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扫明

更新时间:2020-10-16 10:27:20

扫明 已完结

扫明

来源:落初 作者:崛起的石头 分类:历史 主角:王争董有银 人气:

崛起的石头新书《扫明》由崛起的石头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王争董有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七世纪的中国,北地战火狼烟,千里尸骨积;江南小桥流水,歌舞升平。明代末世的内忧外患之中,退伍军品店主王争魂穿军户,奏响华夏最后一次的战歌,唤醒不屈的民族脊梁。这是火器崛起,游牧民族大溃败的时代。奥斯曼土耳其利用火炮彻底击溃了曾经打败蒙古人的马穆鲁克骑兵,叶尔马克只靠八百四十名哥萨克,运用火器轻松灭掉西伯利亚汗国,而欧洲的骑士们更是在长矛加火枪的战术下,变成了百无一用的废物。雄伟壮丽的京师脚下,王争身后的那支百战之师静静肃立。他们整装待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以为这张大成会和其他人一样吓住或是说出两句软话,不料这张大成听到后却是冷哼一声,一点害怕的意思也没有,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你便是那个王争吧!韩平方才还在与本官求情,现在你若是放下刀,之前的事都还做得数。”

原来是打着这个心思,王争心中冷笑,手里的刀反倒更加靠前了一些,锋利的刀口割破皮肤,一溜鲜血顺着刀口滑落。

“莫要打着诓骗爷爷的心思,你让那姓韩的去义井庄做什么,还有方才那关于鞑子的货是怎么回事?”

听到王争的话,张大成上身的肥肉一颤,面色狠毒的道:“看来你都知道了,那怎么还不动手?”

刚说完,王争膝盖狠狠一顶,张大成惨叫一声,直接跪倒在地,感受到张大成的挣扎,王争冷冷道。

“我再问最后一遍,你叫人去义井庄做什么,还有你到底给鞑子送去了什么!”

脖颈处又凉又痛,张大成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久未曾受到这样威胁了,但他仍是眼珠乱动,明显在想什么事情。

一般来说,这种时刻人心中都会有些紧张。

但张大成却能清楚的感觉到王争此刻心中的平静,就连握着刀的手,都是稳稳的没有丝毫抖动。

看来这王争手头应该也是杀过几条人命的,不然不能如此镇静,可以从这方面着手!

当下,张大成哈哈笑了一声,说道:“王争,你我若是就此息了干戈,以往你杀过的任何人,都不必再担忧寻仇之事,若是你跟了本...”

这话对于一般人来说诱惑力实在很大,以往无论何种罪行全都能一笔勾销,无亚于获得一次心生,更能跟着混吃混喝,何乐而不为?

不过这些只是对于这时候的人,王争真的丝毫提不起兴趣,一心只在心中的疑问上。

话还没说完,王争对准张大成的大脑门,用刀柄敲了下去,紧跟着手里的刀灵巧的翻了个花,直接冲下切了下去。

“啊!!”

张大成还没来得及去管头上的鲜血四溢,就感觉手上传来一阵剧痛,王争居然将自己小指切了下去!

握紧喷涌着鲜血的拇指,张大成的脸上涨成猪肝色,气急败坏的大吼道。

“王争!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你这是在玩火!”

闻言,王争哈哈大笑,抓起张大成的右手,脸上泛起一抹狠色。

“爷爷烧了你的巡检司算不算的上玩火?不用打着拖延的心思,在来人之前,爷爷有充足的时间将你的手指一根根的切下去。”

说到这里,王争紧盯着张大成,将刀尖对准张大成中指,一字一顿的道:“最后一句,说,还是不说?”

十指连心,张大成痛的双唇发白,不断喘着粗气,见王争摇摇头举刀欲再切,当下满头的冷汗,急不可耐的大吼道。

“说!我、我都说!”

...

将张大成喷涌着鲜血的尸体踹到床底,王争看了一眼那个一直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女人,放缓声音问道。

“张大成的银子都放哪了?”

