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侠五义草莽情

更新时间:2021-01-09 06:40:05

三侠五义草莽情 连载中

三侠五义草莽情

来源:落初 作者:凤天珏 分类:历史 主角:宋辉陈州 人气:

《三侠五义草莽情》为凤天珏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身为新世纪的特种兵宋辉意外穿越北宋,更加离奇的是,他居然穿越到了和北宋同时代架空的“三侠五义”的世界中了。与南侠展昭切磋武艺,与北侠欧阳春把酒畅谈,与丁氏双侠谈古论今,与陷空岛五鼠义结金兰,与白眉大侠徐良共同惩奸除恶...陪包大人断奇案、审奇冤,经历一段段荡气回肠的传奇故事。从草莽江湖到庙堂朝纲,从大漠塞北到烟雨江南,从幼年孩提到两鬓斑白。这是属于三侠五义的故事,也是属于一代大侠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陷空岛五鼠,后世尊为大五义,这五人在史书上虽然记载了了,但是在民间传说、杂剧戏曲、小说演义中却频繁登场。

而对于从小看《包青天》长大的宋辉来说,这五鼠的名字也是耳熟能详。

这五人分别为:大哥钻天鼠卢方、二哥彻地鼠韩彰、三哥穿山鼠徐庆、四哥翻江鼠蒋平、五第锦毛鼠白玉堂。

五鼠个个身怀绝技,卢方轻功了得,飞檐走壁,踏雪无痕,千里不留行,彻地鼠韩彰则是地上功夫出类拔萃,下三盘功夫闻名江湖,特别是一双风神腿,制服了不知制服了多少宵小,徐庆虽然不及其余四鼠功夫能耐大,但是其有一门独门绝技——缩骨功,而且更力大无穷,也有万夫莫当之勇,翻江鼠蒋平听外号就能得知此人水性极好,在水中如履平地,并且是五鼠中的智囊,也有军师诸葛之称。

而除了前四鼠,名头最大的当然还是属五弟锦毛鼠白玉堂,这白玉堂是金华人氏,因少年华美,气宇不凡,文武双全,所以江湖人送外号锦毛鼠,白玉堂虽然不像其他四鼠都有看家绝活,但是其武学功夫确实是五鼠中最高的,而且白玉堂博古通今,侠肝义胆,嫉恶如仇,但同时做事又心狠手辣,刚愎自用,就因为白玉堂这种两面性格使得其在江湖上的名头反而是比其他四鼠更大了。

此时白玉堂傲首而立,怀抱长剑,冷冷的注视着草上飞项福。

项福也踉跄几步站起身来,揉了揉胸口说道:“项某与陷空岛五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知道白五爷今天这是什么意思?”

白玉堂扫眼看了眼周围,吓得张龙赵虎王朝马汉赶紧围拢住包大人,虽然这白玉堂在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但是人心叵测,毕竟他们都不认识白玉堂,不知道江湖传闻是真是假。

宋辉看着四大门将的动作也不由得好笑,如果白玉堂真想对包大人不利别说就这四个人,再加上周围几十人也不一定是白玉堂的对手,明知道改变不了什么,不如大大方方,坦然面对,不然到头来确只惹得白玉堂的耻笑。

果不其然,白玉堂看到周围护卫的动作,嘴角上扬漏出了轻蔑一笑,不再关心开封府众人,而是转头看向项福悠悠的说道:“你与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但是我实在是看不惯你这偷鸡摸狗的本事,所以我今天就来多管闲事了。”

自己赖以成名的绝技被白玉堂说成了偷鸡摸狗的本事,项福不由得老脸一红,随后沉下脸来,说道:“白玉堂你未免也太狂妄了。”

白玉堂活动了下脖子,看都没看项福一脸,说道:“你自己决定吧,是你自己了解呢,还是我送你一程?”

听到白玉堂这么说,项福先是一愣,随后额头青筋暴起,项福自然而然也不是软柿子,那受得了白玉堂这么贬低自己,打都没打,自己在白玉堂严重已经成了板上鱼肉。

都是七尺男儿,这口气怎能叫人咽下?

项福脸立马沉了下来,重新抽出钢刀对着白玉堂吼道:“想要杀我,那今天就让我领教下锦毛鼠的本事吧!”

