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汉万胜

更新时间:2021-01-07 06:22:21

大汉万胜 已完结

大汉万胜

来源:落初 作者:寇擎 分类:历史 主角:汉武帝公孙贺 人气:

主角叫汉武帝公孙贺的小说是《大汉万胜》,它的作者是寇擎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汉万胜交流群:984341761)公元前91年。欧洲还处于罗马共和体制下,由元老院、执政官和部族会议三权分立。古埃及处于马其顿希腊人和罗马人统治时期。而大汉王朝经历了文景盛世和正在位的雄主武帝后进入了一个空前强盛的时期。然,巫蛊之祸发生,太子刘据被迫起兵反抗,后兵败身亡,此事牵扯人数多达数十万。一时间汉王朝的统治摇摇欲坠。而刚刚出生数月的皇曾孙刘病已一夜间失去了所有亲人并被下狱。就在这时,刘拓莫名其妙成了刘病已的小叔。西域是否还会归于汉朝统治?名臣陈汤是否还会喊出那句: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汉人,是否依旧会成为一个如同山脊一般的伟大民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皇曾孙刘询在生死一线之间徘徊不定。

刘拓给小刘询足足灌下去了两大碗的姜糖水,然后对着刘婷胡组赵征卿三人说:“你们盯着点,每半个时辰让他喝一碗温开水,记得放些盐粒,不要太多,还有,时不时地看看他尿了没有,别尿裤子了还不知道。”

三人点头示意知道。

做完这些,刘拓知道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可能真的要看小刘询的命了。

丙吉这一夜过来了三四次,他好像整的比刘拓还要紧张。

“我说老丙,你不累得慌吗?赶紧去歇着吧。”刘拓看着丙吉在自己眼前晃的眼晕。

丙吉嘿了一声,跪坐在刘拓对面,没好气道:“我说你小子,那可是你侄子,你就不担心?”

刘拓看了一眼已经不哭闹的小刘询,很是神棍道:“老丙,我给我这侄子算过一卦,如果这次他能挺过去,将来必成大器,成就不世功绩。”

“停停停。”丙吉可看不得小子刘拓在这里大吹特吹,“就你还算一卦,比得过许负大仙吗?”

“许负是谁?”刘拓问道。

“哈哈哈......”丙吉大笑,这小子,“小子,以后吹牛的时候注意点,连自己的祖师都不知道。”

刘拓懵逼,祖师,谁***有祖师呀。

丙吉再次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小刘询,然后站起身离去。

“哎,许负到底是谁呀?”刘拓大声喊问。

“自己猜去。”

“猜你妹啊。”

“哈哈哈......”

刘拓郁闷极了,这老货,做官的都不是好鸟。

直到后来刘拓才知道所谓的祖师许负是谁。

许负,秦末汉初生人,是一位神奇的相士,曾有诗曰:“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可是都不知道的是许负乃是一介女流。

后来许负封了侯,号‘鸣雌亭候’。

纵观大汉王朝,甚至整个历史长河,女性封侯,聊聊少有,而许负封侯的原因,只因为相的一手好面,算的一手好卦。

汉文帝年间,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许负为周亚夫相了一面,说道:“君后三岁而侯,侯八岁为将相,持国柄,贵重矣,于人臣无两;其后九岁而君饿死”。

周亚夫不信。

投石击水,不起浪花,也泛涟漪。

后,周亚夫兄长侯爵被废,而周亚夫被续侯位,后又含冤入狱,绝食而死。

当时的刘拓叹息道:“果然是祖师呀,我滴偶像,丙吉,你大爷的,早说不就没事了吗?”

不知不觉一夜时间悄然而过,当天际出现丝丝光亮的时候,刘拓醒了。

他看着躺倒一地的刘婷胡组赵征卿三人,也是难为三人了,为了小刘询的病情熬了一夜,不容易呀。

接着他轻步走到床榻旁,看着还在睡觉中的小刘询,他那小嘴儿不时的还吧嗒一下,可爱至极。

刘拓轻轻抚摸了一下小刘询的额头,咦,竟然不烫了。

“耶!”

