃了。

仓廪不大,却也不是一户甚至十几户的粮食可以装满的。

首领夫人想到这些,心情顿时又好了起来。

黎昊和母亲回到家时,小黑已经提前回来了,它蹲在黎昊特制的栅栏里,冲母子二人用力地摇着尾巴。

昊母叹气道:“它又饿了,家里都已经没东西给他吃了,我可不管,你自己想办法。”

黎昊微笑着,母亲每天都会说同样的话,但每次看到儿子把食物扔给小黑,她又总会心疼,不得不再做一份。

况且如今家里的日子已经越来越好,准确地说,以前依靠母亲勤劳的双手,日子本不应该那么艰难,奈何母亲太善良了。

小黑是一条黑色的狗,母亲对此深信不疑,黎昊开始时持保留意见,后来通过相处后,渐渐发现了小黑的确是条狗的蛛丝马迹。

首先就是摇尾巴,尽管不是示好的意思,但也是一个显著特征;其次便是叫声,黎昊怎么听都感觉是狗叫;最后要数小黑的撒尿姿势了,直挺挺地站立着,后腿微微向上抬,不多时一股“清流”哗哗地流了下来。

除了小黑以外,黎昊还试图蓄养过一只鸟,不过那只倒霉的鸟在与小黑的领地争夺战中,遗憾落败,最后成为了小黑的一顿美餐。

从此时起,黎昊对小黑是怀有戒心的,他深深明白,此时畜牧业都还处在初始阶段,指望宠物无比忠诚自己,倒不如趁早洗洗睡吧。

收获那天,昊母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年的收成会这么好,每一块地的收成竟是去年的两倍还不止。

黎昊粗略地算了算,两块地收获的粮食再加上陶器换来的,比去年收成的五倍还要多,也就是说,重回部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自从族人们愿意到树林里来以后,整个树林变得热闹起来,黎昊更是乐意接受这种转变,其中大部分人对他们母子的关心都是真心的,但也有例外。

比如刚刚走出去的妇人,黎昊就不止一次地看到,她鬼鬼祟祟地在周围偷窥,而且每次进屋后总是左顾右盼。

黎昊一下就想到了二娘,也只有她如此惦记他们母子了。二娘?呸!若不是母亲在身旁嘱咐,他早就爆粗口了。

既然是那恶毒妇人派来的,不妨去放一放烟幕弹,黎昊的确就这样做了。

他不着痕迹地偶遇了妇人,摆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冲妇人吐起了苦水:“今年收成很不好,别说一仓廪的粮食,就是往日答应给你们的粮食恐怕都不能兑现,母亲觉得愧对大家,正准备离开呢!”

妇人对黎昊的话深信不疑,收成不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对于母子的离开,她多少有些于心不忍。这么多年来,谁没受过昊母的恩惠,可另一边却是首领夫人。

最终她还是把黎昊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首领夫人,以表达她的衷心,目的就是在部落分发共有财产时,自己可以多得一点,而这一点有可能就是孩子的命。

首领夫人大喜过望,当即召集众人朝树林进发,她要做的不仅是赶走他们母子,还要在他们走之前,尽量地羞辱他们,否则难解她心头之恨。

可是令她气愤地是,首领和巫祝两人一个也不愿意去。一位是她的父亲,一位是她的夫君,竟然都已经站在了他们母子一边,这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你们都是我的亲信,只要你们帮我赶走他们母子,以后分东西你们永远是最多的!”首领夫人召集了几个亲信妇人,咬牙切齿地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