说完话,项福三步并两步,一个转身扭头抽出钢刀,对着白玉堂身体削去。

白玉堂微微一笑,不过这笑容没有丝毫的温暖可言,反而有一种冷血嗜杀得味道。

白玉堂腰身一弓,身体侧身躲避的时候,已经把怀中宝剑抽出,在宝剑抽出的刹那,项福钢刀也已经杀到。

白玉堂赶忙以剑挡刀,用宝剑的剑背挡住钢刀的刀锋。

刺啦。

两件兵器相撞,在黑暗中发出一阵白光。

项福看到自己钢刀被挡,攻势依然不减,反转手腕,顺着剑背的方向向着白玉堂宝剑剑柄方向划去。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一片火星看的在场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白玉堂看到项福变招,明显也知道项福的手段,不急不慢,白玉堂持剑右手顺着钢刀的划向打了一个柺弯。

而项福钢刀被白玉堂这么一搅,尽然脱手而出,白玉堂扭动宝剑,以剑御刀撤离开了项福。

看到这一幕,宋辉一排拍腿大叫一声:“好!”

这一招借力打力,简直高明到了绝顶,就连宋辉也忍不住喝彩起来,白玉堂听到宋辉一声叫好,也不由得眼角瞥了眼宋辉,心道:“这小孩眼光到是不错。”

不过战场上瞬息万变,也容不得白玉堂有丝毫马虎,在卸掉项福钢刀后,扭了几下,顺手摔在了周围空地上。

项福身体也跟着踉跄几步,险些没有站稳脚步,差点摔倒在地。

被白玉堂这么一卸刀,项福也有点心惊肉跳,大骂晦气,自己在江湖上也算是响当当的一号,可是最近几日确连反受挫,这着实让项福憋了一肚子气。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项福确不敢恋战,见形势不好,拍马边走。

但是锦毛鼠白玉堂可不比南侠展昭那么优柔寡断,口中大喝一声:“呔!哪里走!”

原本项福赖以成名的轻功在白玉堂面前犹如麻雀飞屋,毫无作用。

项福刚起跳的身体,被白玉堂顺着脑门一脚蹬下。

白玉堂招招下死手,手脚上功夫自然动了七八分,这一脚下来就算是山石也能蹬碎,何况是人的脑袋?

眼看白玉堂下了死手,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包大人也终于忍不住了,大喊道:“壮士手下留情!”

被包大人这么一喊,白玉堂动作明显已经有些迟钝了,但是现在收招也已经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所以白玉堂一不做二不休招式依然未变,宝剑对着项福脑袋蹬去。

“碰!”

项福壮硕的身体现在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摔在了地上,此时项福满脸血迹,脸都变了形状,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但是实验了几次还是失败了,再挣扎第三次的时候,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张龙赶忙上前查看,探了探鼻息对着包大人摇了摇头。

包大人也是一怔,万万没有想到这白衣青年在自己提醒过后还是下了杀手,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宋辉在旁边看的也是暗暗咂舌,这白玉堂行事作风还真着实狠辣,不留一点后手。

看到自己杀人后,白玉堂倒是显得比较从容,也没有问候开封府众人,转身就要离去,但是张龙赵虎等人怎么能方行?

看到白玉堂要离去,四人呈包夹之势围拢住了白玉堂,只要包大人一声令下,四人便首当其冲捉拿白玉堂。

毕竟白玉堂不是官府之人,就算对方是大恶之徒,白玉堂也是没有任何权利动用死刑的,在包大人眼皮底下犯了人命官司,这种事情好做不好听。

而包大人在旁边站着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于私,这白玉堂却是是救了自己的性命,于公,他也却是是在自己眼皮底下不停自己劝告杀了重要的认证,这罪名着实不小。

正在筹措的时候,突然有护卫前来报到。

“包、包大人!不好了!之前在安平镇抓到的几名刺客被人杀了!”听到这么一喊话,包大人眼前一黑,这几人可是扳倒庞昱的最最重要的人证,如今却突然死掉,自己刚入陈州,整个陈州被安乐侯庞昱安排的滴水不漏,现在如何是好?

其他刺客也死了?宋辉眉毛皱了皱,现在这事还真是蹊跷,难道是这锦毛鼠白玉堂干的?

当听到其他刺客也离奇死亡后,锦毛鼠白玉堂眼角漏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说道:“我既然杀了人,你们就现在把我逮捕归案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