那女子见王争毫不犹豫杀了张大成,脸上和刀上满是鲜血,早就吓得花容失色,连话说不出话来,听到王争的话后只是抖着手指向床底。

王争愣了愣,随后掀起床单,果真见到张大成死不瞑目的尸体旁边,一个小木箱静静躺着。

打开木箱,一阵耀眼的光芒直晃的王争睁不开眼睛。

这个小木箱虽然不大,但里面昂贵的东西却有不少,最底下铺着一层金锭,上面散落着的都是首饰与珠宝。

摇了摇头,王争现在真正才相信。

看来这做巡检的油水还真是不少,不过王争却不能将这箱子搬走,里面的东西也不能全部拿走。

对于王争来说,金银不是现在所必须的,但也是不可或缺的。

当下王争只是随便揣了几个金锭在怀里,为的是回去好贴补家用,给王刘氏和玉儿改善一下,王争自己也不想再回去啃窝窝头了。

在将箱子埋到内院墙角之前,王争蹲下细细思索一会。

正在这时,外院传回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大火已经得到控制,一行人手持火把远远而来。

最后王争从箱子里取出两样东西,一样是翡翠手镯,一样是碧玉耳环,王争对这方面不甚了解,只是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又都是小物件便顺手拿走了。

听到愈来愈近的脚步声,王争紧靠着墙,尽量将自己的身子缩到阴影中,没过多久,一行人的谈话声愈渐清晰。

“韩哥死相你是没见到,那个样子别提多可怕了,好像是被人直接拧断了脖子!”

“嚯!韩哥拳脚功夫了得,在衙门内外向来少有对手,怎么会不声不响的就被人杀了?”

“不知道,那白日抓来的王争也不见了,怕就是这他所为,还是快些禀报巡检大人决断,以免受到牵连。”

“嗯,走!”

一行约莫三五个盐丁从白石小路上谈着话匆匆走过,奔着最里面的张大成卧房而去,那里仍是烛火通明,从外面看过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他们走的匆忙,一心只想去禀报张大成,根本没有人留意到在那墙角漆黑的角落,等他们离开不久,一道人影猛的翻墙而出。

......

“张阎王死了!”

第二日,整个宁海州城都炸开了锅,巡检司衙门失火,张大成被发现死在自己床榻之下,传言便如飞蝗扑地一般不胫而走。

“张阎王死在床板下了,真是天公作美,杀了这祸害百姓的贼人。”一个妇人提着篮筐,走在市集中挑挑拣拣的同时也不忘了快言快语几句。

旁边一个同行的妇人点点头,说道:“也不知道是哪路好汉做的,希望不要让官府抓到才是,那好汉可是为民除害!”

卖菜的小摊摊主也是笑道:“今日高兴,收你们少些,只此一日。”

闻言,最初那妇人惊喜道:“此言可当真?”

那摊主嘿嘿一乐,说道:“平日里那张大成手里的盐狗子没少来打砸抢,今日却是一个都不见,奇了怪了,这耳根一清净了人自然高兴。”

听着这些百姓的谈话,一边一个乞丐模样的人嘴角一咧,就这么走进了小巷子。

这乞丐模样的人自然便是昨夜从巡检司衙门逃出来的王争,夜里这宁海州城是在禁足,这种事王争也不明白是为何,只好随便找一处破落房屋住了一晚。

在这几日的观察中,王争发现那些守城的卫所兵对一种人警惕最小,那便是城中那些乞丐模样的难民。

前些年还好,最近这几年每天都要有一大票自北方而来的流民,这些人多是衣衫不整、拖家带口,身上没有一点值钱的东西,在宁海州城来来往往。

起初守城的卫所兵还象征性的查一查,久而久之发现这种事实在是吃力不讨好,往往还要弄的自己沾染上臭气。

到了现在见到这些人连问都懒得去问,甚至站在远远的地方催促,巴不得让这些难民赶紧通过。

所以王争这才将自己弄得破破烂烂,一身的污垢又脏又臭,走在大街上直让人敬而远之,标准的北方难民行头。

不过就这样自己出去仍是不妥,王争蹲在角落等待,见到有一群流民出城,这才加入他们的行列,混迹在其中出了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