刘拓用力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看样子小刘询的小命保住了。

“嗯......”

躺在地上的刘婷扭动了一下身躯,然后醒转过来。

“小郎君。”刘婷看着站在床榻边的刘拓。

“嘘!”

刘拓示意她轻声,然后指了指躺在她身旁的胡组和赵征卿,再外加一条小黑狗。

“奥。”

刘婷轻轻地奥了一声然后揉着眼睛站了起来。

“放心吧,我这侄子。”刘拓看着欲要看小刘询的刘婷,“我这侄子,死不了了。”

“真的吗?小主人病好了?”刘婷显得极其的高兴激动。

刘拓无视了她的疑问,小爷还会骗你吗?

胡组和赵征卿终究还是被惊醒了过来,她俩看着充满惊喜的刘婷。

“询儿好了?”

“嗯。”刘婷极力的点头。

“太好了。”

胡组和赵征卿也很是高兴,这孩子的命太苦了,刚刚数月大的婴儿就因为长辈的事情被关进了监狱,还时常生病。

女人的心总是容易被暖化的,何况刚刚生过孩子而自己孩子又死掉的胡组和赵征卿呢。

她们也是将小刘询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丙吉过了一会儿也是赶了过来,当得知皇曾孙小刘询病情好转的时候,他舒了一口气,终于完事了啊。

“这孩子命不好。”丙吉说着。

“嗯,确实不太好。”刘拓赞同极了。

丙吉接道:“嗯,吾听老人说,命不好的孩子就得取一个容易养活的名字,不然容易犯冲。”

“嗯?”

刘拓惊呆了。

“丙廷尉说得对,婢子也听过这话。”刘婷也插话说。

“嗯?”

刘拓惊呆了。

丙吉点点头,继续说:“我今早找算卦先生算过,他起了个名头,我觉得不错,要不要你们决定。”丙吉知道刘拓才算是皇曾孙小刘询的亲叔,也只有这小子才有决定权。

“叫什么?”

刘拓充满了期待感。

“刘病已。”

咣当!

刘拓惊呆了。

历史果然就是历史,就算多出个刘拓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人来还是未有些许的改变。

相传羁押于郡邸狱中的皇曾孙刘询因为体弱多病,待得一场大病过后改名刘病已,这名字就是相当于后世的建国海军之类的。

丙吉看着张大嘴巴的刘拓,先是替他合上了嘴巴,然后对着刘拓问道:“怎么,你有意见?”

刘拓苦笑,自己能有个屁的意见,反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好。”

刘拓猛地叫了一声好倒是将丙吉吓了一大跳,这小子怎么这般不稳重。

刘拓倒有些止不住兴奋劲头了,连连说道:“好好好,病已好呀病已好。”

站在一旁的刘婷还有小刘询的奶娘胡组和赵征卿也愣住了,小郎君这是怎么了。

一直转圈圈的小黑狗也很是懵懂。

待到刘拓冷静下来,他已经发现丙吉早已离去。

刘婷走了过来摸了摸刘拓的额头,自言自语道:“还好,没发烧,也就是说得疯病。”

小刘询此刻已经睡熟,或许疾病对于他来说早已经是常客,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以后他的人生将会绚烂多彩,在整个大汉王朝中都不可多得。

外面的阳光顺着窗户缝隙挤进来了些,刘拓贪婪的吸了一口气。

这特么阳光就像女人的皮肤一样细腻光滑,真想多吸会。

“亲爱的病已呀,你要活下去,还要活得好好的,这样才行。”

这日,丙吉来到牢房。

刘拓见丙吉神情黯淡,问道:“老丙,咋啦?这么不高兴。”

丙吉并未与刘拓嬉闹,而是摇头说道:“太史令司马迁昨日去了。”

嗯?

刘拓愕然。

擦。

自己竟然将这件事忘记了,公元前90年,司马迁故,时年55岁。

不过,对于司马迁这样受过腐刑的人来说死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

刘拓可是知道他编写的《史记》多牛逼。

如果没有料错,现在史记的稿件应该是他的女儿司马氏手中,后由外孙杨恽公开。

丙吉说了好久才离开。

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